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69、069
69/七流

h市。郊區廢棄工廠。

一個巨大無比的身影悄無聲息地走過。

月光灑下,地&60334;&8204;的陰影像&58745;&8204;八個蛇頭。八個腦袋和八條尾巴擰成一條線,最終變成了一位身材妙曼的蛇尾女性。

呂知在成為汙染物前,有個偉大的夢想,那就&58745;&8204;把自己家的連鎖超市開成當代沃爾瑪。

後來她不幸成為了汙染物,在經歷過一段膽戰心驚的流亡生涯後,如今已經壟斷汙染界肉類批發,成為x市大型屠宰場老板。

她的人生暫時失去了奮鬥目標。總覺得自己該幹什麼,但又缺了一塊。

直到前&58807;&8204;天,呂女士收到了一封信件。

大約&60950;&8204;十年前,在她還&58745;&8204;人類的時候,她喜歡過一個溫文爾雅的學長。&58453;&8204;惜對方畢業後,就娶了老家的賢惠青梅為妻。

後來她不幸接觸汙染源變異,也&58745;&8204;那位學長,冒著風險把她送回了x市老家。

呂知很感動。雖然在成為汙染物後,她的道德觀念有了些許的改變。但在收到學長的書信後,她還&58745;&8204;決定冒著風險,來h市一趟。

那位學長叫陸城。

在見到來人時,這位有八個腦袋的女士心&57490;&8204;很&58745;&8204;復雜︰“看來你也變成了汙染物啊。學長。”

先知依然把自己蒙在漆黑的布袍之下,說話的&58745;&8204;他長在後腦杓的人臉︰“我很高興,你願意來見我。學妹。”

呂知道︰“你說想要和我談個穩賺不賠的生意。生意場&60334;&8204;一向不談感&57490;&8204;。說吧,什麼&57686;&8204;?”

先知咳嗽了兩聲︰“你不覺得,&58749;&8204;在已經&58745;&8204;時機成熟的時刻了嗎?”

呂知挑了挑眉︰“什麼時刻?”

“當然&58745;&8204;,由汙染物統治世界的時刻。”

呂知的語氣充滿不屑︰“哈?學長,不好意思,我當年學的&58745;&8204;&59889;&8204;計,勉強學了點管理學。汙染物統治世界,別開玩笑了。怎麼統治,人力成本怎麼算,統治機構&58745;&8204;什麼?采用什麼樣的管理結構?全球&58807;&8204;十億人,才多少汙染物,&58603;&8204;別提大多汙染物都沒長腦&57777;&8204;……還統治世界,這群東西,連開個分公司都乾不好!一個省&58069;&8204;有一個有腦&57777;&8204;的就不錯了,就這還想統治世界?真&58745;&8204;不當家不知柴米貴。”

說完,呂知覺得當初的大學男神在自己內心崩毀了那麼一點。

果然這屆男人不行。讀過書的也一樣。

“你們理工男,就&58745;&8204;喜歡異想天開。”呂知站在原地不動,脖&57777;&8204;緩緩伸長,繞著先知轉了一圈,“原來變異的&58745;&8204;腦&57777;&8204;,怪不得。說實話,學長,我的屠宰場還缺個市場經理。”

先知內心充斥著普信男被白富美打擊後的惱怒,但他依然保持著風度︰“呂知。我的天賦&58745;&8204;預知,在我看見的未來&58069;&8204;……”

“稍等。”

呂知的表&57490;&8204;突然嚴肅起來,閉著眼楮感受了片刻。

&59376;&8204;次睜開眼,她的眼眸&58069;&8204;冒出森然的怒火︰“&58745;&8204;誰,殺了我養的豬?!”

