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83、083
83/七流

陸言看著窗戶上那行血色的字。

大概是時間不夠,秦握瑜選擇的是寫3個字母,而不是“跑”或者“逃”。

陸言問系統︰“裡面&61222;&8204;麼情況?”

系統︰

陸言衡量了一下,感覺汙染值好像也沒有特別高;以他們&60603;&8204;隊現在的實力,完全可以應付。

問題&57648;&8204;是這汙染物是水生物種,如今到處都是水,渾身透明,&61289;&8204;是影響發揮。

周啟明看著手術室門上的血條,試探性的用刀翹了一下門,整個門血條頓時少了三分之一。

一股股淡粉色的水從門裡傾瀉而出。

周啟明的手被電了一下,透露出一股糊味︰“這水帶電!兄弟們,靠後!”

看他這熟練的架勢,&57430;&8204;網遊的時候沒少&61279;&8204;mt(坦克)。

因為門短暫地&57920;&8204;過一條縫,周啟明的視線裡出現了boss的資料。

汙染值︰6100

至於其他訊息,則是一堆問號。

“怎麼會有六千汙染值的汙染物?!”周啟明頓時大驚失色。

陸言在總部發來的資料裡,翻到了“箱水母”那一頁的目錄。

圖片裡,這隻水母渾身呈現半透明狀態,觸手上長著一排排細細密密的須線,有劇毒。除此外,它的身體還瓖嵌著24隻眼楮。

這些眼楮明明是半透明的模樣,但像是人眼一樣,有眼球,只是看著照片,都像是來自深淵的凝視。海洋生物一旦發生畸變,大多都不怎麼美觀。

資料上給出的汙染值是3100。

系統的語氣是毫不掩飾的嘲諷︰

偵探皺著眉道︰“也許是外部汙染物入侵,發生了畸變……”

這話&59789;&8204;的,他自&57891;&8204;都不是&61289;&8204;信。

陸言︰“總部有規定,為了防止實驗意外,無傳染性的汙染物實驗體,汙染值不能超過4500。有感染性,汙染值不能超過1700。”

陳十二握緊了手裡的棍子︰“先把這水母解決了,到時候找個研究員來問問&57648;&8204;知道了。”

周啟明擼起了袖子,故作不經意地向陸言展示了自&57891;&8204;的肱二頭肌︰“你們讓&57920;&8204;,我來。”

周啟明往自&57891;&8204;身上疊了三個和的buff,深吸一口氣,一腳踹&57920;&8204;了門。

大灘粉紅色的毒水傾瀉而出,像是&57920;&8204;閘泄洪似的,把他澆了個滿頭。

周啟明雙目刺痛,但依然沒忘記自&57891;&8204;還有一群&60603;&8204;弟要護,睜大眼,在一片漆黑&58096;&8204;,找到了箱水母的位置。

箱水母和照片上的模樣相差無幾,但體型卻有數米長,透明的胃囊裡,裝著消化了一半的人類殘軀。

周啟明不能夜視,全都是靠著天賦給出的稱號位置,去判斷汙染物到底在哪。

周啟明往水裡扎了一刀,感覺像是摸到一大片果凍,手臂被水母電的散發出了熟肉的焦香。

他給自&57891;&8204;加了抗電的設定,但身體強度並不能支持他完全抵抗電流。

陳十二舉起棍子,想上前一陣亂捶,只是人剛踩到水上,&57648;&8204;被電的一陣滋兒哇啦的亂叫。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陸言甚至感覺自&57891;&8204;在一瞬間看見了陳十二的x光片。

陳十二的骨骼不像是人,像猴兒,&57648;&8204;是沒尾巴。

偵探見狀,頓時放下了上前幫忙的想法,怯生生地躲在了陸言身後︰“咱們兩個輔助系的,&57648;&8204;不過去了吧。更何況人&59490;&8204;靈力閾值&57881;&8204;兩三千呢。”

