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H Game王子不愛公主》第37章
6-1,一起進去 H

  「嗯……」眉心緊擰著,下身被鎖?緊箍住的感覺難受中又挾帶著些許的刺激,冰染忍不住發起微微的顫,連掛在鋼管上的手銬都敲擊出沉重的金屬聲音。

  青瀾不拉後段的鐵?欺負他可愛的性器了,改成緩緩的拉動穴口的那部份,由於磁力的緣故,輕輕拉動並不會讓鐵?離開,等到指尖用了一定的力道之後,鐵?終於微微鬆動,似乎圓錐的磁力低於磁鐵球,這樣失利並沒有讓磁鐵球也一同拉出,而是鎖?脫離磁力被向外拉出。

  類似性愛律動的那種「抽」的動作,在鎖?向外推時,由後庭明顯的感覺到那種凹凸不平的觸感,等到青瀾拉出了一小段,欣賞銀色的金屬由於進入濕潤的腸道中,而泛著漂亮的水光,而後他又鬆了手。

  鬆手之後,卻又被磁力吸引,自動的便鑽了回去黏上磁鐵石,而青瀾似乎是玩上癮的,全神貫注的凝望著他淫蕩的姿態與哭泣呻吟的神情,手卻反覆的拉動鎖鏈玩弄著他,一來一往之間,竟也是種讓人難以抑制身體亢奮的律動。

  「唔……你、你鬆開……」冰染含著淚呻吟著,忍不住楚楚可憐的請求著,哀求的目標便是不斷連帶被刺激著的下身,那瞬間的拉緊在難受的痛意中夾雜著快感,幾乎讓他無法克制的想要尖叫。

  尤其前後夾擊的刺激都快讓他高潮了,卻因為綁著的鎖鏈讓他遲遲無法釋放,繃到極點的感受,思緒全集中在快爆發的下半身,真是太痛苦了。

  「很想要?」

  「哈、哈……」冰染眉心緊擰著,有些猶豫的咬著紅嫩的下唇,片刻才抬起朦朧的水眸覺得羞恥地望他,微乎其微的點了下頭。

  青瀾似笑非笑的看著,下一刻便依照他的意思將鐵?拉出,只剩下磁鐵球還餘留在冰染體內,原以為他會替自己解開下半身的束縛,哪知道青瀾竟是一手捉著濕透的金屬鎖鏈末端,另一手解開褲頭,就這麼不管理面的磁鐵球,在穴口摩擦擠下便闖了進去。

  「呃啊──唔……肚、肚子……」冰染如泣如訴的呻吟著,一張小臉皺得好不可憐卻又誘人萬分,他心裡卻都快痛哭失聲了,青瀾這個王八蛋,不替他鬆開纏住下身的鐵?就算了,竟然……竟然還直接進來,把那顆球推得好深……

  一進去也沒定力讓他適應,逕自享受的律動起來,青瀾一邊進行對這副身體渴望已久的抽插動作,一邊輕聲安撫道:「放心,是磁鐵拿得出來的,再深都可以……」

  像要印證自己的話,青瀾又更刻意的深頂著,將裡面的球體又往內撞了些,冰染悶哼一聲,渙散的眸子又滲出更多的淚珠來,不只是因為肉體的感受到的刺激,更因為撞擊時他的身子隨之搖擺,牽動著被掛在空中的手腕腳踝,痛楚與快感同時作用。

  而這樣兩邊手腳大開,同邊相銬的姿勢,更讓青瀾方便進得更深,隨著每次撞入,支撐的鋼管也搖動著,對於青瀾而言這樣的感覺也是挺新鮮的,柔軟緊致的內壁包覆著慾望,頂端撞擊的卻是堅硬的磁鐵球,是種截然不同的感受。

  「啊……唔啊……快、快點……我要射、讓我……嗚嗚……」冰染承受不住甬道中的敏感處不斷被刺激,洶湧的情潮卻累積在囊袋,與被捆住的慾望根部,一下子哭了出來,淚水與誘人的唾液沿著臉頰與下顎流淌,潮紅的臉蛋看是忍到了極限了。

