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當前位置 > 耽美工口 > 星座全肉宴
《星座全肉宴》小劇場
隱藏設定大揭秘:

1.謝聚是謝添的親哥哥,謝羽霜是謝添的親侄兒。

2.在聚會上與程田交談的是歐陽平水。程田曾經暗戀歐陽,得知歐陽和葉子雙在一起後黯然傷神三個星期。

3.葉子雙家就住在汝楚家的對面,芥末油就是從葉子雙家借的,兩個人感情不錯常串門。

4.姜守涉常去掃黃的城西會所就是牛金老闆開的。

5.尹傑墨的老闆就是肖子師,他是肖子師最疼愛的下屬。

6.謝家兄弟和肖子師從小屁孩時代就認識。程田和謝家兄弟(謝聚謝添)肖家大少(肖子師)歐陽家的獨子(歐陽平水)都熟識,是社交場上最活躍的傢伙。

7.程大少最近的計劃是天涼了以後讓王氏破產【喂

星座全肉文——番外小劇場:《中秋就該團圓啊喂!》

隱藏設定大揭秘:

1.謝聚是謝添的親哥哥,謝羽霜是謝添的親侄兒。

2.在聚會上與程田交談的是歐陽平水。程田曾經暗戀歐陽,得知歐陽和葉子雙在一起後黯然傷神三個星期。

3.葉子雙家就住在汝楚家的對面,芥末油就是從葉子雙家借的,兩個人感情不錯常串門。

4.姜守涉常去掃黃的城西會所就是牛金老闆開的。

5.尹傑墨的老闆就是肖子師,他是肖子師最疼愛的下屬。

6.謝家兄弟和肖子師從小屁孩時代就認識。程田和謝家兄弟(謝聚謝添)肖家大少(肖子師)歐陽家的獨子(歐陽平水)都熟識,是社交場上最活躍的傢伙。

7.程大少最近的計劃是天涼了以後讓王氏破產【喂

星座全肉文——番外小劇場:《中秋就該團圓啊喂!》

農曆八月十五,汝楚家。

汝楚正考月餅,姜守涉正在準備餐具。

汝小桃(急急跑來):“二爸,咱家水管子漏水啦!”

姜守涉(驚):“我去看看。”

過了一會兒。

姜守涉(喊):“汝楚,咱家水管子出問題了,跑了一地水,可是看不出哪壞了。”

汝楚(跑去查看):“我去對門借扳手。”

不久。

葉子雙(興致勃勃揮舞著扳手):“我悄悄我瞧瞧,出什麼事啦?”/

姜守涉(指著一地水):“你能瞧出哪出問題了麼?”

葉子雙(思索):“瞧不出來。這要是等明天物業來,水都能泡滿樓下了。”(掏手機):“不過我有一朋友,搞器械設計的,觸類旁通,興許他能弄好。”(撥通):“平水,我這遇到麻煩了,你快來呀!”┑┍

很快,門鈴響起。

汝楚(打開門,疑惑地):“怎麼一口氣來仨人?您們是?”

歐陽平水:“你好,我是葉子雙的朋友,來給你們看看水管。”

程田(指指平水):“你好,我是他的朋友,正聚會的時候聽說有麻煩了,一起跟來看看的。”

謝添(點點頭,目不斜視的進了門)

歐陽平水查看管道,程田站在一旁。

程田(調笑地):“哎呦,這不是肖子師他們公司的產品麼,還敢跟我號稱全免檢,我得打個電話羞辱他一下。”(掏手機撥號):“肖總,晚上好啊!最近怎麼樣?我可是有件好玩的事告訴你。就你們那uh36型引水管道……”╮╭

不一會兒傳來門鈴聲。

汝楚(更疑惑地):“您二位又是……”

肖子師(冷峻地):“聽說我的消費者有投訴,正好有空,過來查看情況。”

牛金(冷峻地):“我是隨行人員。”

姜守涉(驚訝地看著進門的牛金):“姓牛的?!”

牛金(皺著眉):“條子?!”

肖子師與汝楚(出乎意料地):“你們認識?”

姜守涉(冷哼一聲):“常去掃黃。”

牛金(冷笑一下):“一無所獲。”

姜守涉與牛金(齊聲):“哼!”

肖子師(看著歐陽平水):“您就是那位有名的設計師歐陽?”

