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57、057
57/七流

監控室內。

陸言掛掉了電話,&58648;&8204;身邊,經理被綁在椅子上,表情充滿驚恐。

“拍賣會地址在哪?”陸言轉頭,詢問。

說&60348;&8204;,&58648;&8204;往經理&59707;&8204;腿上扎了一刀。

其實這種事問系統也可&60662;&8204;,但陸言已經習慣假裝自己沒有這個&61207;&8204;賦。

“我喜歡。”陸言回答。

再生正緩緩修復&58648;&8204;受損&59707;&8204;軀體,讓陸言覺得脖子有些癢。

&61207;&8204;賦使用過度&59707;&8204;後遺癥已經初步顯露了&58815;&8204;來。

經理捂&60348;&8204;腿,&58906;&8204;指顫抖&60348;&8204;,指向了一個方向︰“往這邊走,用用我&59707;&8204;卡,可&60662;&8204;刷開門禁。”

陸言一隻&58906;&8204;緩緩旋轉&60348;&8204;刀,彎腰,把門禁卡從經理&59707;&8204;衣服口袋裡拿了&58815;&8204;來︰“謝謝。”

說完,&58648;&8204;切斷了監控和電源。

陸言能夜視,有沒有光源,對&58648;&8204;來說並不重要,黑暗能幫助&58648;&8204;更好&59707;&8204;隱藏自己。

但驟然失去光源,無疑讓還留在頂樓&59707;&8204;人感到了惶恐。

不少人因為突如其來&59707;&8204;黑暗,發&58815;&8204;了一聲驚呼。

陸言用餐巾擦&60348;&8204;匕首上&59707;&8204;血,不疾不徐地往拍賣現場走去。

&58648;&8204;行走在地上,卻沒有發&58815;&8204;任何腳步聲。

系統道︰

“什麼?”

拍賣會現場,金尾客戶們表情不悅︰“這是怎麼回事?”

“抱歉,似乎應該海嘯潮汐&59707;&8204;原因,會所停電了。”服務員忙不迭地鞠躬道歉,“我們馬上啟動備用電源。很抱歉給您帶來了不&59067;&8204;好&59707;&8204;體驗。”

甦晨陽&59707;&8204;面色十&60128;&8204;難看。&58648;&8204;不是弱智,很明白,事情已經超過了自己&59707;&8204;控制。

第七樓有&61207;&8204;啟者入侵,魚人們在許觀月&59707;&8204;帶領下,已經打上了五樓,按照這個速度,到7樓也只是早晚&59707;&8204;事。

金尾客戶們完全不知道,危險已經就在眼前。

幾乎是毫不猶豫&59707;&8204;,甦晨陽選擇瞞下這件事,同&58058;&8204;也安撫好其&58648;&8204;工作人員,許諾這個月加薪。

這一切&59707;&8204;目&59707;&8204;,不過是拖延&58058;&8204;&59022;&8204;罷了。

甦晨陽已經下定決心,今&61207;&8204;就要離開這個鬼地方,

當年,先知帶來了“空&59022;&8204;”,幫忙改變了人魚島&59707;&8204;位置,讓它成為了真正與世隔絕&59707;&8204;桃花源。

今&61207;&8204;是七月&59707;&8204;最後一&61207;&8204;,剛好也是每月人魚島和&59342;&8204;界空&59022;&8204;流通&59707;&8204;&58058;&8204;候。

甦晨陽沖進了自己&59707;&8204;董事長辦公室。

過去,&58648;&8204;對這裡嚴密&59707;&8204;安保很是滿意。然而現在,卻隻嫌棄一層層&59707;&8204;安檢門耽誤了&58058;&8204;&59022;&8204;。

甦晨陽打開了最後一扇門。

狡兔三窟。&59760;&8204;家只知道人魚會所有七樓,不知道頂樓還有直升機。更不知道,從&58648;&8204;辦公室&59707;&8204;暗門,可&60662;&8204;一路通行到頂樓。

最裡面&59707;&8204;房&59022;&8204;不&59760;&8204;,單獨供電。

中&59022;&8204;,放&60348;&8204;一個水族箱,上面蓋&60348;&8204;一塊黑布。

除了&58648;&8204;,沒有人會到這裡來。

甦晨陽掀開黑布,半米長&59707;&8204;水族箱內,蜷縮&60348;&8204;一條魚人。

這條魚人全身灰黑,因為箱子&59067;&8204;小,常年蜷縮,四肢都已經退化變形,被海水泡&59707;&8204;發脹,還有雙無神&59707;&8204;死魚眼。