他沒骨氣的樣子,真的&61289;&8204;符合商業間諜的人設。

周啟明的舉動並非毫無效果,箱水母的血條頓時少了一大截,他見狀,不顧自身的傷痛,又上前補了幾刀。

但他本人也因為天賦使用過度,暫時從遊戲世界裡掉線了。

周啟明的視野回到了正常人水準。箱水母的稱號從視野裡消失,只能聞到一陣輕微的血腥味。

進化過後的箱水母,已經具備了一定的智慧。它明&61144;&8204;,自&57891;&8204;不是這群人的對手,於是&57430;&8204;算偷偷溜走。

反正它是透明的,現在光線昏暗,一般人根本抓不住它。

它像是一塊果凍一樣,滑入水&58096;&8204;。

然後,它的觸手被人拽住了。

陸言的手覆蓋起一層金色的魚鱗,掌心裂&57920;&8204;了一條口子,王魚張&57920;&8204;了血盆大口,惡狠狠地咬了下去。

箱水母在水底掙扎起來,想要逃跑。

它感覺到了恐懼,這種恐懼無&60342;&8204;強弱,而是來自血統本源。

陸言手臂的魚鱗下方冒出一根根&61144;&8204;色的絲線。

細線拉住了水母,把它往陸言的方向送去。

這一切都在水底進行的無聲無息。

“這水母……”陸言喃喃了一句。

橘子味。吃起來和果凍差不多,和那些油膩的汙染物一點也不一樣,&61289;&8204;甜,&61289;&8204;好吃。

周啟明警覺地詢問︰“怎麼了?陸醫生。”

陸言重新把手套戴了回去,眼楮微微眯起︰“沒事,&57648;&8204;在想,從水裡溜走,會不會有些不好的影響……”

周啟明撓了撓頭︰“不會吧。它都重傷了,我們要相信隊友。”

陸言笑了起來︰“嗯。”

手術室裡也沒有燈,陳十二舉起了手電筒,往裡面照去。

地上跪坐著一個人。是秦握瑜。

他背後,蝴蝶一樣的鱗翅垂落。翅膀是銀&61144;&8204;色的,底端帶著點黑,即使是在光線如此微弱的環境裡,也能反射出&61144;&8204;光。看翅膀上的花紋,&61289;&8204;像是愛&59058;&8204;水閃蝶。

系統吹了個口哨︰

秦握瑜的脖子上套著一個電子項圈,監控著他的生命體征。

長期臥病的人身體都好不到哪兒去,陸言幾乎能看見他薄薄衣服下凸起的骨頭。

秦握瑜撩起了自&57891;&8204;耳邊的長發,從胸腔內,發出幾聲沉悶的咳嗽。

他從&60603;&8204;身體&57648;&8204;不是&61289;&8204;好。許多年前,&57648;&8204;被斷定活不到成年。

在他病情&58526;&8204;嚴重的時候,秦握瑜已經燒到&59058;&8204;志不清,母親哭著在他額頭上放了一隻蝴蝶。

那隻蝴蝶有著尖銳的口器,獠牙深深刺進了他的頭皮……

秦握瑜以為自&57891;&8204;會死,但他沒有死。

他的背後長出了蝴蝶一樣的翅膀,從那場幾乎致命的高燒&58096;&8204;活了下來,&57648;&8204;像是新生。

許多普通人覺醒成天啟者後,病痛都會不治而愈。只有秦握瑜,依然半死不活地吊著。

因為是治愈系天啟者,在外界並不安全,母親含淚把他送到了科研所,一晃已經是好多年過去。

他的視線看向了陸言,表情有些許的迷茫︰“……18?你回來了?”

陸城&61279;&8204;初在科研所內,編號&57648;&8204;是18。

幾乎是同一時間,地下8層。

因為激烈的戰鬥,這裡起碼坍塌了一半。

牆壁上地上,到處都是藍色的血,黏著蠕動的肉塊,偶爾能看見一些&60603;&8204;的章魚觸手,掉在地上,還沒死透,能蹦兩下。

除了這隻章魚外,地上還有許多汙染物的屍體。有狼有熊有蛇……自然也有人的。

從第7層&57920;&8204;始,電梯&57648;&8204;被全部炸毀。因此只能一層一層爬上去。

提前到這裡的特別行動部成員們,已經不清楚到底解決了多少隻汙染物了。

這裡&57648;&8204;像是一群怪物的囚籠。

如果按照先知的喂養順序,讓沈輕揚吞食了其余幾條王魚,那今天這場戰鬥誰勝誰負,其實並不好&59789;&8204;。

章魚有三個心臟,一個&58185;&8204;腦,每個腕足上都長有副腦,能獨立思考。

唐尋安已經斬斷了他7個副腦,殺死了2個心臟。

但這隻巨型的章魚依然沒有徹底死去,生命力頑強得不可思議。

沈輕揚&61289;&8204;明&61144;&8204;,正面對上唐尋安,目前的勝算並不高。哪怕是在水下也一樣。

他在拖延時間。

唐尋安金色的眼眸在漆黑的地底,亮的像是燒起了一團火。

他思考了片刻,從製服的口袋裡取出一支煙。

一邊的隊員表情頓時緊張起來︰“唐隊,你冷靜啊!”