  青瀾這才拉起鎖?轉了圈,替他鬆開性器的束縛,這麼一解,冰染立刻僵著身子悶哼一聲射了出來,弄濕了青瀾整齊的衣裳,也將他自己雪白的腹部弄得一片泥濘。

  青瀾埋在他體內不動,拿起鑰匙替他解開了腳踝的手銬,儘管只松下腳的部份,兩個手銬還像手環似的掛在冰染手上,卻終於雙手雙腳不用掛在鋼管之上,剛釋放過的癱軟四肢立刻舒坦多了的靠在地面稍歇。

  由於一段時間的高舉,四肢的血液都倒流,麻木地失去知覺,現在隨著冰染喘息著休息的動作,而緩緩的有了感覺,這段期間青瀾也任他閉目養神,熱鐵同時退出他體內,輕柔的用另一個磁鐵球緩緩讓留在冰染體內的異物也一同撤出。

  終於腸道中沒有任何物體入侵,冰染被青瀾半抱起,他抬起依然氤氳的紫眸望他,不明白他又想做什麼,然後自己便成為半跪的姿勢,雙手則在動作中雙邊手銬敲擊,發出清脆的聲響,冰染跪坐在地手則平貼地面,模樣矛盾的既清純又性感。

  青瀾站起身來,登時那沾了自己腸液與潤滑液體的碩大便進距離的呈現在他眼前,他嚇得倒抽一口氣,臉色脹紅,青瀾低頭勾起他的下顎居高臨下的凝望著她,深邃的綠眸幾乎要將人的靈魂都吸了進去,他聲音低啞誘人問著:「幫我含好嗎?」

  「你、你……你開什麼玩笑!這、這個……剛剛才進去我後面,現、現在叫我吃!?」冰染滿臉通紅其其艾艾的亂嚷著,不由自主的瞄了下近在咫尺還泛著水光的紫紅色男根,青瀾到底在想什麼鬼啊!一開始也就算了,現在都插進去過,沾滿那裡的味道,還要他舔會不會太髒啊──

6-2,不含嗎? H

  「沒關係的……反正這是遊戲嘛,怎麼樣都不會有影響的,冰染……」前幾句以極其溫柔的語氣拐騙,最後喊冰染時,淺淺的哀求意味夾雜在撒嬌的聲音中,冰染瞪大眼唔了聲,差點就棄械投降了。

  在妥協之前冰染連忙甩了甩頭,紅著臉堅決的拒絕:「不、不行……你要做就快點做,我才不要吃……吃那個咧!」

  「唉,你真不聽話……」

  不知道為什麼聽了這句總覺得風雨欲來,冰染下意識要退開,青瀾不但抓住他,還就著他跪坐的姿勢沿著背脊向下撫去,這麼一來青瀾彎下腰,而兩人靠得極近,雖然他沒有逼他含,但問題是火熱的硬物就這麼沾著水液在他臉頰上有意無意的擦過,甚至是緊貼著,冰染面色辣紅,微微的閃躲掙扎著。

  青瀾的手已經來到他的股間,不明白他要做什麼,只覺得有些莫名奇妙還很想死,炙熱的慾望不停的在他臉上摩擦來摩擦去的,被制在青瀾身上的自己怎麼閃避也沒用,可惡,根本是故意的吧!

  突然坐在自己小腿上的臀部被扳開,感覺不像手指的東西,抵在穴口並緩緩進入,不知道那是什麼,只感覺得出比手指粗些是硬的,可是又覺得有些詭異,冰染忍不住嚥了口唾沫,戰戰兢兢的開口:「喂……你……放的是什麼?」

  「蠟燭。」

  「喔,蠟燭……」原本還因為是沒什麼大不了的東西而鬆了口氣,下一秒冰染便提高了音調,有點不敢置信的問:「蠟燭!?你放那個要幹什麼啊?」

  那個不是應該拿來滴蠟嗎?誰會拿來插啊?

