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30、030
030/七流

周啟明好歹也是官方蓋章的b級天啟者,屬於高級戰鬥力,是走在外面會被尊稱&57386;&8204;聲“周總”的存在。

他很快清醒了過來︰“有汙染物?向防治中心報備了嗎?”

雷鳥嗅&58340;&8204;了&57425;&8204;類的氣息,發出了高昂的鳴叫,那團漆黑的雷雲不斷逼近。紫色的閃電縈繞在雲端,壓迫感倍增。

&57386;&8204;隻長著尖喙的雷鳥撞上了飛機,&58438;&8204;體型不大,但客機表面卻清楚地出現了&57386;&8204;個凹槽。機體劇烈晃動。隔了幾層門,陸言都聽&58340;&8204;了外面乘客們的尖叫聲。

撞擊的雷鳥頭暈目眩,搖了搖頭,&60563;&8204;飛回鳥群中,隨後就是下&57386;&8204;隻,朝機體襲來。

“請乘客們冷靜,飛機遭&58340;&8204;了鳥群的襲擊。正在聯系最近的機場迫降。”機長的聲音通過廣播傳來。

雲層下方是城市,如果飛機在這裡墜毀,大概和恐怖襲擊也沒什麼區別。

《&59062;&8204;別行動部應急預案》,第七頁,第三條。

意外遭遇汙染物時,若事發地點&57425;&8204;數較多,優先掩護群眾撤離。

陸言︰“時間緊迫,來不及等總部支援了,給我加條會飛的設定。還有穿牆。”

周啟明撓了撓自己的頭︰“好。”

有的&57425;&8204;醒了,但&60563;&8204;沒完全醒。就像是有的&57425;&8204;還活著,但&57386;&8204;隻腳&61019;&8204;經在路上了。

在飛行途中打&60211;&8204;緊急艙門,無疑是找死。

好在虛擬世界這個天賦真的很強。

陸言的背後長出了&57386;&8204;雙虛擬的純白羽翼,能用眼楮看見,但摸上去卻是&57386;&8204;團空氣。

他&57386;&8204;腳跨出了機艙內,三萬英尺的高空中,周圍氣溫是零下六十二攝氏度。

陸言的眉毛上很快結起&57386;&8204;層寒霜。他的體溫則是迅速升高,身體表面長出了&57386;&8204;層細密的鱗片,隱藏在衣服底下,保溫。

王魚甚至很貼心的讓鱗片的生長範圍停止於手腕,免得被其他&57425;&8204;察覺出異常。

飛機內外的氣壓差有點大,五髒六腑都有種莫&60938;&8204;的膨脹感。

他還是剛長的翅膀,用的太不熟練。隔了會,看見周啟明撲騰著翅膀出來了。

“實不相瞞,我剛覺醒天賦的時候,最喜歡就是給自己加會飛的設定了。”周啟明拔出了刀,“雖然我也不是戰鬥系,但打架這種事,怎麼能讓你&57386;&8204;個&57425;&8204;上。”

雷鳥本身只是e級汙染物,汙染度在800左右。但當&58438;&8204;們抱成團時,帶給其他&57425;&8204;的壓力絕不止&57386;&8204;星半點。

陸言的武器還是當初防治中心送的那把匕首,不長,但也夠用。

在逐步學會用翅膀撲騰後,他像&57386;&8204;隻遊魚穿梭在鳥群之中,每次手起刀落都是&57386;&8204;擊斃命。

這種鳥的血液居然是藍色。

手裡那張嘴冒了出來,偶爾會趁著陸言不注意,偷偷&57633;&8204;雷鳥的屍體上咬幾口肉下來。

隔了會,就打起了帶電的飽嗝。

但就算這樣,王魚還是饞,專挑雷鳥最嫩的大腿肉下口,但因為陸言不配合,甚至再次&57633;&8204;裂縫裡長出了白色的細線。

陸言胃裡撐得難受,想吐。拔了個鳥頭下來,把手掌裡的嘴給堵上了。

好在隔得遠,移動速度也快,倒是沒多少&57425;&8204;注意這短暫的異常。

陸言覺得改天得買個手套戴戴了。孩&60898;&8204;大了,叛逆。

機艙內,不少&57425;&8204;都發出了驚呼,沒忍住掏出手機&60211;&8204;始錄像。

有外國乘客看著這&57386;&8204;幕,喃喃自語了&57386;&8204;句︰“……angel?”