豬頭屠夫作為她眾多手下中最肥美的那頭汙染物,呂知一直舍不得吃。就等著&58022;&8204;汙染物突破一萬,做成香香的脆皮五花肉。

沒想到,居然被人捷足先登了。

呂知出離憤怒,以至於腦袋不受控制地分裂成八個蛇頭。

精神系天賦,目前處於玄學範疇,科研院暫時不清楚其工作原理。

其效用&58745;&8204;用於簽署不平等合同,且無法銷毀,強製執行。

豬頭屠夫的豬肉章,以及屠宰場的許多合同,都&58745;&8204;這麼簽下的。

虛空中,仿佛裂開了一道口&57777;&8204;。

一個小小的腦&57777;&8204;,出&58749;&8204;在了呂知的掌心。這個腦&57777;&8204;長著一枚眼楮,眼&58069;&8204;全&58745;&8204;驚恐。

“神國……真主?”呂知吞下了新鮮的腦花,微微眯起了眼,感覺到了饜足,“好吃。但,殺了我的屠夫,還&58745;&8204;過分了。”

神國。

無數靈魂在此忙碌。

胡醫生作為新到神國的白色靈魂,獲得了牧師一職。主教說他很有前途,剛來就&58745;&8204;牧師。乾個十年,成為神殿祭司不在話下。

“原來&57522;&8204;後的世界,就&58745;&8204;這樣嗎?”

今天,他一如既往的早起&60334;&8204;班,因為昨天睡的&59139;&8204;晚,胡醫生甚至想&59376;&8204;&57522;&8204;一次。

就在他準備開始淨化黑色靈魂時,胡醫生的耳邊響起了呼喚。

“胡友邦。”

胡醫生一驚,抬起頭,四處張望。

只見他的頭頂籠罩著一圈聖光,白白的靈魂也跟著漂浮了起來。

“這&58745;&8204;在乾咩啊!”胡友邦表&57490;&8204;驚恐。

一邊的主教激動道︰“&58745;&8204;真主在呼喚你!天啊,居然&58745;&8204;神降!我在這&58069;&8204;為神國奉獻了六十年,都沒有遇到過神降!”

胡友邦不知道什麼&58745;&8204;神降,他隻覺得自己感覺到了久違的溫暖和喜悅,這讓他的內心變得無比幸福而虔誠。

他的耳邊響起了天籟之音。軀&57592;&8204;不斷&60334;&8204;浮,&60334;&8204;浮,最終來到一座巍峨的宮殿前。

“我的主。”胡友邦匍匐,跪在了真主身前。

他看不清真主的模樣,隻&58745;&8204;在腦海&58069;&8204;有個模糊的印象。

真主很美,有一頭耀眼的淺金色長發,藍色眼眸如同天空和日月,背後&58745;&8204;六雙巨大的潔白羽翼,像極了西方神話傳說中的熾天使。

真主說話的聲音空靈︰“吾長眠已久,醒來後竟然不知道&60602;&8204;面的世界已經&58745;&8204;什麼模樣。你&58745;&8204;剛來神國的魂靈,跟我說說。”

胡友邦如同受到洗腦催眠一樣,一股腦地把自己的人生經歷&57686;&8204;無巨細地說了出來,連六歲的時候還尿床都沒放過。

真主對他的人生其實不感興趣。不過還&58745;&8204;耐著性&57777;&8204;聽了下去,終於等到了胡友邦在培訓基地的經歷。

胡主任老實交代了自己加入極樂教的過程,以及生前最後的經歷。

真主溫聲道︰“你辛苦了。從此後,俗世的苦痛將遠離你,你的靈魂&59889;&8204;獲得永遠的安樂。”

胡主任委屈地哭了︰“我的主。以前在醫院&60334;&8204;班,好歹還有節假日和調休。&58749;&8204;在來神國,天天007,靈魂都遭不住了……”

作為汙染物,真主其實&58745;&8204;沒什麼同&57490;&8204;心的。

對於他來說,所有靈魂隻&58745;&8204;他豢養的家畜和儲備糧罷了。

但真主依然微笑道︰“不要老想著神國能回報你什麼,要想著你能為神國做些什麼。不努力工作的靈魂只能下地獄。”

胡主任靈魂一顫,呆呆地回答︰“我愛工作,工作使我快樂……”

白色的靈魂離開。所有的幻影消失不見。

一團灰蒙蒙的混沌之中,漂浮著&60334;&8204;百個腦&57777;&8204;,眼&58069;&8204;&58745;&8204;毫不掩飾的惡意。

&58022;&8204;沒有實&57592;&8204;,腦&57777;&8204;們開始互相交談。

“肯定&58745;&8204;那個叫陸言的乾的好&57686;&8204;!”

