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96、096
96/七流

城堡二樓,大概是原本主來休息和待客。

陽台花園裡種著各色花朵已經枯萎,今只剩下血色荊棘纏繞。

整個二樓,除了一些詭異油畫、莫名流出血淚雕像、牆上血手印、牆角不知名白色骨頭、以及無處不在章魚觸手浮雕,總來說,還是非常安全。

這個安全,指是只要能克服恐懼,並且有充足食物和水,哪怕是普通也能在2樓活年安全。

[除了這三個boss。莊園裡沒有他任何小兵能刷經驗,為都被吃完了。]

[畢竟為黑霧原,這裡鮮少有造訪。大家都會餓。只能吃汙染物,勉強過過日子。]

[最後一隻汙染物是變異老鼠,大概是三十七年前,三位boss就畸變老鼠最肥嫩.臀到底歸誰大打出手。醫生為是外來員,被商夫妻混合雙打,腦子都飛到了牆上。他摳了半天。]

[不得不說,烏列遺體能保存完好,確是個奇跡。]

[噢,當然,也有可能是真理會手術改造,讓烏列屍體聞起來就很倒胃口。]

2樓和3樓樓梯間,有一個上鎖鐵。上面鎖早就銹跡斑斑。米迦勒抓住框,使勁搖了搖,順利拆下了鐵。

三樓是城堡最頂層。月光從外面透了進來,哪怕是沒有燈,也能讓他勉強清室內景象。

這裡像是一個產房。大廳裡,有許多嬰兒床。

陸言一來,所有嬰兒床內都響起了小孩嗚嗚咽咽哭聲。

這些嬰兒床都蒙著一層白布,底下像是有什麼東西正在扭動。一團深深淺淺血跡在白布上擴散開來。

3樓氣溫格外冷,還有一股子福爾馬林和屍臭混合味。

[醫生不愧是還保留了腦子汙染物,]系統高度表揚了醫生行為,[這恐怖效果不就拉滿了?]

雁北有些害怕,纏住陸言胳膊頭髮更力了。

陸言低頭瞥了,不出意外見自己手腕被勒出一圈紅痕。

米迦勒施展開出自己天賦,聖光。

以他為中心,附近三米區域都被暖黃光暈所籠罩。

那種令頭皮發冷感,頓時緩解不少。

米迦勒聖光領域覆蓋範圍,和周圍汙染值高低是呈反比。

只要汙染物靠近他們,聖光就會縮小範圍。在一定程度上,有預警作。

米迦勒握緊手裡紅色聖劍,聲音很是謹慎︰“們跟緊,小心。”

病變度在結束戰鬥後,通過日常休養和服藥,還可以降下。不過突然猛增,對身體也不太好。很容易留下後遺癥。

他拿劍挑開了一張嬰兒床上白布,下面是一個塑料洋娃娃。

血色洋娃娃沒有珠,眶只剩下兩個黑漆漆洞,在被挑起後,發出了咯咯咯笑聲。

笑聲在空蕩大廳內回響,踫上牆壁,傳來回音。聽著得慌。

[這是女主為即將降生孩子買玩具。妻子沒有檢測孩子性別,此準備了兩間嬰兒房。]

[大廳後面,是這個商為妻子準備產房。]

整個產房入口只有一條走廊,像是一個隧。

大廳白色牆壁上有已經乾涸紅色血痕。

雁北手上蹭了一下,把沾著紅色液體指尖放在鼻尖嗅了嗅︰“還是礦物顏料。”

醫生就像是一個盡心盡職恐怖片具師,又像是鬼屋老板,致力於讓每個遊客身臨境。

要不是系統一直在耳邊叭叭叭,陸言覺得,他可能確會被這種小花招影響到。

陸言低聲︰“裡面有汙染物,預計汙染值在7000左右。”

乎是他剛說完,產房內閃過一漆黑影子。驟然迸發出強烈汙染值。聖光像是風中搖曳燭火,不停晃動。

米迦勒表情警惕了起來︰“們在這著,我。有事燒羽毛。”

說完,也不陸言回答,就張開了背後白色羽翼,迅速飛馳而。

米迦勒剛進,入口處驟然落下一沉重鐵。

他表情愕然轉過頭,惱怒發現自己居然被汙染物耍了一,困在了這個宛隧走廊內。

米迦勒反手揮動重劍,朝面前鐵斬。大在瞬間出現一刀痕,噴出鮮紅血。

但很快,這就像是有生命一樣,恢復原狀。

是備產房,裡面空氣卻顯得格外潮濕。

米迦勒連續砍了刀,面前大依然牢不可摧,而他卻為天賦使過度,腹長出一層潔白絨羽。

“陸言?!聽得到嗎?”

