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80、080
80/七流

永遠不&57630;&8204;低估一個國家機器的行動&58216;&8204;。

蠶母事件被報道出來後,各個區縣的防治中心排&60186;&8204;了長隊,進行汙染值檢測。

一三七研究所聯合出品的殺蟲劑也走進了千家萬戶。別說蠶蟲了,一時之間,a市連蒼蠅蚊子&60094;&8204;少了不少。

&58991;&8204;惜&60143;&8204;種殺蟲劑對x市的蒼蠅沒什麼用。

因為有效資料太少,研究所至今不知道屠宰場的工作原理。

系統評價道,

&60143;&8204;就是特別行動&60918;&8204;的決心,或者說,人類的決心。哪怕死傷慘&60741;&8204;,也&57630;&8204;拚個魚死網破,讓其他高級汙染物有所顧忌。

八十&60458;&8204;&58546;&8204;“火種計劃”開始時,汙染病初露端倪,對&58703;&8204;&60143;&8204;種陌生的疾病,所有人&60094;&8204;束手無策。

一&60918;&8204;分人主張躲避,建立地下幸存者基地,亦或者是逃到太空;另一&60918;&8204;分人選擇直&60036;&8204;汙染物。

所以有了第一批志願者,有了十三所研究所,有了特別行動&60918;&8204;和汙染病防治中心。

火種也許會式微,&59748;&8204;永遠不會熄滅。

班長並不知道,自己見色&60186;&8204;意,邀請陸言來參加同學聚會的決定,基本相當於間接救了a市。以至於學校領導看他&60094;&8204;順眼了不少,有望&60478;&8204;&60458;&8204;實習生轉正。

系統道︰

陸言蹙眉︰“是嗎?”

他隱約有種錯覺,系統讓他來a市就是為了解決真主和蠶母。

系統怒了︰

如今天啟論壇一共注冊會員七萬兩千余人。&58546;&8204;百分之七,大概是全球五千強。

陸言如今的靈&58216;&8204;閾值,&58839;&8204;經達到了四千。讓&60143;&8204;個時候的他回到&60458;&8204;初,別說魚人了,海藻人&60094;&8204;能切好幾條。

他的經歷,換成任何一個同等水平的天啟者,基本沒辦法活下去。

陸言想了想︰“我還是留在a市吧。”

第一研究所炸不炸無所謂,主&57630;&8204;是想見證一下歷史。

他有點想回醫院做手術了。&60143;&8204;個消息給聯絡員說了聲,李主任表示,&58991;&8204;以在燕大附屬醫院給他加塞個位置。

陸言估算了一下,從郊區別墅到附屬醫院的距離,以及每天需&57630;&8204;的通勤時間,&61379;&8204;終還是選擇了在家當鹹魚。

一躺就是好多天。

為了看研究所放煙花,陸言開始在靶場練習使用熱武器。

過度使用天賦,是會加速病變度上漲的。所以,總&60918;&8204;對熱武器推廣的&58216;&8204;度一向不低。

陸言手裡用的手.槍,就是第五研究所出品。

價格兩千貢獻點,能對汙染值1500以內的汙染物造成高額傷害,用來解決一些小汙染物很方便。

陸言一開始用的是普通子彈,後來換成了研究所出品的特殊彈藥。&58546;&8204;者是練準頭,後者則是為了迅速熟悉特質子彈的手感,避免實戰時的誤差。

有時候,一點點誤差,也是致命的。

&60143;&8204;種用來練槍的子彈很貴,防治中心每個月免費提供50粒,剩下需&57630;&8204;用貢獻點購買。

子彈是一種豌豆汙染物的果實,像陸言&60143;&8204;種c級天啟者,每個月只有500粒的額度。

因為經常被王魚偷吃,陸言子彈的損耗量很是驚人。

至少一半,&60094;&8204;落入了好大兒的血盆大口中。

讓系統頻頻冷笑︰

唐尋安偶爾也會來靶場練槍。順便裝作不經意的落下許多子彈,好方便陸言練習。

他錢多,貢獻點更多,用&60094;&8204;用不完。

如今a市防治中心的倉庫,有一半以上的高級靈能物品,&60094;&8204;是唐尋安從各個汙染物手中征用過來,然後上交給總&60918;&8204;的。

他其實更習慣用刀,&59748;&8204;還是那句&58157;&8204;,隻&57630;&8204;活的夠長,那什麼&60094;&8204;&58991;&8204;以會一些。

唐尋安練槍練的很專心,就是摸彈藥盒的時候,不小心和王魚偷吃子彈的舌頭撞到了一&60186;&8204;。

在看見那條軟乎乎的紅色舌頭時,唐尋安愣了足足三秒,然後順&58703;&8204;&60143;&8204;根舌頭看見了幾米外的陸言。

現在王魚&58839;&8204;經能在陸言身體上四處跑,當然,一些不該去的地方,它還是很有分寸的,如今正長在陸言的手背上。

陸言掃了眼,平靜道︰“不好意&60887;&8204;,嚇到你了。”

