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33、033
33/七流

當初陸言的視頻一夜之間爆紅全網,第二天,相關視頻就被下架,就像是從來沒這麼一回事一樣。

防治中心當然有往外推廣一些花瓶天啟者以此增加大眾影響力的打算,但是被介紹的人裡一&61224;&8204;不會包括陸言。

因為這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研究表明,高級汙染物也會擁有一&61224;&8204;智慧。

知名度太高,並不是什麼好事。

就像是國家永遠不會大張旗鼓去介紹宣傳一位還在崗的緝毒警察。

西臨海域。

因為一直處於低緯度地區,附近的海域已經明顯熱了起來。沈輕揚沒塗防曬,&60769;&8204;根觸手都有些萎靡。

他們正在一條船上,小漁船。

沈輕揚有擬態,倒是很方便混入人類社會,但奈何先知一看就不是人。


它的黑袍上覆蓋了一層簑衣,擋的嚴嚴實實。左手空空蕩蕩的,缺了一隻手掌。

兩個人就像是最普通的出海漁&58924;&8204;。

只是相比於漁船大小,和他們離開海岸線的距離,這倆位漁&58924;&8204;真的非常大膽。

四下無人,沈輕揚腰側的&60769;&8204;根觸手不聽話地從衣服底下鑽了出來,扎進了海裡。

“啊,舒服……就是這水怎麼沒味兒,鹽度太低了吧。”

因為沈輕揚的存在,方圓數公裡的海魚都對這條船避如蛇蠍。

偶爾,海底深處會有一團陰翳睜開雙眼,在發現對方只是經過後,不感興趣地重新閉上,

他們要去的地方,是西臨海域上的一座無人島。

漁船很慢,先知倒是想讓沈輕揚馱著他走,被毫不留情的拒絕了。

根據先知的說法,他在最近,預見了一個未來。

一個“唯一對汙染物有威脅的那個人,會因為汙染度超過100,而離開人類社會“的未來。

先知侃侃而談︰“在我看見的未來,一隻黑龍會出現在燕京平原上空。半個燕京被夷為平地。它也許還保留著一些屬於人的記憶與情感,所以選擇來到海外的島上。”

“如果能說服它,我們未來的道路可以輕松很多……畢竟,他是因為那些人,才會變成這樣的。”

先知打算去等待那條黑龍的降臨,就像是他當初等待沈輕揚一樣。

“說話說一半很不道德,老師。”

先知臉上的大眼珠子緊緊閉著,一縷縷鮮紅的血從眼縫裡溢了出來。

“已經夠了。誰能窺探神明,而不受代價?也許那個序列號第六的天賦能。但,不可能有人得到它。”

沈輕揚舉起手機,躺在甲板上,百無聊賴地刷著抖音。手機是下海前從漁船主人身上順的,如今沒信號,只能看緩存過的視頻。

刷著刷著,沈輕揚驟然從地上坐了起來,面露驚訝。

“怎麼了?”先知詢問。

沈輕揚微微笑著︰“沒事,刷到個鬼圖,嚇死人了。”

但他手機屏幕上的畫面分明是一雙潔白的羽翼。

沈輕揚放下手機,想了半天,也舍不得把那段視頻刪掉。隨後,摸了摸心臟位置,道︰“今天教我英語語法吧,老師。”

山地負重&61224;&8204;向越野。一聽就很他媽的魔鬼。

工作人員正在給陸言綁著金屬塊。特質的,密度很高,沉甸甸的。

陸言如今已經到了d級天啟者的標準,只不過資料卡還沒更新。於是和其他e級天啟者一樣,綁的是270斤。又因為是輔助系天啟者而非戰鬥力,又格外刪減了30斤。

區區二百四,以陸言如今的身體素質而言,和撓癢癢也沒什麼區別。

他覺得問題不大,但隔壁綁上80斤的胡主任已經帶上了痛苦面具。

選擇的地方位於燕郊,名字叫崢嶸山。已經進行過初步清理,過去常常用作響箭部隊的訓練。如今被特別行動部征用。

響箭是一支很有名的國內特種兵部隊。

“實在不行,就用你們手上戴著的檢測表求救。”助教獨狼對面前的學員們苦口婆心道,“中途退出隻扣0.5分,問題不大。”

獨狼瞎了一隻眼,像個海盜頭子,他的表情很放松。

他已經看過了,自己這層雖然有兩個靈力閾值過千的學員,但是一個輔助系,一個是戰鬥系中的精神系,都不算&58819;&8204;麼體力好的人。也就不奢求獎勵了。

“教官,”人群中,陸言舉起手,“率先抵達,有獎勵嗎?”

