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8、008
008/七流

陸言已經不記得上次被追著跑是什麼時候了。

應該是在學生時代參加運動會的時候。

他身體好,跑得快,那時候身後總是跟著七八名校友。

沒想到時隔多年,他又一次體會到了那種緊張刺激的感覺。

陸言粗略的掃了眼,四面八方都有汙染物趕過來,哪裡都不像安全區。

他心一橫,乾脆挑了條離目的地最近的路。

看出來了。

附近的畸變人一起朝他湧來,雖然數量還不多,但是配上它們奇特惡心的模樣,已經足夠讓人反胃了。

陸言的腎上腺素飆升︰“這種事你不是應該早點跟我說?”

系統鏗鏘有力地反駁︰

因為魚人觸須上的粘液,陸言的胳膊依然血流不止,深紅新鮮的血液把袖子浸濕一大片。

濃重的血腥味能短暫的吸引那些畸變人。

左轉不僅有越野車,還有幾頭狂暴異常的畸變人。

一個蛙人騰空而起,想把陸言撲倒在地,被一腳踹了三米遠。

陸言一拳捶爛車窗,翻身鑽了進去。點火,踩油門,一氣呵成,問︰“這是不是有點影響市容?”

陸言︰“……”

陸言人生二十多年裡一直都是遵紀守法好公民,因為怕進局子,他脫了,但也沒脫。

他把帶血的那截布撕了下來,丟到了車窗外。

如果血止不住,還能多撕幾次。比一整件丟出去劃算很多。

車後,一堆長相千奇百怪的汙染物圍著他的衣服打得頭破血流,甚至不惜疊在了一起,像極了什麼偶像和狂粉們的見面會。

最後,三米高的魚頭哥成功打敗了其他弱小蛙人,把血布條吞進了肚子裡,聞著味繼續朝陸言的方向追逐。

越野車甩出一個飄逸,躲開了朝車前窗撞來的蛙人。

陸言平時住在市區,平時堵得慌,他上下班喜歡步行,因此考了駕照後基本沒踫過車。

沒想到再次開車,就是這種高難度的場景。也多虧街上空無一人。

不斷有汙染物撞擊車廂,頭頂的鐵皮發出令人牙酸的剮蹭聲。那是畸變人的指甲劃出的火星。

甩開了一些低級汙染物後,跟在陸言車邊的勢力逐漸變得明朗。

兩隻魚人,三隻蛙人。個頭都比正常品種高大許多。

陸言聞到了令人反胃的魚腥味。

這輛排量7l的越野車時速已經到了極限,但也只是比這些汙染物快那麼一點。

進化出低級智慧的畸變人就是不一樣,它們甚至學會了往車輪上噴吐粘稠的胃酸。橡膠輪胎被侵蝕,發出了“滋滋”的響聲。

陸言已經基本看不清路了。越野車撞過一隻又一隻汙染物,源源不斷趕來的畸變人讓他也有了頭皮發麻的感覺。

他的耳邊全是畸變人的嘶吼聲。

但陸言清楚,越是這樣就越需要冷靜。因此,他每一步都小心翼翼。

陸言的耳邊再次出現了潮汐的聲音,伴隨而來的,還有直升飛機螺旋槳轉動的巨大響聲。

一排刺眼的探射燈照在了地上,吸引了部分火力。

林司南眯起眼,一槍狙死了跳在陸言車上的那隻青蛙人。青蛙人的舌頭都探進去了半截,很是惡心。

“任務目標已找到,林一,林二,你們跳下去掩護,把人帶回來。醫生準備。”雖然已經找到了人,但林司南不敢有絲毫放松,說話間又狙了兩隻,“任務優先級最高。”

因為上方的火力壓製,陸言舉步維艱的生存條件終於得到了改善。

他趁機拉開車門,從漏油的越野車裡跳了下去。爬到車頂,等待著直升機救援。

眼看著扶梯離自己越來越近,陸言耳邊驟然傳來興奮的呼喊聲。

——“我來了我來了!治愈系在哪?”

幾乎是聲音落下的瞬間,一雙手將陸言攔腰抱起。

好快的速度,幾乎像是一陣風。

林司南在直升機內破口大罵︰“白秋實!你**個神經病!!”