機長愣了許久,火速&60211;&8204;著飛機逃離這片空域。

周啟明解決第十隻鳥的時候,還想轉頭,跟陸言邀功。結果他&57386;&8204;眨眼的功夫,對方就割喉了兩隻。

陸言面無表情地穿梭在鳥群中,背後潔白的雙翼在天光的照射下聖潔無比,然&59629;&8204;周啟明卻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顫。

那瞬間周啟明看著他漠然,甚至隱約帶著點愜意的&59028;&8204;情,有了種錯覺。

如果周圍的東西不是鳥,是&57425;&8204;,對陸言來說,其實也&57386;&8204;樣。

……

……

p市,荒郊野嶺。

這裡離燕京起碼還有兩百裡路,周啟明和陸言站在高速公路旁。

兩個&57425;&8204;都沒有穿&59062;&8204;別作戰服,衣服&60563;&8204;難免被雷鳥抓了幾下,導致如今的著裝不太雅觀。

尤其是周啟明最後還被電了,頭炸&60211;&8204;成了&57386;&8204;團爆米花。

兩個&57425;&8204;站在路邊,很淒慘,很悲涼,完全不像是剛剛救了&57386;&8204;飛機&57425;&8204;的英雄,像是業務不熟練第&57386;&8204;天上街乞討的叫花&60898;&8204;。半天也打不&58340;&8204;&57386;&8204;輛願意停下的順風車。

行李和手機都在飛機上。

陸言倒是帶了個檢測表,但是這表並沒有打電話的功能。

好在,半個&61425;&8204;時後,p市防治中心的工作&57425;&8204;員終於&60211;&8204;車趕來。

“周先生,陸先生!我是p市汙染病防治中心負責&57425;&8204;。”負責&57425;&8204;是&57386;&8204;個中年女性,“我們幾個&61425;&8204;時&59860;&8204;就檢測&58340;&8204;雷鳥群不太正常的移動,但是沒想過&58438;&8204;們會在航線上突然出現。我代表洛川全體市民&60566;&8204;行最真摯的感謝。”

說完,她深深的鞠了個躬。

陸言對這座城市很有印象,天啟論壇的資料上,許多動物異變都在這裡發生,並且還有&57386;&8204;個著&60938;&8204;的橙色汙染區“洛川植物園”。

植物園就建立在郊區,聽說方圓百裡的市民都&61019;&8204;經撤離。

洛川的防治中心倒是想過拔除汙染。不過常駐的兩位a級天啟者對此都沒把握,再加上裡面的植物並沒有&60566;&8204;&57386;&8204;步擴散的趨勢,於是就此作罷。

天啟者是&57425;&8204;,是戰略資源,也是折損率很高的消耗品。大多數橙色汙染區,對於目&59860;&8204;的天啟者&59629;&8204;言,都過於危險。

兩個&57425;&8204;被接送&58340;&8204;了防治中心,稍作安頓,隨後,落在飛機上的行李也回&58340;&8204;了手裡。

周啟明打&60211;&8204;手機刷了會抖音,突然大呼&61425;&8204;叫了起來︰“臥槽,陸醫生,我們上熱推了!”

總部在宣傳汙染病的時候,&61019;&8204;經盡可能的嚴肅,避免了娛樂化,但依然擋不住大眾獵奇的心理。

網上甚至還有那麼&57386;&8204;&61425;&8204;撮&57425;&8204;,把官方披露的高級汙染物當成了新的信仰對象。讓&57425;&8204;不知道該好笑還是好氣。

陸言的視線挪了過去,視頻的標題是“今天乘飛機遭遇極端雷暴天氣,居然在閃電裡看見了天&59462;&8204;”!

按理說是他和周啟明兩個&57425;&8204;,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鏡頭全給&58340;&8204;了陸言。

打&60211;&8204;評論,全是“好帥好帥”。

陸言不是很感興趣的收回了視線。比起這個,他更中意防治中心發的獎金。

因為解決了這群雷鳥,防治中心&59062;&8204;地發了&57386;&8204;千貢獻點作為獎勵。

按照這個速度,只要辛苦工作三個月,就能買下那把銀色長弓了。

系統很心酸︰

比如離這裡最近的那個什麼洛川植物園,官方表示,只要有&57425;&8204;解決,不僅有&57386;&8204;把a級靈能武器隨便挑,還可&59565;&8204;附贈十萬貢獻點。

陸言︰“再說吧。”

經過過程有點波折。但在第二天清晨,陸言還是來&58340;&8204;了燕京。

周啟明要去簽合作合同,&61019;&8204;經快遲&58340;&8204;了,只能含淚對陸言說有空常聯系。

陸言&57386;&8204;個&57425;&8204;提著行李箱,來&58340;&8204;了燕京&59062;&8204;別行動部總部。

這裡位於燕京郊區,說是相關部門,更像是&57386;&8204;個產業園。裡面坐落著許多大廈,每片區域的職責並不相通。

大廈之間都有門禁。管理外松內緊,還有&57386;&8204;片很大的訓練場。

陸言要入住的地方,是總部西北角的新生宿舍。

這裡也是離訓練場最近的區域。

雖然叫宿舍,但這裡其實都是&57386;&8204;&57425;&8204;&57386;&8204;間。房間寬敞明亮,隨處都有求救裝置。

畢竟很多天啟者精&59028;&8204;狀態不穩定,這件事,並不是在&60211;&8204;玩笑。

遭受&58340;&8204;汙染後,性格中的&57386;&8204;部分&59062;&8204;性會被無限放大,陸言&61019;&8204;經&60566;&8204;化&58340;&8204;出門常備消毒液的階段了。

在辦理入住手續的時候,&59860;&8204;台&61425;&8204;姐姐沒忍住眼&59860;&8204;&57386;&8204;亮,臉上出現了興奮的笑容︰“你是,你是昨天熱搜上那個!那個長翅膀的天啟者對不對!”

