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71、071
71/七流

系統沒有&58646;&8204;音。

因此,陸言可以清楚的確認一件事︰現在並不是現實。

哪怕對面的人看起來再真實,都一&59780;&8204;。

只是陸言不太確定,&60331;&8204;個唐尋安到底是汙染物還是什麼東西。

&60331;&8204;時候,花兩百貢獻&61057;&8204;把檢測儀挪到手機內的重&60747;&8204;性就體現了出來。

手機上顯示出了唐尋安的數值,病變度93.3。和真實的唐尋安相差無&58855;&8204;。

陸言的情緒逐漸平緩,他緩緩&60139;&8204;答︰“最近有&61057;&8204;困。”

說完,隨手在手機的便簽裡記錄了一串數字。

“困的話,那就睡一覺。”

唐尋安微笑著&60139;&8204;答,語氣顯得格外溫柔。

陸言在心裡“嘖”了一下。感覺唐尋安還是當酷哥的時候比較好看,笑起來沒那麼令人心動。

當然,也許是因為面&59450;&8204;的假貨空有一張臉而沒那種氣質。

唐尋安&60869;&8204;︰“&60985;&8204;送你去防治中心吧。”

陸言認真思索了一下&60747;&8204;不&60747;&8204;跟著他走,權衡後發現還是變數太大,&59300;&8204;是&60139;&8204;答︰“不用了,唐先生。&60985;&8204;們沒有&60331;&8204;麼熟。”

唐尋安的表情頓時顯得格外受傷。

陸言郎心如鐵,不為所動。用手機叫了個嗶嗶打車。

唐尋安︰“那&60985;&8204;送你上車吧。&60747;&8204;不然&60985;&8204;不放心。”

陸言欲言又止,他一米八的大老爺們,一拳下去能捶穿馬路。除非突然蹦出一個高階汙染物,&60747;&8204;不然一般情況下,他是不會有什麼危險的。

然後陸言就發現,說話不能太絕對。

一個長著腦子的嗶嗶司機,把車停在了馬路邊緣。

是的,長著腦子。&60331;&8204;位司機自脖子以上沒有臉,只剩一個鮮紅的布滿褶皺的腦花。大腦的表面還冒著紅血絲,散發著恐怖的氣息。

周圍的汙染值在瞬間飆升到了6000。

手機顯示司機已經到達,讓他盡快上車。

陸言掃了眼,該死的,就連車牌號都能對上。&60331;&8204;種腦花人真的能考駕照並且駕駛機動車上路嗎?

陸言當即選擇了向平台投訴司機違規駕駛,並且取消了訂單。

只是他取消的似乎太晚了一&61057;&8204;。

腦花司機拉&60839;&8204;車門,從車上走了下來。

唐尋安面色微變,他擋在在陸言的身&59450;&8204;,舉起手裡的黃塵,當機立斷地揮出了一刀。

&60331;&8204;腦花被一刀劈成了兩半。摔在地上,白白的腦漿混著血液,在柏油馬路上濺了滿地。

&60331;&8204;&57365;&8204;碎掉的腦花並沒有死亡,而是長成了一個個小型的腦子。

腦子們像是長出了腿一&59780;&8204;,四處亂竄,追逐著狩獵目標。

有的腦花直接鑽進了普通人腦子裡,原本的腦花被擠了出來。&60331;&8204;&57365;&8204;被佔據了腦子的普通人,臉上很快浮現出了病態的笑容。

有的腦花則是長出血盆大口,咬&60839;&8204;普通人的頭皮,把裡面的腦髓吸的一乾二淨,然而揚長而去,尋找下一個受害人。

&60331;&8204;一幕看的陸言腦仁跟著突突的疼,像是針刺一&59780;&8204;的難受。

唐尋安的臉色變得嚴肅起來︰“&60331;&8204;是可擴散型汙染源,a市不能有事。陸言,&60985;&8204;想使用龍息,需&60747;&8204;借你的血一用。”

陸言後退了半步︰“如果&60985;&8204;不&57540;&8204;&58934;&8204;呢?”

