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119、119
119/七流

在聽到唐尋安的話後,沈輕揚臉上的笑容微微一滯。

下一秒,他輕聲回答︰“工作證我落在了前台,請您稍等。”

但唐尋安並沒有給他這個時間。黃塵出鞘,沈輕揚的眼前閃現一道凌冽的刀光。

一根漆黑的觸手擋在了黃塵面前,被豎著切成了兩條,掉落在地上。

觸手上,那些深藍的眼眸露出了怨恨而扭曲的神情。

沈輕揚並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只是現實往往由不得他選擇。

相比於觸手,他的本體會脆弱許多。

他收回了鮮血淋灕的觸手,低聲罵了一句︰“狗鼻子。”

沈輕揚不是很想和唐尋安在這裡打架,打架就會死人。他不希望陸言看見自己現在的樣子。

他可以忍受陸言眼裡的疏離,平靜,甚至警惕;唯獨不想看見厭惡的眼神。

這會讓沈輕揚想起在陰溝裡當老鼠的日子。因為工傷,他瘸了一條腿,走在街上,後面跟著一連串嘻嘻哈哈的小孩。

沈輕揚巨大的、漆黑的觸手在瞬間塞滿整個走廊。

他做出了迎戰的姿態,虛晃一槍,自己卻破窗而出,一躍從十幾層高的樓上跳下。

唐尋安張開背後的龍翼,整個人宛如流星一樣下墜,刀刃劈開了擋在面前的漆黑腕足,深藍的血液在半空爆開,灑在一邊的玻璃上,像是噴了一層油漆。

【天賦3-時間】

那些被切掉的觸手,很快就因為失去活力而發皺,掉在地上,像是乾癟的茄子。

黃塵狠狠地插.入了沈輕揚的心臟。從後背刺出一個尖。

一切都發生在瞬息。

和刀刃接觸的身體很快呈現出枯黃的色澤,像是風乾的木乃伊。

沈輕揚嘴角咳出了鮮艷的藍色血液,臉上卻揚起一個詭異的笑容︰“下次再見。陸言,是我的。”

防治中心的住宿處,是用假日酒店改的。

大樓底下,是一汪泳池。

沈輕揚墜入水底,整個人也像是水一樣散去。

一條細小的黑色的遊魚鑽進了排水口。

唐尋安一刀斬向出水口,泳池的底部被劈出蛛網似的裂痕,地面震顫。

龍息在瞬間爆發,整個泳池的水都在頃刻間蒸騰,連水霧都沒剩下。

然而那條魚還是遊的太快。

唐尋安抿起唇,面色陰沉。

他打開了耳麥,聯系上了總部︰“10月17日,上午8點13分。豐吉島附近發現黑蛸行蹤。”

*

當走廊外發生打鬥、沈輕揚直接鑿穿牆壁跳樓的時,陸言房間裡的wifi斷了。

很不幸,他的網頁刷新了一下,頁面變成了404。

[估計是損壞了光縴。]系統的聲音聽起來幸災樂禍。

因為沒網,陸言暫時停止了自己的工作,他站在床邊,往下看了眼,剛好撞到了沈輕揚變成魚逃走的那一幕。

他微微眯起眼。

外面傳來了一陣驚呼聲,工作人員從四周趕來,像是一隻隻螞蟻。

系統“嘖”了一聲︰[沈輕揚回不去了。你知道狂犬病吧?狂犬病毒作用於腦部中樞神經,發病後致死率百分之百。汙染病也一樣。他的思維已經發生了一些永久的、不可逆的改變。哪怕是完美進化體也一樣。]

[這種改變,本人往往意識不到。事實上,天啟者也是汙染病患者,只不過沒有徹底發病罷了。]

陸言收回了目光,幾分鐘後,門口傳來敲門聲。

他打開了門,讓出了一條通路︰“進來吧。”

唐尋安下意識地理了理自己的領帶,上面還浸著一點藍色的血。

他走進來,語氣很公事公辦︰“陸言。根據監控,黑蛸擬態成工作人員進入了你的房間。”

“總部的資料顯示,他曾經是你的病人。汙染物和人在思維上會有很大的差距,盡管在特殊情況下,會殘存人類的部分感情,但特別行動部一貫的態度都是格殺勿論。”

他的言下之意,無非就是沈輕揚不是什麼好人,希望陸言不要被汙染物蠱惑。

雖然資料上顯示,兩個人之間並不存在什麼特別的關系。

但沈輕揚的話,卻讓唐尋安很是煩躁,聽起來像是什麼勢在必得的宣言,甚至讓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意。

這種憤怒讓他想用尾巴把陸言死死的圈起來,用長著倒刺的舌頭把他全身都舔一遍,留下自己的氣息。

陸言拿了兩個紙杯子,倒上了冰箱裡的椰奶︰“我知道。”

他的語氣一如既往的平淡。

說完,坐在了唐尋安對面的沙發上,抿起了冰鎮椰奶。

唐尋安看著他銀色的眼眸,最終還是順從本心詢問︰“我想知道,沈輕揚找你做了些什麼?”