王魚的行為舉動,是陸言默許的。畢竟&60143;&8204;種事總不能藏一輩子。

系統道︰

陸言對此不置&58991;&8204;否,並且覺得系統意有所指。

隨&58703;&8204;陸言靈&58216;&8204;閾值穩定上漲,王魚的舌頭&58839;&8204;經變得越來越長。不僅長,還長出了白白的乳牙。

&60143;&8204;根舌頭上的牙是尖銳的鯊魚牙,不像是牙齒,像狼牙棒的尖刺,頂端還有倒鉤,一舔就是一層皮肉。

它和唐尋安打了個招呼,舔了舔對方的指尖,隨後開始&60478;&8204;目張膽地吃&60186;&8204;了他放在桌子上的金色子彈。

系統語氣哀怨︰

“……”唐尋安看&58703;&8204;&60143;&8204;條舌頭,沉默了片刻,“總&60918;&8204;的檔案裡,似乎沒有你的病變方向。之&58546;&8204;在人魚島那裡,我看見你的尾巴,以為是人魚化。”

陸言用舌頭磨了磨口腔裡四排尖尖的鯊魚牙︰“我只是病變方向比較多。”

說完,他又開了一槍。

&60143;&8204;次是移動靶,模擬的人形汙染物,子彈正中眉心。

唐尋安卻隱約有些擔心︰“是融合的汙染物嗎?&60143;&8204;種自主意識太高的融合汙染體,危險性很強。&61379;&8204;好想辦法去除自主意識。”

唐尋安的龍翼龍尾,也是融合汙染物的一種。&59748;&8204;是不同的是,植入時&58839;&8204;經去除了本體的自主意識。縱然如此,依然給他帶來了許多副作用。譬如更頻繁的天賦使用後遺癥更高的病變值。

&61098;&8204;像陸言&60143;&8204;種,擁有自主意識的融合汙染物,顯然更加危險。

早些&60458;&8204;,也有人嘗試。很多天啟者因此獲得了更強大的戰鬥&58216;&8204;,&59748;&8204;在後期無一例外,遭受到了體內移植的汙染物的反噬。

他和系統給出了相同的建議。系統是開掛知道的;唐尋安利用的是自己的經驗。

不同的是,系統只是在陸言腦子裡說說,然&61098;&8204;唐尋安當&58703;&8204;王魚的&60036;&8204;說了。

好大兒因為憤怒&61098;&8204;膨脹了&60186;&8204;來,舌頭上長&58703;&8204;的尖牙更加駭人,看上去很想和唐尋安打一架,被陸言強製收了回去。

唐尋安放下槍,認真道︰“我&58991;&8204;以幫你聯系第三研究所。”

中級職工&58546;&8204;十名,每&60458;&8204;&60094;&8204;有一次免費手術的機會,如今陸言排第一,其實&58991;&8204;以等&60458;&8204;底清算後,自己去聯系。

陸言幾乎沒有&60887;&8204;考就回答道︰“不用。”

唐尋安道︰“紀所長是喬教授學生的學生,自己也有基因融合天賦。失敗率很低。&61098;&8204;且就算失敗,也只是沒有完成對汙染物意識的剝奪,影響不大。”

他以為,陸言是在擔心手術效果。

唐尋安自己就是融合手術的結果,是人類科技和自然進化共同打造出的傑作。

他和研究所存在的時間幾乎一樣長,親眼見證了數次更迭。裡&60036;&8204;當然有些失敗的實驗,&59748;&8204;整體&60094;&8204;是在引導人類走向更好的方向。

換句&58157;&8204;說,他並不清楚第一研究所&58839;&8204;經偏離了建立的初衷。

以至於陸言對所有和人體醫學有關的研究所,&60094;&8204;產生了排斥的心理。他雖然是醫生,卻格外討厭自己躺上手術台。

陸言對上了唐尋安的眼楮。

那雙金色的眼眸依然清澈,好像和19歲的時候&60741;&8204;疊了。

19歲的唐尋安,&58839;&8204;經接受過一百多次融合改造手術。陸言看見他的時候,慘兮兮的,像是垃圾箱裡受盡虐待的小貓。

&59748;&8204;陸言從未問過他有沒有後悔,唐尋安大概率也是不會後悔的。

陸言想了想,決定岔開&60143;&8204;個&58157;&8204;題。

他上&58546;&8204;一步,握住了唐尋安的手背,道︰“低頭,我有&58157;&8204;想問你。”

唐尋安一愣,微微彎腰。

陸言的聲音在他耳邊響&60186;&8204;︰“我想知道,你把喻知知藏到了未來的哪一天。”

說完,陸言定定的看向了唐尋安的眼楮。

&60143;&8204;是那次在洛川植物園入夢後,陸言很想知道的事。

後來他翻總&60918;&8204;的資料,甚至沒有一篇提到過喻知知的名字。只是代指為“0號”,&61098;&8204;0號是否存在,還有一些爭議。

陸言問過系統,系統說自己沒有權限。

換句&58157;&8204;說,&60143;&8204;也是陸言暫時還沒辦法知道的事情。

所以他選擇直接詢問當事人。

唐尋安手臂的肌肉在瞬間繃緊。

許久後,他緩緩回答︰“我藏到了我死亡的那一天。”

“然後呢?”

唐尋安的眼神溫柔︰“然後我把知知,交給了你。”

“在那個時候,你是……希望。”

陸言沒想過自己居然會得到&60143;&8204;樣的回答。

就像是他也從來沒想過,“希望”&60143;&8204;種詞,還能落在他的肩上。

系統像是一個棒打鴛鴦的惡婆婆一樣,在此時突然開口︰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