  又將蠟燭塞了段進去,只剩下一半餘留在外面,青瀾回答道:「沒辦法你不乖呀,這是調教唷,你怎麼可以不聽主人的呢?」

  「調你個頭!哪時候的事啊!」冰染立刻激動的反駁,從頭到尾都不是好嗎?要也是他來調教青瀾這只發情公狗,憑什麼是他調教他!

  「剛剛不是說公平起見一人玩一次嗎?」

  「唔……」冰染頓了下,慢慢開口:「那時候是說是一人選一次道具和玩法吧?」

  就是這樣他才肯被綁在鋼管上的,這叫忍辱負重啊!等等看他怎麼搞死他!

  「意思和調教一樣嘛──」

  「才、不、一、樣!誰跟你一樣是狗啊!我才不是呢!」

  「寵物不一定要是狗啊……你的話,大概是愛生氣的無毛刺蝟,或是張牙舞爪的小老虎……牙齒還沒長好的那種。」

  意思是說他兇惡歸兇惡,帶刺歸帶刺,結果一點威脅性都沒有嗎?冰染抽搐著嘴角,正想反嗆青瀾這只不知羞恥的公狗,哪來的資格這樣講他,等等打得他當狗爬!

  結果這些話都沒機會見見外面美好的世界便胎死腹中了,聽見一聲詭異的咖擦聲,冰染僵了下,語氣生硬的緩慢開口:「你……在……」

  青瀾抓起冰染扶在地面的雙臂,反剪到背上,打開雙邊的手銬將雙手銬在一起不得動彈,這才站起身,與他四目相交笑得有些魔性與……邪惡:「你跪好別亂動唷,不然很危險的。」

  冰染立刻回頭看了下自己的背後,插在自己後穴的紅色蠟燭竟被點上了火苗,此時橙色火焰正靜靜的融著燭淚燃燒著,而青瀾銬住他手的方式也很惡劣,是手腕相互交叉,兩隻手都能摸到另一邊的手肘的方式,而且兩個手銬並排著銬在手腕上,這樣連想以轉動的方式伸直臂膀也沒辦法。

  總之他現在手只能背在背後,怎麼樣也無法搆到臀部,更別提蠟燭了,火焰一點點的往身軀逼近,冰染緊張的望著青瀾,呼吸急促胸腔明顯的起伏著,一雙漂亮的紫紅色眸子盈滿不敢置信、恐慌與無助。

  「不含嗎?」青瀾綠眸專注而深沉的望進他眼底,臉上似笑非笑的神情讓他看上去更加俊美魔魅,他語氣輕柔的吐出惡魔的誘惑:「乖乖舔的話,就幫你把火弄掉唷……」

  語畢更是故意的將早已脹熱得難受的慾望往殷紅的小嘴抵上,冰染羞憤地垂下了眸,青瀾居高臨下凝視他的模樣簡直快讓他喘不過氣來,長長睫羽顫動著,冰染稚嫩的臉蛋透露了羞怯與情慾的瑰紅,過了數秒,妥協地張開紅唇將發燙的碩大含進了嘴中。

  對於自己小嘴而言,吞下這樣的碩物顯得過於勉強,冰染含著淚光,努力的將慾望吞入到底,發現在樹上那次因為看不到倒是失去了相當多的羞恥,現在看得到自己含進嘴裡的紫紅色男根實在是太羞人了。

  慾望頂端含到極限地抵著自己咽喉,身體本能的感到反胃,冰染連忙蹙著眉忍住那股不適,認真的擺動頭部吞吐起來,在這當下,溫度略高卻只讓皮膚感覺的微微刺痛的燭淚滴在他的小腿上,要閃躲當然可以,腿打開點便是,但他現在必須以這種方式來得知蠟燭究竟燒到哪裡……

