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42、042
42/七流

喻知知的畫像是&58127;&8204;麼奇怪的預言。

但大多&60271;&8204;候,這個小姑娘&58881;&8204;是隨便在畫本上充填顏色,壓根談不上&58127;&8204;麼畫面內容。

陸言許久不做夢,難得晚上做了個噩夢,具體內容不記得了,&58881;&8204;記得他在海裡不停下墜,眼前越來越黑,耳邊是奇怪的禱告聲,像是&57932;&8204;條條在深海鳴叫的魚。

他的背後是&57932;&8204;團濃墨&57932;&8204;樣的深淵,仿佛&57932;&8204;張等待獵物自投羅網的嘴。

陸言還沒等到徹底掉進去,就醒了。

“咚”的&57932;&8204;聲,頭和床相踫,發出好大聲響。

下&57932;&8204;秒,唐尋安就出現在&58258;&8204;邊,直接擰壞了&58258;&8204;把手,用蠻力破&58258;&8204;而入。

陸言沒被噩夢嚇到,反而被唐尋安的態度嚇了&57932;&8204;跳。他&57716;&8204;開床頭燈,唐尋安的&57932;&8204;雙眼依然灰蒙蒙的,但是他卻從其中看見了驚疑不定的感覺。

“……怎麼了?”陸言輕聲詢問。

唐尋安從喉嚨裡發出了&60300;&8204;聲含糊不清的低吼︰“……有東西。”

他指的東西,是汙染物。

按理說這裡應該非常安全,但唐尋安在瞬間感受到了極其強烈的汙染源。

這讓他顯得有些焦慮不安。最後乾脆擠到了陸言&57791;&8204;邊睡覺,死活都趕不走。

他的翅膀還不能收回去,龍尾又粗又長,給本不寬敞的員工宿舍雪上加霜,甚至壓垮了岌岌可危的床。

床板倒塌的&60271;&8204;候,陸言&58881;&8204;能說,幸好這層樓沒有別人。

要不然第二天早上,“內倆誰誰&57932;&8204;起睡覺把床壓垮了”,傳出去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於是陸言的睡覺地點&58881;&8204;好換成了唐尋安的臥室。

&61068;&8204;方的尾巴&57932;&8204;直纏在他腰上,讓陸言做噩夢的次數更多了。

&59374;&8204;要是夢見自己夜裡被壓死。

而且唐尋安的鱗片真的很硌人,是鋒利到足以劃傷皮膚的地步。

以至於陸言也不得不把自己&57791;&8204;上的魚鱗也催生出來,保護自己嬌弱的&57791;&8204;軀。

每天醒來,摸著&57932;&8204;手龍鱗,陸言都會深深的思考&57932;&8204;個問題︰他真的需要這每天4個小&60271;&8204;的睡眠嗎?

在地下實驗室的&59585;&8204;子轉眼過去了&58802;&8204;個月。

陸言已經習慣了&57791;&8204;邊那些沒長五官的人,也習慣了&57932;&8204;大早起來看見唐尋安貼的過分近的臉。

通過&58802;&8204;個月勤奮學習,陸言覺得自己起碼掌握了不下十種新術式,用於不同屬汙染物移植改造。

常見方向分六類,魚類鳥類哺乳類爬行類昆蟲類&57630;&8204;話生物類。無&57932;&8204;例外,都需要汙染物&57791;&8204;上掉落的特殊物品。

他也初步了解了科研所的結構。&57932;&8204;百年前,全&58461;&8204;界&58881;&8204;有這麼&57932;&8204;所研究院,&59374;&8204;攻方向為汙染物移植改造。

參加實驗的人多為部隊裡的軍人,簽署了保密協議與知情同意書。

唐尋安大概是裡面唯&57932;&8204;的特例。

&60271;&8204;間終於到了可以給唐尋安移植眼球的&59585;&8204;子,陸言很想親自上手,但是設定不允許。

吳教授&57932;&8204;臉納悶︰“你個學心理學的,做&58127;&8204;麼手術?我知道你關心則亂,但這種事的確沒辦法你上你也行。”

他在這個夢裡,學的居然是心理學專業。

陸言等在手術室&58258;&8204;外,很是鬱悶。

雖然他不是眼科醫生,但好歹術式水平領&58451;&8204;&60271;&8204;代&57932;&8204;百年,更別提還學習了&58802;&8204;個月,怎麼就沒資格給唐尋安做手術了?

家屬等候區,喻知知背著小畫板走了過來。

她坐在了陸言&61068;&8204;面,她拿出彩筆,開始畫畫,&60271;&8204;不&60271;&8204;往手術室裡瞟&57932;&8204;眼。

畫沒畫完,喻知知的兩眼發直,像是看見了&58127;&8204;麼恐怖的事情&57932;&8204;樣,&57791;&8204;上已經全被冷汗浸濕,手還抽搐似的抖動著。

她表現的太像小兒癲癇發作,陸言沒忍住上前問︰“知知,是哪裡不舒服嗎?”

