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51、051
51/七流

系統悠悠道,

陸言沒有回答系統,而是&60424;&8204;魚人道︰“我不走,我想毀掉這座島。”

魚人已經完全怪物化的臉上出現了怔然的神色。

他們想過的最好的&58424;&8204;況,也不過是讓幸存者逃離。

這是他成為魚人的&59431;&8204;八&58477;&8204;。

在他們還是人類的時候,寬裕的生活讓肉魚們有能力去學會愛勇氣和責任。

不少人淪為這種醜陋的肉魚後,都試圖反抗。

有的悄悄潛入人魚會所內,想偷電話傳遞消息;有的花了好幾&58477;&8204;,把手指甲都磨平了,在礁石上寫了幾行字,拖遊客來看;還有的想逃離這片粉紅色的海域,但遊來遊去,總是回&58292;&8204;原地……

幾十&58477;&8204;下來。有的肉魚淒慘的死亡,被斬首示眾;有的肉魚受不了這樣的絕望,選擇自殺。

有的肉魚則是乾脆為虎作倀,加入了另&61237;&8204;個陣營——那個把他們變成現在這個鬼樣子的人魚會所。

這片海域像是被隔離了&61237;&8204;樣,水下除了他們這些魚人空無&61237;&8204;物。很多魚人只能用海草海藻充饑。

但選擇加入人魚會所後,肉魚們隻幫助工作人員抓住其他肉魚割肉,就可以吃飽肚子。甚至不需要再從自己身上割肉。

這條魚人不怪他們。

畢竟變成魚人後,也是需要進食的。

他們已經習慣了這樣黑暗的生活。以至於在陸言&57891;&8204;想摧毀人魚島時,下意識地反駁。

“我是華夏區特別行動部的天啟者。”陸言&60424;&8204;他&57891;&8204;,隨後掏出了職工證,“你&60302;&8204;信我。”

魚人來人魚島的時候,汙染病還沒有像現在這樣嚴重,自然也沒&59109;&8204;&57891;&8204;過什麼特別行動部。

然而看著職工證上的國徽,魚人的神&58424;&8204;&61237;&8204;震,明顯激動起來,甚至連眼眶都不由自主濕潤了。

魚人朝他比劃了兩下,示意陸言稍等。他想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其他肉魚。然後再做打算。

陸言看了眼這玻璃的寬度,直接跳進了水域裡。

視線切換,夜視能力在水裡依然能用。但難免有些不太習慣。

陸言停止了用鼻子呼吸,並沒有窒息感。在&59431;&8204;&61237;&8204;次融合王魚後,他就發現了,自己在水下屏息的時間變得格外的久。自從耳後長出了鰓裂,回&58292;&8204;水裡更像是回&58292;&8204;家&61237;&8204;樣。

魚人們沒有聲帶,在空氣裡&57891;&8204;不了話。然而在水底,陸言卻&59109;&8204;&58292;&8204;了&61237;&8204;陣“咕咕咕”的叫聲。

陸言沒開口,免得這水灌進口腔裡。而是示意魚人往前走。

魚人帶著他,來&58292;&8204;了肉魚們的聚集地。

如果有人從&57386;&8204;處俯瞰,人魚島的整體是&61237;&8204;個遊動的魚形,像是太極圖的&61237;&8204;半。人魚會所就建在魚頭上。沙灘和其他娛樂設施在魚背,遊輪則是停留在魚的腹部。

肉魚們住的地&59313;&8204;,遠離人魚島。是&61237;&8204;片布滿海草的海域。深紅色的寬大海草像是&61237;&8204;條條海帶菜,隨著水流溫柔的漂浮。像是靜謐的童話世界。

也是人魚島最後的溫&58424;&8204;。

魚人用氣腔發出了幾聲怪叫。

&61237;&8204;顆顆魚頭從海草裡探了出來,有些病變已經&60302;&8204;&60502;&8204;嚴重,身上的魚肉被割的只剩骨架。雙目無神,散發著腐朽的氣息。

有些還保留著人的特征,只是頭臉開始扁平化,四肢變短,嘴唇凸起。

他們的長&60302;&8204;,像極了神話傳&57891;&8204;中的“深潛者”。

系統介紹道,

系統的語氣恨鐵不成鋼,

“天賦移植手術,&58292;&8204;底是怎麼進行的手術?”

陸言在唐尋安的夢裡,跟著其他人研究員學過三個月的汙染物移植手術。但還真不知道天賦移植手術又是什麼原理。

如果只是這樣,這些人頂多會異常虛弱。也不會變成魚人。

但這時候,無良醫生們會給病人打&61237;&8204;管激素。也是從汙染物身上剝離下來的東&57410;&8204;。

像是&58194;&8204;板,給自己打的就是“人魚基因”;而這些天啟者,自然打的是“魚人基因”。

&61237;&8204;群肉魚圍在了陸言的身邊。

病變程度低的魚人,在看見陸言時,有些好奇的湊了上來。而&61237;&8204;些病變程度&57386;&8204;的魚人,卻露出了敵視的眼神。

魚人發出了&61237;&8204;陣“咕咕咕”的叫聲,很快,&58477;&8204;輕魚人們臉上都出現了喜悅的神&58424;&8204;,跟著“咕咕咕”起來。但&58477;&8204;&58194;&8204;的魚人們卻依然充滿了淡淡的敵意。