陸言還打算畢業後去買那把銀色的弓。

相比於在外面辛辛苦苦掙3萬貢獻點,還是在裡面想辦&58989;&8204;,攢個30積分,聽起來比較容易。

此言一出,周圍不少人都笑了起來。

“大兄弟,不是我說你啊,你個輔助系的,志向還挺遠大。”隔壁班上,一位肌肉宛如石塊的大高個子語氣揶揄。

獨狼則是回答︰“當然有。第一名獎勵3分。第二名2,第三名1。剩下4到10名0.5分。”

別看數值不高,把學員積分兌換成貢獻點,再兌換成錢,0.5分就是五百萬了。

1.5分,就能讓陸言在k市市中心再買一套房,過上包租公的生活。

每個學員的起點相同,但根據導航,目的地都不一樣。距離也從12公裡到15公裡不等。主要看路上的障礙難度。

要出發的時候,陳安之湊在了陸言身邊,小聲詢問︰“陸言。240斤對你來說會不會太勉強了?要不然分我一點?”

他好歹也是戰鬥系,自認為身體素質比陸言還是強一些的。

最主要的是,陳安之有天賦催眠。

他已經打算在路上找個冤大頭,把自己身上的負重神不知鬼不覺地轉移過去。

陸言聽到他這話,頓時愣住了︰“還有這種好事?”

陳安之的表情充滿鼓勵︰“沒關系的。我問過教官,他說是允許的。我們是隊友,本來就該互相幫助,對不對?”

於是,陸言毫不客氣地對胡主任招了招手︰“主任,你來。這裡有人說可以幫你分攤點負重。”

陳安之的笑容頓時僵在了臉上,而胡主任則是屁顛屁顛地跑了過來,握住他的手,上下擺動︰“你是好人啊,大兄弟。以後來k市第一人民醫院做手術,我自掏腰包,給你打八折!”

……

……

下午2點,&61224;&8204;向越野準時開始。

62個學員從同一個起點,按照手表上的導航,奔向不&59473;&8204;方向。

系統的聲音懶洋洋的,

……

……

“我勒個乖乖。”助教們站在監控室內,目光不受控制地被17號屏幕所吸引,“現在序列號五百多名的天賦,也這麼強了嗎?”

旁邊,來自第三研究院的科研員在記錄的&59473;&8204;時解釋著︰“可能是他和這個天賦的相性比較好。”

天賦相性也是研究所最近的結果。

第一科研所的人發現,很多接受了天賦移植手術的天啟者,對天賦的使用程度,遠不如&59473;&8204;水平正常覺醒的天啟者。

於是,“天賦相性”這一概念就被提了出來。

事實證明,不適合自己的天賦,哪怕是強行移植,效果也往往不盡人意。

但依然有普通人排隊想接受天賦移植。這些人裡,大多都是權貴階層。

比起接觸汙染物覺醒,這種方式無疑安全許多。

因此唐尋安曾多次對此表示過抗拒,如今這種手術已經從第一科研所常規項目中剔除。

想到這,研究員沒忍住,看向了位於最前方的唐尋安。

他站在最前面,只能看見一個挺拔的背影。不怎麼說話,難免有些格格不入。

研究員隱約想起一個傳言。

唐尋安也接受過天賦移植手術。操刀的是故去已久的喬禦教授。那一年,唐尋安才16歲。

他移植的天賦,來自汙染物。

和汙染物進行移植手術,唐尋安的排異反應格外嚴重。很多人都以為他會撐不過那年冬天。

但最後,唐尋安依然倔強地活了下來。只是瞎了一雙眼,又聾了一隻耳朵。

那雙黃金瞳,聽說是後來移植上去的。因為聽力有障礙,唐尋安至今帶著研究所特製的助聽器。

好在,撐過排異反應後,唐尋安得到了如今戰鬥系裡最強的戰鬥天賦。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