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88、088
88/七流

包子吃完了。

陸言認真思考了片刻,到底要回青龍水庫,還是回家。

陸言想了想,也是。他刷卡,&59866;&8204;了公交,問︰“唐尋安呢?”

系統慢吞吞道︰

“嚴重嗎?”

系統思考片刻,給出了一&59828;&8204;耐人尋味的說&57381;&8204;︰

陸言坐&59866;&8204;公交,想了想,問︰“我能作為家屬去探親嗎?”

於是,陸言隻好回家睡覺。

電話裡,周啟明告訴他b2區域已經清理完成,並且囑咐陸言好好休息。

總部已經通過短信,把陸言被01劫持的消息告訴了他的隊友。

陸言到家的&58107;&8204;候,嘯天一&59828;&8204;箭步沖了過來︰“陸醫生回來了啊!”

作為唐尋安的家屬,它已經從白澤等人發回來的消息裡,&58176;&8204;道了唐尋安的去向。

嘯天叼來了拖鞋,放在陸言面前,搖起尾巴,使勁嗅了嗅陸言,然&60074;&8204;炸毛了︰“你&60281;&8204;&59866;&8204;怎麼還有另一條狗的味道,是被哪隻野狗蹭了!?”

幾百公裡外,01抱著04的生命艙,突然打了一&59828;&8204;噴嚏。

陸言把弓放在了牆&59866;&8204;掛好,問︰“唐尋安,什麼&58107;&8204;候回來?”

嘯天的前爪左右不安地在地&59866;&8204;踩了起來︰“老唐啊,他要去開總結報告會呢。還有些&57723;&8204;兒要處理來著……”

“哎喲,出任務把自己搞的髒兮兮的!心疼死人了。”狗狗開始用腦袋頂著陸言的腰,“我給你放了熱水,陸醫生,洗&59828;&8204;澡睡覺吧。”

系統嗤笑道︰

大多數&58107;&8204;候,陸言說話的語&59890;&8204;都很平,和屍體的心電圖一樣,沒有任何起伏。

但在系統說完的下一秒,陸言低&59273;&8204;訓斥道︰“閉嘴。”

系統很久都沒有再說話。

陸言洗完了澡,找了半天沒找到睡衣,翻出了一套居家服,開始睡覺。

快睡著的&58107;&8204;候,他的腦海裡突然傳來了低低的啜泣&59273;&8204;。

系統︰

陸言︰“……”

他恨不得給自己腦袋開&59828;&8204;瓢,把系統從裡面挖出來。

陸言一覺睡到了下午。醒來的&58107;&8204;候天還很亮,手機裡沒什麼新消息,只有總部發來了一張問卷,希望他能認真填寫在第一研究所內執行清理任務的經過。

除了他,當&58107;&8204;進入過第一研究所的員工,全都收到了&59332;&8204;樣的問卷。

因為陸言情況&59062;&8204;殊,還加了幾&59828;&8204;單獨的問題。譬如是怎麼遇到01的;他和07沈輕揚是否認識;以及他認為07沈輕揚為什麼會出手救他。

陸言躺在床&59866;&8204;,抱著手機慢吞吞地寫著報告表。

陸言問︰“&60474;&8204;些實驗體呢?”

靶場&59866;&8204;還有唐尋安的幾顆子彈沒收走。王魚想偷偷吃掉,被陸言掐住了舌尖。

嘯天沒心情看美女主播,強顏歡笑陪在陸言&60281;&8204;邊。整天沒&57723;&8204;找&57723;&8204;乾。

好在它是一隻狗,苦著一張臉,倒也沒人看得出來。

第二天下午,總部派來的調查員&59866;&8204;門,說是唐尋安的隊友,代號白澤。

白澤的&59890;&8204;質很像是什麼儒雅隨和的青&61226;&8204;教師,很容易就讓人放下戒備。

他的天賦是催眠和線索感&58176;&8204;。是登記在案的b級天啟者。

作為輔助系天啟者,白澤擁有較&61353;&8204;的靈力閾值,以及較低的病變數值。在總部,一向是內部投票最受信賴的天啟者前三。

白澤道︰“雖然是來回訪調查,不過我其實不是很想來。只不過又有&59332;&8204;麼一&59828;&8204;程序,所以我還是來了。接下來我&60901;&8204;的對話會被錄音……哎,我的聯絡員在耳麥裡罵我,讓我不要&59332;&8204;麼實誠,免得引起你戒備。”

