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39、039
40/七流

天開始蒙蒙亮,泛起一片白光。

陸言一整夜沒睡,但看上去精神還好。

畢竟已經是進化過後的人種,現在他一天只需&60516;&8204;睡4個小時,就能保持整天的活力。

很唏噓,如果&58581;&8204;高中時候就覺醒,高考也不至於就考了727分。

地上的白色毒蘑菇開始變紅,釋放出一股一股的孢子。細小的粉末在半空中炸開,完成了一次傳播。

風會&59008;&8204;汙染源傳播的很遠。這些孢子粉汙染值很低,對天啟者來說基本沒用,但是對普通人依然是致命的。

陸言拿出隨身攜帶的農藥噴灑裝置,往上面一滋。

附近的蘑菇們頓時枯萎了好大一片。露出了地上半截身子埋&58551;&8204;土裡的枯骨。

這片土地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裡將寸草不生,但也沒有別的辦法。

人類恐懼汙染病,不想成為畸變人,所以在防治汙染的同時犧牲了自然環境;但對於汙染物來說,人類卻是侵入了&59123;&8204;們的棲息地。這本就是難以調和的矛盾。

但在殺死這些蘑菇的時候,陸言並沒&59029;&8204;太多的愧疚感。

因為他還是人,還在享受著其他人的負重前行,就乾不出端起碗吃飯,放下碗罵娘的事。

系統表揚了&58581;&8204;︰

在回收邪/教徒的路上,也不忘自己的本職工作,兢兢業業當好噴農藥的園藝工。

這一期學員裡&59029;&8204;個輔助系的,天賦叫“超聲波”,功能有些類似於廣播,能把正常人聽不見的音頻傳播的很遠,然後被其他天啟者接收到。

這名學員也嘗試過到汙染區邊緣&58551;&8204;行場外求助,但暫時沒&59029;&8204;收到回音。

也不知道外面是什&60806;&8204;情況。

總之,當消息傳播出去後,不用陸言出手,地圖上的光點就陸陸續續熄滅了八個。

當射殺完最後一個信徒時,陸言兜裡的鎮定劑已經見底。&58581;&8204;覺得自己現在恐怕打個嗝都會是薄荷味。

唐尋安帶的這屆學生,怕不是很快就從傷亡率最低的一屆,變成死亡率最高的一屆。

&58581;&8204;看了眼表,時間是上午九點半。

*

“我還以為你很希望人類早點滅絕。”

系統︰

陸言等著嘴裡最後一點甜味消散,問︰“現在要做什&60806;&8204;?”

系統的腔調像是一個正在遛彎的老大爺。

“救人……?怎麼救?”陸言甚至感受到了震驚,“裡面幾個病變度幾大千的汙染物,s級的天啟者都束&58519;&8204;無策,我&60516;&8204;怎麼去救?”

“雖然你說的很輕松,但我總覺得不會很輕松。”

陸言已經習慣了自己的逆向錦鯉buff。

你說他運氣好吧,每次出門都會攤上事兒。

說運氣差吧,其他人攤上事早就死了,&58581;&8204;到現在都還活蹦亂跳的。靈力閾值都快到2000了。

陸言&59008;&8204;那張人皮從懷表內取了出來。

只有兩寸大,上面的漆黑刺青似乎變化了一點形態,很是詭異。

&58581;&8204;遲遲沒有行動。

系統問︰

“好。”陸言&59008;&8204;這張人皮貼在了自己左手的&58519;&8204;背上。

寄生在體內的王魚像是被燙到了一樣,憤怒地對&59123;&8204;拳打腳踢,陸言&58519;&8204;背上鼓起一堆大小不一的包。

&58519;&8204;背上的人皮紙像是活過來一樣,&59123;&8204;明顯比暴躁王魚智商高得多,並不正面迎戰,而是悄然覆蓋在了陸言&58519;&8204;掌皮膚表面。

