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94、094
94/七流

粘液們翻滾的速度很快,像是漲潮的海水,眨眼就來跟前。

米迦勒敏銳的察覺了驟飆升的汙染值,背後金色的羽翼張開,也顧不得姿勢了,一手一個,撈著陸言和雁北飛了起來。

他掂了掂左右手量差距,對雁北道︰“原來是你這麼沉。”

保持懸空的姿勢,比一直飛累。

大廳底部,在頃刻間鋪滿了粘液。

佔據了地面後,這些粘液顏色加深,像是打成漿的肉泥。

粗糙不平的肉泥裡,瓖嵌著一雙雙惡毒的眼楮,死死盯著上空的人。

陸言莫名覺得這一幕很熟悉。

他想了想,的確見過這種場面。

在剛得譫語那個天賦的時候,陸言做過一個夢。地點是在深海,地上也是這樣惡心的、布滿血絲的眼球。

不同的是,現在地上這些眼球位置並不固,在攤開的肉醬上四處遊動。

整個大廳彌漫出一股肉蛋變質的惡臭。

陸言提醒道︰“別去下面的眼楮,會刺激病變度上漲。”

烏列初就是這樣遭遇不測的。

[說遭遇不測不太準確,烏列是盡的。在話中,他司管恐怖和憤怒。這個叫做烏列的天啟者也一樣,他有地獄之火這把匕首,又有天賦審判。長著翅膀可以飛,如果不是殺,他汙染物很難殺死他。]

陸言︰“審判這個天賦底是什麼樣的?”

系統思考了片刻,不不願地回答︰[審判就是,“以我為規則,裁決人世間”。我承認,它排在第5也許有一些道理。但是我堅持認為排名第6的天賦就是最6的!]

陸言覺得,隨著靈力閾值的上漲,系統也逐漸越來越人性化,或者緒化了。

譬如他居從系統的語氣裡聽出了“快來哄我”這種指令。

但陸言是乾不出這種事的,他新挽起弓︰“這攤鼻涕蟲的本體是哪隻眼球?”

[南向北第548個,由西向東第154個。找吧,現在位置又往左挪了點。]

對於他人,系統說了沒說;但是對於陸言來說,這些信息已經夠了。

陸言的眼楮像是照相機的鏡頭,能在較短時間裡在腦海裡回放見過的場景。

他認真了眼地面,閉上了眼,在腦海裡模擬出大概位置。

不得不說,這些眼球真的很精汙染。哪怕是在腦海裡回想,陸言都覺得腦仁疼。

他舉起了弓,朝西南方向射去,目標是一座天使的雕像前。

這個天使雕塑背後的翅膀掉了一半,下半身被攔腰斬斷,變成了章魚的腕足。

一枚眼球像是遊魚,在紅色的肉糜上飆了個老遠。

[哎喲,沒中哦。]

陸言突難,讓米迦勒差點沒能摟住他。

米迦勒幽幽道︰“你在幹嘛?好像丘比特。”

“找眼楮。”陸言思考片刻,道,“這麼多眼楮裡,我能隱約感覺哪裡才是最的那一枚。”

米迦勒十震驚︰“現在排名五百的天賦也這麼厲害了?”

雁北的視線在四周環顧了一圈,最後鎖天花板上掛著的吊燈。

這個吊燈長得像是盛開的花瓣,直徑起碼有五六米,和鐵鏈鎖在一起。上去挺結實。

雁北的頭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生長,比起扎成辮子的頭,更像是什麼樹木的根須。這些根須死死抓住了吊燈底部。

他用力扯了扯。沒掉,於是對米迦勒道︰“你松手。”

米迦勒狐疑地放開手。

雁北像是蕩秋千一樣,掛在了吊燈上,扒著頭坐了燈上。

他轉頭,朝陸言道︰“來。”

對於一個遠程輸出來說,找合適的狙擊點,有時候比身水平更加。

壁燈隻點燃了幾盞,室內的光線昏暗。顯得地上的粘液更加惡心而恐怖。

粉紅色的肉塊緩緩順著牆壁,向上攀爬。像是不停增殖的爬山虎。

陸言向大門和窗戶,那裡已經被肉塊堵死,幾隻眼球守在原地虎視眈眈。

米迦勒試探性地把手裡的聖劍斬向商人。

金色的巨劍劃出一道耀眼的劍光,眼球們死傷一片,在瞬間化為齏粉。但四周的肉塊很快裂繁殖,填補上了這麼一個漏洞。

眼球們的眼裡露出了譏諷的笑意。

米迦勒的表明顯煩躁了起來。

他在短短幾鐘內,見了失蹤多年的戰友的屍體,又遇上了這種惡心的怪物,任誰心都好不起來。

但他畢竟是在前線工作多年的天啟者了,很快意識狀態的不對,從胸前的口袋裡掏出軍用鎮劑,喝了一管。

米迦勒把喝完的空瓶丟地上,肉塊們蜂擁而上,一口吞進了身體內,連個玻璃碴子都不剩下。

陸言道︰“米迦勒,我的箭。”

[以剛才的天使雕像為原點,大門入口方向為y軸,建立直角坐標系。1個眼球為1刻度。]

[1123,81。]

