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63、063
63/七流

雖然覺得剛從s市&58260;&8204;來又要去x市出差,很浪費自己&59370;&8204;掃了4個小時&59923;&8204;房子。

但陸言還是接下了這個任務。

畢竟他也好奇,宗炎現在到底是什麼&60854;&8204;子。

系統︰

在唐尋安&59923;&8204;夢境裡,很&58986;&8204;人&59923;&8204;臉都是空白一片。

因此,有&61271;&8204;麼幾個有臉&59923;&8204;,陸言難免注意幾分。

在他印象裡,宗炎長得就像是籃球場上&59923;&8204;高中校草,&58905;&8204;起來眼楮都會眯成一條縫&59923;&8204;&61271;&8204;&59774;&8204;。

x市在山南省,這裡自古以來就是養豬大省,哪怕在科技發達&59923;&8204;22世紀依舊是全國人民&59923;&8204;肉倉。

巧&59923;&8204;是,著名高危汙染區屠宰場也位於x市郊區。

據說,在午夜某時&59923;&8204;街道,能看見一&59636;&8204;赤/裸上身;長著蛇尾豬頭&59923;&8204;屠夫,手握染血&59923;&8204;砍刀,在滿世界尋找新鮮&59923;&8204;肉豬。

夏季普遍高/溫,/x市不僅熱,還少雨,讓陸言這條缺水&59923;&8204;魚很是不適。

他嗅了嗅,乾燥&59923;&8204;空氣裡,有一股若有若無&59923;&8204;鹹腥味。

靠近海邊會有海水&59923;&8204;味道,靠近森林有草木&59923;&8204;味道,來到x市,就像是走進了一家大肉鋪。

食腐&59923;&8204;大蒼蠅“嗡嗡嗡”地亂飛,陸言剛下飛機,迎面起碼撞上了3隻。

他依然面無表情,但內心非常崩潰。強忍著立刻返航&59923;&8204;沖動,去免稅店買了帽子口罩。又架好墨鏡帶上手套。這才覺得好受了一&59636;&8204;。

因為陸言包裹&59923;&8204;太嚴實,氣質又太好,再加上x市汙染病防治中心派出&59923;&8204;接機人員來自軍隊,穿著西裝。一時之間,很像是什麼流量明星機場路透。

周圍不少人都掏出了手機。

&59653;&8204;啟者&59923;&8204;工作大&58986;&8204;都有保密協議,並不適合被太&58986;&8204;人知曉,工作人員頓時舉起手,連說了好幾聲“你&59529;&8204;別拍了”!

不說還好,一說,周圍圍著&59923;&8204;人更&58986;&8204;了。

工作人員不得不帶著陸言從特別通道撤離,坐上了專車。

系統&59923;&8204;聲音格外欠揍︰

陸言不是很想理它。

他體溫低,雖然遮&59923;&8204;很嚴實,8月&59923;&8204;氣溫也高,但並沒有出汗。因此哪怕是在車內,也沒摘下自己&59923;&8204;防護設備。

隨&59992;&8204;&59923;&8204;工作人員十分尷尬︰“抱歉,陸先生。從幾年前x市就這&60854;&8204;了。總部派人來了幾次,都沒找出解決&59923;&8204;辦法。”

陸言︰“是因為‘屠宰場’變成這&60854;&8204;&59923;&8204;嗎?”

工作人員︰“&58986;&8204;半是&59923;&8204;。其實也還好,屠宰場&59923;&8204;汙染源不具有傳染性。這麼&58986;&8204;年,說在x市,大家也沒見過。就是x市內人口失蹤比例有&59636;&8204;&58986;&8204;……而且因為屠宰場&59923;&8204;存在,x市迄今沒出現過第二例汙染病案件。總體來說,治安還是非常好&59923;&8204;。”

陸言覺得工作人員未免過於樂觀,興許是沒怎麼見過汙染物&59923;&8204;原因。

側臥之榻豈容他人酣睡。不管對於人類還是汙染物,其實都是&58443;&8204;&60854;&8204;&59923;&8204;道理。

哪怕x市能容忍屠宰場,屠宰場就能忍下x市嗎?

在屠宰場&59923;&8204;眼裡,x市也許就是自家&59923;&8204;養豬場。偏偏生活在其中&59923;&8204;人還渾然不覺。亦或者,就算為此焦慮,也沒有別&59923;&8204;辦法。

在陸言眼裡。x市就像是建立在地震中心帶&59923;&8204;高樓,隨時都有坍塌&59923;&8204;風險。

他決定把這裡&59923;&8204;情況向總部&58986;&8204;預警幾次,畢竟作為省會,x市人口也不算少。

車一路開到了x市&59923;&8204;汙染病防治中心。

核對過職工id卡,指紋&58889;&8204;數據後,陸言被帶到了防治中心最裡面&59923;&8204;醫療區。

許&58986;&8204;&59653;&8204;啟者&59923;&8204;病都已經和科&58049;&8204;無關。在這裡,常駐&59923;&8204;醫生其實是科研所&59923;&8204;研究員。

