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108、108
108/七流

蒼穹基地裡唯一能算得上氣派的建築,大概就是特別行動部大樓。

這是一個有兩層高的小瓦房,表面還貼了瓷磚。在這個造房子要從生產水泥開始年代,顯得格外不容易。

因為寧淮特殊的身體構造,這間屋子的挑高有五米。

這裡不僅是特別行動部大樓,還是他在基地裡的家。

[寧淮身體太大,普通房子進不去。這個大樓沒建起來之前,他都是在村口盤著睡的。基地裡的人不忍心,說要給他造一間房子,寧淮說浪費,不讓。]

[後來寧淮去出任務,其他人偷偷瞞著他給造了一個。]

寧淮把人帶到了自己的老巢,朝其他人抬起了下巴︰“你們出去。”

在基地內,他一向說一不二。

陸言在他面前坐下,陶瓷杯裡有燒開的水。裡面漂浮了兩朵茉莉花。

在基地,這算是很高規格的招待了。

“5分鐘時間,說服我。”寧淮撢了撢煙灰,“我和其他人不一樣。當初接下這個任務的時候,我就知道海霧升起後,裡面的人不可能出去。同樣,外面的人也不能進來。因此根本沒有所謂的來自外界的救援。”

基地建立早期,向外宣稱的就是團結力量,等待救援。

這不過是想在微茫的末日裡,給其他人增添幾分活下去的信念。

整個神國的人類,都是棄子。

他臉上,一雙眼楮看著陸言,另外兩雙眼楮卻像是有自主意識似的,一左一右看去。

寧淮的視野,應該比正常人寬廣很多。

陸言舉起茶杯,抿了一口︰“我是一個人來的。能到神國,是因為撿到了一張人皮紙。”

說著,他把那張蓋著豬肉章的人皮紙拿出來,遞給了寧淮。

能抵達神國,這張人皮紙功不可沒。被廢物利用的很徹底。

幾十年前,真主覺得人類的軀體過於累贅,於是從自己的身體裡跑了出來,只剩下一個大腦花。只是沒想到剛自殺成功,腦花的病變度就超過了100,成為了汙染物。

軀體風乾後,被它做成了許多張人皮紙。

很難說,成為汙染物的到底是真主那個人,還是這個大腦花。

陸言手裡的人皮紙雖然已經失去活性,上面的刺青也不見蹤影,但是因為身體本能的想要尋找大腦,依然能在海霧中起到指向標一樣的作用。

寧淮的表情頓時格外驚訝︰“沒想到這東西,海島外面也有?”

他解釋道︰“真主能把這種人皮紙吹脹氣,然後把副腦藏在裡面。這是真主還沒有變成汙染物時候的軀體。因此從它身上,也檢測不出汙染值。不過吹出來的軀體不是很結實,而且不會流血……這也是我們二十多年前被他騙了,才總結出的經驗。”

精神系的汙染物就是花樣多,很難對付。

說著,他的一條刺刀似的節肢,搭在了陸言的胳膊上,問︰“我可以劃一下嗎?”

[因為有人類居住,寧淮把附近的汙染物清理的很乾淨。]

於是,陸言回答︰“可以。”

寧淮用鋒銳的節肢,在陸言的手腕上劃出一條細細的血線,鮮紅的血滲了出來。

在確認過身份後,陸言用繃帶把傷口綁好了。

寧淮很意外︰“這麼點小傷口,應該很容易痊愈吧。”

他們天啟者的身體素質一向很好。

陸言不想透露太多,因此只是簡單地回答︰“我病變方向裡有凝血障礙。”

寧淮微微垂下眼眸︰“抱歉。”

陸言回答︰“謹慎是正確的,你需要對基地的幾萬人負責。”

寧淮的目光放空了一瞬,他看上去很年輕,然而深紫色的眼眸卻格外的幽深。

“外面過去多少年了?”

“45年。”

“現在是什麼樣?”

陸言覺得寧淮問的這些問題,有些熟悉。

當初在唐尋安的夢裡,喬教授也問過類似的話。

陸言把外面的情況簡單的交代了一下,寧淮的表情竟然有一瞬間的如釋重負。

“挺好的。”

外面還能維持秩序,挺好的。

這至少代表著,他們的犧牲不是徒勞無功。

寧淮被煙嗆了一下,猛得捂住了唇,爆發出一陣劇烈的咳嗽。

他咳出來的卻不是血,而是一枚枚半透明的蜘蛛卵。不過裡面的小蜘蛛並沒有活性。

許多汙染物,尤其是蟲類,可以通過製造卵來繁衍後代,傳播汙染。像是蟻後、蠶母,都是如此。

寧淮的確離成為汙染物不遠了,眉宇間都繚繞著一股灰沉沉的死氣。

他有些晦氣地把蜘蛛卵丟進了一邊的垃圾桶︰“我還沒問你,來這裡是要做什麼?”

“接了個任務,”陸言道,“來殺真主。”

他的語氣平靜地就像是說下班後去燒烤店吃個烤腦花。

寧淮的眉毛高高挑起︰“你嗎?b級天啟者,上限8000汙染值。如果只是這樣,會不會太草率了。”

真主是全世界範圍內最早的一批s級汙染物。

那時候,人類戰力最高的唐尋安,也不過才七千多靈力閾值。

能劍走偏鋒,把真主困在長嘉島上,已經是一個奇跡。

更何況,如今神國經過幾十年發展,比當初更難對付。光是高級汙染物,都有十幾隻。

陸言看向了他的眼眸,很鄭重地回答︰“還有你。”