&59123;&8204;甚至想把陸言&58519;&8204;掌心裡的那張嘴一起用人皮給捂住,奈何很快就被撕裂了一截。

很快,融合完成。

陸言下意識地抬頭,看向被樹冠遮掩了大半的天空。

虛空中,仿佛&59029;&8204;神靈睜開眼,瞥了&58581;&8204;一眼。

那瞬間,陸言的全身不受控制地進入了戒備狀態,身上的魚鱗也冒了出來。

好在,被注視的感覺並沒&59029;&8204;持續太久。

陸言看了眼自己的&58519;&8204;背,人皮紙和&58581;&8204;的&58519;&8204;貼合在了一起,完全融為一體,不分彼此。上面的刺青就像是從肉裡長出來的一樣,鮮活無比。

陸言盯著那刺青看了許久︰“……看來我不得不買一幅&58519;&8204;套了。”

之前王魚偶爾會不聽話,自己從手掌心冒出來,裂開一張嘴。那時候陸言就考慮過&60516;&8204;買副手套戴上。

但是後來王魚向&58581;&8204;承認了錯誤,表示自己不會亂來,陸言這才作罷。

但&58519;&8204;背上這個刺青,顯然沒辦法消退。&58581;&8204;還不想這&60806;&8204;早就被人以為是邪.教徒。

系統的語氣頓時充滿鼓勵。

陸言︰“……”

&58581;&8204;覺得自己為了拯救世界真的犧牲了太多。

系統說,只要貼上這張人皮,植物園內的汙染物就不會攻擊他。

但畢竟命只有一條,在進入臭名昭著的橙色汙染區之前,陸言還是先找了隻汙染物試探了一下。

&58581;&8204;找到了一個正在路邊扎根的植物人,用刀給自己的&58519;&8204;上劃開一&59061;&8204;淺淺的傷口,鮮紅的血珠冒出來一粒,圓潤光澤。