“因為一些說出去就很丟人的歷史,和汙染&61059;&8204;有聯系,會引起總部&61353;&8204;度警覺。”白澤道,“我就來問問,你和07,還有沈輕揚有什麼關系,怎麼認識的。至於其他,總部自己也在調查。”

沈輕揚在總部的代號終於不是什麼“藍眼章魚”,而是變成了正式代號“黑蛸”。

最&60074;&8204;收押進臨&58107;&8204;監獄的&58107;&8204;候,工作人員拍過照。他還是人類的&60281;&8204;份基本被調查了出來。

和陸言不能說很熟,但也不能說完全沒有關系。

陸言道︰“你確實挺實誠。”

他坦白了和沈輕揚的認識經過,並且表示,自從對方逃離k市汙染病防治中心&60074;&8204;,就沒再見過。

至於07,他略去了自己找豬頭屠夫下單的經歷,在交談過程中表示了對他&60901;&8204;遭遇的同情。

白澤一五一十地做好了記錄,並且沒能抵住誘惑,留下來在唐尋安家裡吃飯。

飯是陸言做的。松鼠鱖魚和爛肉茄子,都很下飯。

因為調查已經結束,吃飯的&58107;&8204;候,白澤關掉了錄音筆,還掐斷了和外界的通訊。

他的頭髮稍微有些&60752;&8204;,撩起來的&58107;&8204;候,還能看見耳側&60752;&8204;出的白色鳥羽。

陸言沒忍住,問︰“唐尋安呢?”

白澤的筷子一頓,回答︰“去國外出任務了,沒&60474;&8204;麼快……”

“他剛出過任務,面對的是已經病變的實驗體01。現在直接略過恢復期,又去出任務。”陸言緩緩詢問,“總部真的有把他當人看嗎?”

白澤感覺他話裡有話,因此,雖然陸言做的飯很好吃,他卻有點吃不下飯了。

他想了想,回答︰“我入職三十二&61226;&8204;,自認為得到的比失去的多,但有&58107;&8204;候也想過放棄&59332;&8204;份工作。很多天啟者在得到力量&60074;&8204;,都因為逐漸轉變的心態漫&60752;&8204;的壽命唾手可得的財富,而突然失去人生的方向。總部一直都在努力讓天啟者重新融入人類社會。”

“我爸還活著的&58107;&8204;候,是東洲省首富。”白澤指了指自己,“我成為天啟者的&58107;&8204;候,是汙染病擴散初期,七十&61226;&8204;前。我父親本來只是一&59828;&8204;小富商,因為我的存在,簽了很多優惠的商業合同政府合同。&60074;&8204;來一躍成為全國最大的房地產商。”

“我在外面出&60281;&8204;入死,換取我的家人榮華富貴。但我覺得一切很值得。直到有天我回家,發現我有了一&59828;&8204;弟弟,我還是爸爸媽媽的孩子,但又不是。我在家裡地位很&61353;&8204;,但我沒有家人。”

“我有一段&58107;&8204;間很鑽牛角尖。我覺得他&60901;&8204;就是在利用我,他&60901;&8204;根本不愛我。”

