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全球進化後我站在食物鏈頂端》122、122
122/七流

陸言準備在10月31日回去。

總部是派專機來接送的。

飛機來的當天,小島上空放起禮花。青天白日的,愣是讓彩色煙霧把島嶼籠罩了大半,半空中灑下了金箔紙一樣的彩帶。

看起來像是在過節。

島上的駐扎人員工作這麼久,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很是不明所以︰“這是怎麼回事?信號彈嗎?”

有年紀大的老前輩,一巴掌拍到了說話人的後腦杓︰“你員工培訓怎麼過的?防治中心什麼時候大白天會放禮花?”

“……有外來天啟者順利完成高級任務,即將榮歸故裡的時候。”小員工像是背書似的,條件反射把這條款給背出來了,旋即一愣,表情驚喜,“什麼?!什麼任務?誰完成的?居然在我們島上?”

但很快,他反應了過來。

這個基地,當初就是為了監控長嘉島的數據而建的。最近,天啟論壇上,已經有了好多關於神國行動的討論帖。

陸言看著鋪在自己腳下的紅毯,一時之間居然不知道要擺出什麼表情。

基地負責人道︰“陸先生,這是總部特批的私人飛機,以後您在哪,飛機就在哪。飛行員同志之前服役於白鷹空軍基地,擁有13年戰鬥機駕駛經驗,退役後考取了民航駕駛員執照,技術很好,請放心。如果您想親自駕駛,可以在考取駕駛員執照後嘗試。”

膘肥體壯的機長朝陸言敬了個禮,轉身進了駕駛艙。

陸言往前走了兩步,突然回頭,用疑惑的目光看向了身後的唐尋安。

唐尋安朝他笑了笑︰“去吧,這是你的榮耀。等會我還要去長嘉附近勘察。”

系統︰[他騙你。上午10點,唐尋安接到了通知,西臨海域出現了沈輕揚的蹤跡。白秋實剛好在執行任務,往小章魚身體內.射.入了跟蹤器。]

[唐尋安準備參與這次圍剿計劃。總部沒告訴你,因為擔心你和沈輕揚有舊。]

當特別行動部成員有故交成為汙染物後,出於保護心態等原因,通常不會在事前通知。

陸言沒有阻止唐尋安,主要是萬一解釋不清,沈輕揚容易變成隔壁老揚。

到時候就不是親兩口就能解決的問題了。

“那你早點回來。”

他順著扶梯走了進去,這個客機是小型私人飛機,除了其他私人飛機都有的標配外,小小的圓形窗戶前,放了個很適合泡澡的大浴缸。看起來,總部有人特別研究過他的喜好。

飛機啟動,陸言坐在沙發上,打開面前的無線電視。

裡面正在播放當天的新聞。

陸言掃了眼,主播正在向普通人介紹著前後兩次神國行動的經過。因為不是紀錄片,簡潔的新聞稿裡,只有冷冰冰的死亡數字。

普通人,天啟者。斷裂倒塌的大橋,荒蕪的市中心,主播的敘述不帶私人色彩,但配上記錄的畫面,未免顯得悲哀。大概會有不少人慶幸,神國並沒有誕生在自己生存的土地上。

在這次行動中,特別行動部成員個人身份被模糊了。

系統道︰[主要是為了防止引起高級汙染物的注意,或者說報復。知名度太高的成員,在做任務的時候容易被針對。不過這都是幾十年前的老黃歷了,那時候汙染病都還沒公開。]

現在倒是公開了,惶恐依然存在,但看起來,人類並沒有因此脆弱到崩潰。

“如果有些天啟者比較好名呢?”陸言問。

[你是在說米迦勒嗎?]

陸言想起了總部牽過去的那條網線,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飛機從海上到k市,大概有7個小時航程。

陸言打開手機,想看看兩千萬到帳沒有。

沒想到首先彈出來的是,是一個系統通知。

[通知](以下排名不分先後)恭喜alpha、猛虎、白狼(陣亡)、**(匿名)完成s級任務神國行動,相關資料已更新。

陸言登陸帳號,在後台,向管理員提交了想要第五研究所給自己造個潛水艇的需求。

管理員回復的很快︰好的,諦聽先生。我們會把您的需求轉交給第五研究所,之後會有相關的研究員和您對接。

管理員︰不過,能問問您為什麼需要潛艇嗎?

諦聽︰錢多,花不完。

管理員︰……

*

雖然沒有暴露身份,但陸言一路回程,的確是享受到了國寶級的待遇。

他到k市的時候是晚上。

李主任看了眼鍋裡溫著的紅糖雞蛋,表情憂心忡忡,問︰“陸先生真的會喜歡?”

“放心,調查過了。”工作人員說的信誓旦旦,“當初陸先生讀高中,每天早上都會去學校東門食堂吃紅糖蛋。這個雞蛋用的是第七研究所送來的肉雞蛋。雖然雞長的醜了點,三隻眼楮八個翅膀,但是味道沒的說。一周隻下一個蛋。之前都是緊著拿去孵的。”

於是,當陸言走下飛機的時候,李主任滿臉笑容,提著保溫桶就上來了︰“陸言,陸言。辛苦了,這麼久回來,餓不餓?我在家煮了碗糖水雞蛋,嘗嘗?”