  害怕那火炎會沿著蠟燭一路燒進自己難以啟齒的私處,冰染抬眼看他,眸子裡帶著不願服輸的傲氣,可是又隱含著埋藏不住的恐懼。

  「你這樣不夠認真,我沒辦法替你熄滅蠟燭唷。」

  青瀾搖了搖頭,幾乎是欺負他到底,冰染惡瞪著他,深呼吸了口氣,更加快速、幅度也加大的吞吐著熱楔,也會以口腔緊緊包覆住慾望,時而用力吸吮,聽著自己吃得嘖嘖有聲,冰染整個腦袋都羞恥得亂哄哄。

6-3,冰火五重天 H

  沿著小腿一滴一滴接近的燭淚,讓冰染不由得心緒緊繃,肌膚上感覺到的刺痛雖然微弱,卻佔有他全部的思緒,一邊以口舌服務著微微喘息著的銀髮男人,又忍不住分神地偷瞄著後方,儘管什麼也看不到。

  「你真不專心。」注意到他的不安與心不在焉,青瀾將形狀漂亮的手探入冰染額前的發中,讓他深紫色的髮絲順著指縫流下,撥高他的瀏海也讓他仰起頭來看著自己:「一直東張西望的……」

  「唔唔唔唔唔──」他都做了還數落東數落西,冰染也瞪大紫眸惡狠狠的反瞪,在還艱難地含著對方碩大的情況下,發出完全不成句的抗議,基本上內容是──吃都吃了,不然你是想怎樣啦?小心我咬斷你喔!

  但是對青瀾而言,這段唔唔唔,只有很、舒、服三個字作為結論。

  「如果跟上次一樣看不見,你是不是就會比較專心呢?」

  冰染才剛愣了下,眼前就被青瀾解下的腰帶蒙蔽成一團黑,深色的皮製腰帶在他眼前繞了兩圈,牢牢的繫在腦後拉緊,回到了黑暗的狀態冰染更加覺得恐慌,儘管同樣看不見蠟燭燃燒的程度,但這樣全然的未知更使人膽顫心驚。

  明明是要他討好他,青瀾卻在蒙上他的眼之後,將他口腔中的粗長拔出,濕漉的紅唇則水光灩瀲的沾著唾液與其他淫靡的體液,頓時不知所措了起來,卻也不敢亂動,原因當然是源自於還一點一滴燒融的紅蠟。

  突然一個溫度極低的金屬貼在他唇上,冰染被嚇了一跳,立刻退開冰冰涼涼的感覺還殘餘在唇瓣之上,就聽青瀾壓低聲線以蠱惑似的性感語氣道:「嘴張開,含著。」

  「含什──唔!」感覺的出來那東西不是柱狀,冰染下意識就是皺著眉問,不過還沒問完,他就知道青瀾要他含著的是什麼了,冰冷的水液在他開口時傾入他的嘴中。

  剛才碰觸到的金屬似乎是舀湯用的大湯匙,而滿滿的一口水,感覺是快抵達冰點的溫度,原先還有些懷疑這是不是什麼詭異的東西,不過味道好像就是水罷了,他雖然不甘願又很疑惑,卻不得不低頭任人擺佈,乖乖的聽青瀾的話含著冰水。

  下一秒灼熱的硬物又扺上他的嘴,簡單明瞭的一句:「含進去。」

  明白了青瀾的意思,冰染忍著心中羞惱與屈辱的感覺,仰起頭不讓冰水溢出口,再將青瀾的慾望緩緩的含進嘴裡,便聽見青瀾性感的悶哼:「嗯……」

  截然不同的冰冷刺激,讓青瀾也把持不住的往冰染狹小的口腔裡挺進到底,冰染難受的嗚咽一聲,稍稍喘著鼻息,任過滿的冰水沿著嘴角流淌而下,滑過每一寸肌膚胸前、腿間、大腿最後落到地面,開始含著冰水替青瀾套弄著。

  全身的神經還是集中到後方,那種危險漸漸逼近的感覺讓他十分緊繃,吞吐的也越發熱烈,只想趕快結束這種危機,雖然聽說刑房的規則只限於這密閉空間內,出了房中那道門,一切傷痕便會解除恢復成最原始狀態,但是被燙傷一定很痛,他一點也不想嘗試……

  都是青瀾這個王八蛋──

  想狠狠咬下去的慾望膨脹得越來越大了!