外面沒有傳來回復。

米迦勒考片刻,握緊了手裡重劍。點亮聖光,緩緩朝產房深處走。

……

……

外,雁北為這猝不及防變故表情呆滯,求助目光望向陸言。

[畢竟是給奇怪東西接生。真理會準備還是蠻充足,起碼不能讓嬰兒逃出。這扇是畸變座頭鯨皮脂層做。當初為了殺這頭鯨魚,了不少。]

米迦勒靈力閾值有8400,顯然是他們三裡,最難纏對手。

剩下雁北6700,陸言還不到5100。

連汙染物都白,柿子要挑軟捏。

雁北不安詢問︰“陸言,現在要幹什麼?”

他頭頂開出了朵黑色花。

系統︰[同行準備開始獵殺時刻了。他餓了很久,屠宰場快遞員又不負責這塊區域配送,好不容易有鮮肉豬進來,醫生大概還有一分鐘抵達戰場。]

陸言對他做了一個噤聲手勢。

拉開了一邊書房,帶著雁北躲了進。

起碼不能留在大廳當靶子。窗戶都是鎖,躲進書房裡,只要盯著入口就行。

這裡空氣很是渾濁,灰塵太多,有些嗆。書房荒蕪已久,連通電梯早就停止了運作。

得出來,商活著時候就有一些奇奇怪怪癖好,書房裡擺放著許多福爾馬林浸泡標本。

這些標本奇形怪狀,起來不像是身上能長出東西。為太久沒換洗,標本箱內,黃色蠟脂層下液體變成了微微綠色。有些玻璃已經被砸碎,只剩下一個全是骨頭,長著尖刺脊柱。

[標本都從海裡撈出來。譬面前這個東西,是畸變皇帶魚頭。]

這條魚只剩一個腦袋,嘴大張著,口腔裡面布滿了密密麻麻尖牙。

除此外,還有畸變像是未發育胎兒海馬、七鰓鰻、一團長著肉須不知是什麼玩意肉球……系統說那是海膽殼。

陸言很快選好了藏身點。

這個方向能讓他見口動靜,又不至於毫無遮擋,被一發現。

外,傳來了沉重腳步聲。這個汙染物似乎很享受捕獵過程,故意走來走,手裡拖著斧頭在上劃出了刺耳金屬聲。

陸言把雁北頭頂小黑花摘了下來,輕聲安慰︰“別怕,它就是來嚇。”

他翻出了米迦勒羽毛,放在了雁北手心。

雖然雁北靈力閾值比他高了一千多,但陸言已經習慣了保護者角色。

更何況,雁北也不是戰鬥系天啟者。教皇靈力閾值都八千了,還打不贏六千箱水母呢。

雁北纏著陸言手腕頭髮松開,他靜靜坐在原,捂住嘴。一雙腿卻開始木質化,長出了樹木一樣根須。

這些根須緩緩蔓延,很快就像是爬山虎一樣,布滿了半邊牆壁。

[雁北開始讓自己植物化了。他病變度已經漲到了73。植物狀態下,雁北還屬於半邊身體會格外虛弱。]

陸言順著這些樹根,來到書櫃頂,趴下,取出了背後弓。

外,醫生斧頭終於狠狠砸上了書房大。

大不堪重負,緩緩倒下,發出一聲沉悶巨響。

醫生從外走了進來,而陸言也清了對方全貌。

它赤.裸著上身,表面同燒傷一樣,沒有正常肌膚,只有鮮紅肉質層。

醫生背後長滿了珠。原本應該是腦袋方,從七竅處鑽出了紅色小觸須,頭頂有一條裂縫,歪歪扭扭細線縫著。

它胳膊已經完全異化,宛血管細長手指一直垂到上。

[小心它手。]系統提醒,[被洞穿,會觸發天賦切割。雖然有再生,但太痛話,我是會心疼。]

[醫生表現弱點在大腦,實際上,控制他行為,是背後楮。]

陸言對切割這種天賦沒有了解,但在見這汙染物時候,雁北根須已經像是漁網一樣纏繞了上。

陸言一向很會抓時機,他趁機射.出了一箭,箭頭扎在了緊實皮肉表面,沒能再深入分毫。

醫生僅僅是靠著肌肉痙攣,就讓箭頭掉在了上。

很顯然,經過王魚這麼久強化,它身體強度並不低。

比這微不足箭,更讓它惱怒,是雁北纏在他身上樹根。

觸手對上觸手。被樹根困住醫生惱怒嘶吼了一聲,細長手指向上彎曲,樹根頓時被扎穿一個洞。

雁北這截樹根就像是被刀斬斷,掉落在上,整齊橫截面噴出了透汁液。

雁北神濕潤,沒忍住掐住了自己手︰“舒……不對,好、好痛……嗚。”

系統語氣嚴肅︰[果想活,讓雁北吸引火力,我說上時候,再上。]

陸言在這一刻,無比羨慕起01瞬移天賦。

他像是蓄勢待發獵豹,屏住呼吸,握緊手裡匕首。

醫生顯然也注意到了書櫃上陸言,只是它並不覺得,陸言有能力傷到自己。

於是,在短暫考後,醫生獰笑著,朝雁北方向走。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