短短幾息,陸言完全沒反應過來,白秋實的腳已經落在了商場頂樓的天台。

樓底的汙染物失去目標,發出憤怒的咆哮,循著氣味一股腦地圍在了商場附近。商場大門緊閉,魚人在底下無能狂怒,蛙人則是緩緩開始爬樓。

白秋實低頭看了陸言一眼,笑著說︰“哎呀,長得真好看。”

他的長相很是奇特,最引人注目的是那雙銀色的眼眸,四枚瞳孔在眼眶裡不停轉動,詭異又綺麗。

陸言︰“謝謝。可以先放我下來嗎?”

“不行,我是來保護你的。”白秋實回答,“現在還不安全。”

說完,他伸出一隻手,冷冷看向樓底,吐出了四個字︰“不動如山。”

這個天賦在序列表裡的排名並不靠前,但配合白秋實接近9000的靈力閾值,對付這些低級汙染物,幾乎成了死神鐮刀一樣的恐怖存在。

底下,密密麻麻圍著的汙染物像是被看不見的重物砸到了身上。

無論大小種類,這些汙染物通通被碾壓成了肉泥,鮮血四濺,無一幸免。

白秋實把陸言放下,問︰“你看我帥嗎?哦對了,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白秋實。”

他露出了一個絕對算得上是人畜無害的笑容。

就是露出來的獠牙過於尖銳,看起來比汙染物也不逞多讓。

但在陸言的腦海裡,系統給出了更詳細的信息。

陸言短暫地和他握了一下手︰“陸言。”

k市,汙染病防治中心。

汙染病爆發第二天,陸言就想過往這裡打電話,被系統阻止。沒想到磕磕絆絆20天后,反倒是主動來到了這裡。

汙染中心特地給他安排了一個小房間,用於修整。

陸言正在沖澡。

因為停水,他的洗澡水都是過濾的雨水,然後燒開再洗,已經好久沒有這麼奢侈過了。

他問︰“你一直不讓我接觸防治中心,並且十分忌憚研究所。是有什麼原因嗎?”

他倒是不擔心這裡有監控。因為和系統的對話全都是在腦內進行的。

系統沉默片刻,回答︰

……

……

陸言的傷口進行了簡單的清洗,他洗完澡,又吹了個頭髮。

工作人員引著他到了辦公室。

林司南起身迎接,拉開了椅子,笑容親切︰“陸醫生,沒想到我們又見面了。”

會議桌最前方,白秋實的腳搭在木桌上,懶洋洋道︰“你不要和他套近乎,人是我救的。”

“你情緒不穩定,你先出去。”林司南指了指大門。

“站在你面前的是特別行動部副部長,第二組總負責人。你這是和上司說話的語氣嗎?”白秋實怒了。

林司南不是很想理他。

陸言謹慎地打量起周圍,沒有窗戶。進出口只有門。

林司南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和藹可親︰“你不用太緊張,我們先進行一個簡單的測試。”

他舉起了一個像是電子測溫表的測試儀,在陸言身上掃了一下。

測試儀上顯示出了兩行數字︰“靈力閾值174,病變度1。”

白秋實的眉毛高高挑起︰“只有1嗎?”

低的讓人難以置信。很難想象,眼前面容平靜的年輕人,一個小時前還在汙染物堆裡艱難求生。

陸言收回手,平靜詢問︰“有什麼特別的含義嗎?”

“不,指數很好。閾值174,對於剛覺醒的人來說也還不錯。一般情況下只有一百五左右。”

陸言都不好意思說,自己剛覺醒的時候靈力閾值其實是0。

林司南眼神灼熱︰“陸醫生,你覺醒後,有隱約感覺到自己的能力嗎?”

陸言也不是很懂。由此可見信息這東西在哪兒都很重要,要不然也不會讓一個廢話特別多的系統排名第六。

“治愈系天賦就不怕被剝奪嗎?”陸言在心裡詢問。

在腦海裡簡單的交流後,陸言抬頭,看向對面的人。

他思考了許久,回答︰“我覺得……有點餓。”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