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118、118
118/七流

陸言的手機有全球定位系統,這個定位系統除了一遇到汙染物就失靈外,其他方面還是很好用的。

陸言掛了電話,在水裡泡了兩分鐘,看見天邊出現一片巨大陰影。

陸言眯起眼,對系統道︰“他的翅膀好像變長了?”

以前龍翼展開大概就三四米,現在起碼五米往上。

系統由衷告誡︰[是的,人也變重了。這是進化的必然結果。狗狗龍的體重已經漲到700斤了,你以後和他去公共場所乘電梯一定要小心。]

黑色的人影轉瞬即至,在他面前降落。按照程序,下一步應該是惡龍叼走公主。

陸言抬起頭,看向了唐尋安金色的眼楮,像是生機勃勃的,金色的日光。

陸言因為從小到大早起照鏡子對著自己這張臉,對其他人的長相都不甚敏感。但依然覺得唐尋安五官生得很合適,有一種凌厲的美感,像是鋒銳的刀。

但這把刀對準他的時候,卻總是內斂的,像是怕刀刃劃傷了他。

系統︰[按照一些戀愛營銷號的觀點,對視超過5秒就可能一見鐘情。如今你們已經對視超過10秒了,我覺得這是一個危險的信號……好吧,我承認,我有點吃醋。孩子我已經打掉了,祝你們幸福。]

陸言︰“我們哪來的孩子?”

[傻大兒。]

陸言︰“……”

他承認自己被唐尋安的臉蠱到了一小會,但因為系統真的很能破壞氣氛,陸言清醒了。

唐尋安半截身子落進水裡,背後的翅膀濕噠噠的,問︰“我能抱你嗎?”

陸言想了想︰“抱吧。”

雖然印象不是很深刻,但陸言記得自己是被抱過的,譬如白秋實還有米迦勒。

陸言以為唐尋安說的抱,是在天上飛飛;結果對方張開手臂,一下子把他死死摟進懷裡。

原來這個抱,是擁抱啊。

唐尋安嗅了嗅陸言的身上的氣息,沒有聞到血腥味。這才覺得心裡好受不少。

“任務完成了?”他問。

陸言︰“真主已經死了。”

“前幾天衛星傳來的監控。檢測到長嘉短暫地爆發過強汙染值,後來整體的汙染值濃度持續下降,那時候各方就已經開始議論了。”

議論的重點︰之前那個接了神國行動的不知名大佬,真的把神國給解決了?

雖然感覺不太可能,但這好像是唯一的解釋。

陸言已經能想象出,當他把寧淮的任務報告上交給總部後,會引起多大的轟動。

畢竟在外人眼裡,他是單槍匹馬,完成這個不可能的任務的。

陸言想了想︰“我想去最近的汙染病防治中心。”

“然後呢?”

“回家休息兩天。”

這大概也是總部孜孜不倦地給天啟者贈送房產的原因。

一個人不管再強,總是要回家的。

有家,那就還有羈絆,有想要保護的東西,對人類社會就還有牽掛。

唐尋安沒有再問別的。

事實上,能看見陸言全須全尾的出現,他就已經非常滿足了。

他微微扇動起翅膀,晃掉了鱗羽上沾著的水,把陸言的腦袋扣進了自己的臂彎︰“那我們先去防治中心,等會風有點大。”

唐尋安騰空而起,迎面而來是呼呼的風聲。

陸言低頭看了眼,前後都是一望無際的海洋。海面上,偶爾會有海豚躍出水面。因為長嘉全面淪陷,這個島國附近的海洋水質很好。

在天上飛還挺刺激,有一種在玩跳傘的感覺。

陸言心跳都加快了一點。

系統頓時怒不可遏︰[這個狗東西!明明幾公裡外就有船,他飛要抱著你飛回去!什麼人啊!總部能不能派人管管?!]

離他們最近的防治中心總部,是在一個島上。

這個島嶼水質清澈,海底有珊瑚礁,島嶼的中心位置是幾幢高樓。

唐尋安道︰“因為海洋汙染病日益嚴重,總部在海洋上也設立了一些關卡。主要是方便監控海洋汙染物,有情報也好第一時間傳回地面。”

沿海地區,隔三差五就有海洋汙染物上岸狩獵。這些汙染物進化時間更久,也更難對付。

海洋汙染病防治已經成為全球的最新課題。

這個島嶼沒有普通居民,全是相關工作人員,島嶼中央修建了一個基地。

基地一半是防治中心和生活區,另一半,是船塢修理廠。裡面的工作人員是來自第五研究所的研究員,負責修理壞掉的船隻。

唐尋安穩穩地把陸言放在了地上。

系統又怒了︰[這個心機龍!絕對是故意的。明明可以在島邊沒人的時候就把你放下來,非要到防治中心門口才把你放下來。這下子全島人民都知道了!]

