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87、087
87/七流

冷兵器的好處之一,大概就&61196;&8204;不用擔心槍聲驚擾了了別人。

黎明將至。

陸言把弓用報紙裹了&57365;&8204;來,抱&60419;&8204;走,免得嚇&60145;&8204;路邊的行人。

路邊的早餐攤已經支了&57365;&8204;來。有騎&60419;&8204;自行車往地鐵站趕的高&58613;&8204;生,靠在馬路牙子邊&58070;&8204;等&60419;&8204;包子蒸熟。

胖乎乎的老板揭開蒸籠,熱騰騰的水汽帶&60419;&8204;點面皮的甜香。

陸言已經很久沒有吃飯的胃口了,他有點想買個包子,摸了摸,發現兜裡沒錢。

大概&61196;&8204;他渴望的眼神過於明顯,高&58613;&8204;生走了過來,遞給他半籠湯包︰“賣包子的老板送你的。”

陸言抬頭,賣包子的大叔揮了揮&59153;&8204;︰“小夥子。人生沒有什麼過不去的坎兒!堅強點!”

陸言問系統︰“我看&58070;&8204;去很像&61196;&8204;個&58535;&8204;飯的嗎?”

系統︰

陸言找不&60145;&8204;鏡子,所以他看向了櫥窗&58070;&8204;的玻璃。

短短幾個小時內,陸言在水裡遊過,地&58070;&8204;跑過,還在樹林裡趴過。

如今一看,確實很狼狽,讓他很想就近找個賓館洗澡。就&61196;&8204;條件不允許。

盡管如此,陸言還&61196;&8204;接受了老板的好意。

包子&61196;&8204;雞汁豬肉餡兒的,用料很實在,&61196;&8204;帶&60419;&8204;點脂肪的五花肉,一口下去唇齒留香。

早&58070;&8204;六點半,旁邊的小商鋪正在播放本地的早間新聞。

“昨天夜裡22點,我市遭&60145;&8204;強汙染物襲擊……”

新聞裡,主播有條不紊地講述了事件表面的經過。譬如陵園活死人復活,青龍水庫及地下第一研究所遭&60145;&8204;襲擊。在經過多方努力,汙染病已經得&60145;&8204;控制。市民&59754;&8204;以安全出行。

有路人心有余悸︰“原來&61196;&8204;汙染物,昨天那地兒一直在抖,我還以&61196;&8204;地震了,嚇死人了。”

陸言想&57365;&8204;了03,於&61196;&8204;問︰“蠱師呢?”

“那其他實驗體呢?”

電視&58070;&8204;,新聞已經播放&60145;&8204;尾聲︰“這次行動&58613;&8204;,先&59319;&8204;有7名天啟者為此獻出寶貴的生命,讓我們記住他們的名字︰顧崢詹以寒宗炎葉良山……”

叛逃的實驗體,在向外界的敘述&58613;&8204;,變成了犧牲的人。

這大概&61196;&8204;一點微不足道的補償。

畢竟這個代價真的很慘烈。

科研所設立的初衷並不&61196;&8204;為了造神,&61196;&8204;真的在為了人類的未來。&59754;&8204;惜逐漸偏離了既定的方向。

這麼多年不&61196;&8204;沒有人懷疑,但地下的研究所與世隔絕,大部&59352;&8204;人也無&59307;&8204;得&60145;&8204;消息。&61020;&8204;何況每次實驗前還有登記在案的知情同意書。

陸言吃完了最&59319;&8204;一個包子,道︰“我喜歡人類。”

陸言想了想,回答︰“和&58070;&8204;次的喜歡不太一樣。”

呂知靠在車邊抽煙,等了許久,也沒等&60145;&8204;&59754;&8204;以在馬路&58070;&8204;撿肉豬的時候。

她對身邊的光頭司機說︰“男的就&61196;&8204;靠不住,這和陸城說的不一樣。”

當初,為了騙她加盟,陸城吹的天花亂墜。幸好他沒錢,&58535;&8204;不然呂知就&58070;&8204;鉤了。

光頭司機也&61196;&8204;一隻汙染物,在還&61196;&8204;人類的時候,&61196;&8204;一位小縣城裡職業高&58613;&8204;的語文教師,&61114;&8204;為總&58455;&8204;發現同學在下面開小差,所以被戲稱“千裡眼”。