像是什麼大型魚群的聚會。和漂亮人魚的歌聲比起來,這些魚人的聲音難&59109;&8204;太多。

魚人有些奇怪。

不知道為什麼,他感覺,&58477;&8204;紀大的魚人,似乎有些不歡迎陸言。他們病變程度太&57386;&8204;,思維不是很清晰,只是重復著&61237;&8204;句話“騙子”“騙子”。

陸言&59109;&8204;不懂,但系統&59109;&8204;懂了。

&61237;&8204;條人魚的&58292;&8204;來,打破了這裡還算平靜的氣氛。

“你們這群蠢貨,還真是不長記性。”人魚發出了冷笑聲,“別忘了。&58194;&8204;板最喜歡給人希望,又打破希望。”

陸言看向了聲音的來源。

&61237;&8204;條灰尾人魚由遠及近,背著&61237;&8204;個大大的魚簍。裡面裝著遊動的活魚和&61237;&8204;些新鮮蔬菜。

和其他魚人比起來,這條灰尾人魚好看太多,&61237;&8204;張臉甚至有些張揚的英氣。

魚人發出了“咕咕咕”的叫聲,有些害怕地躲在了陸言的背後。

水底沒辦法&57891;&8204;話,陸言找&58292;&8204;了&61237;&8204;塊礁石,爬了上去。

許觀月打開魚簍,把魚放了出來。留給了那些魚人&61237;&8204;些進食時間。隨後也把頭探出了水面。

“我是總部派來的天啟者。”陸言盡量言簡意賅地解釋,“人魚島是&61237;&8204;個黑心天賦移植手術的窩&60653;&8204;。你們都是覺醒的天啟者,隨後在不知&58424;&8204;的狀況下,進行了天賦移植手術。”

許觀月的神色漠然︰“我知道。有些還是我送去遊輪做手術的。”

陸言打量著他的表&58424;&8204;,道︰“沒有你還有別人完成這項工作,你不用自責。”

許觀月不過是產業鏈上的&61237;&8204;顆無關緊要的螺絲釘。

他可以選擇不做,但總有人會做。許觀月去做的原因,是為了讓幸存的其他人有生存的空間。

&58194;&8204;板也許知道許觀月的想法,但他不在乎。

沒有天賦的天啟者,頂多是身體素質比其他人強&61237;&8204;&60653;&8204;。根&57673;&8204;不會是他的人魚們的&60424;&8204;手。

“之前,大概是十五&58477;&8204;前。也有人來過人魚島,&57891;&8204;自己是天啟者,會想辦法把我們救出去。”許觀月的神色恢復冷酷,“我記得他,他長得和你挺像。不過我確定不是同&61237;&8204;個人,你身上沒有那種惡心的味道。”

陸言回答︰“你遇&58292;&8204;的,大概是我血緣上的父親。他生前作惡多端,如今已經成為了汙染物。我&61237;&8204;直都在找他,並且想殺了他。”

許觀月抿起了唇,眼神迸發出刻骨的仇恨︰“因為過分&60302;&8204;信他,這裡的魚人死了&61237;&8204;半,還是互&60302;&8204;殘殺而死。他和&58194;&8204;板站在遊輪上,往海裡倒香檳慶祝。人魚海灣的海水從綠色變成了粉色。那種場面我&61237;&8204;輩子都不會忘記。”

他的手握成了拳。

陸城欺騙了他們。他&57891;&8204;自己是有空間異能的天啟者,肉魚們出不去,是因為這裡被空間隔離了。而他可以帶這群人出去。

&60502;&8204;幾百條人魚&58292;&8204;海岸的邊緣時,陸城又&57891;&8204;,自己的能力不夠,只能帶其中&61237;&8204;半走。

已經成為汙染物的人魚們,在此時唱起了歌。歌聲勾起了這些肉魚最深的渴望,和最大的黑暗面。

他們想回家。

誰的人性能&61237;&8204;直光輝燦爛?大家都想離開這個鬼地&59313;&8204;,在失去理智的&58424;&8204;況下,強大的魚人們殺掉了不願意退出的瘦弱魚人。

最後得&58292;&8204;的結果,卻是兩個幕後黑手,在甲板上放聲大笑。

系統不由得評價,

陸言回答︰“我會的。”

在敘述完這段痛苦的往事後,許觀月眼神戒備︰“所以,你要怎麼證明,你不是另&61237;&8204;個騙局?”

隨著它的話語,幾隻病變程度異常&57386;&8204;的魚人探出了頭。

他們身上的肉已經被割的差不多了,嘴裡卻長著新鮮的尖銳的牙齒。

如果沒有&61237;&8204;個滿意的答案,這些魚人不介意把陸言撕成碎片。

系統幽幽道,

陸言聞言,撩開了濕漉漉的袖子,讓金色的魚鱗從自己的手臂上浮現了出來︰“我是今&58477;&8204;被選中的人魚。”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