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102、102
102/七流

唐尋安居然哭了。

陸言愣了片刻,嚴肅地請教系統︰“這時候,我應該睜開眼嗎?”

系統怒了︰[幹什麼?!這都問我,天天傷害單系統,有沒有人管管啊!]

陸言在短暫的思考,選擇睜眼看向唐尋安,銀色的眼球裡布滿紅色的血點,神情無奈。

唐尋安的體一顫,在下一刻,屏住呼吸,想把眼淚給憋回去,結果好像掉的更厲害了。

“別哭。”陸言。

想自己的指尖,只是虛弱的體讓眨眼都顯得過於費。

上次看見唐尋安的時候,也哭了。

陸言覺得,唐尋安是再哭下去,自己怕不是硬了。

好在,唐尋安很快恢復了冷靜。久病成醫,在前線工作這麼多年,體每一塊骨頭都斷過,也眼睜睜看見過許多人在自己眼前面前死去。

分得清命懸一線和傷未愈之間的差異。

陸言顯然是者。

天啟者自的修復能都是很強的,普通的骨折放個十幾天就能長好,快的甚至只需兩三天。

唐尋安避開了容易長歪的骨頭,手搭上陸言傷處,微微屏住呼吸。

系統發出了一聲咆哮︰[這個臭男人!!手放哪兒呢?!]

陸言的創面,主是在腰和腿上。

在對付醫生的時候不幸腰斬,來在地下室,又遇到上了長鋼針的妻。一戳就是一個血洞。直接貫穿腿上的肌腱。

【天賦3-時間】

這個天賦並沒有治愈的能,但再生遇到了時間的加持,讓陸言獲得了宛如不死鳥一樣的修復能。

體上的傷勢以肉眼見的速度愈合。

短短幾秒內,受損的肌體獲新生,光潔的連個疤都看不見。

陸言的體終於沒那麼痛了,只是體依然困頓。並且體溫異常地開始升高。

系統︰[不僅是因為修復受傷需能量,還有融合王魚,都會讓你犯困……睡吧。我會守著你的。]

陸言並沒有立刻睡覺,而是起,拉住了唐尋安的衣袖。

“我會休眠。能兩到三天才會醒來,不用擔心。另外,我昏迷的時候不希望其人看見……”

說著說著,拽著唐尋安的胳膊睡著了。

陸言的頭靠在的懷裡,發出了很均勻的呼吸聲。

除非是不抗因素,在陌生的環境中,陸言其實很難入睡。

很多時候公款出差,都是靠著牆眯一會,並不會進入睡眠狀態。

也多虧覺醒,並不需那麼長的睡眠時間。不然陸言遲早猝死。

是唐尋安的存在,讓感覺到了安全。

陸言的指甲有些尖,像是很久沒剪指甲的貓貓。撓在上,有些尖銳的痛感。

唐尋安瞥了眼,發現陸言的手指意外的縴長,看起來像是有四節骨頭。

小心翼翼地把攔腰抱了起來,脫下外套,然罩在陸言的上。

如果這裡只剩和陸言,唐尋安其實很想一直抱著。

但是很不幸,水裡還有人,在水裡一起一伏,露出半截翅膀,唐尋安沒辦法假裝看不到。

把陸言放在了生產台上,然撈起了下水的米迦勒。

米迦勒的脖上還有成熟體的王魚咬出來的碗的,翅膀上的羽毛也禿了一片。看上去就像是一隻拔毛放血的鴿。

唐尋安在米迦勒的衣服袋裡翻了一下,找到了特效藥,一股腦地丟進了嘴裡。

對於病變值較高的天啟者,研究針對們自的畸變方向,研究出了不同的特效藥。

這也是越往,特效藥越貴的原因。

米迦勒即將長出來的喙縮了回去,胳膊上的羽毛也消退了不少。

在時間的作用下,米迦勒脖上的洞新長出了肉芽。

米迦勒虛弱地把眼楮睜開了一條縫︰“這裡……這裡是天國嗎?老唐,你怎麼也犧牲了?”

淺藍色的眼裡頓時蓄滿了淚︰“你什麼時候死的,智人是不是滅絕了……完蛋。”

說著,就想昏過去。

唐尋安眼疾手快,掐住了米迦勒的人中︰“別睡。今天凌晨五點,全世界汙染值同步上漲。經過檢測,發現始發地點是在克羅曼莊園。你們到底遇到了什麼?”

米迦勒掐的兩眼淚汪汪,整個人也清醒了不少︰“什麼?這麼嚴?”

“是。以我從第一區趕了過來。”

作為一個勤勤懇懇的公務員,米迦勒強忍著頭痛,老實交代了自己的探險經過,並且怒︰“這單一共才7萬貢獻點,虧死我了。沒事我繼續睡了。。”

唐尋安陷入了思考中。

本來以為裡面最強的汙染物是妻,不曾想居然是妻生下來的嬰兒。

米迦勒鬼嬰咬住的時候,把聖光借給陸言,本來是打算極限一換一,希望陸言能活著把消息傳出去。

那時候米迦勒已經完全喪失了戰鬥並且昏迷,那最,這個恐怖的小怪物又是誰殺死的?

