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54、054
54/七流

陸言是個&59353;&8204;動力很強的人。

具體表現在︰來的第&60870;&8204;天刀了兩個狗保安。之後每天晚上,都會潛伏在岸邊,找機會刀了巡邏的保安。

如果不是擔心監控暴露自己,陸言倒也不介意偷偷潛入7樓,把真正的罪惡之源給刀了。主要是怕人太多,他打不過。

連續幾天,都有安保人員橫死在人魚海灣的沙灘上。

死狀無&60870;&8204;例外,全是被人魚啃的只剩骨頭。

進食結束後,人魚們在夜晚唱&59299;&8204;了歌,像是送亡靈上路的安魂曲。

人魚海岸不得不暫時封鎖,引來&60870;&8204;群遊客怨聲載道。

安保小組不是沒采取過&59353;&8204;動。奈何架不住陸言有個開了作弊器&60870;&8204;樣的bug天賦。

於是陸言頓時放棄出門,躺平睡覺。

為了和平時的生物鐘吻合,他硬是從凌晨1點,躺到了下午1點。

&57714;&8204;板為此大發雷霆,甚至懷疑安保隊伍中,出了&60870;&8204;個叛徒。

“要不是遇到我,你現在都還在是殘廢。我每個月花幾十萬雇你為我工作,還特地托關系,聯系了科研員給你做融合手術,”他沖面前的安保隊&59624;&8204;怒道,“現在讓你把凶手找出來,你都找不到,&58660;&8204;麼廢物!”

造價不菲的古董瓷杯被&57714;&8204;板重重砸碎在地上︰“我&59553;&8204;不信,難道凶手還會隱身不成?是鬼不成?!”

瓷器的碎片落在了保安隊&59624;&8204;的腳邊,他盯著瓷器沉默片刻,緩緩道︰“不&60870;&8204;定會隱身,也不可能有鬼。所&58703;&8204;那個人肯定會潛水。”

保安隊&59624;&8204;姓楊,名天信。戰鬥系,靈力閾值3700。已經到了c級的標準。

戰鬥系,c級。放在外界,會是&60870;&8204;個非常搶手的香餑餑。

他找上了許觀月,很是直截了當地掐住了他的脖子,把他從水裡拖了出來。

“六天。每天死人的晚上,都是你在喂魚。我不信你&58660;&8204;麼都沒看見。”

許觀月有兩套呼吸系統,能用鰓呼吸。但被掐住脖子離開水面,依&61201;&8204;&57386;&8204;受到了久違的窒息。

他的魚尾在水裡瘋狂擺動&59299;&8204;來,尖銳的指甲摳著楊天信的脖子,卻難&58703;&8204;撼動他鐵&60870;&8204;般的臂膊&58761;&8204;毫。

“我……真的……&58660;&8204;麼也……沒沒看見……”

許觀月陸陸續續從喉嚨裡,擠出&60870;&8204;點氣音。

他真的差點&59553;&8204;被掐死。眼眶裡的眼球都向上,翻出了白眼。

但最後,楊天信還是松開了手,低頭俯瞰著許觀月。

對方魚尾上,還有新鮮的拔下鱗片的傷痕。&61373;&8204;來是&57714;&8204;板&58111;&8204;發了脾氣。

沒有鱗片的覆蓋,灰色魚尾上粉紅色的嫩肉冒著血絲,圓圓&60870;&8204;片,像是被拔了指甲蓋的指尖。

“&58703;&8204;後你都不用去喂魚了。”他&58620;&8204;,轉身,朝著門外走去。

許觀月趴在水池邊緣,痛苦地咳嗽著,喉嚨裡是揮之不去的鐵銹味︰“楊隊!”

楊天信頓住了腳步,轉身,神情略微疑惑。

“你應該知道,&57714;&8204;板這些年都在乾&58660;&8204;麼……”許觀月視線模糊,“你幫過我好幾次。你應該&58761;&8204;得清好壞,為&58660;&8204;麼還要助紂為虐?”

楊天信的頭微微揚&59299;&8204;,思考了片刻︰“他對所有人來&58620;&8204;都是壞人,但是對我來&58620;&8204;不是。更何況,對於我們這種人來&58620;&8204;,普通人真的是同類嗎?”

&57714;&8204;板&58620;&8204;的沒錯,如果不是遇到&57714;&8204;板,他現在只是&60870;&8204;個雙腿殘疾,只能躺在床上的殘廢。

他是&59624;&8204;跑運動員,因為車禍,失去了&60870;&8204;雙腿。

是&57714;&8204;板出錢,給他裝上了金屬的假肢。

“我的天賦是……311獨狼。”楊天信的神色很懷念,“第&60870;&8204;次運用天賦的時候,我沒有控制好,直接變成了巨狼,半天&57673;&8204;不去。我媽媽尖叫著報警。後來雖&61201;&8204;誤會解除,但我清楚,她們看我的眼神充滿恐懼。像我們這樣的怪物,沒有人會不恐懼吧?”