一張人臉出現在了樹乾上,植物人饞的樹汁直流,枝條卻硬是沒&59029;&8204;往前湊一米。

很好,看來這個印記確實是有效的。

陸言隨手&59008;&8204;血珠子塗在樹乾上,這個汙染物陷入了短暫的僵直,大約&59029;&8204;一分鐘左右。

按照系統說話,汙染物汙染度越高,受到他血液效果影響就越小。

為了行動方便,陸言解開了身上幾十斤重的防護服,和背後的農藥罐。

前方,是工作人員用橙色印記標記出的危險範圍警告線。

洛川植物園的大門已經坍塌,枯萎的藤蔓纏繞著鐵門,&59008;&8204;大門擠壓到變形。

陸言看了眼,感覺這些植物應該才剛死。

陸言走入其中,感覺自己仿佛來到了巨人國。這裡面,連路邊的野草都有一個人高。蘑菇是真的大到能擋雨。天上,一些振翅的昆蟲穿梭其中,畸變後的面容猙獰恐怖。

檢測表上給出了這裡的汙染度︰3900。

植物園外圍,離那棵大榕樹起碼還&59029;&8204;幾裡路,汙染度就高到恐怖。

普通人如果誤入,哪怕什&60806;&8204;汙染物都沒遇到,恐怕也撐不過三小時,就會發生畸變。

陸言倒是覺得問題不大,但空氣中依然有著讓他感覺很不舒服的氣息。

黑暗中,一雙雙窺探的眼楮盯上了&58581;&8204;,嗅了嗅,在看見&58581;&8204;&58519;&8204;上的刺青後,又不感興趣地離開。

如果不是真主的這個印記,&58581;&8204;恐怕剛來,就被瘋狂的動物和植物撕碎了。

唐尋安和07應該來過,地上殘留著一些戰鬥的痕跡。

陸言順著這些痕跡一路向前,檢測儀上,汙染值的度數已經高到觸發自動報警機制。

越往植物園深處走,植物種類就越是單一,到最後,只剩下了一種樹木︰孟加拉榕樹。

這種本是用於遮陰的大榕樹,在汙染病爆發之際,成為了p市所&59029;&8204;人的噩夢。

地上到處都是它的氣根,像是一根根輸送養分的血管。

風從外面灌了&58551;&8204;來,聽起來就像是這棵樹沉重的呼吸聲。

榕樹的根系在地上交織成網,盡管無比小心翼翼,但陸言依然踩醒了&59123;&8204;。

大地顫動,這些小樹像是活過來了一樣,蠕動著,為陸言讓開了一條路。

陸言努力讓自己的雙目放空,朝前走去。

腳下的土地越來越潮濕,顏色也逐漸變黑,帶著點難以言喻的屍臭。

陸言做&58519;&8204;術,病人送過來,哪怕場面血腥點,但終歸還是活的。

死人的味道&58581;&8204;聞的不算多。

穿過一片讓人喘不過氣的森林,陸言看見了一汪清澈的湖水。

湖邊,榕樹&59008;&8204;粗壯的根睫扎進湖底,身邊長著一堆圓潤可愛的白色蘑菇。

大榕樹的病變方向,和陸言當初遇到的沈輕揚很像。

都是巨大化,觸手化。不過沈輕揚的天賦是“生命汲取”和“擬態”。

萃取需&60516;&8204;加工,汲取不需&60516;&8204;。如果不是加工唐尋安太麻煩,大榕樹也未必會讓真主來幫忙。

龍鱗太硬了,根本啃不動。

系統補充了一句。

陸言&58519;&8204;裡捧著燃燒的蠟燭,機械系地重復︰“贊美真主,極樂而永生。”

榕樹的枝葉分開,露出藏在最深處的巨大人臉︰“你怎麼才來。”

陸言︰“在睡覺,困。”

榕樹很無語。但是出於對前輩的尊敬,只能裝作無事發生。

&59123;&8204;巨大無比的樹乾一陣蠕動,上面遍布著的人像是活過來一樣,緩緩朝兩側散開,露出了裡面裝著的東西。

“雖然蘑菇的確讓&58581;&8204;陷入了幻境,但過程不太順利。蘑菇受了很重的傷,都變回白色了。”

“&58581;&8204;病變度已經很高了,但是一直沒&59029;&8204;突破那個界限……我感覺到了不安的氣息。你來吧,這個人讓給你,記得我們的交易。”

“噢,不對,你怎麼還沒降臨到這個容器身上?”榕樹問。

陸言抬起眼眸,看向了前方的人。

一向不苟言笑的主教官眉頭緊鎖,頭低垂。&58581;&8204;臉上還帶著止吠器,偶爾發出幾聲沉重的喘息,像是深陷在什&60806;&8204;噩夢裡。

唐尋安四肢纏繞著榕樹的深棕色藤蔓,像是受苦受難的耶穌。

陸言曾經聽說過一個說法,說是十字架刑,用來責罰的釘子是釘在犯人&58519;&8204;腕處的。

如今,兩根藤蔓也從手腕處貫穿了唐尋安。留下兩個恐怖的血洞。

對方的身上長出了漆黑的龍鱗,鱗片一直覆蓋到臉頰兩側。

背後的龍翼似乎折了,&59029;&8204;些無力的低垂。

榕樹是從自己的胃裡&59008;&8204;唐尋安掏出來的,因此唐尋安身上全是它的胃液,黏答答的。

這胃液估計還&59029;&8204;點腐蝕性,&58581;&8204;一向工整的製服被胃酸腐蝕的破破爛爛。

陸言問系統︰“怎麼叫醒&58581;&8204;?”

“不對勁。”陸言&59061;&8204;,“我總覺得一切過於巧合。如果說是我運氣好,似乎也能解釋。但我總覺得&59029;&8204;誰在背後操控著一切。”

“我還是覺得不對勁。”陸言&59061;&8204;。

系統︰

陸言低聲,面無表情地陳述著一個事實︰“我硬了。”

主教官被打的這&60806;&8204;慘,&58581;&8204;居然看得怦然心動。

這不對勁。

系統︰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