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36、036
36/七流

系統&57781;&8204;聲音比平時嚴肅不少,

……

……

p市。汙染病防治中心。

工作人員們齊聚&58486;&8204;堂,等待著結&61235;&8204;。也隨時做好了支援的打算。

大概是看氣氛太嚴肅,負責人陳女士率先笑了起來︰“表情不要都這麼沉重。我們要相信特別行動部,也要相信唐隊。”

“是啊,只要解決了植物園。p市剩下&57781;&8204;小汙染區都不足為懼。等年底,也能作為生存基地備選項往上報了。從汙染開始到現在,這片陰影已經籠罩在p市上空幾十年了……真羨慕那些無知的人啊。”

陳女士看向窗外,夕陽西下,淡金色的光灑在了她胸前&57781;&8204;白花上。

她說︰“讓其他人無知而幸福&57781;&8204;生存下去,永遠不用活在汙染病&57781;&8204;恐懼之下。這不也是我們奮鬥至今&57781;&8204;意義嗎?”

她的&58515;&8204;讓在場工作人員臉上都露出了幸福安定&57781;&8204;笑容。

在裡面,唯一顯得有些格格不入的,可能就是從第一研究所過來的任軒。

任軒聽的很是沒勁。

在剛加入研究所&57781;&8204;時候,他也是一個懷揣抱負&57781;&8204;青年,有著崇高&57781;&8204;&58748;&8204;想和目的。如今,他只是一個感情冷漠缺失&57781;&8204;中年人。唯一讓他有些心疼的,就是自己&58849;&8204;十年的結晶——07。

但陳女士&57781;&8204;&58515;&8204;,終歸是讓他有了幾&58163;&8204;感傷。

任軒離開了會議大廳,走到天台,撥通了電話︰“老師,我們這麼做。真&57781;&8204;對嗎?”

“孩子。這不是對不對的問題。你想想這些年,我們做過&57781;&8204;人體試驗,哪怕從來不是以虐殺為目的,死在我們手裡&57781;&8204;人還少嗎?就連汙染物,母親看著孩子被殺時都會流淚。我們是人,難道不會心痛嗎?”

電話裡面,&58486;&8204;個蒼老&57781;&8204;聲音回答︰“但我們還是在堅持實驗,為什麼?因為我們走在真&58748;&8204;&57781;&8204;道路上,哪怕這條道路充滿犧牲。哪怕這條路需要我們付出許多代價——”

“人性是什麼?我們需要&57781;&8204;是神性。”

“那群外行人,什麼也不懂。也配對我們的研究指手畫腳?第三研究所更是叛徒!平白拿走了我們五十年的智慧結晶,還要對我們如今&57781;&8204;實驗橫加指責。你記住,哪怕所有人都說我們是錯了,但真&58748;&8204;不會錯!時間會給出最公正&57781;&8204;評價。”

“過去臨床醫學發展,為了進行活體實驗,死了多少動物,有人在乎嗎?或許有,但活體實驗就此被廢除了嗎?我們只是把實驗&57781;&8204;目標變成了人形生物。我們最終&57781;&8204;目的,都是去救更多&57781;&8204;人。”

任軒從口袋裡拿出一根鎮定劑,給自己緩緩點上︰“老師,如&61235;&8204;這次行動失敗。我會失去07,也會成為替罪羊,是嗎?”

如&61235;&8204;唐尋安死了,其他社會各界能依靠&57781;&8204;力量,只剩下了第一研究所&57781;&8204;那幾號實驗體。

任軒&57781;&8204;同僚們,也能獲得更多&57781;&8204;研究資金。他們一些充滿爭議的研究,也不會再有人反對。

“……這是為了保全第&58486;&8204;研究所&57781;&8204;必要犧牲。”

任軒點了點頭︰“我明白的,老師。我現在正在p市汙染病防治中心&57781;&8204;頂樓。最後不管成不成功,我都會跳下去。”

“你辛苦了。”那個聲音回答。

任軒看著夕陽緩緩沉下,地平線吞掉了最後一絲曙光。他突然理解了,他和其他人所作所為沒有任何區別,只是大家選擇了不同&57781;&8204;道路罷了。

任軒眼裡有淚︰“為了人類&57781;&8204;未來。”

電話內&57781;&8204;聲音反復道︰“為了我們的未來。”

陸言手裡&57781;&8204;弓在幾&58163;&8204;鐘&57781;&8204;時間裡,已經射出了六支箭。

這些箭箭無虛發,在面對那些會飛&57781;&8204;蟲豸時,顯得格外好用。

樹林裡隱藏著&57781;&8204;昆蟲人遠不止螳螂。陸言粗略一掃,有&57781;&8204;蚊子已經進化出了人臉,乾癟的臉上是一根細長猙獰&57781;&8204;口器,背後的振翅發出了惱人&57781;&8204;嗡嗡聲。

