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征服室友的各種姿勢》第三十四章 勾引你
夏子雁看見林秋陽走,就要去追。

他不是很能理解姜藍的話,但他這次回來,就不會那麼容易放棄。

然而等他追出來,就看見林秋陽不在了。林秋陽高中時是短跑冠軍,他追不上也很正常。

這時候,姜藍出來了,一臉懵逼地問夏子雁:“怎麼了?”

“我也不知道。”夏子雁道。

他剛剛才被林秋陽戀愛了的消息震得五臟六腑都疼,這會兒還沒反應過來呢。

“你為什麼說他和我在一起?”夏子雁問道。

“他一直喜歡你啊,從高中我就看出來了,他喜歡你,很喜歡的那種。”

“後來你出國了,他也一直沒對象,並說心裡有喜歡的人。別人不知道,但我知道他喜歡的就是你,他這些年一直在等你。”姜藍肯定地道。

夏子雁想想,又覺得不可能,既然喜歡他,為什麼不去找他?不聯繫他?

他回來,主動勾引林秋陽,林秋陽確實會和他上床,情事也很激烈,但從沒說過喜歡。

他在床上對林秋陽表白那麼多次,林秋陽也一直假裝沒聽見,一直不給回應。

林秋陽淡然地給姜藍說他談戀愛了,那對象卻不是自己。

夏子雁很洩氣,但還是對姜藍說:“你回去吧,我去他宿舍找他看看。”

兩人分開,夏子雁卻不想回去,他怕面對林秋陽,怕林秋陽說:我談戀愛了,對象不是你。

暫時不敢見林秋陽,夏子雁就只得帶著助理去酒吧喝酒,喝醉了,就越發難過,越發想念林秋陽。

最後,看時間不早了,他還是決定去林秋陽的宿舍。


林秋陽迷迷糊糊地睡一覺醒來,就感覺有人開門,屋裡沒有燈,進來的人還穿著西裝,一身酒味。

他用手機照了照,看見床上躺著的人,就把手機一甩,踉踉蹌蹌地朝床上撲去。

“嘶……”林秋陽被壓得倒吸了一口氣,真是太不知輕重了。

夏子雁卻不管不顧,摸索著抱住林秋陽的頭,就去親林秋陽。

他手腳並用地纏在林秋陽身上,脫林秋陽的衣服,就是一個急切的醉鬼。

林秋陽推開他,問道:“你想怎樣?”

夏子雁:“上你。”

林秋陽鬱悶了一下午,沒心情和他開玩笑,將人掀翻在床上,起身去開燈。

等他喝完水,一回頭,就見夏子雁主動把衣服脫掉,光溜溜地坐在他的床上,雙腿大張,肉棒挺立,肉穴若隱若現。

林秋陽的身體立時就有了反應,他放下水杯,皺眉問道:“你到底想怎樣?”

夏子雁有些醉意,他用微紅的眼睛看著林秋陽道:“勾引你。”

“……”

林秋陽心說,你不用勾引我,我自己就能送上門來。

他站在離夏子雁不遠的地方,看著夏子雁緩慢地摸過自己的肉棒,最後手指撫上後穴,遲疑一下之後,就屈著手指插了進去……

夏子雁微啟著唇呼吸,一雙眼睛直勾勾地看著林秋陽,時不時地露出魅惑的笑。

他本就生的好看,又是林秋陽心上人,林秋陽下腹的那把火越燒越旺,肉棒將褲子撐起一個小帳篷。

“哥,我好看嗎?”夏子雁軟軟地問,還輕挑地朝林秋陽眨眼。

林秋陽腳下如灌鉛,重得走不動路,但他還是一步步朝床邊移去,不待他伸手去摸夏子雁,夏子雁就跪在床上,抱著他的腰,臉埋進他的胯間。

灼熱的呼吸打在敏感的肉棒上,林秋陽覺得整個人都要爆了,被欲望的火燒爆了。

他一把按住夏子雁的頭,一手扯下褲子,將大肉棒暴露出來。

夏子雁就迫不及待地含住,高熱的口腔一下就含住了整個頭,那雙又濕又紅的眼睛看了他一眼,就滿足地閉上了。

林秋陽哪裡受得住這誘惑,肉棒的觸感太舒服,心裡的滿足感更是爆棚了。

雖然內心深處還是難過得要死,但不妨礙他現在用大肉棒將夏子雁操哭操妥協。

男人一到床上,下半身的能力就顯得尤為重要。

林秋陽扶著夏子雁的頭,下意識的就往深處頂,頂得夏子雁的眼睛更紅了,眼角有生理性的淚水留下。

嘴裡還不時發出呻吟聲,那聲音又騷又浪,讓人恨不得狠狠地虐待他,玩弄他,讓他哭泣求饒。

然而,這是他愛的人啊,林秋陽捨不得。

夏子雁努力地伺候著他的肉棒,他也緩慢地插入,配合著夏子雁。

肉棒的感覺太爽,然而,內心焦灼的欲望卻沒有得到解決。

林秋陽抽出肉棒,將夏子雁抱起來,吻住夏子雁紅潤的唇,夏子雁就緊緊貼著他,身體不斷地扭動,向他發出邀請。

林秋陽的舌頭兇狠地掃過夏子雁的口腔,他就發出輕哼聲,很享受的樣子,林秋陽覺得這個小妖精就是欠操了。

手指插入夏子雁已經鬆軟的肉穴,大力抽插了幾下,夏子雁的身體就軟了,不斷地發出誘人的呻吟。

夏子雁輕輕推開林秋陽,自己躺到床上,雙腿打開,雙手抱住大腿,露出水潤的肉穴。

“哥……插我……”他不知羞地懇求道。

林秋陽鬱悶了一晚上,現在看夏子雁這麼主動,也控制不住自己體內的洪荒之力了,撲身而上,壓住夏子雁,肉棒頂開肉穴,一插到底。

“嗷……哥,好棒……用力啊……用力操我……操壞我……”

肉穴被插得很舒服,心裡也很滿足,但卻有一股濃濃的悲傷籠罩著夏子雁。

心裡那個結,總打不開。

為什麼林秋陽有戀人了,還這樣對他,一點隔閡都沒有?

他認識的林秋陽品行應該不是這樣的,但想想當年,林秋陽一邊說不喜歡他,一邊卻又把他操得死去活來,這人的人品——除了渣還是渣!

但是自己還是那麼賤,明知道他渣,卻還是送上來給他操!

不要名分,不要喜歡,不要愛,什麼都不要,他就主動把自己送上林秋陽的床,也是賤得徹底。

可是,愛一個人啊,你就願意了。

夏子雁用雙腿夾緊林秋陽的腰,用力抱緊林秋陽,心在滴血,身體卻很興奮。

“啊……哥……好舒服……”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