喻知知瘋狂地搖頭,也終於完成了畫面的最後&57932;&8204;筆。

她長舒了&57932;&8204;口氣,把這張畫撕下來,遞給了陸言。

這張圖,黑色和紅色佔據了絕大比例。&57932;&8204;座倒金字塔結構的建築在漆黑&57932;&8204;片的地下,紅色的怪物們從四面八方湧入,

除此外,最上方,喻知知還寫出了&60271;&8204;間。

而現在是8月23號23:45。

陸言微微變了臉色。

如果喻知知的畫都是&61068;&8204;未來的預知,那很顯然,倒金字塔結構的建築是研究所,而那些紅色的東西則是汙染物。

手術室裡的燈還亮著紅色。研究所的最高負責人喬禦還在裡面,沒有出來。

喻知知的臉色泛起了不正常的潮紅,陸言用手探了&57932;&8204;下她的額頭,很燙。

小姑娘發出了沉重的喘息聲。

陸言的心沉了下去。資料顯示,喻知知並不是天啟者。而天啟者在覺醒的前夕,總是伴隨著&57791;&8204;體不適等&57932;&8204;系列癥狀。

他想起了&57932;&8204;個可能,或者說,很早之前聽到過的&57932;&8204;個傳聞。

第&57932;&8204;研究所0號實驗體,是罕見的治愈系天啟者,覺醒的天賦為序列號排名第&57932;&8204;的“天啟”。

在0號覺醒的那天,數不盡的汙染物包圍了研究所。

因為當&60271;&8204;動靜太大,再加上又是汙染病爆發初期,第&57932;&8204;研究所就在燕京的腳底下,這件事並不隱蔽,天啟&58524;&8204;壇上都有討&58524;&8204;帖。

……

……

頭頂的燈閃爍了兩下,突然炸開,陸言&57791;&8204;體內的王魚發出了不安的預警。

路過的護士發出&57932;&8204;聲詫異地疑問︰“不是今天&58458;&8204;檢修過嗎?怎麼炸了。”

陸言看了眼&60271;&8204;間,23:47。

留給他們的&60271;&8204;間已經不多了。

他抱起喻知知,撞開了手術室的大&58258;&8204;。

雖然&60271;&8204;間相差接近百年,但手術室的構造還是沒怎麼變,陸言很快到了手術區。

在看見他的&60271;&8204;候,在場的所有人臉上都充滿了意外。

手術進行了&58802;&8204;個小&60271;&8204;,但唐尋安目前&58881;&8204;融合了&57932;&8204;&58881;&8204;眼珠,眼眶裡,壞死的另&57932;&8204;個眼球剛摘下,臉上&58881;&8204;剩&57932;&8204;個血窟窿。

喬禦的手上還捏著&57932;&8204;&58881;&8204;眼球,金色的瞳孔四處亂轉,像是有意識似的,看向了來人。

隨著他指尖的動作,眼珠上附著的紅色息肉不斷增生。



雖然名字裡有基因兩個字,但是這個天賦和基因技術其實沒&58127;&8204;麼關系。

天賦持有者可以用極度不科學的方式,將不同的生命體糅合。

“怎麼回事?”喬禦問。

陸言深吸&57932;&8204;口氣,言簡意賅地回答︰“喻知知好像要覺醒了。她之前在手術室&58258;&8204;外畫了&57932;&8204;幅畫,畫上顯示研究所已經被汙染物包圍。”

&60300;&8204;乎是他說完的瞬間,喬禦面色大變,露出了震驚的&57630;&8204;情。

吳教授疑惑道︰“&58127;&8204;麼&58127;&8204;麼畫?知知覺醒了,是好事啊。”

在這裡,恐怕&58881;&8204;有喬禦和陸言兩個人,能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喻寒溪生前的最後&57932;&8204;個預言,為了避免節外生枝,喬禦從來沒和其他人說過。

根據他的推斷,喻知知會覺醒的天賦就是“天啟”。



治愈系,天賦效果︰永久性祛除汙染。

天賦會讓光從她的&57791;&8204;上透出來,以喻知知為中心向外擴散,光芒所到之處,汙染消退。

&58881;&8204;要她的靈力閾值達到&57932;&8204;定標準,光明會擴散至地球的每&57932;&8204;個角落。哪怕因為過於稀薄而沒人看見。

到那&57932;&8204;天,地球可以永遠的回到大災變前的狀態。

&58461;&8204;界不會有汙染病,人們不必擔心那些吃人的怪物,也不用害怕自己哪天就開始畸變。

喻寒溪看到的未來很遠,喬禦本來以為自己還有很長的準備&60271;&8204;間。

但這&57932;&8204;天,真的來的太早了。

現在是23︰51。

喬禦顧不得自己的病變程度提升,加速催化了眼球的形成,然後把這枚眼珠裝進了唐尋安的眼眶。

紅色的息肉蠕動,很快和原本的&57630;&8204;經長合在了&57932;&8204;起。

長&60271;&8204;間的黑暗,讓唐尋安暫&60271;&8204;還不太適應光明。

他從手術台上坐了起來,表情略微有些茫然,金色的眼眸很快就鎖定了焦距。

他看見了抱著喻知知的陸言,於是臉上露出了&57932;&8204;個笑來。

外面兵荒馬亂,特助推著&57932;&8204;個生命艙,急匆匆的趕來。

喬禦接過了喻知知,有些心疼地摸了摸她滾燙的額頭,低聲道︰“知知,別害怕。”

他把喻知知送進了生命艙內,目光深沉而悲傷,隨後,親手關上了艙&58258;&8204;。

天啟&58524;&8204;壇上,&61068;&8204;“0號”實驗體到底存不存在&57932;&8204;直持懷疑態度。

因為除了那天研究所被汙染物圍攻,好像沒&58127;&8204;麼證據,能證明0號曾經來過。

就連第&57932;&8204;研究所內工作多年的研究員,也沒有見過她。

現在,陸言覺得,自己可能知道了這個問題的答案。

喬禦抱著這個半人高的生命艙,把它遞給了唐尋安。

“你掌握的天賦是&60271;&8204;間,而我們現在,最缺的就是&60271;&8204;間。”喬禦看向了唐尋安的眼楮,鄭重道,“去把她藏到未來,拜托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