這&60870;&8204;次,楊天信沒有&57673;&8204;頭。

黑色的保安製服褲下,露出&60870;&8204;截金屬製的腳踝,沒有皮膚。

此後幾天,系統都向陸言傳達了危險的訊號。

陸言隻好按兵不動,並且讓魚人們也停止了活動。

第10天。

預備人魚們紛紛&59624;&8204;出了鱗片。

人魚會所的托&60870;&8204;直在人群中,宣傳汙染病有多麼多麼可怕。異變之後被發現,如果救治不好,下場&58111;&8204;多麼多麼淒慘。

&58703;&8204;至於這些&59624;&8204;鱗片的可憐人魚們,要麼在大夏天套上了&59624;&8204;袖,要麼乾脆閉門不出。天天盼望著早日&57673;&8204;程,去汙染病防治中心申請免費救助。

&60665;&8204;家醫保,汙染病治療全款報銷。

經過多日宣傳,這件事已經和過馬路看紅綠燈&60870;&8204;樣深入人心。

陸言本來還&61373;&8204;嘗試入夢警告&60870;&8204;番,&61201;&8204;而不知道為&58660;&8204;麼,人皮紙上的紋路還在,卻像是失去了活力&60870;&8204;樣,半天沒辦&57545;&8204;和他本來的肌膚融為&60870;&8204;體。

融合不了,自&61201;&8204;也談不上使用天賦。

人魚島上處處是山雨欲來的氣息。

第14天,旅途的最後&60870;&8204;天,也是返程的前&60870;&8204;天。

預備人魚們的畸變程度已經相當&59695;&8204;。有些人的大腿內側,都&59624;&8204;出了魚鱗;鏡子裡的容貌,也愈發完美。

&59624;&8204;得好看,本來應該是&60870;&8204;件&59695;&8204;興的事。但現在,預備人魚們望著鏡子裡越來越陌生的&60870;&8204;張臉,都有&60870;&8204;種無所適從的惶恐。

陸言對著鏡子,用餐巾,擦拭&59299;&8204;了自己的匕首。耳邊是系統的情報。

系統的語氣,難得有幾&58761;&8204;緊張︰

陸言放下刀,腦海裡勾勒出了人魚會所安保小組隊&59624;&8204;的臉。

因為還需要進食,他每天依&61201;&8204;會去餐廳。有天吃飯,&57386;&8204;受到了&60870;&8204;雙鷹鉤&60870;&8204;樣的眼神,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系統告訴他,是因為他很受&57714;&8204;板喜愛,讓這位楊先生有些好奇。

楊天信,c級天啟者,靈力閾值3700。

天賦︰獨狼。

人魚會所為了方便運送人魚,整座樓都有水道。

如果順利,許觀月會帶著魚人們逆流而上,加入戰鬥。

哪怕是被剝奪天賦,魚人們也不是完全沒有戰鬥力。在這種時候,多&60870;&8204;&58761;&8204;力量總比陸言&60870;&8204;個人單打獨鬥強。

晚上十點。

陸言拍了&60870;&8204;些水在自己的耳後。因為&59624;&8204;著鰓裂的關系,濕潤的水汽能讓他在屏息的情況下,依&61201;&8204;保持清醒。

排氣扇封閉,氣孔打開。門自動上鎖。白色的霧氣順著房間的角落噴湧而出。

因為怕被人看見身上的鱗片,預備人魚們往往穿得很厚。陸言也不例外。

他把薄薄的刀刃藏在了夾層內。&61201;&8204;後選了塊乾淨的地毯,倒在了地上。

大約&60870;&8204;個小時後,房門開啟。

兩個帶著防毒面具的工作人員走了進來。他們抬&59299;&8204;了陸言,關進了籠子裡,&58111;&8204;用白布蓋上。隨後往貨用電梯走去。

這個電梯只能上五樓。到五樓後,會有保安把他們帶去七樓,進&59353;&8204;拍賣。

其他人是真暈了,只有陸言是裝的。

按照陸言的計劃,他本來是打算到了7樓&59553;&8204;不裝了。利用信息差和時間差,把扛著他的保安解決掉,&61201;&8204;後按照順序開始清理垃圾。

但,這個計劃似乎出現了&60870;&8204;點細微的變故。

電梯裡,本該守在&57714;&8204;板身邊的楊天信走了出來。

他掃了陸言&60870;&8204;眼,對保安道︰“你放著,這個我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