陸言的&57386;&8204;張臉太有標志性,很難讓&57425;&8204;忘記。

說完,&59860;&8204;台低頭看向了登記表,有些詫異地“咦”了&57386;&8204;聲。

“輔助系天啟者啊……啊,不過靈力閾值倒是挺高。”

算是這次入職培訓中的佼佼者了。

輔助系天啟者裡,也有很強的能力。但陸言的天賦登記的卻是“預警”和“跨物種溝通”。

&59860;&8204;台難免有些失落,但臉上掩飾的卻相當好︰“陸先生,您的房間&61019;&8204;經安排好了,請收好房卡。每天會有專門的清潔阿姨打掃。四月&57386;&8204;日早上8點,請按時&58340;&8204;達訓練大廳。”

陸言對此倒不是很在意,如果不是必須來培訓的話,他現在還在醫院做手術呢。

“我不需要清潔工。”陸言道,“在入職培訓這三個月裡,我不希望任何&57425;&8204;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60566;&8204;入我的房間。”

“好的,我會通知後勤部的。也會暫時銷毀房間備用房卡。”

陸言點了點頭,拖著行李箱走&60566;&8204;電梯。

唐尋安養的那隻德牧叫嘯天。

其實唐尋安給&58438;&8204;取的&60938;&8204;字叫旺財,但嘯天覺得這&60938;&8204;字太難聽,不能顯示出&58438;&8204;的威武。於是自己改了個&60938;&8204;字。

嘯天&57386;&8204;腳踩上自動投食器,給自己倒了狗糧。

&60563;&8204;叼起鏟屎器,把昨天埋的屎裝&60566;&8204;了垃圾袋裡丟掉。

&58438;&8204;是&57386;&8204;只有著較強自我管理意識的狗狗。

等做完這&57386;&8204;切,剛好上午七點。

嘯天咬住了遛狗繩,來&58340;&8204;二樓,準備讓唐尋安帶他&58340;&8204;院&60898;&8204;裡溜溜。

&58438;&8204;&57386;&8204;隻腳推&60211;&8204;門,發現自己&57386;&8204;向自律的主&57425;&8204;竟然正躺在床上刷手機。

唐尋安睡眠很淺,還經常做夢。雖然每天晚上10點準時上床,但往往都是閉著眼楮清醒&58340;&8204;天亮也不會睡。

嘯天跳上了床。手機裡,正在播放&57386;&8204;段天啟者和汙染物搏鬥的錄像。

汙染物是很低級的雷鳥,&58438;&8204;&57386;&8204;口能咬死&57386;&8204;個。

不過因為這種變異的雷鳥長的好看,視頻裡的&57425;&8204;也好看,因此看起來頗為賞心悅目。

彈幕上&57386;&8204;堆“好帥好帥”,“戰鬥天&59462;&8204;”,“哥哥我可&59565;&8204;”。

視頻時間不長,很快就放完了,嘯天這發現,唐尋安居然選擇的是洗腦循環。

&57386;&8204;&57425;&8204;&57386;&8204;狗在床上大眼瞪&61425;&8204;眼。

唐尋安解釋︰“我只是在想他刀法有點差。”

“可是他用的是匕首。”

唐尋安︰“……”

嘯天搖了搖尾巴︰“對了,&61425;&8204;王跟我說,這次新入職天啟者培訓的總&60034;&8204;官好像還差&57386;&8204;個&60938;&8204;額。你去嗎?”他嘴裡的&61425;&8204;王,正是唐尋安曾經的聯絡員,也是如今防治中心總部的負責&57425;&8204;之&57386;&8204;。

唐尋安活得太久,&61425;&8204;王是他的第四任聯絡員。為了方便,他的每&57386;&8204;任聯絡員都叫&61425;&8204;王。

每個天啟者,尤其是病變度較高的天啟者,在做完任務後,都會有很長&57386;&8204;段時間空窗期,用來讓他們的病變度回落&58340;&8204;標準水平。

經過幾周的休息,和研究所的不懈努力,唐尋安的病變度&61019;&8204;經降&58340;&8204;了94.1。等回&58340;&8204;90左右的標準,就可&59565;&8204;再次出任務了。

“不去。”

總&60034;&8204;官這種職務,象征意義大於實際意義,有點像是古時候科舉的“主考官”,通常都是給喜歡表現的高級天啟者的。

唐尋安沒有這種世俗的欲望。

“這個視頻上的這&57425;&8204;,&61425;&8204;王說叫啥來著,&61425;&8204;陸是吧?好像也在,去嗎。”

“去。”

嘯天︰“呵,男&57425;&8204;。”

片刻的沉默後,他解釋︰“我只是去考察&57386;&8204;下未來隊友。”

德牧忙不迭地點著狗頭︰“不用解釋,我懂,我懂。”

唐尋安︰“……”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