陸言閉上眼,思考了片刻,射.出了手裡的銀色箭矢。

箭鏃像是迅捷的流星。

但這灘肉泥已經累積出厚度,沒入體內的半支長箭炸開了一個大洞,黑色的血從邊緣冒了出來。

米迦勒提劍而上,斬向地面。大片的爛肉在瞬間蒸,堅固的青石地板被切開了深不見底的溝壑。

[1217,-46。]

第二箭。

肉糜出了一聲慘叫,急速的蠕動起來。

[1365,-217。]

第三箭。

……

……

每一箭,陸言需思考的時間都在變短,與之相反的是,他的呼吸逐漸沉,眼前出現了奇幻的彩色,像極了菌子中毒。

[宿主。]系統嚴肅的提醒,[該吃藥了。]

不知時,他的背後已經冷汗淋灕。

陸言拿出了的薄荷糖味特效藥,大概是因為針對的病變程度不同,糖化在嘴裡,沒什麼用。

雁北從背後抱住了陸言,把頭靠在了他的背上。頭變成的藤蔓探進了陸言的口袋裡,翻出了白色花。往陸言嘴裡送去。

陸言下意識地吞掉,味道奶甜奶甜的。

但這些花的數量顯不夠。

藤蔓抓住了雁北放在包裡的匕首,後輕輕劃開了他脖子後面的片肌膚。

雁北的梢在瞬間開出十幾朵白色的花。他把摘下的白花湊成了一團的花束,往陸言的嘴裡送去。

陸言眼前的視線終於清明起來,不再是光怪陸離的幻象。

箭,新搭在了弓上。

商人雖已經不具備智,但依擁有動物的本能。

幾次死裡逃生後,它明顯感覺了危險的氣息。

過去,它的獵物總是躲不開精汙染,往往在堅持幾鐘後,就乖乖站在原地,被它吞噬。就像是之前來的那些災厄獵人。

但這一批人,顯不太一樣。

商人的內心有了些許的退意,米迦勒的聖劍帶聖光,對汙染物傷害加倍,灼燒的痛感讓它眼球充血,很是難耐。肉糜上升的速度顯著變緩,眼楮也在大片大片的消失。

它知道,不能再這樣下去了。這批人它短時間踫不,精汙染的效果也不太顯著。再這樣消耗下去,顯對它不利。

肉糜們開始往最中央聚攏,像是一團滾動的肉球。

但陸言的箭尖卻從這團肉球上挪開了。

[左前方牆角。]

商人顯熟讀兵法,知道棄卒保帥。過去的經驗讓它對這一招很有信心,但這的確是它此生最錯誤的一個決。上一個大的錯誤,是讓的妻子吞掉了一團惡心的胎盤。

角落裡,一隻的眼球長著蜘蛛似的毛腿,悄悄往牆縫鑽去。

“嗖”的一聲。

銀色長箭帶著一往無前的銳氣,隔著數十米遠,一箭刺穿了這隻蠶豆大的眼球。

大廳裡,響起一陣令人耳膜刺痛的嚎叫聲!

這隻長著八條腿的眼球被死死釘在了牆角,它在地上翻滾著,痛苦地掙扎起來。出的哀嚎聲讓人背後毛。

最中央的肉球在瞬間失去了活性,像是被砸碎容器的水一樣噴射而出,肉沫碎屑濺得滿地都是。一隻隻眼球迅速枯萎,只剩下互相連接的白色筋膜,鋪在地上,宛如一張巨型蛛網。

商人的哀嚎聲逐漸低沉下去,最後徹底不動了。

“死了嗎?”陸言問。

[死了。]

米迦勒皺眉,輕輕踩在了地上。如今地上處都是肉球噴射出的肉沫,很惡心。

他從腰包裡拿出手機,拍了幾張照,作為探索的資料。這些出去後,都是會給總部的。

陸言也終於有心打量近在咫尺的烏列。

烏列在十字架上掛了26年,即使是高度畸變的天啟者,大半身體也開始乾癟,只剩一張皮貼在骨架上。身上的衣服倒是因為特殊材質,保留著原本的華貴。

他有一頭深棕色的長直,一直垂落膝上,低著頭,剛好能讓陸言他的頭頂。

烏列身高有三米,頭顱也不可避免地更大一些。

因此,他後腦上的傷勢,顯得更加顯眼。

那是一個被鑿開的洞,根據傷勢判斷,應該是有什麼尖銳的錐形物硬生生地扎了進去。

[眼熟嗎,眼熟就對了。幸福是留給無知的人的。]系統的語氣,隱約有了幾憐憫,[這是天賦移植手術。]

[“審判”,被真理會的人偷走了。]

[原本是正義的天使審判人世間。現在,這個裁決者變成了撒旦。]

雁北依環抱著陸言的腰,表很是疲憊。

他用頭蹭了蹭陸言後背,輕聲道︰“今天不能再開花了。研究員說,我變成樹的話,以後,就動不了了。”

米迦勒拍完了案現場,新飛回半空,準備把雁北和陸言都接地上。

陸言在此時指了指烏列的頭頂︰“米迦勒。他頭頂這個傷口,很像是天賦移植手術。”

米迦勒振翅,飛了十字架頂端。

他死死盯著那個傷口,眼眶紅。

許久後,米迦勒深吸了一口氣,舉起手機,拍下了照片。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