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10、010
010/七流

曲江下遊。

平靜的水面冒起一層氣泡。

確認沒有監控後,沈輕揚濕漉漉的腦袋從水裡鑽了出來,幾根觸手扒拉到了岸邊,巨大的軀體緩緩挪到了岸上。

他還不太習慣呆在水下。

不過,剛從江裡上岸,沈輕揚就察覺到了,附近有人。

他警惕的目光在四周來回巡查,卻沒有看見任何生物的蹤影。

這甚至讓他有了再次躲回水底的沖動。

就在沈輕揚準備這麼行動的時候,背後終於傳來了人聲。

“我在這裡等你很久了。”說話的是一個優雅的女聲,很快,又變成了低沉的男音,“你是我在k市最傑出的作品。”

一個身穿黑袍的男人從陰翳中走出。他沒有嘴,臉上只有一隻巨大的眼楮。

“你是誰?”

沈輕揚身後,幾根觸手緩緩蠕動,呈現出攻擊的狀態。

“你可以叫我先知。”他說,“人類的世界已經不歡迎你了。這三個小時裡,你的相關資料已經傳送回了防治中心總部。介於你現在還沒有開始傷人,優先度排名靠後。但我知道,‘那個人’正在路上。他脾氣不好,如今正處於狂暴狀態,說不定會順手來把你解決掉。他和白秋實可不是一個級別的。你要不要跟我走?”

沈輕揚笑了︰“我討厭你身上的味道。”

先知低頭,嗅了嗅。

是很濃烈的屍臭味兒,但他已經習慣了。

“我知道,你的內心依然告訴你,你是人類社會的一員。但是那些低等的智人,不過是馬上就被淘汰的物種罷了。未來的世界會是我們的,”先知的聲音充滿蠱惑,“我們才是新世界的神。我知道很多東西,我能讓你獲得更強大的力量……”

沈輕揚沒興趣聽他的長篇大論。於是他轉身,往山裡走去。

“等等,”先知沉默許久,再一次叫住了沈輕揚,“我知道你想要什麼。”

先知睜開眼,瞳孔不斷縮小,盯住了沈輕揚的眼眸。





在雙重天賦的作用下,沈輕揚一時之間竟然對面前的人產生了信賴的錯覺。

“你一直很感激他,是他把你從死神手裡救了回來。你是私生子,被生父母拋棄,又被養父母虐待。初中畢業後你逃離了那個山村……對,就是你馬上想去的那個山村,你想讓那些人付出代價。”

“你不是什麼好人,但他是。他和你素昧平生,給你墊了醫藥費,給了你一份工作,你隻敢在他上下班的時候偷偷看著他。你知道你配不上他,他看上去出身很好,學歷高,長得也好看,追求者眾多,甚至未必喜歡同性。你不敢想,更不敢說。”

先知能看見的不多,他甚至不知道那個人是誰,但這些已經夠了。

沈輕揚臉上的平靜被打破,甚至有了被激怒的神情。

沒有誰喜歡被一眼看穿。

先知背後的人臉深深勾起嘴角︰“現在,我們可以好好談談了嗎?”

“可以。不過你需要先明白一件事,我並沒有保留太多人類的感情。”沈輕揚的神態恢復了平和,慢條斯理地陳述著,“他對人類時候的我來說的確很特別,但現在卻未必。我相信你不會愚蠢到以此作為要挾的籌碼。”

先知微笑著點頭︰“我明白。在我還是人的時候,我有個很聽話的兒子,如今就住在k市。我本以為我會一直保持對他的父愛……算了,不說這個了。讓我看看你身上的王魚發展到什麼階段。”

沈輕揚聞言,有些疑惑地蹙起眉︰“什麼王魚?”

先知罕見地愣住了︰“它沒有寄生在你身上?”

因為太累了,陸言幾乎是沾到枕頭就開始睡覺。

又因為睡覺的地方過於陌生,他一晚上陸陸續續醒了幾次,總是懷疑自己下一秒就要被暗殺。

陸言左手掌心有些發燙,微微疼,時不時還會不受控制地抽搐一下。

系統說,這是因為他超額吸收了汙染源的原因。

早起,陸言摸了摸額頭,確定自己又開始發燒了。嗓子疼的厲害,像是要被燒焦一樣。

他披上外套,推開門。

門外守著的工作人員大步跟上,問︰“陸醫生,這麼早就醒了……您看起來身體不太舒服。”

陸言平靜地回答︰“我認床,有些沒睡好。”

“您平時睡什麼床?我們去采購。您早起是要去食堂嗎?我給您帶路。”工作人員的態度顯得十分熱絡殷勤。

“查房,我的病人呢?”陸言問。

他的嗓子有些啞,說話的口腔裡全是乾燥的鐵銹味。

工作人員臉上不禁露出了尷尬的笑容。

汙染物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跑了,白秋實為此大發雷霆。花了三個小時跑遍k市大江大河,愣是沒找到沈輕揚在哪。

關於沈輕揚的資料已經被連夜傳回了總部,過段時間說不定會出現在防治中心的懸賞欄裡。

“如果你說的是從收容所送來的病人的話,他半夜病情惡化,逃離了防治中心。已經有相關人員去處理了。”

陸言不動聲色地擰開了一瓶礦泉水,緩解了嘴裡的乾澀感︰“這樣啊。我什麼時候能回家?”