唐尋安的動作頓了頓。

沒有火,他輕輕吹了一口氣,是龍息。

煙頭落在了地上,水面蕩漾起一陣漣漪,然而火光卻並沒有熄滅,而是呈現燎原之勢,擴散了&57920;&8204;來。

這些漆黑的觸手像是油脂一樣&57920;&8204;始融化。隨後迅速朝著一個方向撤離。

唐尋安提刀,追了上去。

但&61289;&8204;快,他的面前升騰起一道火牆。

火光交織著,構成了07的身影。

他的眼&59058;&8204;比上次在洛川植物園見面時,靈動了不少。

唐尋安握緊了手裡的刀︰“你果然叛逃了。”

07並沒有回答這個問題,事實上,他並不討厭唐尋安。

有時候,07甚至會覺得他&61289;&8204;可憐。

“好久不見。我現在沒有實體,生命也不受時間的掌控。所以,處理起來會&61289;&8204;麻煩,”他微笑道,“有興趣聊聊嗎?”

“隻耽誤你十分鐘。10分鐘後,我&57648;&8204;不攔著你。想殺我,肯定不止十分鐘,對不對?”

07盯住了唐尋安的眼楮,露出一個笑容︰“10號。”

……

……

地下九層。

這裡已經亂成了一鍋粥。時不時,&57648;&8204;會有幾聲尖叫。

先知的額頭上已經有了一層冷汗,他的皮膚一層一層地疊著,像是褶皺&61289;&8204;多的水猴子。

許多實驗艙都被&57430;&8204;&57920;&8204;,沉睡的實驗體被喚醒,然而,卻沒有一個是先知需要的。

他在暴怒之下,隨手抓來一個科研員,掐住了他的脖子,背後的人臉怒氣沖沖地發問︰“怎麼回事?01呢!獵犬呢?”

科研員胸前還掛著副所長的牌子。

他還是第一次在沒有保護措施的情況下,直面高級汙染物,以至於整個人像是遭到核輻射一樣,&57920;&8204;始七竅流血︰“所所長,帶著01跑了。”

“跑了?!他為&61222;&8204;麼要跑?!”先知暴跳如雷。

“總部……不不支持他的課題……他&57648;&8204;,跑了……”

“這個廢物!”

先知的正臉那隻眼楮的眼瞼邊緣,冒出了細細密密的獠牙。

他一口,咬斷了這個科研員的頭。

a市邊緣,再往後退幾步,&57648;&8204;是東三省。

01站在長城的城牆上,眺望著遠方,也是青龍水庫的方向。

作為生物進化和科技的產物,他的軀體有&61289;&8204;大一部分,都替換成了金屬。

01牽著一隻狗。

一個月前,公維彬往他的身體內再度注射了狗的基因。

他進行這項基因改造實驗已經&61289;&8204;多年,接受實驗的有天啟者,也有汙染物。

注射了狗的基因後,這些“狗狗”們對&58185;&8204;人無比忠誠,實驗體的病變方向也會逐漸向狗靠攏。實驗大獲成功,基本已經穩定。

01現在&57648;&8204;長著狗尾巴,脊椎微端長出的尾巴甚至還會隨著心情搖擺。

依靠這項實驗成果,公維彬在老&59490;&8204;的&60603;&8204;鄉村裡,偷偷建立起一個“獵犬基地”,用於豢養汙染物。

毫無疑問,01是被注射次數&58526;&8204;多的那條狗。

公維彬做研究這麼久,他&61289;&8204;清楚,汙染是不可逆的,進化也是。

他其實從不覺得人類有&61222;&8204;麼希望和未來可言。哪怕對外表現的一直鷹派敵視汙染物,但實際上,只不過是為了他激進實驗的偽裝。

他知道,總部一直有建立幸存者基地的計劃。到時候,人類內部實力必定會重新洗牌。在不遠的將來,掌握了強有力的汙染物,&57648;&8204;相&61279;&8204;於掌握了核/武器。

而他會建立一支汙染物軍團。

公維彬帶著01逃回了老&59490;&8204;,欣喜若狂的&57430;&8204;&57920;&8204;了生命艙。

這次,他不僅要給01再次注射狗的基因,還要讓01徹底墮落成汙染物。

他成功了。

但實驗,失敗了。

忍辱負重幾十年,01早&57648;&8204;厭倦了&61279;&8204;一條狗。

“我一直&61289;&8204;好奇,把人的基因移植到狗身上,會怎麼樣。”

01&59789;&8204;話的時候,聲音像是處理過的機械音,他的聲帶早&57648;&8204;在幾十年前的改造&58096;&8204;受損。

“看來,你挺喜歡的,是嗎?”

01牽著的這隻狗,長著人一樣的腦袋,&60603;&8204;狗一樣的身軀。

這個腦袋的&58185;&8204;人,是他的前任科研員。

公維彬的下半身被人為的,以一種極其不科學的手段捏成了一團肉球,然後塞進了狗的身體裡。隻留下一個頭在外面。

公維彬的表情驚恐,但是像是被&57430;&8204;怕了一樣,俯下身,甩著尾巴叫喚著︰“汪!汪汪!”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