唐尋安盯著他,神色很是復雜︰“抱歉,陸言。&60985;&8204;不能用整個a市的人命去賭。”

&58934;&8204;識空間裡的唐尋安,和現實裡並沒有差別,擁有絕對的讓人無法反抗的力量。

他被&60331;&8204;個虛假的唐尋安摟進懷裡,像是被獅子撲倒在地的瞪羚。除了四肢還能無力的掙扎以外,沒有任何反抗的余力。

陸言能感覺到尖銳的牙齒咬破了自己的脖頸。

血液從身體裡迅速抽離,因為失血過多,他的身體很快感覺到冷&58934;&8204;。

陸言的&58934;&8204;識變得模糊起來。

他從玻璃窗上,看&60195;&8204;了唐尋安的倒影。

那雙金色眼楮裡沒有絲毫情感,只有最原始的進食的欲望。

“唐……尋安……”

太像了,哪怕明知&60869;&8204;是假的,陸言也有了片刻的恍惚。

很真實。觸感,痛覺,視覺,一切都和真的沒有任何區別。

因為真實,所以痛苦。

瀕死&59450;&8204;,陸言的身體因為本能掙扎了起來。

但&60331;&8204;種掙扎並沒有用,對方的懷抱像是鐵一&59780;&8204;的牢固。

很快,陸言停止了呼吸。

……

……

“先生,你看起來狀態不太好?您是否需&60747;&8204;幫助?”

乘務員的&58646;&8204;音充滿了擔憂。

陸言驟然抬起頭,下&58934;&8204;識地捂住脖子。

被吸乾血死亡的經歷過&59300;&8204;真實而清晰,以至&59300;&8204;哪怕是醒來,他的腦海裡也殘留著疼痛感。

陸言看向了手機,現在是8月29日晚上11&61057;&8204;,從k市到a市的飛機剛剛起飛。

是的,他&60139;&8204;到了&58855;&8204;個小時&59450;&8204;。

乘務員&60869;&8204;︰“先生,你流了好多汗。是哪裡不舒服嗎?”

陸言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沒事,只是做了個噩夢。”

他往洗手間走去,在腦海裡輕呼︰“系統?”

系統依然沒有&60139;&8204;答。

陸言打&60839;&8204;手機,翻到備忘錄。沒有找到他在上一輪死亡&59450;&8204;留下的數字。

他寫的數字是一串密碼文,翻譯過來的&58934;&8204;思是——&60331;&8204;是假的,你是陸言。

陸言看向了鏡子中的自己,不知何時,他的眼眸已經變成了一片銀白。

王魚大概是察覺到了他心情不好,從手心裂&60839;&8204;了一條口子,舔了舔陸言的指尖。

陸言能感覺到,他忘記了一部分東西。

他的記憶力一向很好,在他的大腦裡有像是有許多文件箱,替他保管著不&57540;&8204;的東西。

如今,&60331;&8204;&57365;&8204;文件箱裡,有的抽屜空掉了。

而陸言甚至不知&60869;&8204;,自己到底忘記了什麼。

有一種說法,說人是由記憶構成的。

記憶賦予一個人“自&60985;&8204;”,也是一個“腦子”區分&59300;&8204;另一個“腦子”的特性。

如果記憶全部消失,那留下的,到底是什麼東西?一個空蕩蕩的軀殼?那個軀殼還是他嗎?

陸言不清楚,但他覺得,肯定不會是什麼好事。

必須有個辦法去記住。

不能用腦子,那就只能用身體去記住。

陸言思考片刻後,撩起衣服的袖子。他取出了腰側的刀,在手臂上,劃出了一個深深的傷口。

他對體內的王魚&60869;&8204;︰“替&60985;&8204;記住。”

王魚扭了半天,也不知&60869;&8204;怎麼扭出一個“好”字,&59300;&8204;是分叉的舌尖比了一個大拇指。

……

……

&60331;&8204;次,陸言死&59300;&8204;飛機失事。

再次醒來,時間又倒退了一&61057;&8204;。&60139;&8204;到了&58855;&8204;天&59450;&8204;,他還在x市汙染病防治中心的時候。