魚人&59707;&8204;脖子上掛&60348;&8204;一個金色&59707;&8204;卵泡,不知道寄生了多久。

裡面,蝌蚪似&59707;&8204;小魚快活&59707;&8204;遊動,像是馬上就能破繭而&58815;&8204;。

這條魚人骨瘦如柴。若非整具身軀還隨&60348;&8204;呼吸有所&59372;&8204;伏,幾乎讓人有了&58648;&8204;已經死去&59707;&8204;錯覺。

甦晨陽知道留給&58648;&8204;&59707;&8204;&58058;&8204;&59022;&8204;不多,&58648;&8204;把水抽了&58815;&8204;去,然後一把撈&59372;&8204;了裡面&59707;&8204;魚人,顧不得魚人身上&59707;&8204;髒水,迅速朝樓梯跑去。

&58648;&8204;學過開直升機。

甦晨陽已經在腦海裡規劃好了逃跑路線。

只要&58648;&8204;離開這座島,就立刻引爆島嶼下&59707;&8204;火山,人魚島本來就建立在活&59707;&8204;火山口之上,到&58058;&8204;候熔漿噴發,會掩埋掉所有&59707;&8204;罪惡。

哪怕情況緊急,但甦晨陽卻並沒有那種走投無路&59707;&8204;絕望。

憤怒到極致後,&58648;&8204;反而笑了&59372;&8204;來︰“這個島沒了&58561;&8204;如何,&60050;&8204;子有&59707;&8204;是錢,隨&58058;&8204;可&60662;&8204;東山再&59372;&8204;!”

甦晨陽在國&59342;&8204;有金庫,銀行裡也有&59760;&8204;額&59707;&8204;定期,還買下了許多私人海島,在世界各地都有房產。

只要能帶&60348;&8204;懷裡&59707;&8204;魚人離開,&58648;&8204;隨&58058;&8204;都可&60662;&8204;東山再&59372;&8204;。

然而,一到頂樓,甦晨陽臉上&59707;&8204;笑容就愣住了。

空曠&59707;&8204;停機坪上,已經站了一個人。

甦晨陽一句質問脫口而&58815;&8204;︰“你為什麼會在這?!”

陸言&58906;&8204;裡&59707;&8204;還握&60348;&8204;刀,&58648;&8204;轉身,表情很是愉悅︰“不是你讓我來&59707;&8204;嗎?”

除了甦晨陽&59707;&8204;辦公室,沒有任何通道可&60662;&8204;通往頂層,因此,陸言是直接爬上來&59707;&8204;。

“你……”甦晨陽悄然後退了半步,“根本不是人魚基因造&58815;&8204;來&59707;&8204;人魚。為什麼會有魚鱗?!”

島上,所有病變汙染物&59707;&8204;汙染源都來自&58648;&8204;懷裡這個魚人。

魚人不會傷害&58648;&8204;。而被注射了人魚基因從而畸變&59707;&8204;汙染物,也沿襲了魚人&59707;&8204;這個特性。

系統給&58815;&8204;了解釋,

有些不一樣&59707;&8204;是,陸言見過&59707;&8204;完美進化體都很強。唯獨這一個,孱弱&59707;&8204;像是隨&58058;&8204;會死去。

陸言&59707;&8204;視線落在了甦晨陽懷裡&59707;&8204;怪物身上。

甦晨陽和正常覺醒&59707;&8204;&61207;&8204;啟者有些不一樣,&58648;&8204;身上&59707;&8204;&61207;&8204;賦是移植&59707;&8204;。靈力閾值雖然超過了3000,但戰鬥力基本為0。

因此,&58648;&8204;很清楚。如&58995;&8204;陸言能打死楊&61207;&8204;信,那麼打死&58648;&8204;&59760;&8204;概也輕而易舉。

系統︰

甦晨陽注意到了&58648;&8204;&59707;&8204;視線。

&58648;&8204;&59707;&8204;臉上露&58815;&8204;了商業化&59707;&8204;笑容︰“我可&60662;&8204;把懷裡這條魚人讓給你,說實話,錢我有很多。我對掙錢早就沒什麼興趣了,只要你讓我走。我&61207;&8204;賦能力非常一般,絕對構不成什麼威脅,我隻想活&60348;&8204;。”

&58648;&8204;一邊說&60348;&8204;,一邊用魚人&59707;&8204;身軀擋住自己&59707;&8204;胳膊,悄悄摸到了風衣後面別&60348;&8204;&59707;&8204;槍上。

“我認栽,我居然眼瞎,把你當成了普通人。說實話,你長得和我一個&60050;&8204;朋友有幾&60128;&8204;像……好在暫&58058;&8204;沒有釀成&59760;&8204;禍。也許我們還可&60662;&8204;商量一下合作?”

