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6、006
006/七流

雖然家裡已經很乾淨,青蛙人的骨頭也裝在鹹菜罐裡處理好了,但因為實在沒有事乾,陸言又開始打掃衛生。

系統在他耳邊長籲短嘆︰

由此可見青蛙肉是真的很好吃,或者系統很想讓陸言吃下去,要不然也不至於重復好幾遍。

陸言冷笑︰“呵。”

在打掃到電視櫃的時候,他不慎踫倒了電視櫃上的盆栽。

自從全城封鎖後,陸言就把花盆裡嬌嫩的小花給拔了,種上了便宜好吃的韭菜。

如今大半個月過去,韭菜剛長出了一茬新的,他還打算今天中午割了炒個蛋。沒想到反倒是花盆自己先動了個手。

陶土做的盆兒碎了一地。

埋在土裡的那枚魚卵滾了出來,剛好滾到了陸言的腳邊。

金燦燦的。能隱約看到一點白色的幼魚。

王魚魚卵已經在土裡埋了十幾天,因為缺水,顯得有些萎縮。

也多虧它本身品質不凡。換成一般的魚卵,早在入土第二天就死了。

陸言小心翼翼的用鑷子夾起魚卵,放在了沒有水的杯子裡。

他的表情有些怔然。

“系統。我記得你跟我說過,孵化出來的王魚可以吞噬其他寄生魚的魚卵。”

“怎麼做?”

系統的語氣充滿嘲諷。

陸言︰“你已經告訴過我很多次,這種病,或者說,這種生物的進化方式會在世界各地爆發,k市只是開始,不是結束。”

“如果世界上大部分地區都被汙染,我也不可能獨善其身。汙染物身體的各項數值都遠超正常人類,普通人根本沒有還手的可能。”

他需要力量。要不然就是等死。

更何況,既然把這種汙染病叫做進化。那被淘汰的物種總有一天會湮滅在歷史中,成為考古的遺跡。

“更何況,我是醫生,救死扶傷是我的天職。”

陸言從娘胎裡就沒說過這麼長的話。

比起分析,他更像是在說服自己。

“說吧,該怎麼做。”

陸言拿過很多次手術刀,不過介於他並沒有自殘傾向,因此,拿刀劃自己還是第一次。

他依稀記得,以前在精神病院裝睡的時候,聽主治醫生和護士閑聊過。說他主人格一切正常,只是無法接收負面情緒。那些負面情緒會被分裂出的第二人格吸收。

通常而言,負能量過多就需要宣泄,有的人是對內,選擇傷害自己;有的人是對外,選擇攻擊世界。很不幸,陸言分裂的人格就是第二種。

所以,他是當時精神病院重癥監護室裡少有的,不會傷害自己的病人。

按照系統的說法,他需要割開自己的血管,把魚卵塞進去孵化。大概1到3天就能知道結果。

至於為什麼不口服……那些口服過魚卵的人,陸言已經解剖過一個了。

鑒於方便動手觀察且容易治療這三個特點,陸言選擇用手臂作為孵化的溫床。

消毒,局部麻醉,握住刀,動手。

陸言切的不是動脈,所以血是溢出來的,沒有飆到天花板這種血腥的畫面。並且深度剛剛好。

異物進入血管會形成栓塞,嚴重會導致癱瘓。以這枚魚卵的直徑看,把大動脈堵死也不是問題。

陸言把淡金色的卵塞了進去,然後縫針。

整個過程下來,沒超過3分鐘。

做完這場小手術的時候是中午11點。

馬上就是到飯點,陸言開始蒸飯,並且用韭菜炒了個蛋。還熱上了昨天吃剩的玉米燉排骨。

他廚藝一向不錯。

然而今天,在咽下第一口飯菜的時候,陸言沒忍住吐了出來。

“術後35分鐘,體溫顯著升高。並伴隨頭暈,心悸,劇烈的嘔吐感。”

嘔吐次數過多,胃酸會刺激喉嚨,對食道造成難以逆轉的損傷。但是陸言的確感到了難以言喻的饑餓。

因此,他選擇給自己吊了個葡萄糖。

他的耳邊依然時不時傳來一陣浪潮的聲音。

k市離海很近,醫院團建的時候,陸言去過海邊好幾次。

因為緯度不同,導致地表受到的天體引潮力有所差異,以至於不同地區的潮汐各不相同。

他能聽出,這就是曲海潮汐的浪聲。

陸言在筆記本上寫下一行字︰“術後55分鐘,出現耳鳴癥狀。”

“術後6小時,超高燒,42攝氏度。考慮細胞出現功能性障礙或壞死的可能。”

“不過這都沒暈過去,大概也是進化的作用。”

系統的語氣很是古怪︰

陸言完全是在強撐。每次覺得要昏過去的時候,就瘋狂掐自己的人中。

昏迷本身就是人體的一種保護機制,起碼能隔絕大部分的痛苦。

陸言的身上起了一層虛弱的汗,他搖了搖頭,回答︰“既然知道自己可能會死,起碼我想要清醒的死去。”

清醒的死亡,亦或者是新生。

……

……

術後第二十四個小時,陸言的手臂長出魚鱗。

第三十個小時,魚鱗消失。

第三天,退燒。身體不適癥狀減緩。

“人體溫度,恆溫,但過於低了……二十七攝氏度。”