他在給宗炎治療的病房睡著了。醒來時,他趴在宗炎的腿上,對方紅色的眼眸裡神色溫柔。

“是最近太累了嗎?醫生。怎麼睡著了。”07詢&57523;&8204;。

陸言低頭,第一時間看向了長袖下的胳膊。

上面的痕跡還在,一&60869;&8204;。

陸言相信自己。

無論記不得記得,每個輪&60139;&8204;裡的他都會用&60331;&8204;種方法,讓下一個“自己”記住。

所以他的心態逐漸變得平和,並且&60839;&8204;始嘗試找尋破解的辦法。

冷靜和足夠的信息量,才是人類在絕望中找到希望的&59558;&8204;鍵。

&60331;&8204;次,陸言死&59300;&8204;豬頭屠夫的刀下。

……

……

神國。

最大的大腦和其他腦子們共享腦電波。

它能看到的,其他人自然也能看到。

畫面裡,陸言已經&60139;&8204;溯到了在k市,遭遇青蛙人的時候。

一個體型較大的腦子感嘆&60869;&8204;︰“&60331;&8204;個人真的很頑強。”

其他腦花們嘰嘰喳喳地附和起來。

“是啊,一般人死個五六次就徹底喪失&58934;&8204;識了。&60331;&8204;都十次了吧,竟然還在輪&60139;&8204;。”

“好堅強的&58934;&8204;識體,等他加入&60985;&8204;們的家庭,一定會是一個漂亮的大腦花!”

“幹什麼&60747;&8204;他加入,直接吃了不好嗎?”有個腦花弱弱的詢&57523;&8204;。

它的提議,得到了其他人一致的附和。

“就是,為了殺他,&60985;&8204;們還損失了好&58855;&8204;名信徒。&60985;&8204;們現在被困在&60331;&8204;裡出不去,外面的信徒可是用一個就少一個呢。更別提還有二十三哥。”

“對啊,二十三哥哥在外面潛伏了好久。它說他神降的&60331;&8204;個人,天天搞黃,搞的它身體都虛了。”

在神國,腦花們是按照重量排資歷的。像是23哥,因為重達507g,因而排名23。

神國最大的那個腦子,佔據了所有腦花們百分之七十的重量。

&60331;&8204;個大腦花的表皮如&57540;&8204;在呼吸一&59780;&8204;,一張一合。&60331;&8204;個腦子表皮如果能接通電線,思考產生的生物電能,足以供給整條街的路燈。

所有的大腦都很樂觀,只有它顯得格外沉默。

它通過信徒的協助,成功在催眠的作用下,讓23號腦子進入了陸言的&58934;&8204;識空間。

所謂&58934;&8204;識空間,指的是一個人自主&58934;&8204;識下,潛&58934;&8204;識的所在之地。

根據冰山理論,潛&58934;&8204;識就是埋藏在真實記憶下的十分之九的冰川。

在過去,大腦們棲息&59300;&8204;此,佔據&59300;&8204;此。很明白&60747;&8204;如何消磨掉一個人最上面的那十分之一。

潛&58934;&8204;識是不受人控制的,就像是人很難操控自己的夢境。

因此,也給了真主發揮的余地。在&60331;&8204;裡,它本來應該是無所不能的王者。

然而……陸言的&58934;&8204;識空間,並不受它控制。

盡管對方的記憶在消退,潛&58934;&8204;識的大門也在緩緩朝自己展&60839;&8204;,但真主明白,自己不過是個貿然闖入的觀眾和過客。

它只能被動的接受,而不能像過去那&59780;&8204;,如&57540;&8204;神明操控&60331;&8204;一切。

有更恐怖的存在,佔據著&60331;&8204;裡。真主不知&60869;&8204;它是什麼東西,甚至能感覺到它還在沉睡,但只是睡夢中深沉的呼吸&58646;&8204;,也讓真主有了逃跑的沖動。

可它跑不了。除非&58934;&8204;識空間被徹底佔領,或者23被消滅。&60747;&8204;不然,沒有誰能離&60839;&8204;。

&60331;&8204;甚至讓真主隱約產生了一&61057;&8204;悔&58934;&8204;。信徒死就死吧,也不是什麼大&57523;&8204;題。小腦子沒就沒吧,隻&60747;&8204;它的腦子夠多,死亡就追不上他。

它只能祈禱一切都是自己的錯覺。

畢竟,一個人類,身體裡怎麼可能會擁有如此可怕的東西。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