陸言覺得,系統這話不至於。

現在是半夜三點,防治中心雖然24小時營業,但這個點留下來值班的人很少。

在看見有陌生人進來的時候,前台的工作人員頓時打起了精神︰“兩位晚上好。這裡是通台島汙染病防治中心。”

唐尋安從懷裡拿出了職工證︰“開兩間房,要連著的。”

防治中心多位一體,對天啟者包吃包住,還不收錢。

系統發出一聲冷笑︰[他怎麼這麼熟練,幾十年裡沒少帶人開房吧。]

工作人員在看見職工證上的“s級”的標志時,一個激靈,醒了。

整個特別行動部,等級到s的也就那麼一位。

他的表情頓時肅然起敬,畢恭畢敬地遞上了房卡︰“兩位有需求可以隨時聯系前台,我的工號是gx*****。”

雖然是小島,可能一年也沒幾個天啟者過來住,但是這裡的環境竟然意外的不錯。

有臥室有客廳有獨衛,甚至還有一個廚房。裡面有沒拆封的一次性餐具。

因為是海島,推開窗戶就是潔白的沙灘和碧藍的海。

系統︰[汙染病沒大面積爆發的時候,來海島旅遊的人還挺多。後來出海不安全性太大,各區紛紛禁止了出海旅行,旅遊島也荒廢下來了。這個基地是用旅遊區改的,設施自然不錯。]

陸言洗個澡,換上了睡衣,用前台提供的電腦,登陸了自己的論壇帳號。

實名任務,到防治中心就能提交。匿名任務,則是需要用自己登陸論壇帳號,提交相關材料。經過核實後,會給出相應的獎勵。

陸言從防水袋裡,拿出寧淮等人親手寫的文件,掃描上傳到後台,並且簡單寫了任務經過。

天啟論壇不同於特別行動員工app,當選擇匿名的時候,哪怕是論壇管理員,也沒有權限查閱相關信息。

陸言想了想,選擇了二級匿名。即不對外界公布任務執行人身份,但對總部高層公布身份。

畢竟,還需要總部派人去解決長嘉的海霧,要不然寧淮他們會一直困在長嘉島上。

那些新一代眷族可以繼續在長嘉接受思想改造,但寧淮這一批天啟者,已經在神國耗費了太多的青春,是時候衣錦還鄉了。

陸言報告寫到一半的時候,門口傳來敲門聲。

他掃了眼時間,早上八點。比他預計的晚了那麼一兩個小時。

由此可見,唐尋安真的很沉得住氣。

“門沒鎖。”陸言道。

出乎意料的,進來的人不是唐尋安,而是之前看見的工作人員。

他臉上掛著溫和的笑容,進屋後,反手鎖上房門。

系統低聲道︰[雖然對你沒有惡意,但他不是工作人員。]

門邊的人開口,聲音陌生又熟悉︰“陸醫生。”

[是擬態狀態下的沈輕揚。]

陸言合上電腦,神情戒備︰“你怎麼在這?”

盡管再怎麼像人,對面的沈輕揚終究是汙染物。

“我一直在附近等你。”沈輕揚回答,他上前了兩步,卻又緩緩停下,“看起來您不想離我太近。”

他的表情有些許受傷,但很快露出笑容︰“醫生。我沒有殺人……之前那個工作人員是晚班,換班走了。我擬態成他的樣子回來,說有東西忘了拿。”

陸言仔仔細細地打量著他︰“你看起來已經痊愈了。”

沈輕揚回答︰“是,只要連接我大腦的腕足不死,我就可以一直活著。”

對於任何汙染物而言,自己身上的致命部位都應該是絕對的隱私。

但沈輕揚說這話的時候卻毫無保留,就像是普普通通的閑聊。

陸言問︰“你為什麼知道我會到這?”

“這也是我想跟你說的事情之一。”

沈輕揚輕輕攤開了左手,他的掌心,冒出一隻棕黑色的眼球,布滿血絲,神情惶恐。

這隻眼球發出了沙啞的低吼︰“我已經把知道的全都告訴你,你為什麼還不肯放過我!”