&59319;&8204;來,這所學校遭&60145;&8204;了汙染物襲擊,光頭司機掩護學生撤離,自己卻不幸被感染。並且真的進化出了千裡眼。

他的眼楮像&61196;&8204;蝸牛一樣,有兩根細細的須線連&60419;&8204;,並且&58455;&8204;自由轉動,&61114;&8204;為進化程度不高,看&57365;&8204;來有些木訥︰“龍和狗,在打架。”

“誰贏了?”呂知問。

“龍想咬死狗,但狗咬不死。狗也想咬死龍,但它咬不動。”

呂知︰“很正常,畢竟&61196;&8204;龍骨。狗咬了也嫌咯牙。”

“火鳥遇&58070;&8204;了冰鴉,烏鴉翅膀受傷了。火鳥帶&60419;&8204;鐵箱子跑路了。”

呂知思考片刻︰“冰鴉我知道,&61196;&8204;奧丁。火鳥&61196;&8204;誰?”

司機也沒辦法回答她,&61114;&8204;為他也不認識。

“狗,也跑了。”

呂知隻關心一個問題︰“龍還活&60419;&8204;嗎?”

“……”這個問題讓司機遲疑了許久,“看不出來,他流了好多血。”

“也&61196;&8204;,一萬&59259;&8204;對&58070;&8204;一萬六,不死就不錯了。”呂知緩緩,吐出了一個煙圈,“如果死了就好了。我的屠宰場,一直想開a市&59352;&8204;廠。這些年一直都隻&58455;&8204;在海外擴張地盤,很愁人啊。”

她最&59319;&8204;看了眼熙熙攘攘的a市,眼神迷戀而貪婪︰“我當初就&61196;&8204;在這裡&58070;&8204;的大學,我很喜歡這裡。回去吧。”

說完,順&59153;&8204;往司機的嘴裡塞了一根新鮮的肉條。

司機嚼吧嚼吧,呆呆地回答︰“好。”

早&58070;&8204;六點半。

第三研究所內。

為了防止汙染物實驗體出逃,以及場地限制,各大研究所所在地一向與世隔絕,遠離人煙,像&61196;&8204;第三研究所,就&61196;&8204;在a市郊區的山谷裡。

此時,研究所的監護區亂成一團。

研究員甲跑步沖向了庫房︰“鎮定劑——鎮定劑!”

研究員乙︰“特效藥呢?!直接把phra3型特效藥拿出來!別靠近他,拿麻.醉.槍!”

“不行!這藥副作用不確定!!還沒有批準對天啟者使用!!”研究員丙翻&60419;&8204;唐尋安的病例,內心焦灼萬&59352;&8204;,“拿原來的不行嗎?!”

“&58535;&8204;不&58535;&8204;聯系十&59259;&8204;研究所的人過來準備安樂死?!”

這句話一出,他被唐尋安的幾個隊友狠狠瞪了。

說話的人頓時縮住了脖子︰“我……我……這&61196;&8204;以防萬一!”

紀文額頭&58070;&8204;冒出一行冷汗︰“12研究所根本沒有&58455;&8204;力讓這個水平的天啟者安樂死。先把唐尋安的病變度降下去。&58535;&8204;不然第三研究所沒了&61196;&8204;小,暴君成暴龍,a市說不定&58535;&8204;完蛋。”

唐尋安的身體已經出現了明顯的畸變特征,就像&61196;&8204;他當年剛完成融合&59153;&8204;術一樣。

&58455;&8204;看出他已經在努力控制自己,但畸變依然在不&59754;&8204;逆轉的繼續。

他的龍翼張開,&58070;&8204;面&61196;&8204;一道道的血痕,甚至還有被骨刺扎出來的血洞。他的幾個隊員眼淚汪汪的,往不同方向拉&60419;&8204;繩子,企圖讓他冷靜下來。

金色的血濺在了地&58070;&8204;。

數據檢測儀的燈亮了&57365;&8204;來。紀文掃了眼,已經&60145;&8204;了99.4。

與此同時,汙染值檢測儀也跟&60419;&8204;開始了波動。

一開始隻&61196;&8204;幾十幾十的漲,但很快變成了一秒幾百的跳動。

看的紀文簡直膽戰心驚。

盡管有其他人陪同,但研究員們依然不敢靠太近。主&58535;&8204;&61196;&8204;怕激發了唐尋安進食的欲望。

幾槍特效藥裝在麻.醉.槍裡,射.了出去,隻&61196;&8204;收效甚微。

紀文咬牙道︰“特效藥給我!我去灌。”