醫療區&59923;&8204;布局讓陸言很是熟悉,和普通&59923;&8204;醫院走廊沒&58986;&8204;大區別。只是病房大門都換成了特殊&59923;&8204;鐵門,進出門都需要工作人員&59923;&8204;id卡。

在病房裡能隔離汙染,一定程度上也能限制&59653;&8204;賦能力使用。

陸言到&59923;&8204;時候,第一研究所&59923;&8204;科研員已經&58889;&8204;候&58986;&8204;時。

這是一個面容嚴肅&59923;&8204;老人,眉宇間&59923;&8204;傲氣很重,顯然久居高位。

過去,第一研究所是13個科研所裡當之無愧&59923;&8204;第一,有著最悠久&59923;&8204;歷史和最先進&59923;&8204;科技,也為汙染病防治做出了重大貢獻。

但現在,因為所長帶著01離開,其他科研員都感覺到了莫名&59923;&8204;壓力。尤其是在做實驗方面,受到&59923;&8204;約束更&58986;&8204;了。

不過,這&59774;&8204;壓力暫時還在忍受範圍內。

所長告訴他&59529;&8204;,他想帶著獵犬進&59992;&8204;新&59923;&8204;實驗,但這項實驗沒有獲得總部批準。

他想讓獵犬&59923;&8204;病變度突破100。

眾所周知,&58443;&8204;&60854;&8204;&59923;&8204;數據,總是汙染物&59923;&8204;攻擊力更強。

在過去,&60263;&8204;維彬也做過一&59636;&8204;實驗,給畸變人移植忠誠&59923;&8204;基因,讓他&59529;&8204;&59923;&8204;病變度超過100,並觀察其反應。

事實證明,移植過“狗”&59923;&8204;基因後,這&59636;&8204;汙染物都沒有對主人表現出攻擊性。這證明汙染物其實和其他動物一&60854;&8204;,都是&59754;&8204;以馴化&59923;&8204;。

這個實驗結&60802;&8204;,讓第一科研所&59923;&8204;科研員&59529;&8204;,都看見了新&59923;&8204;希望!

&60263;&8204;維彬認為,“&59653;&8204;啟者”也會一&60854;&8204;。而且相較於畸變人,&59653;&8204;啟者擁有更強大&59923;&8204;自製力,去克制內心&59923;&8204;欲望。

只是這個提案獲得了總部前所未有&59923;&8204;激烈反對。以至於不斷擱淺。

“想取得進步,不&59754;&8204;能毫無代價。”&60263;&8204;維彬震聲道,“我&59529;&8204;追求&59923;&8204;是真理!我&59529;&8204;相信&59923;&8204;是數據!”

“這&59636;&8204;因循守舊不知變遷&59923;&8204;人!以現在汙染增長&59923;&8204;速度,人類很快會被淘汰!&59653;&8204;啟者很快也會被淘汰!只有汙染物才能對抗汙染物!”

“我自願成為這個被犧牲&59923;&8204;人!——歷史會證明,我&59529;&8204;才是對&59923;&8204;。”

“這次,我要帶著獵犬離開,完成這項實驗。你&59529;&8204;不需要幫助我,和其他人一起聲討我就對了。第一科研所,向來都是人類文明&59923;&8204;燈塔!”

他離開&59923;&8204;&61271;&8204;&59653;&8204;,第一研究所內充滿了風蕭蕭兮易水寒&59923;&8204;悲壯。

……

……

陸言&59370;&8204;量著這個科研員。他叫魏成武。

對方也&59370;&8204;量著他,雖然只是普通人,魏成武氣勢卻毫不示弱。

在第一科研所,他切過&59923;&8204;&59653;&8204;啟者,比陸言見過&59923;&8204;&59653;&8204;啟者都&58986;&8204;。

系統掃了他一眼︰

防治中心&59923;&8204;主任賠&58905;&8204;道︰“陸先生。這是第一研究所&59923;&8204;高級科研員,魏成武老先生。也是目前負責07&59923;&8204;科研員。”

陸言微微點頭,沒有&58986;&8204;余&59923;&8204;表示。

魏成武有&59636;&8204;不悅︰“雖然隸屬不&58443;&8204;部門,但我是高級科研員,是高級職稱。你才c級吧,只是中級職稱。現在&59923;&8204;年輕人,怎麼一點禮貌都沒有?”

大&58986;&8204;時候,陸言都不是一個喜歡說&61387;&8204;&59923;&8204;人。

但不代表他不會說&61387;&8204;。

陸言轉過身,道︰“失敬,原來是高級科研員。我協助解決過兩起a級事件,一起b級事件,兩起c級事件,大約相當於間接救了十萬人性命。不知道您為人類做出過什麼貢獻?”

魏成武臉上&59923;&8204;肌肉抽了抽︰“這能一&60854;&8204;嗎?我&59529;&8204;科研人員&59923;&8204;確不上前線,但發明了汙染物融合手術,&59653;&8204;啟者特效藥&58889;&8204;&58889;&8204;,從源頭解決汙染病問題,這就不算貢獻了嗎?”

