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24、024
024/七流

周啟明覺得陸言的要求很奇怪。[言情小說排行www.sto123.cc]

但是因為陸言太好看了,

他還是照做了。

畢竟顏狗和舔狗,只差那麼一個字而已。

在周啟明給四人加上這個設定後,周圍陰森恐怖的氣氛驟然緩解不少。但與之相反的,

是他們內心升騰起另一種渴望。

就像是女兒看見了闊別許久的媽媽,

想要一把撲進她的懷里。

果然,污染值高的污染物,沒一個是好對付的。

[恭喜,

你現在不用懷孕了。]

雖然嘴上說著祝賀的話,但是不知道為什麼,

系統的聲音很是遺憾,

讓人想掄起拳頭給它兩拳。

陸言的耳邊是翻滾的水聲。既像是耳鳴,又像是近在咫尺的怪物發出來的。

這聲音經久不息,

吵得人腦門發疼。

人和污染物的關系,就像是食物鏈的上下層,老鼠和貓。偶爾有幾只老鼠能追著貓打,

但大多時候,老鼠看見的貓第一反應還是跑。這是千百年來練就的、刻在基因里的生存本能。

幾乎無需多言,四個人非常默契的分頭跑開。

能活一個是一個,活著的人,

負責把這里的消息傳遞出去。

這是寫在防治中心編發的《天啟者守則》里,

第一頁第一行的東西。

情報和智慧,才是讓人類以弱勝強的關鍵。

離開龍女湖後,四周全是翻滾的霧氣。

哪怕陸言擁有遠超常人的夜視能力,依然在這片白霧中看不見任何東西,他的耳邊則是尖銳的笑聲。

污染物們高高在上,像是神明看著人類困獸猶斗。

前後不超過三分鐘,他們紛紛從不同的方向回到了原地。

“出不去。”偵探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

道︰“我的天賦排名並不高,但實用性很強。之前我們也遇到過鬼打牆,用潛行出去了。這次潛行失敗了。”

[偵探,靈力閾值2700。輔助系。]

[天賦︰潛行、追蹤、線索感知]

[病變方向︰失憶、超憶癥*、精神錯亂]

龍女終于爬上了岸。

在月光下,她的頭發又黑又長,上半身覆蓋著細密的魚鱗,下半身沒有人類的身軀,而是一條長長的蛇尾。

盡管露出來的蛇尾已經有五六米長,但她的後半截尾巴依然淹沒在湖水中,月光照射下,看見一片陰影。

龍女的頭上長著龍角,背後還馱著四五只女嬰。比起人類,它們已經更接近怪物,渾身高度腐爛,乳牙也變成了長而可怕的鯊魚齒。

檢測表上的污染度,最終停留在了七千二。

“你們先走!”

周啟明拔出武器,擋在三人身前,厲聲道。

他並不是戰斗系天啟者,但因為自身靈力閾值高,因此也具備一些戰斗能力。

說完,周啟明就給自己疊了幾個增益buff︰[攻擊力+150][防御值+100][自動釋放擾亂水生生物神經系統的毒素]。

這幾個buff疊完,面前的龍女屁事沒有,小龍女不太舒服地游回了水里。而身後,一臉平靜的陸醫生突然捂住喉嚨,干嘔起來。

[很心疼你,周啟明給自己疊了一個“自動釋放擾亂水生生物神經系統的毒素”的buff。當然,我不是說你是水生生物,但你體內的魚是。]

[它已經快吐暈過去了。嘔,噴了好多魚卵。嘔嘔嘔——]

陸言︰“……”

他覺得系統其實不用說得這麼詳細。

陸言默默遠離周啟明,這才覺得身體好受了一點。

情況緊急,周啟明並沒有注意到這個細節,只當是陸言第一次面對強污染,產生了不良反應。

殊不知自己在追求陸醫生的道路上已經越走越遠,堪稱反向沖刺第一名。

“等會我和她打起來的時候,你們就跑。越遠越好,如果還回來,就找個地方躲起來。”周啟明的語氣很悲壯,很帥。

他好歹也是論壇排名100的天啟者,巔峰時靈力閾值高達7600。

面對龍女尚有一線生機,其他三個加起來都不夠這個污染物塞牙縫。

偵探的眼眶濕潤了︰“老板!你不能有事啊!下周我們的騙氪手游就要官方平台上線了!!”

周啟明怒道︰“好了,我知道你是特別行動部派來的叛徒。別拿話術吊著我,tmd,做游戲死路一條,我早就不想干了!”

[龍女不是來找你們的。她上岸,其實是來找‘父親’的……當然,如果你們的敵意太過明確,她也不介意順手解決。]

陸言在瞬間就回想起了系統交代過的故事背景。

他的內心甚至有了些不合時宜的憐憫。

越是高級的污染物,對神智保留的部分就越是完整。

龍女本來已經和那些數以百計的小龍女融合為一體。

每天都活在怨恨之中。是周啟明增加的那條設定,讓她想起了一些東西。

她家里還有個老父親,一直在等她回去。她媽媽癌癥去世,父親頂著壓力不願意再娶,笨拙地給她梳頭發,做早飯,把她養成了大姑娘。

每次和其他人談起爸爸,她總會收到其他人艷羨的目光。

上次見面已經是十七年前,她透過一扇小小的地牢天窗看見了他,明明才四十多歲人,頭發卻已經全白,滿身憔悴。

陸言問系統︰“能和她溝通嗎?”