  又吞吐了幾回,青瀾又退出了,連帶的那些變溫的水液也隨著流出,無暇顧及自己被水弄得濕答答一片的淫亂模樣,冰染跪得腿都發酸了,此時卻抬起頭來以期盼的眼神盯著應該是青瀾的臉的方向,渴望他替他將危險物品取出。

  可惜的是他閃閃發亮的雙眼被皮製腰帶遮住,而且那個人也完全沒有要替他解除危機的想法,而是將另外一匙水舀到他嘴邊,冰染愣了下,這次是溫度很高的熱水……

  青瀾絕對是變態!

  這麼咬牙切齒的想著,還是抽搐著顏面神經,張嘴把熱水含進口裡,溫差讓他的嘴有些麻痺與難受,深呼吸一口氣,乖乖的在黑暗中以口服務著青瀾。

  舒服的享受冰染認真的唇舌套弄,一邊欣賞他五味雜陳的可愛臉蛋,輕撫著他光滑的臉蛋緩緩地開口:「你知道嗎?這叫冰火五重天唷。」

  完全沒心思理會他,只是意思意思在黑暗中瞪他一眼,繼續憑感覺猜測蠟燭燃燒的程度。

  「其實本來應該是用冰塊的……不過這裡沒有就將就了,不過既然是五重天……要重複五次喔。」

  冰染定格在那裡,光聽聲音就知道青瀾說這話時神情有多愉悅,尤其最後那個斷音的「喔」,後面根本不是句號,應該是一顆愛心。

  冰染深呼吸、吐氣,努力的平復快抓狂的心緒──

  「呸!」冰染退開,一口把水吐出歇斯底里冒青筋的大叫:「你到底想怎麼樣啊!」

  「呵呵……來,換冰水──快點五次就結束羅。」青瀾笑瞇瞇的把冰水又放到他面前,冰染忍住想抓狂尖叫的慾望,洩憤似的把水一口飲進,然後咕嚕一聲吞下去給他看。

  「……」

  冰染挑釁的仰起頭睨他,雖然青瀾看不見他的眼神,不過這個仰頭角度確實還挺能表達冰染的得意。

  哪知道青瀾只是勾起嘴角,覺得他的反抗很可愛的笑了下,再度舀了一大匙笑吟吟地道:「沒關係,要喝還有很多唷。」

  「你去死──」

  啊啊啊──他要吐血了──真的快吐血了啊啊啊──

6-4,蠟燭伺候 H

  「不快點的話,蠟燭會燒光的唷……」

  聽見他根本是威脅的善意提醒,冰染忿忿不平的咬著唇,第三度張嘴含下冰水,把發酸的口再度納入那碩大,百般不願的繼續服務著。

  一邊做著,一邊心頭亂糟糟的東想西想……到底要替他口交到什麼時候才滿意啊他?是想射在他嘴裡嗎?王八蛋……那就快點啊!可惡怎麼這麼久……

  感覺那熱度逐漸接近他的臀部,都已迫在眉睫了,居然又換了熱水讓他含……冰染神經緊繃的忍受臀瓣上那火烤的異樣感受,燭淚都滴到了小腿根……他擰起眉閉上眼壓抑著灼熱的疼痛……

  突然眼上的蒙蔽物被一把拉下,冰染緩慢地睜開眼迎向青瀾低下望他的眼,紫眸覆上一層血紅色光澤,青瀾輕撫著他的眼睫問:「……你哭了嗎?」

  「誰會哭。」明明很害怕,冰染此時卻只是退開而後冷冷的回睨著他,眨也不眨那泛著紅絲的美眸。

  看冰染隱忍著,相當冷然的瞪著自己,這種任性的倔強他也很喜歡。

  青瀾舉起另一隻手到他面前搖了搖,偏頭道:「我滅了。」

  冰染瞟了下帶著燒傷痕跡的食指與拇指,偏頭睨著插在自己後穴的蠟燭,這才鬆了口氣的放鬆神經,他剛剛可是為了賭氣,硬忍著不去看後面的,還以為真的受傷了呢……

  「……你有病啊你?」冰染蹙著眉望向青瀾用來捏熄燭火而留下的輕微紅痕,當然指的不只是他滅火的這個自虐舉動,還包括了其他不尋常的行徑,就算以前就很愛玩花樣,但也沒像現在這個樣子……