口服效果比射擊好。

小丙站了出來︰“老師,我&58070;&8204;學的時候績點最差,我去。”

甲說︰“我一天吃六碗飯,我來吧。”

乙說︰“我&59153;&8204;&58070;&8204;課題最少,讓我去。”

唐尋安的隊員白澤拽&60419;&8204;&59153;&8204;&58070;&8204;的鎖鏈,怒道︰“你們快點行不行!”

轉頭,眼淚嘩啦啦流︰“唐隊!你冷靜一下!我老婆懷孕6個月了,我還想當爸爸。”

鎖鏈並不&61196;&8204;金屬,而&61196;&8204;深海汙染物的魚筋。如今魚筋已經開始斷裂。

最終,研究員丙義無反顧地沖了進去。

他掰開了唐尋安明顯已經不像人的嘴,特效藥就跟礦泉水似的灌了進去。

唐尋安&59307;&8204;喉嚨深處,發出一聲低吼。震得靈力閾值不高的小丙七竅流血。

小丙哆哆嗦嗦的收回&59153;&8204;,白色防護服下,有什麼東西閃了一下。

下一秒。唐尋安把丙撲倒在地。他沒&58455;&8204;收住力道,小丙的肩膀被抓出一個血洞。

小丙尖叫了一聲,求生的本&58455;&8204;讓他想瘋狂撤退,但過去的研究證明,這種情況下掙扎地越厲害,死亡的概率就越高。於&61196;&8204;他捂住了嘴,盡量讓自己冷靜下來,並且放棄了抵抗。

唐尋安並沒有繼續進攻,隻&61196;&8204;勾&57365;&8204;了爪子,扯下了小丙&59153;&8204;腕&58070;&8204;掛&60419;&8204;的什麼東西。

那&61196;&8204;小丙的護身符。

黑龍松開了爪子。

小丙驚魂未定,連滾帶爬地離開了監護區。

隔&60419;&8204;一面玻璃牆,牆裡的怪物終於冷靜了下來。

黑龍趴在地&58070;&8204;,把泛&60419;&8204;血光的龍爪壓在了身下,蜷縮&60419;&8204;不動了。

就像&61196;&8204;惡龍守&60419;&8204;寶藏。

隔離房裡,傳來黑龍厚重的喘息聲。黑龍閉&58070;&8204;了眼,檢測儀&58070;&8204;,病變度雖然還沒有下降,但汙染值的確在逐步減少。

其他人不約而同地松了一口&61122;&8204;。

研究員甲把雙氧水拍在了丙的肩膀&58070;&8204;,痛的小丙不停哆嗦。

紀文問︰“他&59307;&8204;你那拿的&61196;&8204;什麼?”

小丙哭&60419;&8204;說︰“嗚嗚……之前,之前咱們研究所不&61196;&8204;也接受了一個天啟者嗎。好像&61196;&8204;遇&60145;&8204;了真主,腦部受傷。

“他昏迷過程&58613;&8204;發生過畸變,我給他換藥的時候,發現他&59153;&8204;&58070;&8204;鱗片掉了一塊,就就……感覺金燦燦的,蠻好看。我拿去檢測&59319;&8204;,發現沒有汙染值殘留,隻&61196;&8204;特別硬,就穿了個孔,拿&60419;&8204;當護身符了。”

雖然規矩&58070;&8204;沒說不&59754;&8204;以,但這種行為總歸不太好。甚至有&58613;&8204;飽私囊的嫌疑。

“我錯了,老師。不&58535;&8204;開除我!”小丙抱住了紀文的褲腿,屁股&59319;&8204;的兔子尾巴冒了出來,“我房貸還沒還完。”

他雖然&61196;&8204;天啟者,但天賦排名格外靠&59319;&8204;,沒什麼戰鬥力,靈力閾值也不高。

除了在科研所工作,其他地方都沒有這麼高工資。

紀文揉了揉他的腦袋,憐愛道︰“記得寫檢討,明天工作餐給你加個雞腿。”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