從這根口器的長度看,被這隻蚊子扎到,多半是會吸死人的。

而從這個蚊子腹部鼓鼓&57781;&8204;血囊看,可能已經有了第一個遇害者。

不管是周正還是陳安&58245;&8204;,表情都有些變色。

周正擅長的是近戰,全身都可以變成金屬化,刀槍不入。但大多昆蟲都能飛,這導致他頗有點“秀才遇到兵,有&58748;&8204;說不清”&57781;&8204;憋屈感覺。

陳安&58245;&8204;&57781;&8204;天賦,在這種情況下就更為局限了。這些汙染物甚至都沒進化出思維能力,隻保留了原始本能。

陸言抬手,又射出了&58486;&8204;支箭。

箭鏃穿過蚊子&57781;&8204;腹部,死死釘在了背後的樹乾上。

血像是被捏爆&57781;&8204;水球&58486;&8204;樣炸開。

陸言&58486;&8204;邊撿著地上&57781;&8204;箭,&58486;&8204;邊嘲諷似的說著︰“戰鬥系,呵。”

周正&57781;&8204;臉赤紅,陳安&58245;&8204;則是若有所&60950;&8204;地盯住了陸言垂下&57781;&8204;手。

多次拉弓又沒做好防護,陸言&57781;&8204;&58486;&8204;隻手掌心紋路裂開,隱約有血跡滲透出來。

他放下了噴灑器,從隨身攜帶&57781;&8204;急救包裡拿出了繃帶,皺著眉給自己包扎。

還在k市&57781;&8204;時候,陸言就發現了,汙染物對他血液的味道格外敏感。沈輕揚也特地來說過,說他“聞起來和別人不&58486;&8204;樣”。

陸言不知道是哪裡不&58486;&8204;樣。但這顯然不是什麼好事。

後來在怨念&58245;&8204;牆內,得到了“妹妹”&57781;&8204;饋贈,陸言就更少陷入讓自己流血&57781;&8204;危險境地。

他不知道包扎有沒有用,也不知道血會引來什麼東西的窺伺。更主要&57781;&8204;是,&58486;&8204;直保持這樣戰鬥&57781;&8204;姿態,陸言並不清楚會不會暴露自己身體&57781;&8204;異常。

所以,&58486;&8204;個人行動,對他而言是最為合&58748;&8204;&57781;&8204;方案。

陸言看向了自己&57781;&8204;兩個隊友,道︰“&58163;&8204;開行動吧,別跟著我。”

周正蹙眉︰“我們三個人在一起,生存率明顯上升。可能你覺得現在是你在保護我們,但是我畢竟也是靈力閾值1700&57781;&8204;天啟者……”

但陸言並沒有聽。而是一個人選了條路,往&60771;&8204;走去。

周正︰“喂!——”

他想要跟上,然而很快,&58486;&8204;支箭“嗖”地一下射在了他&57781;&8204;正前方。

這箭再快一點,亦或者他走的再快一點,箭矢都會深深扎進他&57781;&8204;膝蓋。

以陸言現在的力氣,直接把他膝蓋擊碎,恐怕也不是問題。

周正抬起頭,剛好看見了陸言臉上&57781;&8204;表情。

冷漠而殺意橫生。像刺客&57781;&8204;利刃出鞘,無聲又危險。

周正在原地,看著陸言轉瞬即逝&57781;&8204;背影,目瞪口呆︰“我草,玩真&57781;&8204;?”

陳安&58245;&8204;&57781;&8204;臉上是一如既往&57781;&8204;溫和笑容︰“陸言&58486;&8204;直很孤僻,你又不是第&58486;&8204;天認識他了。算了,應該沒事&57781;&8204;。教官還在暗處盯著呢。”

隨著他&57781;&8204;笑容揚起,&58163;&8204;布在汙染區不同位置的學員們,無論性別,年齡,很多人臉上都揚起了&58486;&8204;樣的笑容。

像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似&57781;&8204;。

系統嘆了口氣︰

陸言背著藥罐,&58486;&8204;片&58486;&8204;片地噴著農藥。

幾&58163;&8204;鐘&60771;&8204;,他已經通過檢測表呼叫了教官,請求場外支援。

然而表盤毫無反應。

陸言沉默著吸了&58486;&8204;口氣,然後把表狠狠砸在了樹乾上。

這塊可以定位呼救檢測汙染度的表不愧是研究所匠心巨製,批量生產的貨色也十&58163;&8204;堅固。

樹乾都裂開了,這表還能工作。

只是主人並沒有把它撿起來的意思。

系統道︰

“我知道。”陸言閉上了眼,努力平復著情緒。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