唐尋安的視線看向了這個鬼嬰。鬼嬰並不高,只有一米三四。的對方肢著地,只剩下一個骨頭架,看起來是站著死的。

伸出手,對著怪物頭骨上扭曲的傷勢模擬了片刻。

有一隻手,曾經抓住過這個腦袋,並且這隻手的手指很長,不太像正常人類的手。

就在這麼想著的時候,地下室裡突然吹起一陣陰風。

唐尋安面前的骨頭架晃了晃,怪物的腦袋掉在了地上,摔成了渣。整個骨架也像是流沙一樣散架。

唐尋安神情怔然。

勤部的人員終於提著擔架姍姍來遲。

這裡比們想象中的安全很多。

金發的醫護人員抬起了兩個病號,準備送去研究急救。

唐尋安用英文交流︰“這次任務成員裡,有兩位天啟者來自第一區。我負責把們帶回去。”

第三區汙染病防治中心的工作人員有些為難︰“但是唐先生,們傷勢需靜養……”

最主的,事件還沒調查清楚,讓相關人員回到第一區的話,主權就不在們手上了。

除此外,送進第三區的科研,們能趁機獲得一些珍貴的樣本……

唐尋安︰“我檢查過,們的體已經處於恢復期,回國以得到更好的治療。”

“但是……”

唐尋安金色的眼眸盯住了︰“這是通知。”

金發的工作人員心神一凜,低下了頭︰“是。”

盡管第三區工作效率不高,但駐扎在這裡的第一區外交官,效率卻相當高。

當天下午,唐尋安就帶著人坐上了回國的客機。

陸言中途短暫地醒了一次,喝了一些水。

高燒讓的唇色發白,眉頭也在睡夢中緊鎖。

幸好客機裡有床,讓陸言能躺著休息一下。

客機內,還有從國內帶來的科研員,來自第七研究。

第七研究主研究方向是植物類汙染物食用化改造,因此對雁北充滿了興趣。

但雁北的態度卻很是冷淡,基本都是科研員在自言自語。不過,像第一研究那全員狂熱的地方還是少數。

發現雁北對們的項目不感興趣,科研員公事公辦地開始治療。

並且在簡陋的環境下,成功調好了雁北喜歡的營養液。

雁北的表情十分意外,並且小聲回了一句︰“謝謝。”

從第三區到a市,飛機航程一共11個小時。

雁北會在工作人員陪同下,回到防治中心總部。等的病變度回落,會按照求寫行報告。

而只是搜尋,並沒有經歷戰鬥的唐尋安,在回國的路上,就已經完成了行報告。

出於一莫的直覺,瞞下了小怪物頭骨上看見的手印。

陸言唐尋安帶回了家。

上還髒兮兮的,唐尋安猶豫片刻,用溫熱的水給擦了擦裸露在外的皮膚,髒兮兮的。

幾個小時前,因為高熱,陸言上覆蓋著一層鱗片,呼吸時而急促,時而遲緩。

在擦洗的時候,陸言無意識地用腦袋蹭了蹭濕濕的毛巾,自然也蹭到了唐尋安的手。

唐尋安僵在床邊,隔了會,用地抿住唇。

如果的尾巴放出來,概已經在半空中搖了起來。

……

……

陸言是在回國的第二天晚上轉醒的。

嗓乾的厲害,好在床頭櫃的保溫壺裡就有水。陸言灌了半瓶,打量起周圍的環境。

很熟悉,是唐尋安的家。在這裡暫住過一段時間。

陸言去浴室洗了個澡,這才感覺人活了過來。

陸言擦掉鏡上的水汽,看見了鏡裡的自己。

上的畸變特征已經消失,唯獨漆黑的眼眸變成了一雙漂亮的銀色眼楮。

銀色的虹膜,紅色的瞳孔。

像是一輪紅月,倒映在平靜幽深的湖面之上。

系統︰[恭喜宿主成功吞噬一條新的王魚,這條魚對應的體部位是眼楮。掉落的技能書為天賦14-精神塑。]

[精神塑,指的是精神空間塑,記憶、思維能、五感,和腦有關的東西,都在這個範疇裡。這是精神系天啟者能擁有的最強天賦。]

[雖然你解鎖的技能並不完整,但這的確是不多得的強天賦。事實上,如果不是……你本來應該獲得的是天賦14的下位替代品,催眠。]

[這雙眼楮會極程度的提高你對精神系汙染的免疫。]

[鄭提醒︰在使用時注意靈閾值/汙染值的差距。]

陸言眨了幾次眼,確信自己沒辦法讓眼楮裡的紅色消失。

披著浴巾,準備找吹風機烘乾頭髮。門在這時響起了敲門聲。

[唐尋安在外面,守了你兩天。說實話,半夜的,我不建議你把放進來。正經人誰半夜三點來敲門?]

陸言覺得自己也不是什麼正經人。

換上了居家服,打開了門。

唐尋安就站在門外。

唐尋安的視線落在了濕漉漉的陸言上︰“我聽見靜,來看看你。”

“我很擔心你。”

陸言的語氣平靜︰“我沒事。”

唐尋安盯住了陸言過於縴長的手指,詢問︰“以出任務,以帶上我一起嗎?”

已經數不清,自己到底經歷過多少次這樣的糟糕體驗。

真的只差一點點,陸言就沒了。

這個世界太危險,哪怕是唐尋安,也不能保證自己能解決有問題。但起碼……在陸言邊時,以先一步死去。

的聲線很平穩,也沒有太過激烈的情緒。

但陸言莫覺得,唐尋安說這句話的語氣,聽起來很是委屈。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