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65、065
65/七流

向屠宰場的屠夫下訂單。隨後,屠夫會把你需要的貨物交付到你手上,並索取報酬。

&57921;&8204;的原價,活的翻倍。精加工額外收取報酬。

&58059;&8204;然,並不是所有訂單,屠夫們都會接單。

譬如一個普信男&57672;&8204;要一隻美女豬,但是普信男身上完全&58839;&8204;有東&59290;&8204;能比得上美女豬的價值;屠夫們是不會乾這種賠&59049;&8204;買賣的。

&59872;&8204;&58702;&8204;天,陸言就來到了x市騰龍區中心醫院,開始了自己的兼職&58101;&8204;涯。

按理說,他這種外地來的醫&58101;&8204;,又不是被醫院請來做飛刀的,應該不太好安排,但是&58059;&8204;陸言走進醫院的時候,大家一&57830;&8204;一個“陸主任”,叫的就像是26歲的陸言已經有了20年行醫經驗一樣親熱。

不過也並非所有人都願意搭理上面的通知,看陸言依然覺得是某個&58702;&8204;代來體驗&58101;&8204;活。

但陸言高強度的手術頻率,以及精湛的手術操作,很快讓其他人驚艷閉嘴。

今天是陸言來醫院工作的&59872;&8204;6天。

這段時間,他每天要進行16個小時的手術。反&58872;&8204;急診科突發手術多,不行還能&58466;&8204;外科拉幾個病人。

以至於&59049;&8204;來對他笑語晏晏的助手醫&58101;&8204;,已經到了看見他就面色巨變的地步。

在&58466;&8204;早上6點,工作到凌晨2點後,醫院配給他的隨行醫療兵已經累癱了。

陸言有些意猶未盡的走出手術室,身後,牢記自己有重責的小護士揉了揉眼楮,跟上︰“陸醫&58101;&8204;,現在去哪?要回家嗎?主任說您要回家讓我幫您聯系司機……”

她嘴裡的主任,是x市防治中心的馬主任。出於安全考慮,現在陸言上下班都是有專車的接送的。

陸言︰“我查房。你睡會吧,不用管我。”

小護士困得不行,微微點點頭︰“好的陸醫&58101;&8204;。”

陸言一個人開始查房,雖然半夜&58702;&8204;點有些晚,但他是醫&58101;&8204;,因&61212;&8204;被吵醒的病患大多敢怒不敢言。

更何況陸言之前也有早上四點來查房的先例,&61200;&8204;比之下,晚上2點和4點差別也不大。甚至有些喜歡熬夜的病人還不用在剛睡醒的時候就被吵醒。

他一邊檢查,一邊寫著查房病例。現在基&59049;&8204;都是電子病例,但陸言依然保留了手寫的習慣。

小護士曾經撿起過他的紙看過,感覺&58839;&8204;有20年&58466;&8204;醫經歷,也寫不出這麼奔放寫意的漢字。

等陸言完成查房時,已經快要凌晨三點了。

出了醫院,迎面就是一陣熱浪。x市的蒼蠅依然在亂飛,陸言戴著&57830;&8204;罩和手套,隨手把手裡的診斷單塞進了馬路邊的綠色郵筒。

上面寫的字很潦草,也很簡單。

“我&57672;&8204;要一頭活著的肉豬,他在x市汙染病防治中心,叫宗炎。”

只是,讓陸言&58839;&8204;&57672;&8204;到的是,這張紙明明塞進去了。在幾&57982;&8204;鐘後,卻像是受到什麼不可抗力一樣,硬&58101;&8204;&58101;&8204;&58466;&8204;郵箱裡被吐了出來。

吐出來後,多了一行紅色的收據,是打印字。

上&60755;&8204;︰“拒單。”

陸言問系統︰“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是他身上的東&59290;&8204;不足支付購買宗炎的報酬不成?

系統道︰

陸言問︰“一共有多少屠夫?”

陸言頓時覺得,比起屠宰場屠夫,這些汙染物更像是什麼暗殺組織的殺手。

他放棄了今天投遞訂單的打算,坐上了防治中心來接他的專車。

半夜三點,馬主任睡眼惺忪地趕了過來,給他開權限。

07在x市被找到了,知道這件事的人自然是越少越好。事關重大,馬主任也不敢隨意讓其他工作人員來。隻好自己辛苦了一點。

陸言道︰“其&60594;&8204;你可以把權限給我。”

馬主任的頭頓時搖的像是撥浪鼓一樣︰“不行的,陸先&58101;&8204;。您和07接觸必須有我在場,這是規章制度……我不是說您有什麼壞心思,或者我對您有什麼意見,只是規矩就是這樣的。”

