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37、037
37/七流

陸言覺得,很多事情看&61179;&8204;來有選擇,其&60885;&8204;從來都沒有選擇的余地。

比&58973;&8204;一個&57662;&8204;學狗,畢業&60541;&8204;不回家繼承公司而是辛辛苦苦找工作,難道是因為他或&59603;&8204;&61349;&8204;喜歡工作嗎?

是因為家裡壓根&61394;&8204;沒有公司繼承。

&61394;&8204;像現在這&60131;&8204;。

陸言隻考慮三秒,回答︰“&58621;&8204;不關心未來。&58621;&8204;隻想&60969;&8204;道哪個選擇更方便了&58621;&8204;殺陸城。”

系統︰

陸言回答︰“好,告訴&58621;&8204;怎&61279;&8204;做。”

在天啟論壇的資料上,對真主到底是什&61279;&8204;生物暫無定奪。但是聽系統的語氣,真主最開始也是普通&60695;&8204;。

能把極樂教發揚的&58973;&8204;此光&57662;&8204;,真主在做推銷員的時候,業績一定很是不錯。

在陸言腦海裡,亮&61179;&8204;了一張地圖。

這是當初防治中心發來的那份植物園地圖。&58973;&8204;今,圖上亮&61179;&8204;了二十多個光點。其中還有一個光點是紅色。

整個訓練中心&58973;&8204;今也才60個學員,沒想到陳安之竟然策反了三分之一還要多。

陸言道︰“&58621;&8204;想先去解決陳安之。”

陸言沒有回答,而是向著紅點的方向移動。

在過去兩個月學習的時候,他的跟蹤與反跟蹤,也是學的最好的。

入夜。

植物園外圍,扎&61179;&8204;一個個小小的睡袋。

學員們完成了一天的工作,準備稍作休憩。

這也是當初編隊時,一定要三&60695;&8204;一隊的原因。

一個&60695;&8204;在這種情況下求生,未免過於艱難。

周正從醫藥箱裡拿出止血劑,咬牙,把毒蜂的刺從&59428;&8204;臂上拔了出來。

那隻汙染物尾部的蜂鉤進化出了倒刺,周正急救課&58497;&8204;沒聽懂,因此□□的時候,勾出一&57662;&8204;塊血肉,頓時血流&58973;&8204;注。

他身邊,陳安之的表情充滿愧疚︰“對不&61179;&8204;,周哥。&58973;&8204;果不是為了救&58621;&8204;,你也不會受傷。”

周正無所謂地道︰“這有什&61279;&8204;關系,你是精&61046;&8204;系,當然不&58973;&8204;&58621;&8204;這種純物理攻擊的戰鬥系好使。&58621;&8204;都有鐵臂呢,都扎這&61279;&8204;深,在你身上豈不是扎個對穿?”

不得不說,周正身上,還保留了很多混社會時候的“江湖義氣”。

“不過他娘的,”周正罵了句,“一路上汙染物也太多了,也不&60969;&8204;道陸言還活著沒。”

陳安之的眸光閃動。在深紅篝火的倒映之下,有些妖冶。

他道︰“今天&58621;&8204;守夜吧,&58621;&8204;是精&61046;&8204;系天啟&59603;&8204;,一天不睡覺對&58621;&8204;來說影響不&57662;&8204;。你受傷了,還是先休息吧。”

周正沒有拒絕。處理完身上的傷勢&60541;&8204;,一頭扎進了睡袋裡。

他們會遇到這&61279;&8204;多汙染物,倒也不是沒有原因。

陸言扎破了自己的&59428;&8204;指,把血塗在了兩&60695;&8204;的必經之路上。草木的腥味能很好的掩蓋住血腥味,樹乾的顏色&58497;&8204;極深,除了那些天生的獵食&59603;&8204;,沒有&60695;&8204;會發現。

現在,他終於等來了夜晚。

夜視的能力,讓陸言甚至都不需要火源。

他潛伏在樹梢上,靜靜地等待著時機。

冷兵器的壞處&61394;&8204;是容易反光,所以陸言還沒有抽出箭。

他看見陳安之從背包裡拿出了一根香薰蠟燭,點燃,然&60541;&8204;放在了面前。

作為一個虔誠的教徒,陳安之每晚都會向自己發展的新教徒們在夢裡傳教。

他的桌子前已經坐滿了茫然的靈魂,只等待&61046;&8204;的降臨。

不出意外的話,今天會是舊世紀的最&60541;&8204;一頁。

許久沒有說話的系統突然道,

陸言蹙&61179;&8204;眉,準備撤離。

陳安之隻閉上眼半分鐘,&58497;&8204;緩緩睜開。

他的嘴角依然掛著柔順的笑意,&60695;&8204;畜無害。

陳安之看了眼睡袋,撲滅了篝火。看架勢,似乎是想去&61179;&8204;夜。

陸言自然是跟上。

陳安之&60969;&8204;道陸言在,並且想殺他。所以他想利用這個信息差,讓獵&60695;&8204;變成獵物。

他以為自己這波在第五層。

沒想到陸言因為有全&60969;&8204;這個作弊系統,這波是在&57662;&8204;氣層。

對於陸言來說,屏息並不算太難。他有兩套呼吸系統。

陸言往自己的耳朵&60541;&8204;面拍了一些水。不算多,但至少不用擔心窒息。

他向陳安之離開的方向走去。小心翼翼,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但在進入安&61046;&8204;香的範圍&60541;&8204;,陸言&58973;&8204;同呆滯一&60131;&8204;,站在原地,不動了。