如果只是之前的狀態,陸言覺得呆在防治中心也沒什麼關系。尤其是偶爾能看見幾位穿軍裝的小哥,十分讓人有安全感。

但如果是現在的狀態,就不太行了。

之前融合王魚的時候,陸言就短暫的失去過意識,他很擔心自己會在這裡突如其來的昏迷。

工作人員面露難色︰“我去請示一下林隊。”

林司南倒不是目前防治中心的最高負責人,但是他之前見過陸言,勉強算是熟人,總部擔心臨時換個人對接會讓陸言感覺到不安。

兩個人在相對半開放式的茶餐廳坐下。

防治中心夥食很好。林司南吃的卻有些索然無味,他靈力閾值不過一千六,但因為經常外出作戰,身上的病變度其實不低,對普通的食物已經沒有那種世俗的欲望。

陸言問系統︰“我看不出來他身上哪裡病變了。”

林司南的眼神清澈而堅毅,很明顯地帶著一些軍人的氣質,坐下的時候腰桿都挺得筆直。

陸言︰“……”

謝謝,吃不下飯了。

陸言遲遲沒有說話,林司南咳嗽了一聲︰“陸醫生,之前播放的新聞你有看過嗎?你知道什麼是天啟者嗎?”

陸言點了點頭︰“我知道。”

林司南︰“那就好說多了。事實上天啟者分三個系,戰鬥系,輔助系,特殊系。我們初步判斷你的天賦是‘吞噬’,屬於特殊系裡的治愈系天賦。治愈系天賦十分罕見,總部派了一位研究員過來,希望可以進行觀察和記錄。當然,會事先征求你的同意。”

“這次k市的汙染病你也看見了。事實上,全世界範圍內這樣的病例還有很多,並且不盡相同……”說著,林司南掏出了平板,登陸了自己的內部帳號,“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看看。”

陸言接過了平板。這是一個論壇,最大的版塊就是“汙染病病歷研究”。

按照汙染源的強弱等級,這些病例從s一直劃分到了f。

k市的汙染病,在陸言眼裡已經非常嚴重了,竟然只有“c”級。

“這是因為雖然傳染度高,但致死率不高。而且變異出來的汙染物等級很低的緣故。”林司南解釋道。

每一張病歷都有等級劃分,陸言瞥了兩眼,s級的汙染病例目前為止有2個,代號分別叫“天災”“神國”。

備注︰暫時無法解決,周圍人類已撤離。a級天啟者“村正”“北辰一刀”在協助撤離過程中隕落。

至於a級病例,數量就多了起來,“屠宰場”“噩夢城”“怨念之牆”“洛川植物園”……零零散散,覆蓋國內外,有幾十例之多。

陸言隨手點開了一個叫“怨念之牆”的病例。

介紹︰這是一條狹窄無比的小巷,隨機出現在某區域市中心。無數亡靈枯骨瓖嵌在牆壁之上。當有生物經過時,牆上的怨念會將其拖入執念之中,開始一次次輪回。成功能走出這面牆,失敗則成為牆的一部分。目前暫時未發現成功案例。共有7名天啟者執行該任務,死亡率百分百。

備注︰觀察顯示,怨念之牆長度正在不停擴大,吞噬人數已經超過五位數。x國研究員表示,若放任其成長,最終長度可以超過秦明長城。

這是陸言完全不知道的世界的另一面。

他以為自己已經做好了準備,但是在面對這些殘酷血腥,甚至稱得上是悲壯的資料時,卻依然沒忍住靈魂的顫抖。

對自己弱小的顫抖,和對那些不屈靈魂的敬意。

“這個世界已經岌岌可危。”林司南努力讓自己的語氣和表情都顯得誠懇,“我們需要每一份力量。你是治愈系,不需要頻繁的上戰場。我們會竭盡全力保護你的安全。”

他拿出了一份文件,放在了陸言面前︰“我希望你能加入特別行動部。”

陸言沒有說話,而是露出了沉吟的神色。這未免讓林司南感到有些緊張。

許久後,陸言抬頭,問︰“有編制和五險一金嗎?996的話,算加班費嗎?”

打工人的關注重點,總是這麼樸實無華。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