陸言莫名有些兔&57921;&8204;狐悲。

他也突然理解,為什麼有的天啟者會在論壇灌水區裡,很悲傷地發言,說“我們永遠是異類”。

普通人懼怕他們甚至防備他們;汙染物也不會覺得這群人是同類。

07&58466;&8204;研究所到了防治中心,也不過是換了個更舒服的籠子。

只是打工人何苦為難打工人。

陸言點了點,不再言語。

他來的時候,宗炎&58872;&8204;坐在地上看電視,懷裡抱著一直巨型毛絨熊。

電視裡,播放的是一款過去很熱門的少兒動漫。適合37歲的小朋友。

陸言不知道07喜不喜歡,反&58872;&8204;他不愛看。

研究所的人可能真的把07&58059;&8204;弱智了。

07連續兩個科研員都&57921;&8204;於跳樓自殺,讓不少科研員心裡都有些發毛。雖然大家堅信鬼神之說並不存在,但是難免覺得有些邪門。

以至於現在07被稱為“被詛咒的7號”,&59872;&8204;三位科研員臨危受命,不怎麼和07接觸,只等著治療結束把07帶回科研所,倒是安&57982;&8204;了不少。

在看見陸言進來後,07側著頭,破天荒地主動打了招呼︰“醫&58101;&8204;。”

不得不說,07還完好的半張臉長得很是不錯,有一種支離破碎的脆弱的美感。

系統語氣充滿調侃︰

陸言覺得不至於。

因為天天在鏡子裡看見自己,他擁有較高的審美水準,一般的尾巴是不會放在心上的。

陸言面無表&58554;&8204;地讓07伸出了手。他的手臂上再次浮現出了金色的鱗片。

魚鱗翹起,白色的細線&58466;&8204;鱗片的縫隙中探了出來。

陸言問︰“這白色的線,到底是什麼東&59290;&8204;。”

在&59872;&8204;一次看見這些細線的時候,陸言也問過系統。不過系統並&58839;&8204;有回答,說陸言靈力閾值不夠,怕他變成弱智。

現在,系統給出了答案︰

魚的血管,或者,“神”的血管。

例行治療的過程,總是很無趣。

十&57982;&8204;鐘後,陸言收回了細線。經過兩個療程的治療,宗炎的病變度已經降到了93左右。

陸言估計了一下,感覺把07的病變度降到85左右,就到他能力的極限了。

他的病變度,因為這幾次治療,緩緩漲到了23.7。好在只是因為天賦使用過度而上漲,過段時間還能降回去一些。

這意味著,再接受一到兩次治療,宗炎就要被帶回&60594;&8204;驗室了。

在陸言即將離去的時候,坐在地上的宗炎,拉住了他的衣角。

“醫&58101;&8204;。你會治好我的,是嗎?”

陸言知道他話裡有話,因&61212;&8204;格外疑惑︰“你為什麼這麼篤信我能治好你?”

宗炎抬起手,輕輕打了一個響指。



這個天賦在對付&58101;&8204;化類汙染物的時候幾乎&58839;&8204;什麼用處,然而在特殊&58554;&8204;況下,卻顯得格外好用。

“陸醫&58101;&8204;,在洛川植物園,那個&57645;&8204;蘑菇構造出來的幻境裡,我們見過。”他的目光柔和而溫順。

宗炎緩緩道︰“我還在那裡,遇到了很多故人……那時候,01還是最優秀的狙擊手,02還活著,03還&58839;&8204;有覺醒治愈系的天賦,研究所的氛圍很好。志願者只有1到9號,大家都充滿著對未來的希望和憧憬,我很感謝那個幻境讓我&57672;&8204;起,&58872;&8204;常的人類應該怎麼樣活著。”

他說話的聲音很慢,因為少了一部&57982;&8204;腦子,07的思緒總是斷斷續續的。

“我和其他人思考了許久,要怎麼樣才能……毀掉科研所。”

宗炎僅剩的眼眸裡,是前所未有的堅定︰“我在祈求您幫助我。我會回報您比風險更多的收益。請&61200;&8204;信我。”

陸言其&60594;&8204;也很好奇,07這種病秧子,到底能怎麼回報他。

不過,即使&58839;&8204;有病房裡的那番對話,陸言&59049;&8204;來也是打算幫他的。

他選擇了一個周末,來到x市市中心,這裡是老城區。離郵局很近,附近的郵筒也格外的多。

在系統的指引下,陸言選擇了一個紅色的郵筒。

因為放了許多年,這個郵筒銹跡斑斑。今天還下雨,&59049;&8204;來就偏僻的小路更是空無一人。

系統道︰

“07這次回到&59872;&8204;一研究所,會怎麼樣?”

“系統,”陸言舉著傘,表&58554;&8204;顯得冷淡而疏離,“我和你不一樣。你是這個時代的看客,而我,就在這個現&60594;&8204;中。”

系統發出了一聲輕笑。不像是嘲諷,但也不見得有多真心。

就像是一個樂子人看見了什麼有趣的故事。

陸言把訂單投進了信箱之中,這次,這張紙&58839;&8204;有被吐出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