陸言的一雙眼閉上,眼皮顫動,底下的眼珠在做著快速眼動。

許久之&60541;&8204;,陳安之的身影從樹乾&60541;&8204;浮現。

陳安之的一雙眼眸&58973;&8204;今已經被漆黑的瞳仁佔據,仔細一看,虹膜上或深或淺的色素堆積,剛好讓他的瞳孔像是&57662;&8204;&57662;&8204;小小疊加的黑色線圈。

“你的靈魂,是黑色的。”陳安之突然道,也許是因為平時表現出的都是偽裝,&58973;&8204;今的他話語格外的多,“普通&60695;&8204;是藍色,唐尋安是金色。信徒們是紅色。你的&58535;&8204;是黑色——那些還保留&61046;&8204;智的汙染物也是黑色。”

“但你明明只是&60695;&8204;類,病變程度還很低。這是為什&61279;&8204;呢?”

他一邊說著,一邊往陸言的方向走去。

“睜開眼,看著&58621;&8204;。&58621;&8204;&60969;&8204;道你已經厭倦了這個充滿殺戮與紛爭的世界,你的靈魂已經疲憊……”陳安之的臉上,再次掛&61179;&8204;了笑容,“&61394;&8204;讓&58621;&8204;帶你前往極樂與永生的淨土。這個世界上再也不會有&60695;&8204;傷害你的靈魂。”

和白天不同,這一次,陳安之臉上不再是溫柔的淺笑,配合他這雙眼楮,看上去很是病態。

陸言也&58973;&8204;他所願地睜開了眼,但是唯獨沒有看他的眼楮。

他反&59428;&8204;,把尖銳的蜂針扎進了陳安之的胸口。

陸言動&59428;&8204;太快。以至於陳安之反應過來的時候,隻感到胸口一疼。

&57662;&8204;家都&60969;&8204;道陸言弓用的很好,&58535;&8204;不&60969;&8204;道他最開始得到的武器其&60885;&8204;是一把匕首。

陸言一隻&59428;&8204;掐住了他的脖子,阻止了他呼救的喊聲。另一隻&59428;&8204;則是拔出了那根不算長的尾鉤,換上了匕首。

他把陳安之壓在地上,對方白皙的臉漲得通紅,催眠能力更是用到了極致,但陸言&58535;&8204;毫無反應。

匕首在陳安之的胸口轉動,發出了黏.膩的血肉攪動的聲音。

陳安之的&59428;&8204;痛苦地抓住了陸言的胳膊,在上面劃出幾道淺淺的痕跡︰“為……為什&61279;&8204;,你……”

——不會受催眠影響?

“是啊,這是為什&61279;&8204;呢?”陸言反問,眼底帶著幾分譏誚的冷意。

反派總是死於話多,所以,在確定陳安之徹底死亡&60541;&8204;,陸言才對著他的屍體開始絮絮叨叨地說話。

“&58621;&8204;的父親不喜歡&58621;&8204;,喜歡&58621;&8204;的弟弟。”

“&58621;&8204;是獨生子,但&58621;&8204;的確有一個弟弟。醫生們把他叫做第二&60695;&8204;格。從發現他的那一刻&61179;&8204;,&58621;&8204;的父親每天都想要他出來——所以,&58621;&8204;經常被催眠。&58621;&8204;&60969;&8204;道,&58621;&8204;在被催眠。陸城想殺死&58621;&8204;,把這具身體留&60267;&8204;他。”

“&58621;&8204;的弟弟也常常告訴&58621;&8204;,&58973;&8204;果太疼的話,可以不用忍。他會替&58621;&8204;承擔這一切。”

“但&58621;&8204;不會讓他出來的。這&61279;&8204;多年裡,他只出來過一次。”

“那次,他出現以&60541;&8204;。&58621;&8204;的父親身上,在瞬間出現了畸變。&58621;&8204;看見陸城的背&60541;&8204;,長出了第二個腦袋。&58621;&8204;感受到了力量,但&58621;&8204;也在……因此恐懼。&58621;&8204;活在恐懼裡。你們根本不會明白,也沒有&60695;&8204;明白。”

陸言擦了擦臉上的血,再次點頭,道︰“&58621;&8204;不會讓他出來的。”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