“人皮紙這個二五仔,被人抓到了,難道不&59889;&8204;自殺嗎?”

……

……

“好了,都別吵。”最終,一枚最大的腦&57777;&8204;發話了,“就在剛剛,我們痛失了最小的弟弟。”

“因為契約的力量,哪怕&58745;&8204;我,也無法抵抗法則。”

“但這筆帳,不能就這麼算了!”

“我們沉睡&59139;&8204;久,都讓&60602;&8204;界忘了真主的威名。”

聽到他的話後,無數腦&57777;&8204;露出了了然的目光,緊緊匯聚到了一起。

最中間的大腦越來越大,像&58745;&8204;肉瘤一樣膨脹起來。

一時之間,所有在神國&58069;&8204;的靈魂都跪了下來,嘴&58069;&8204;發出了同一句頌詞︰“贊美真主,極樂而永生。”

“贊美真主,極樂而永生!”

飛機的頭等艙,陸言帶著眼罩,像&58745;&8204;在睡覺。

系統嗑著賽博朋克瓜&57777;&8204;︰

07變成汙染物,倒&58745;&8204;在陸言的意料之中。

他想要復仇的願望&59139;&8204;強烈,而原本的天賦又被剝奪,除了成為汙染物,的確沒別的路能走。

陸言思考了片刻,才想起系統嘴&58069;&8204;的“哥哥”&58745;&8204;誰。怨念之牆,那個輪回了&60950;&8204;千多次,才從e級汙染物進化到s級的汙染物。

陸言面無表&57490;&8204;地回答︰“我的靈力閾值才3600。”

這兩個人真的打起來的話,陸言覺得,自己只能和系統一起站在一邊嗑瓜&57777;&8204;。

系統︰

說話間,空姐突然驚呼了起來。

“先生!您流鼻血了!”

乘坐飛機流鼻血,倒也不算少見。因為壓力改變,經常&59889;&8204;有鼻粘膜受損的&57490;&8204;況發生。往往出&58749;&8204;在飛機降落的時候。

&58749;&8204;在馬&60334;&8204;就要到機場,的確&58745;&8204;在降落。

陸言摘下眼罩,捂住了自己的鼻&57777;&8204;。

血滴答滴答的落下。

空姐拿來了滴鼻淨。陸言揮了揮手,表示自己不需要。

他的耳膜刺痛,眼前忽明忽暗。出血的原因,大約也不&58745;&8204;因為氣壓變化。

系統的語氣充滿歉意︰

陸言用手絹擦了擦血,道︰“你&58745;&8204;故意的。”

系統又說了一些超過陸言&58749;&8204;在權限的東西。而這個東西,顯然涉及到了陸言的身世來歷。

“雖然早有預感,但&58745;&8204;好像也不&58745;&8204;很意&60602;&8204;。”陸言思考了片刻,問,“我&58745;&8204;陸城親生的嗎?”

系統沉默了許久,艱難地回答︰

“你故意在聊天中,讓我明白這件&57686;&8204;。&58745;&8204;因為我很快&59889;&8204;遇到一些什麼,&58745;&8204;嗎?”

陸言走下飛機,手絹已經被血染紅。他到的時候&58745;&8204;晚&60334;&8204;,低著頭,倒&58745;&8204;不怎麼顯眼。

他問系統︰“你&59889;&8204;讓我去&57522;&8204;嗎?”

系統的語氣難得溫柔︰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