龍女看起來似乎不會說話,只剩眼白的眼珠有些許嚇人。

[完美進化體的龍女。污染度7200,她已經是龍女湖的一部分了。]

[病變天賦︰蜃樓、母胎增殖。]

[病變方向︰海蛇化。]

蜃樓就是他們遇見的鬼打牆,母胎增殖就是周啟明打掉的幾個孩子。

[她太久沒說話,已經不會說了。但是還听得懂,你可以試試。]

于是,陸言站了出來,走到了湖邊。

這時候現場的氣氛已經緊繃,一觸即發。

龍女朝陸言齜嘴,露出了比起那些女嬰不逞多讓的尖牙。

周啟明急了︰“你來這干什麼?”

一說話,他身上那股說不出來的味道好像更沖了。

陸言強忍著干嘔的欲望,對龍女說著︰“你並沒有進化出擬態的能力,你這個樣子,不可能進入人類的居住地,找到你父親的。人類社會有更強大的天啟者保護。”

“我可以幫你,把你父親帶過來。我也是國企的員工,這是我的工作證。”陸言拿出了特別行動部發的id卡,“你父親——”

[趙誠。]

“趙誠,我見過的。他一直在找你。”

那瞬間,龍女猶帶怒意的表情變得怔然。

“我對著鎖龍井說的話,你應該听見了。”陸言盡可能地讓自己的語氣顯得真誠,“你是個好人,這不是你的錯。”

龍女轉過了頭,目光死死地盯住了陸言,沒有說話,似乎是在考慮什麼。

被這麼一個污染物注視的壓力感,不亞于高考當天一早醒來,發現已經錯過了語文考試。

周啟明光是想想,都覺得自己頭皮發麻。也難為陸言居然面不改色。

龍女張開嘴,發出了一聲嘶吼。

周圍濃郁潮濕的霧氣緩緩消散,露出了離開的路。

但,並不是所有人都能走。

龍女的蛇尾拍打湖面,發出了像是海妖一樣高昂地叫聲。說不上難听,但因為過于刺耳,在場所有人都忍不住捂住了耳朵。

血跡從偵探的指縫中溢了出來。其他人倒是好點,只是微微有些眩暈。

數以百計的小龍女們從湖里爬上了案,瘋狂地朝剩下三人涌去。它們沒有腿,因此上岸後,像是一條條長蟲,不停扭動。姿勢雖然扭曲,但速度卻快得嚇人。

陳十二嚇得當即就要使用鐵砂掌,這種污染值不高的小污染物他一拳一個。

但他的動作,被陸言呵止︰“不要反抗!信我。”

陳十二只好壓抑住戰斗本能,看著這些小龍女排排坐,繞著他圍了一圈。

好在,這些恐怖丑陋的污染物也沒有對他們發起攻擊。

龍女張開嘴,吐出了長長的蛇信子,發出了“嘶嘶嘶”的聲音。

[龍女說,給你三天時間。三天,你沒把她爹帶過來,她就撕票。]

陸言把系統的話給其他人復述了一遍,並且寬慰道︰“你們放心,三天之內我一定會回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周啟明如今靈力閾值也才回到六千多的水準。顯然打不過龍女。

更何況,之前龍女都能讓他在無意識中被鬼胎寄生,兩者顯然不是一個量級。

陳十二猛男落淚︰“醫生,你一定要回來啊!”

周啟明很震驚︰“陸醫生,你怎麼知道她在說什麼?”

陸言不假思索地回答︰“天賦914,跨物種溝通。”

在從周啟明那得到6200貢獻點的報酬後,他就買了本“天賦序列周期表”。編排這個序列表的喬博士表示,這個排序是綜合了能力強弱、對人類的幫助程度等因素綜合排序的結果。

序列號914的這個天賦,用處很單一,只能和智慧生物對話。很多覺醒了這個天賦的天啟者,都成為了業界優秀的獸醫。

喬御還表示,每個看起來垃圾天賦都只是放錯位置的寶貝。

至少現在,讓陸言來糊弄人,還是很有用的。

*

燕京。特別行動部總部。

辦公室內,部長有些不太自然的扯了一下自己的領結。他在總部一直被人叫做“鐵血閻羅”,但此時竟然對著空氣練習著笑容。很慈祥,像隔壁天天晚上出門遛彎的王大爺。

唐尋安不太喜歡和陌生人接觸,因此辦公室里只有他一人。

幾分鐘後,耳麥里傳來了聯絡員的聲音︰“暴君到了。”

辦公室大門被推開,迎面而來就是一股凌冽的冷氣。

唐尋安拉開了椅子,在部長對面坐下。

“這次去哪?”他把黃塵很隨意地放在了桌子上。

王部長哈哈大笑︰“你才剛從國外回來幾天,又想著出去干什麼?別太累了。”

唐尋安沒有接過話茬,只是用那雙平靜的、像是假人一樣漂亮的金色眼眸盯著他。

王部長只能硬著頭皮道︰“其實是這樣的。我們想給你安排一個新隊友。他是治愈系的天啟者。可能對你有些幫助。”

唐尋安的嘴角笑起來一邊,像是皮笑肉不笑的冷笑,還像是自嘲︰“派過來送死嗎?”

“當年的事,你不用過于自責。我們一致認為並不是你的錯。”部長欲言又止,“如果你不同意的話,那就算了。其實是因為他是治愈系天啟者的消息泄露,但是他本人又不想來總部。出于保護對方安全考慮,我們才希望讓他跟在你身邊……”

唐尋安有點想抽煙,還想摸家里養的狗狗。

“資料給我。”他說。

部長遞來了文件。唐尋安掃了眼第一頁,眉毛高高挑起︰“嗯?男的?”

作者有話要說︰  *超憶癥是一種極為罕見的醫學異象,屬于無選擇記憶的分支,臨床表現為大腦擁有自動記憶系統。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