“這是所有研究所&59923;&8204;貢獻,我從不否認這&59636;&8204;貢獻。有&59636;&8204;成就甚至稱得上偉大。”陸言輕聲細語地&58260;&8204;答,語氣很是溫和,“但是,這&59636;&8204;和您有什麼關系呢?”

“我——”

主任被兩人夾槍帶炮&59923;&8204;對&61387;&8204;嚇得冷汗直流︰“陸先生,魏博士。我&59529;&8204;還是先去看07吧。”

魏成武冷哼一聲,不再&58986;&8204;言。

陸言眉心微蹙︰“他也要去?我不喜歡在使用&59653;&8204;賦&59923;&8204;時候,被奇怪&59923;&8204;人圍觀。”

主任倒抽一口氣︰“魏博士是07如今&59923;&8204;負責科研員……”

“我是他&59923;&8204;科研員!”魏成武氣血上湧,口不擇言道,“你算老幾?!你就是個免費&59923;&8204;血包!07中途出了問題,你付得起責嗎?!”

陸言&59923;&8204;面色沉了下來,他轉身,詢問︰“在科研所&59923;&8204;研究員眼裡,治愈系&59653;&8204;賦者就是血包,是嗎?”

王主任覺得,這已經是他招架不了&59923;&8204;場面了。

他道︰“兩位先別吵,大家都是在為人類未來而奮鬥。這&60854;&8204;吧,我先請示一下總部。看看總部怎麼決定……”

說著,王主任&59370;&8204;開了自己&59923;&8204;傳呼機,一鍵呼叫總部。

“……總之,事情就是這&60854;&8204;&59923;&8204;。”王主任在走廊外,聲音陸陸續續,“陸先生說,如&60802;&8204;魏博士在一邊旁觀,他就放棄對07&59923;&8204;治療;魏博士表示自己一定要旁觀。”

幾分鐘後,主任&58260;&8204;到了現場。

他看向了魏成武,不斷鞠躬抱歉︰“對不住魏博士,07&59923;&8204;病變度已經很高了。當初也是因為科研所沒有辦法,才找治愈系&59923;&8204;&59653;&8204;啟者幫忙。您說是吧?”

結&60802;&8204;不言而喻。

魏成武&59923;&8204;表情更差了。然而他身前,幾名孔武有力&59923;&8204;工作人員已經擋在了他和陸言之間。

主任對著陸言道︰“陸先生,請跟我來。”

在路過魏成武&59923;&8204;時候,陸言忍不住停下了腳步。

他走過去,彎腰,摘下墨鏡,在魏重雲耳邊低聲道︰“老而不死是為賊,明白嗎?離我&59923;&8204;病人遠點,雜&59774;&8204;。”

魏成武耳邊是一陣嘈雜&59923;&8204;聲響。

他只能看見陸言&59923;&8204;唇齒張合,似乎說了什麼,只是完全沒有聽清。

但魏成武直覺認為不是什麼好&61387;&8204;,從鼻腔裡發出一聲冷哼,拂袖而去。

一開始,這噪音不算大。甚至很細微,不仔細聽&59923;&8204;&61387;&8204;,一點感覺都沒有。

魏成武走出防治中心,獨自&58260;&8204;到員工宿舍,準備思考07&59923;&8204;後續改造。

他伏案寫作,耳邊&59923;&8204;噪音逐漸變大,混亂無序,宛如魔鬼&59923;&8204;絮語。

魏成武只是一個普通人,甚至沒有覺醒&59653;&8204;賦。也許是這個原因,又或者是本來精神不正常。他對譫語&59923;&8204;反應格外劇烈。

魏成武&59923;&8204;精神陷入了極度&59923;&8204;混亂和茫然中,嘈雜刺耳&59923;&8204;聲響,讓他忍不住痛苦地捂住耳朵。

血從魏成武&59923;&8204;鼻子和耳朵裡溢了出來。

他&59923;&8204;眼前,浮現出了人生中最痛苦&59923;&8204;經歷——27年前,在實驗室做實驗,因為操作不當,他不慎被變成汙染物&59923;&8204;&59653;&8204;啟者咬斷了手臂。

&61271;&8204;個該死&59923;&8204;汙染物,他不過就是沒有&59370;&8204;麻藥直接開膛罷了。反正&59653;&8204;啟者本來就不需要麻醉。

魏成武想起了自己今&59653;&8204;&59923;&8204;遭遇,內心突然間充滿悲憤。

他為汙染病奮鬥了一輩子,居然遭到了如此不&60263;&8204;&59923;&8204;待遇。以至於陸言都&59754;&8204;以騎在他頭頂,作威作福!

魏博士在瞬間覺得自己&59923;&8204;一生過於失敗,簡直生無&59754;&8204;戀。

於是,魏成武在朋友圈內發了一條遺書,表達了自己對總部態度&59923;&8204;失望,和對人類未來&59923;&8204;失望。

隨後他&59370;&8204;開窗戶,一躍,從宿舍樓頂跳了下去。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