詢問和汙染物的接觸過程,這本來應該是防治中心工作人員的工作內容。

他直接問陸言,未免有些僭越。

陸言道︰“送了一封信,就在桌子上。”

【49°51′s,128°34′w】*

這個經緯度,陸言拿出世界地圖對照了一下,這個地方在海洋之上。屬於咆哮西風帶,又被稱為“魔鬼西風帶”,經常會有滔天巨浪。

大航海時代,無數船只在此沉沒。

唐尋安拆開信封一看,英氣的眉毛挑了起來。

“這個地方,總部沒有記錄,但是我有印象。”

“汙染病爆發初期,許多人見證了超自然現象,從無神論者變成了有神論者。”

“這種社會環境,成了孕育邪.教的最好土壤。西方的真理會,東方的極樂教,都是在這個背景之下產生的。”

“西方的汙染病防治中心,曾經和獵人公會、舊約聯盟聯合起來,端了真理會的老巢。並且在真理會會長雅威的辦公室,發現了一張泛黃的航海圖。”

“海航圖的終點沒有標經緯度,但按照等比例尺換算過來,恰好就是南緯49°51′,西經128°34′……不過總部曾經調遣船隊去那裡看過,只有一片海。他們守了2年。”

唐尋安拿出了手機︰“我有權限,把那張航海圖調出來,給你看看。”

系統幽幽道︰[這大概是狗狗龍為數不多的有用時刻。老男人打了八十多年工,這點權限還是有的。]

[這個地方,叫拉萊耶。]*

[我很想把知道的都告訴你,但又害怕你變成智障。這種欲言又止的感覺,誰懂?]

唐尋安調出了地圖,把手機遞給了陸言。

這張航海圖是掃描件,上面的字體很奇怪,又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陸言思考了片刻,想起了為什麼熟悉。

陸城在年輕的時候,很喜歡用這種怪異的字體寫日記。

年幼的陸言曾經堅信這是陸城害死母親的犯罪記錄,偷偷翻過幾次,但不管他再小心,卻總會被發現,然後被陸城打斷幾根骨頭,這種事不提也罷。

地圖上,陸地和海洋區域,都用簡筆畫塗著樣子的怪物。最中心區域,是一棵大榕樹,根系幾乎遍布整個大陸。旁邊有隻燃燒著火焰、飛舞的鳥。

在第一區的位置,一隻黑龍趴在地上盤踞,遠處是八個頭的大蛇,張牙舞爪;第三區的位置,則是被鳥類的翅膀所取代,三雙天使羽翼上布滿眼球。

陸言掃向了長嘉島的位置,那裡畫著一個腦花。

……

……

這份航海圖上的每一寸土地,都畫上了怪物,整體色調漆黑,唯獨一個地方,顏色鮮紅宛如滴血。

這個地方在海上,塗出了一個圓點,被人用筆圈起,旁邊寫了個英文單詞︰destination(目的地)。

陸言看的很是專注,確定自己把這份航海圖上的每一個細節都記住後,才把手機還給了唐尋安。

他問系統︰“拉萊耶是什麼地方?”

系統許久後,遲疑著回答︰[水下之城,毀滅之地。]

“危險嗎?”

[以你們人類的標準劃分,屬於s級汙染區。]

有研究顯示,海底的汙染病變,起碼比陸地早了三個多世紀。

然而到現在,陸地上的汙染病已經令人自顧不暇,自然也沒有太多的精力分給海洋,畢竟海裡又不住人。

陸言繼續問︰“我應該去嗎?”

沈輕揚信裡的“深淵”,聽起來不像是好東西。

系統道︰[你遲早有天會去。我希望那時候能看見你靈力閾值破萬。]

在經歷過神國行動後,陸言的靈力閾值再次得到了增長,如今靈力閾值8100,病變度40.6。

想到這,陸言從床頭櫃裡翻出了自己裝好的核桃,拿出來擺在了唐尋安面前︰“吃。”

唐尋安︰“……這是什麼?”

雖然心存疑惑,但是他很聽話。很客氣矜持的拿了一個,嚼碎吞了,感覺這核桃還挺香。

“從長嘉帶回來的土特產。”陸言道,突然心神一動,“說起來,你工作這麼久,應該很會寫報告吧?”

唐尋安︰“的確寫過不少。”

主要是,寫任務報告吧,它挺解壓的。

就像是陸言喜歡打掃房間一樣。

陸言把寧淮的證明材料和任務報告遞給了唐尋安︰“幫我寫一下?”

唐尋安沉默了片刻︰“……行。”

作者有話要說︰  *修改了一下前文的經緯度。

*拉萊耶,克甦魯神話裡的一個已經毀滅的城市。

————

狗狗龍沒有參與陸言的任務,但是參與了陸言的任務報告。

物盡其用,物盡其用。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