他想要一個人單挑神國,勝算幾乎為0。但因為寧淮這一類人的存在,讓這件聽起來不可能的事,多了幾分希望。

在神國生存多年而沒有徹底成為汙染物,這些天啟者本能的對真主的精神攻擊有特殊的免疫力。

而只要能找到真主本體,那些大腦花本身,是沒有多少戰鬥力的。

“我的天賦裡,有精神重塑。能改變信徒的信仰,重新篡改記憶。每個學校的優等生名額是5人。我打算精神催眠一個學校,把名單替換掉。然後代替那些學生去神國,參加狩獵。”

“狩獵是神國內部的汙染物每年的狂歡,被真主賜予了副腦的汙染物,基本都會參加。這些也是中央神庭的重要守衛。”

“我打算殺了這些汙染物,然後去解決真主的本體。”

這是陸言能想出的,解決神國的最快辦法。洗腦一個學校的人,應該比洗腦整個神國底層的眷族容易。

神國運轉的核心就在於信仰和真主的精神控制。

只要傷到了真主的本體,哪怕是通過神降後,真主的能力也會大幅度削弱。

至於眷族們思想上的改變,可能需要用好多年去糾正。要知道這些眷族基本都沒完成九年義務教育,重新讀書和學習社會常識,也要花好幾年呢。

寧淮又想抽煙了,但是煙在這個地方是奢侈品。哪怕是他一天也只有一根額度。

寧淮道︰“它的大腦的確沒有戰鬥力,問題是,靠近一定範圍內,就會被它拉入意識空間。我還沒見過人能抵抗它的精神攻擊。我的許多戰友,都是這樣犧牲的。”

這是他們的傳統了。

島上的醫療和科研水平都非常有限,天啟者的病變度突破100,幾乎是必然的結局。

當初留下來的21名天啟者,有12位在和汙染物抗爭的過程中戰死,4位預感到自己的病變度太高,時日無多,選擇殺上.神.國,想和真主同歸於盡。

這4個人裡,只有1個曾經成功來到真主面前。最後也在無盡的輪回中,墮落成汙染物。

如果不是陸言來了,寧淮本來打算自己隻身一人殺□□,繼續走這樣一條沒有希望的老路。

哪怕是毫無希望又如何。

就算是消亡,也不能讓這些汙染物覺得,人類不過如此。

陸言︰“真主的精神攻擊,我已經經歷過一次了。我有把握再抵抗第二次。”

“我不信。”寧淮回答的異常斬釘截鐵。

陸言的經歷,已經完全超出了他的常識。他不相信世界上還有人能抵抗住真主的精神攻擊,甚至緊緊是意識空間裡的一個朦朧投影,就能讓真主重傷。

陸言思考了片刻︰“我的確沒有證據證明自己。”

寧淮笑了起來︰“但是不管我信不信,我都會跟你走。因為這是四十多年裡,我見過的離希望最近的一次。我也會把消息傳給其他基地的負責人。當初21人只剩下5人還活著,病變度都很高,大概會很樂意參與這一次行動。這些年,我們也一直在培養基地的繼承人。”

不管成功與否,能戰死,對於他們來說,大概已經是最好的歸宿。

陸言摘下了手套︰“實不相瞞,其實我還有一個治愈系天賦。”

他的掌心,裂開了一條口子,能看見裂縫邊緣尖銳的牙齒,以及隱約閃著金光的小十字架。

“不可能完全恢復。但能降低病變度。在去神族的領域前,可以進行一些簡單的治療。”

系統道︰[你是餓了吧。]

陸言在海底雖然吃了幾條海蛇,但味道並不好。

他希望系統可以保持安靜,不要瞎說大實話。

寧淮嘖嘖稱奇︰“天賦14精神重塑,再加上治愈系天賦。總部怎麼舍得把你放過來?就不怕你死在這裡嗎。”

陸言掃了眼寧淮。

“寧淮,擁有天賦8-裂變。比我的天賦排名高好幾位,總部不也把你放進來了?”

【天賦8-裂變】,這個天賦很像是克隆。裂變出來的身體沒有思想、擁有原體8成的戰鬥力、病變度和原體保持一致,並且能繼續往後裂變。

只要寧淮願意,一個人甚至可以裂變出一個軍隊。

不過越往後,裂變體也會愈發弱小。在對付汙染物上,基本沒什麼用。

戰鬥結束後,這些裂變體會主動被原體吞噬回收。但主體也會陷入虛弱狀態。

寧淮想了想,覺得也是。

他主動伸出手,接受了陸言的治療。

寧淮身上的汙染源,吃起來味道像是梅子酒,有些醉人。

陸言拿出沒信號的手機,放在旁邊,充當檢測儀。

隨著治療深入,寧淮的病變度艱難的從94.7降到了86.5。

治療寧淮,讓他的病變度上漲了0.7。

陸言現在靈力閾值足足7500,已經是個成熟的治愈系天啟者了。病變度的上漲也趨於穩定。

他從口袋裡拿出了特效藥,口服。順便分了寧淮兩顆。

因為這個任務,唐尋安在他兜裡塞了好幾瓶特效藥。

一粒就能讓外面的普通天啟者打破頭,但陸言根本吃不完。

按理說,病變度降到八十多,應該能讓寧淮的外觀有些改變。

但陸言仔細看了許久,也沒發現有什麼變化。

系統在此時開口道︰[別想了。他辦公室裡沒褲子,是不會把腿收回去的。]

陸言︰“……”

打擾了。

作者有話要說︰  阿巴阿巴,今天本來想多寫一點。

但是東京奧運會開幕式也太好看(笑)了。

————

大家也不要一見到帥哥就說這是言言的魚啊!!

言言不養魚的!!欣賞、喜歡、敬佩等等情感,這些都是好感。不要簡單的用一個“魚”字概括掉了呀!!

最後立個flag︰明天日6,爭取早日吃上烤腦花!都把孩子給餓瘦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