  「沒辦法啊……」低下頭的那瞬間在陰影下似是有些落寞的神情,還捉摸不清那是裝模作樣還是怎麼的,青瀾彎下身子緊緊的抱著他,靠在他耳畔喃著:「還不是你最近這樣折磨我……所以現在只想好好欺負你呀……」

  「什麼鬼話……」落入溫暖的懷抱中,看不見貼在髮梢上的對方,只有耳際被熱氣吹得發癢,冰染敏感地瑟縮了下。

  「都是因為你瞞著我……」

  聽著青瀾大言不慚的將所有過錯推得一乾二淨,冰染不悅地扁著嘴,自個兒生著悶氣,他會這麼沒安全感是誰害的?

  而其實冰染不說,青瀾也猜得到他不說的原因,畢竟能讓他們起代溝的原因,也就那麼一個,雖然說關聯性有點莫名奇妙……不過還是沒想到青春期的男孩這麼喜歡胡思亂想啊,竟然會擔心這種奇怪的理由,果然還是個小孩子呢……

  「……我發誓我不會再騙你了……但是有些事,最好不要提,或者在時間還沒到之前,藏在心裡是最好的選擇……」

  青瀾的聲音縈繞在耳畔相當溫柔動聽,似乎還帶著微微的哀傷……一個字一個字聽得很清楚,但反而更讓人困惑了:「什麼?」

  「你知道嗎?」青瀾下一秒就轉移話題,修長漂亮的手沿著背脊向下撫,貼著圓潤的臀部輕輕玩弄著剩一小段在外頭的蠟燭,語氣挑逗的咬著冰染纖細的耳骨道:「這種蠟燭的熔點很低……只要體溫就夠了唷。」

  「嗯?」

  冰染愣了下,甬道中的蠟燭被拔出,但是卻還感覺得到異樣的黏稠餘留在體內……該不會……蠟燭融化在他身體裡了吧!難怪剛才一直覺的蠟燭有變小的趨勢,原來不是錯覺……

  接著瞬間被推倒在地,冰染髮出一聲痛呼,由於兩手被束縛在後,上半身整個是貼伏在地的,嬌弱的少年體態呈現一種極為撩人的模樣。

  跪得疼痛的雙膝依然著地,並被青瀾拉得更開,冰染側著頸子,透過肩部向後看,這才發現旁邊多了兩個金屬桶,並分別吊著許多器械在裡面,一個發著灼熱的水蒸氣一個散發著氤氳的寒氣,大概是剛才的冷水、熱水來源。

  只見青瀾從冰水中拿出一根和性器大小差不多的金屬管,一接觸到空氣它便覆上一層水霧,光看就知道它被浸得溫度極低……

  「你不要……啊──」

  青瀾真的逼他把臀部抬高,並將冷卻的金屬條插入後方的幽穴中,不只是鄰近冰點的低溫讓冰染不舒服地渾身發顫,連帶的被融化的蠟液也被弄回了固態,有的黏在金屬管上,有的則附在腸壁之上,詭異的感覺讓冰染難受的扭著下半身。

  接著金屬棒抽出,青瀾抓高他的臀,便一舉挺進到底。

  「呃啊──嗯……」冰染上半身伏在地,仰起頭發出呻吟,隨著身後猛烈的抽插喘息起來,與灼熱的熱鐵之間還隔著層不規則凝固的蠟,感覺相當奇怪,肉壁大半被隔絕起來,但是黏上什麼東西的異樣大得讓他不由自主的縮著後庭。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