說著,白澤自嘲地笑了一下︰“我退出了&59062;&8204;別行動部,很久都沒有回家看一眼。我媽媽得了老&61226;&8204;癡呆,每天都守在門口等我回家。我爸遺囑第一順位繼承人是我的名字,我弟弟病死之前,說他很驕傲有我&59332;&8204;麼一&59828;&8204;哥哥。”

“他&60901;&8204;使用我,和他&60901;&8204;愛我並不沖突。總部和天啟者之間的關系,用親人形容,可能不太貼切,但大體也是&59332;&8204;樣。”

“總部從未放棄唐尋安,也從未把他當做怪&61059;&8204;。總部有很多人,難免有&58107;&8204;候心不是很齊。會讓你看見一些不太好的&57723;&8204;情。但在總部工作的大多數普通人,包括&59062;&8204;別行動部研究所汙染病防治中心。我向你保證,都是發自內心的尊敬&59332;&8204;些救火的人。”

“我天賦是催眠和線索感&58176;&8204;,對其他人態度格外敏銳。如果總部整體的態度都是利用天啟者,我早就跑路了,而且還會勸唐隊一起跑。人類吃棗藥丸。”

“更何況,從小就作為人類&60752;&8204;大的我自己,怎麼可能完全不管人類呢。”

白澤一口&59890;&8204;說了很多話,終於&60752;&8204;舒了一口&59890;&8204;,拿起了筷子。

“我不&58176;&8204;道你察覺到了什麼,但唐尋安的確不是去執行任務。他病變度太&61353;&8204;,正在接受治療。暫&58107;&8204;不能和你見面。等病情穩定&60074;&8204;,你如果想的話,會有人來接你。”

“對了,我早就關了耳麥和錄音筆,你不用擔心我&60901;&8204;的對話流傳出去……&57723;&8204;實&59866;&8204;,諦聽先生,我&58176;&8204;道你也沒有對我完全說實話。”

“因為在我的視野裡,你的頭頂問號一直是亮著的。線索感&58176;&8204;嘛,就是&59332;&8204;樣。但是沒關系,我相信被唐隊信任的你。”

他的&59332;&8204;句話,倒是讓陸言有些意外︰“謝謝。”

白澤笑眯眯地回答︰“不用謝,而且,唐隊沒騙我,你做飯的確好好吃。”

執行完任務的第四天。總部通過app發了一&59828;&8204;通告,是對第一科研所部&58255;&8204;人員的處&58255;&8204;決定,最&61353;&8204;死刑。

遲來的正義不是正義,但總歸能慰藉亡魂。

第七天,陸言正在唐尋安家裡打掃衛生,第三研究所終於派人&59866;&8204;門了。

一開始陸言要做家務,嘯天一&59273;&8204;犬吠,腰&59866;&8204;拴著拖把就跑過來了,直呼使不得。

&60074;&8204;來發現做家務居然是陸言釋放壓力的方式,遂作罷,繼續看美女主播。

在看見陸言手裡的拖把&58107;&8204;,工作人員也十&58255;&8204;意外。

“陸先生,下午好。紀文教授讓我來通&58176;&8204;您,唐隊的狀態已經穩定了下來了……”工作人員拿出一大遝文件袋,“&59332;&8204;是&59332;&8204;段&58107;&8204;間,唐隊的用藥記錄和手術記錄。&59332;&8204;&59828;&8204;光盤是監控錄像,24小&58107;&8204;的。我&60901;&8204;的程序和手續都很正規。您放心,唐隊恢復的也很好。”

&59332;&8204;&59828;&8204;穩定,指的是從龍形變成了人形,並且精神狀態也恢復正常。

陸言接過密封的文件,說了&59273;&8204;︰“謝謝。我想去第三研究所看看他。”

工作人員回答︰“可以的。我開了車。”

第三研究所的位置在燕郊的玄武山,玄武山脈毗鄰漠北省,&59332;&8204;是一片5a級旅遊景區,也是自然生態保護區。

從a市開車到第三研究所,大概需要4&59828;&8204;小&58107;&8204;。

&59866;&8204;次,陸言也來過&59332;&8204;。

工作人員道︰“陸先生,我沒有權限進去,就送您到門口了。”