陸言接過,說了聲“謝謝”。

紅糖是用文火熬的,化在水裡,還有點流沙的質感,很甜。

“對了,第三研究所的科研員發消息說,你那把弓基本已經做好了。可以先把成品送過來,給你測試一下,你看看有沒有什麼需要改進的地方。”

“好。”

李主任眼巴巴地問︰“陸言,能抽空做個心理評估,順便更新了一下檔案嗎?”

這才是他最想說的事,也是總部擔心的事。

陸言花了2個小時,完成了心理評估,並且更新了一些個人信息。

天賦14被寫進了他的檔案裡。靈力閾值和病變度的測量,也用了更專業的機器。

靈力閾值8134.3,病變度42.1。

“已經是a級了啊。大人真的好厲害。”研究員小丙的眼神裡幾乎冒著星星,“而且您的精神狀態穩定程度,是同水平天啟者裡最高的。結實的像是一個等邊三角形。”

小丙在檔案夾裡寫下記錄︰“病變度也不高,雖然我們已經在為您研製特效藥了。您下次出任務,就可以帶上了。”

小丙本來是第三研究所的科研員。

因為被陸言扯了一下兔子尾巴,他成功獲得了新工作︰成為外派研究員,主要負責對陸言檔案的更新和記錄。

小丙挺滿意的,因為這算公款出差,每天都有200塊錢的差旅費。一個月下來,能比之前月薪多6000!這樣下來,再工作62年,就可以在a市買房了。

雖然62年有點久,但他是天啟者,壽命也比正常人多很多,死之前應該還能再住六十年。

陸言︰“謝謝。”

小丙抱著檔案,有些忸怩地詢問︰“大人,你今天怎麼不捏我的尾巴了?”

說這話的時候,小丙的臉頰緋紅,很可愛。

知道陸言今天要回來,小丙特地去寵物醫院買了毛發膨松劑,拜托師兄往自己的尾巴上噴了好幾次,如今尾巴上的毛又白又軟,手感很好。

陸言思考了片刻︰“我男朋友鼻子比較靈。”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小丙的表情一愣,旋即正襟危坐道︰“好的,陸言同志。”

*

凌晨6點。陸言終於回到了闊別已久的家。

家裡裝的是指紋鎖,因為接近2個月沒住人,蒙上了一層灰。

陸言把蓋在家具上的罩布取了下來,然後開始掃地拖地,順便整理出床鋪。

系統︰[呵,一次任務掙了兩千億又怎麼樣,還不是要親自打掃衛生。還沒人給你暖被窩。]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汙染病的原因,天氣逐漸極端。k市冷的比往些年都早,才11月,氣溫已經掉到了個位數。

陸言做衛生,一直打掃到了早上8點。

8點半,陸言剛躺下,準備睡個覺,門鈴響了起來。

他睜開眼,走到門邊,意外發現貓眼監控的屏幕是黑的。

系統道︰[被燒壞了,來的是07。他變成小鳥的時候,和普通小鳥沒什麼區別,再加上信號干擾這個天賦比想象中好用,因此一路上倒是沒被發現。]

[蠻可憐的,07。01和他理念不合,人類社會也接納不了他。他就像是被迫留在匈奴的李將軍。]

陸言很意外︰“他來做什麼?”

[送信。]

“最近汙染物是流行送信嗎?”

雖然如此,但陸言還是打開了門。

07抬頭看向了他,手裡抱著一個盒子。

他的面色,比當實驗體的時候,還要蒼白,透露著一股淺淺的死氣︰“陸醫生。”

他說話有氣無力的。

[太久沒進食。不至於讓汙染物餓死,但卻會變得虛弱。]

陸言想了想,把門拉開了一點︰“你怎麼來了?進來坐一下嗎?”

07輕聲道︰“不了。我一會就走。我是偷偷溜出來的,01還不知道。”

“我來是想告訴你,如果過幾天,總部,或者其他人,給你發任務,讓你去x市,千萬別去。”

“我希望不會。畢竟你才完成了s級任務,按道理是不會這麼快再派任務給你。醫生,不管你聽到了什麼,想辦法拒絕。我希望,你可以自私一點。”

“如果你非要去的話,記得拆開這個快遞……”

07本來想把手裡的東西遞給他,但是很快收了回去,放在了地面上。

盡管外表不顯,但是他的身體其實滾燙的就像是岩漿。

07的臉上浮現痛苦和掙扎的神色︰“我的時間不多了,不知道還能不能見到你。下次再見面,記得,把我當陌生人。”

說完,面前的人變成了一隻紅色的小鳥,扇著翅膀飛走了。

他停留過的地方,牆壁留下了焦黑的、像是被火燒灼過的痕跡。

陸言問︰“07,是怎麼回事?”

[開國皇帝看著和自己一起打天下的臣子,總是不順眼吧。劉邦殺韓信,趙匡胤杯酒釋兵權。01也不希望,獵犬基地裡有和他不一樣的聲音。尤其是07身為汙染物,過於親近人類了。]

[他不會殺他,只是會把07改造成自己喜歡的樣子。]

“x市是怎麼回事?”