現在的溫度計都是電子溫度表,出錯的可能性不大。

陸言睜開眼,低頭看向了自己的手。之前的傷痕消失的無影無蹤,只剩下一排整齊的縫合線。

他能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在他的血管裡遊動。時快時慢,很是活躍。

看來不是錯覺。

共生和寄生是兩種完全不一樣的狀態。

事實上,或許因為陸言在融合過程中一直保持清醒的緣故,他的手術成果,比系統預想的還要好。

陸言的身體和意識一直保持著抵抗,足夠讓人昏過去又醒來的劇痛只是讓他流出了許多汗。

陸言有點想洗澡,但是最近都沒下雨,雨水過濾器裡面的水已經不多了,隻好簡單的清洗了一下。

隨後,他在廚房進行了一些簡單的實驗。

陸言拿出一把菜刀,面不改色的往自己的胳膊上砍去。

“duang——”的一聲巨響,像是在用砍刀切排骨。

他的胳膊把菜刀給崩卷刃了。

陸言面露沉思︰“不痛。”

但他的行為似乎把身體裡的幼魚嚇到了,陸言胳膊上鼓起了一小塊,像是什麼無聲的抗議。

這種強度隻限於長出過魚鱗的胳膊,身體其他部位雖然也有增幅,但顯然沒有這麼恐怖。

隨後,陸言又接了一盆水,把臉深深埋了進去。

一個小時過去,除了感覺水裡氧氣含量過少不太舒服外,沒有出現溺水和窒息的現象。

至於其他推測可能的變化,受限於場地原因,暫時沒辦法嘗試。

陸言終於問出了他目前最關心的問題︰“王魚已經孵化出來了,其他人的汙染病,要怎麼治?”

系統的語氣十分無奈。

陸言仔細回想了一下,四個詞脫口而出︰“鯊魚進化……?”

然後,他忍不住蹙起眉︰“但王魚在我的體內,難道每次吞噬的時候要先把它取出來?”

系統︰

陸言側過頭,看向窗外晦暗的天色。

現在是下午7點,天色已經全黑。

因為供電嚴重不足,在三天前,k市晚上8點就開始停電,第二天早上8點才會來電。

“的確,在家關了這麼久,是時候出去一趟了。”陸言喃喃自語。

k市停電,其實並不完全是因為供電問題。

根據最新發現,黑暗中,k市畸變的汙染物具有趨光性。

這也是為什麼夜釣的漁夫喜歡帶上強光手電的原因。

最近幾天,k市的中央廣場一直燈火通明。

這裡堆滿了汙染物的屍體。

因為來不及處理,有些已經開始腐爛,發出了刺鼻的魚腥味。混合在一起,像是發酵了五十年的鯡魚罐頭。

林司南又打空了一梭子子彈。遠處的怪物還沒來得及靠近,就癱倒在了地上。

他的腳邊堆滿了煙屁股,或者說,軍用鎮定劑。

林司南已經五天沒有合眼。對於天啟者來說不至於猝死,只是未免有些精神不濟。

太多了。

k市本來就是一個人口稠密的大市,而汙染的擴散比想象中更快。進化出的種類更是千奇百怪。

有攻擊性較弱,見人就會噴射魚卵的魚人。全市起碼三分之二的汙染物都是由他們感染的。

有攻擊性較強,對活人異常敏感的蛙人。這些汙染物擁有初步智慧,會發出噪音吸引魚人,完成汙染。當同一空間範圍內汙染物密度過大時,這些蛙人會選擇直接進食。

以及數量最少,在原地不動,但不停生長汙染的藻人。

最讓汙染中心頭疼的藻人,是一個內卷007社畜。

這個藻人來自互聯網行業,隔離時間自願在公司偷偷加班。他成為藻人後也不甘落後於人,如今滿身茂盛的綠色海藻已經打破了窗戶,擠了出來,掛在科技大廈的窗戶玻璃上,蔓延了幾十米。

這些海藻從藻人的肚子裡長出,雖然是綠色的,但是看起來像是一節節的腸子。肥厚的澡葉上長著一顆顆用於觀察和汙染的眼珠。

總之,就很掉san。工作人員進行電路檢修的時候,都不敢抬頭。

最可怕的是,根據無人機反饋的圖像觀察,這個汙染物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遭受汙染,還在重復寫著生前最後一行代碼……

因為它的原因,總部硬是沒敢斷掉科技園的電。隔三差五還要進行一下網絡維修,免得這兄弟發現沒網了,一團海藻全市到處跑。

它的汙染值已經達到了驚人的1200。

總部決定等城內汙染物得到控制後,再讓白秋實進行拔除。

汙染病大體會遵循著一個進化原理,但很多時候並不能用正常的科學去解釋。

耳麥裡,傳來了聯絡員的聲音︰“林隊。根據儀表顯示,您的病變度已經達到52。我們建議您立刻返回防治中心,進行休息和治療。”

“不需要。”林司南回答,熟練地換著彈夾,“馬上就是最後一個區域了,早點結束。”

如今駐守在k市的,一共有六十二名天啟者。其中12名,都是最近剛剛覺醒的戰鬥系新人。

往年,這些新人起碼在總部培訓個三年才能上崗。只是現在特殊時期,天啟者嚴重不足,只能采取老帶新的培養方式。

其中,白秋實在城市邊緣,負責用天賦隔絕汙染。林司南和其他三人在中心廣場,負責大部分汙染物的殲滅。守在收容所的天啟者7人。

剩下50個人分成了25個小隊,清理躲藏起來的汙染物。

因為有研究所送來的探測器,再加上汙染物病變時間不長,汙染值頂了天200,基本上沒什麼危險,只能算是體力活。

如今,全k市範圍。只剩曲江區還沒有清理。這裡也是此次汙染病的發源地。

……

……

曲江區,銀河小區。

陸言穿著一身黑衣,佩弓,帶著刀,鬼鬼祟祟地打開門。

“好像夜視能力也變強了。”他輕輕合上房門,自言自語道,“今天我要打……哦不,治十個。”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