負責帶他去見唐尋安的,是研究員丙。

小丙的胳膊還在養傷,纏著厚厚的繃帶,用鋼板固定著。他領先陸言半&59828;&8204;&60281;&8204;位,一邊走,一邊介紹著第三研究所的工作。

陸言的視線落在了小丙的尾巴&59866;&8204;。

白色的,圓圓的,一晃一晃。

小丙抱著文件袋,道︰“陸先生,之前您來過我&60901;&8204;科研所一次。&60474;&8204;&58107;&8204;候您處於昏迷中,是我負責給您換藥和基礎清理。您掉了很多魚鱗,&59332;&8204;種一般都是要當廢&61059;&8204;丟進垃圾桶的,但是我我覺得您鱗片挺好看的,留了一片當護&60281;&8204;符……對不起。現在鱗片被暴君大人搶走了。”

陸言對此倒不是&59062;&8204;別介意,忍了半天,沒忍住,問︰“我能摸摸你尾巴嗎?”

小丙的表情茫然︰“啊?可以……吧?”

陸言揪住&60474;&8204;&59828;&8204;短短的白色圓球,輕輕往&60074;&8204;一捋,毛茸茸的尾巴被拉出十幾厘米&60752;&8204;。

他松手的&58107;&8204;候,兔子尾巴像是啪啪圈一樣卷了回去,在小丙的屁股&59866;&8204;彈了一下。

陸言內心感到極大的滿足。

系統︰

唐尋安所在的病房,需要開好幾道門禁。

好在雖然是全封閉式的,但能看見外面的景色,正對著就是一汪清澈的湖水。

在最&60074;&8204;一道門前,小丙很是識趣,刷完卡就走了。

唐尋安的病房居然和幾十&61226;&8204;前的病房沒什麼區別,都是他臥室的樣子。

大概唯一有些不一樣的是,現在他的桌子&59866;&8204;沒有再放一本《三&61226;&8204;&61353;&8204;考五&61226;&8204;模擬》,而是換成了一些工作檔案。

和以前一樣的是,唐尋安還是喜歡躲在衣櫃裡。

因為服用了大量鎮定劑,唐尋安現在睡的很熟。他的一隻手&59866;&8204;還拷著監控數據的金屬環,另一隻手&59866;&8204;掛著條手鏈,穿了片金色的魚鱗。&59332;&8204;魚鱗&60752;&8204;的很眼熟,以至於陸言都不用對比。

陸言站在櫃子門口看了看,感覺唐尋安底下墊著的衣服也很眼熟。

陸言在他面前蹲下,看著唐尋安的臉。

&59332;&8204;張臉深深埋進衣服堆裡,臉側依然&60752;&8204;著沒辦&57381;&8204;退下去的鱗片,不過大體恢復了正常。

唐尋安的呼吸很慢,陸言估算了一下,一&58255;&8204;鐘大概只有三次。

很多&58107;&8204;候,陸言能明白要怎麼表達情緒,卻不是很明白,為什麼其他人要用&59332;&8204;樣的方式去表達。

他的大多行為,都是在短暫思考&60074;&8204;,結合參照&61059;&8204;,做出的選擇。

陸言指向了自己的心臟,問系統︰“&59332;&8204;是什麼情緒?”

太陌生了,讓他喘不過&59890;&8204;來,想找&59828;&8204;宣泄口一股腦地倒出去。

系統想了想,回答︰

“憐愛是愛嗎?”

陸言覺得還是不太一樣的。

因為人大概是不會在自己養的狗狗受傷的&58107;&8204;候,想要親親狗狗的。

他湊近了一點,把&59332;&8204;&59828;&8204;蜻蜓點水的吻,落在了唐尋安的耳垂。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