[神國行動後,總部試圖和01進行交易,想要換回09,代價是永遠不主動攻打獵犬基地。交易地點定在了x市。因為屠宰場的老板呂知有天賦10,靈魂契約。負責代表總部去簽合同的,是實驗體03,教皇。]

系統發出了冷笑︰[但是,總部猜錯了一件事。獵犬一開始,就沒想過和人類做這個交易。]

[總部其實也一樣,只要蠱師不死,教皇也不會死。而死亡後,靈魂契約就會失效。]

[總之,這其實是一場黑吃黑。雙方都以為自己會是黃雀。]

[唯一的問題是,他們把呂知……想的過於人畜無害了一點。]

[合同被替換了。]

*

07飛回了基地。他這次,一共出來了三天,終於在第三天等到了陸言。

不出意外,01應該還在x市,準備和汙染病防治中心做交易。

07一回來,大大小小的狗都圍了過來,守著他汪汪叫喚,還搖尾巴。

這些,都是公維彬和01改造的汙染物。

它們長著狗的身體,近似人類的臉孔,擁有可怕的咬合力、反應能力、力量和速度。

這些“獵犬”對主人絕對忠誠,一誕生就是汙染值接近4000的汙染物。擁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他們的主人是01,07勉強算半個。

同樣長著狗腦袋的公維彬,被一根鐵鏈子栓在門口,看著自己造出來的汙染物,表情空洞,偶爾還傻笑兩下。

他曾經嘗試逃跑,但是被01打斷了三條腿。再也沒了反抗的心思。

現在的公維彬,看起來已經離瘋了不遠了。

他研究出了更好的獵犬基因。如果不是證明自己還有用,大概早就被01殺掉了。

07喂完了這些嗷嗷待哺的狗,回到自己的房間。

因為虛弱,他每天需要更長時間的休息。

然而,宗炎剛閉上眼楮沒多久,房門被推開了。

上鎖的門擋不住01,但出於尊重,01很少這樣做。

宗炎被巨大的聲響驚醒,睜開眼,坐了起來。

顧崢坐在了他的床邊,用手揉了揉他淺紅色的頭髮,問︰“你這幾天去哪了?”

宗炎回答︰“隨便逛了一下。”

顧崢微微眯起眼︰“可我記得你的家也不在k市,隨便逛逛,會去這麼遠嗎?”

他手上的力氣,已經大了起來,揉的宗炎有些疼。

07抿住唇,視線看向房屋角落,很是沉默。

“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們的家……”顧崢緩緩道,“不僅是你,03、04到09,除了10號那個叛徒。都是我的家人,你也是。我以為,你就算不理解,也不會背叛我。”

顧崢緩緩抓緊了宗炎的頭髮。

“這次去了大名鼎鼎的屠宰場,訂到了最新鮮的狗糧。我本來很高興,想回來和你分享。”

顧崢歪了一下頭,臉上露出了一個還算親切的笑容︰“廚子做了飯,就在餐廳。吃嗎?”

宗炎往後退了半步,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說了聲︰“疼。”

顧崢並沒有松開手︰“吃嗎?”

“……”

他的沉默,已經讓顧崢知道了答案。

顧崢眼眸裡閃過紅光,他反手,把宗炎摁在了床上。

“顧崢?!”宗炎掙扎了起來。

顧崢從口袋裡拿出針,把07的臉往床上摁住,只剩一個後脖頸露在外面。

潔白而縴細。

他針管插.進了07縴細的脖子上,注入了紅色的藥劑。

這是公維彬研究的成果之一,可以注射的,狗的基因。

藥劑呈現出紅色,是因為裡面裝著顧崢的血。

這樣,在完全失去自主意識後,07可以成為他的“獵犬”。

這已經是第三針了。

宗炎雙手手腕都被顧崢一隻手握住,整個人被壓在床上,動彈不得。

一點點火光在他的掌心閃現,卻很快消散。

被注射的感覺很痛苦,然而過於孱弱的身體,讓宗炎根本沒有能力去阻止顧崢。

生理性的淚從他的眼角滑落,顧崢完成注射,松開手。

宗炎的身體軟軟地滑落,他跪在床前,渾身控制不住的顫抖,像是狂犬病發作的病患。

“顧……顧崢……不要……”

宗炎發出了幾聲格外痛苦的咳嗽。

01面無表情地俯瞰著宗炎,就像是看見了過去的自己。

但他心底,卻並沒有太多憐憫的情緒。

“你要聽話,07。”他冷冷地說。

作者有話要說︰  【以下為可以解鎖的資料】

【第一研究所的實驗體】

(*代表成為汙染物)

編號-姓名-代號

01-顧崢-獵犬*

02-死亡

03-秦握瑜-教皇

04-詹以寒-吹雪(未解封)

05-心理輔導中(未出場)

06-雁北-穹樹

07-宗炎-火鳥*

08-心理輔導中(未出場)

09-葉良山-海鯨(未解封)

10-唐尋安-暴君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