陸言在這個眼球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氣息。

他抿起唇,神色漸冷。

沈輕揚微笑道︰“這是我的老師。他雖然汙染值不低,但是戰鬥力太弱了。我思考了很久,終於找到一個方便攜帶他的辦法。只要在我身上,老師就不用擔心受傷了。”

“醫生,只要刺穿這個眼球,老師就可以永遠消失了哦。”他的聲音低沉,像是塞壬的蠱惑,“雖然預知這個天賦很不錯,但沒有你開心重要。”

沈輕揚的五官逐漸開始變換,像是一團橡皮泥,最後被塑造成他原本的模樣。

他看著陸言的眼楮︰“我們做個交易怎麼樣?我把老師切下來給你,我只要醫生的一個吻就行。”

“系統。”陸言低聲道。

[沈輕揚,代號黑鞘,汙染值10400。]

[天賦︰生命汲取、預知、擬態。]

[因為一些意外,先知狼人自爆,發現叛徒竟在自己身邊。可惜他發現的太晚。]

[如你所見,汙染物陸城被汙染物沈輕揚吞噬了。沈輕揚由此獲得了預知的天賦,恕我直言,這個天賦在他手裡,比在陸城手裡好用多了。]

沈輕揚的腳下有一團黑色的巨大陰影。

清晨的陽光照射.出他的影子,是一團揮舞著的、觸手的模樣。

明明有著燦爛的朝日,房間裡的氣息卻陰冷而潮濕。

陸言的手上,出現了一層淡淡的水汽。

他不動聲色地拿出腰側的匕首,緊緊握在了手裡。

沈輕揚朝著陸言走來︰“醫生。我看見了,你是和唐尋安一起來的,他還抱著你。為什麼是他?”

——為什麼。是他,不是我?

這才是他想問的話。

沈輕揚一步一步逼近,語氣逐漸變得激動起來︰“我可以為你去死,他呢?他根本配不上你!”

陸言在醫院工作好幾年,深知要如何安慰情緒激動的病人家屬︰“你冷靜一下,我和他一起回來,是因為海上沒有其他交通工具。我們沒有同事以外的關系。”

沈輕揚只是望著他,表情莫名很委屈︰“你騙我。”

“但是沒關系,”他的臉上重新露出笑容,“至少你還願意騙我。之前你有機會殺了老師,但還是放他走了,也是因為我,對不對?我很高興,醫生。”

“我知道,如果被其他人看到我和你在一起,會給醫生帶來麻煩。”

一條漆黑的觸手從沈輕揚的衣擺下方鑽了出來,頂端還捏著一封信。

它把這封信,放在了陸言的桌子邊上。

“這是我想告訴你的另一件事。”沈輕揚的臉上露出一個病態的笑容,“我會證明,只有我才是最適合你的人。”

在說完這句話後,沈輕揚沒有等陸言回答,後退了幾步,變回了工作人員的模樣。

陸言緩緩吐出一口氣。

他回頭,視線落在了一旁的信封上。

陸言走過去,拆開了信封,裡面只有兩行字,是打印的。

【n49°51′,w128°34′】

【我在深淵等你。】

*

沈輕揚推開門,從陸言的房間裡退了出去。

他走了幾步,剛好遇上從外面回來的唐尋安。

唐尋安之前一口氣休了82年的年假,接近900天。讓總部的工作人員眼前一黑。

在一番討價還價下,唐尋安依然獲得了900天的假期,但每隔那麼幾天,都需要花30分鐘開個短會。聽總部匯報汙染病防治工作進度。

一方面,是為了讓唐尋安良心發現,早日回崗工作。

另一方面,也是擔心他失聯,關鍵時候找不到人。

兩人擦肩而過。

唐尋安嗅了嗅,突然道︰“等等。”

沈輕揚轉過身,臉上帶著微笑,態度尊敬︰“請問有什麼吩咐?暴君先生。”

唐尋安蹙眉,盯住了沈輕揚的臉,眼楮裡的瞳孔變成一個小小的點。

如果是熟悉的人,就會知道,這是他已經進入戰鬥狀態的標志。

唐尋安伸出了手,聲音微冷︰“給我看看你的工作證。”

作者有話要說︰  補8.1的更新。4000個字寫了一天……

好像也沒有一天,看了眼,是八個小時_(:」∠)_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