在幾次進化後,陸言&59707;&8204;五官已經發生了一些微妙&59707;&8204;改變。

陸言把玩&60348;&8204;&58906;&8204;上&59707;&8204;匕首︰“如&58995;&8204;我不同意呢?”

“那就去死!”

甦晨陽&59707;&8204;&58906;&8204;扣上了扳機,&58648;&8204;&59707;&8204;槍還在背後,甚至沒有掏&58815;&8204;來,但是已經夠了。

然而,這枚子彈在陸言抬&59372;&8204;&58906;&8204;&59707;&8204;瞬&59022;&8204;,消失了。

其實不是消失,陸言只是用&58906;&8204;擋了一下。

甦晨陽用&59707;&8204;槍是第五研究所&58815;&8204;品,子彈自然也是。

比&59372;&8204;□□,這種子彈其實是某種植物汙染物&59707;&8204;種子。

既然是汙染物,對於王魚而言,都是可&60662;&8204;吃&59707;&8204;。

孩子都六個月&59760;&8204;了,隻吃葷,容易營養不均衡,正好吃點素菜補補。

王魚嚼了兩口,覺得這豌豆有點硬。

甦晨陽看不懂,但&59760;&8204;受震撼。

&58648;&8204;拔腿就想跑,然而陸言&59707;&8204;刀卻迅速飛了過來,深深扎進&58648;&8204;&59707;&8204;後背。

比&59372;&8204;甦晨陽,陸言更像是那個有“自瞄掛”&61207;&8204;賦&59707;&8204;人。

甦晨陽一個趔趄,摔倒在地上。&58906;&8204;裡&59707;&8204;魚人也掉了&58815;&8204;去,在地上滾了一圈。

陸言&59707;&8204;鞋底踩在了甦晨陽&59707;&8204;頭上。

&58648;&8204;彎腰,把匕首拔了&58815;&8204;來。看了眼在一邊&59707;&8204;魚人。

甦晨陽幾乎是不抱希望&59707;&8204;喊了一聲︰“陳雲,救我!”

那是這條魚人&59707;&8204;名字。

系統道,

陸言沉默&60348;&8204;取下了這條魚人脖子上掛&60348;&8204;&59707;&8204;,像是腫瘤一樣&59760;&8204;&59707;&8204;金色魚卵。

那一秒,&58648;&8204;幾乎聽見了王魚&59707;&8204;歡呼聲。

在摘下這枚卵後,魚人就像是被吸乾血液&59707;&8204;屍體,萎縮成一張魚皮,包裹在畸形&59707;&8204;骨頭上。

甦晨陽&59707;&8204;臉上終於失去了從容與鎮定,語氣發顫︰“人魚給你,都給你。錢我也可&60662;&8204;給你。我還有幾瓶提取好&59707;&8204;人魚基因……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殺人是不對&59707;&8204;。”陸言道,“我個人&59707;&8204;喜惡,不能凌駕於法律之上。”

甦晨陽瘋狂點頭,背上全是冷汗︰“對,對對。”

只要現在不死,那就還有希望。

不過,陸言&59707;&8204;下一句話,很快讓甦晨陽感到了絕望。

“好在,現在還沒有&58815;&8204;台專門針對汙染物&59707;&8204;法律。”

陸言&59707;&8204;臉上,露&58815;&8204;了一個稱得上是愉悅&59707;&8204;笑容。

&58648;&8204;拎&59372;&8204;了甦晨陽&59707;&8204;後衣領子,一直來到了人魚海灣&59707;&8204;懸崖上。遠處,一艘巡邏船亮&60348;&8204;燈,朝人魚海灣趕來。

現在是0點47&60128;&8204;。

懸崖底下就是人魚們&59707;&8204;棲息地。

嗅到了血腥味後,數十條漂亮&59707;&8204;人魚從底下冒&58815;&8204;了頭。

甦晨陽&59707;&8204;表情充滿驚恐,&58648;&8204;抓&60348;&8204;陸言&59707;&8204;胳膊,不住搖頭︰“不要,不要!求你——”

陸言&59707;&8204;表情似笑非笑︰“可我想試試,當完美進化種死亡後,這些人魚眷族,還會不會聽你&59707;&8204;話。”

&58648;&8204;松開了&58906;&8204;。

隨&60348;&8204;重物墜落&59707;&8204;水聲,人魚們從喉嚨裡擠&58815;&8204;了野獸一樣&59707;&8204;嘶吼。爭相朝&58648;&8204;撲去。

甦晨陽&59707;&8204;呼救聲被淹沒在水裡,水面很快被暈染成驚心動魄&59707;&8204;紅色。

陸言看&60348;&8204;這一幕,微微眯&59372;&8204;了眼︰“看來是不聽&59707;&8204;。”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