歐陽平水(與肖子師握手):“不敢當。肖總久仰。”

肖子師:“關於這個管道,我想聽聽您的高見。”

歐陽平水(成功把水止住):“高見不敢說。只是有一些新想法,希望您能指教。你看這個u型嘴,水通過的時候會#%&%……”ww

姜守涉(看著一群人,對汝楚說):“這麼多都是來幫忙的,咱們不管一頓飯說不過去。除了那個牛金。”

汝楚(異常興奮,輓袖子):“好主意。我堂堂汝神廚的藝術品,終於可以面市了!”(*︾▽︾

汝楚撲向了冰箱,門鈴又響。

姜守涉(愣愣地):“那個……您們又是哪位?”

尹傑墨(嚴肅地):“您好,我是xx公司的經理,我的老闆告訴我這裡有消費者投訴了產品問題,請問就是您麼?”

楊白(略顯憤怒):“我來找那個吃人的資本家!”(`)

肖子師(向尹傑墨招招手):“uh36引水管可能要修改設計。這位歐陽先生提出了很新穎的觀點。我正準備把他聘請來咱們公司。”

歐陽平水(無奈):“肖總……請不要衝動。我並不是這方面的專家……”

尹傑墨(掏出工作筆記和鋼筆):“請問是哪一方面的問題呢?可否詳細描述一下。您的提案也請全面的告訴我。還有,您的期望薪金是怎樣的?我會馬上和人力資源部聯繫……”

楊白:“哥!你夠了!”

歐陽:“……”(()))

葉子雙(超開心):“有錢不賺王八蛋,我替他同意了!”oo~

這時,門外再次有人按門鈴。

姜守涉(崩潰地):“怎麼還有人來?你們又是誰啊!”

謝聚(溫和地):“這麼晚來打擾很抱歉,我是來帶走我那不成器的弟弟的。”

謝羽霜(禮貌的):“不好意思,我們來找我的叔叔。”

謝添(緊皺著眉):“大哥?你怎麼回來這裡?”

謝聚(面色陰沉):“你還知道有我這個大哥?要不是肖先生告訴我你在這裡,我還抓不著你。今天可是中秋,快跟我回家見爸爸!”

謝添憤恨地瞪肖子師,肖子師望著天花板。

謝添(緊皺著眉):“他說過再也不想見我。我是不會回那個家的!”

謝羽霜(仰頭看謝添):“叔,我們都很想你。”

謝添(送開門,緩和了表情,摸摸謝羽霜的頭):“乖,小霜最近好嗎?”(捏捏謝羽霜):“臉上總算有點肉了。”

謝聚(不滿地):“拿開你的手!快跟我動身!”

謝添:“說了不去就是不去!”

程田(溫和看著謝添):“我和你一起去見老爺子。”>

歐陽平水(看著程田):“冷靜一下,要把人家父親氣死麼?”

葉子雙(看著歐陽):“一起面對才是真愛嘛!”

尹傑墨(看著葉子雙):“所以您到底能不能代表歐陽先生簽約呢?”

那邊廂

姜守涉(對著牛金):“下次一定抓到你把柄,有種就別讓姓肖的插手。”

牛金(回瞪姜守涉):“好啊!我等著你來!”(`)

肖子師(看著姜守涉):“姜警官。我們需要談談。”ノ

楊白(看肖子師):“我才需要好好和你談談什麼叫八小時工作制!”┗`o′┛

謝羽霜:“怎麼兩邊都在吵架……”ノ

汝小桃(拽姜守涉袖子):“二爸!好多帥叔叔!”ω

姜守涉(護住汝小桃):“寶貝兒別被騙了,男人都是狼!”┏┛

屋裡一時吵成一團,兵荒馬亂之際,廚房門怦然打開。

汝楚(雙手叉腰手握炒勺氣勢雄渾波瀾壯闊地):“吵什麼吵!都來吃晚飯!”(╯‵□′)╯

說罷汝楚側身一讓,頓時滿室生輝金碧輝煌,堪稱大師之作的全席震驚了所有人。

半小時後。

謝聚(對汝楚):“汝先生,可不可以請教你這西蘭花的做法?我兒子很愛吃,可每次我做的口感都不是很好。”

汝楚(放下碗筷,做出長談的架勢):“話說這西蘭花,可是很講有訣竅的一道菜。首先花朵要用手掰,不要切,其次焯的時候水要滾燙,立刻撈出。再次是蒜要用刀拍打,而不是切碎。最後炒起來要眼疾手快,火大油勻。同理,你再看這道油菜冬菇¥…&*(y$…%#$…%#$”

葉子雙(對謝羽霜):“小老弟,你怎麼一聲不吭的?”

謝羽霜(眨眨眼):“我爸爸不喜歡人在吃飯的時候說話。”(-)

葉子雙(大手一揮):“去他的,哥給你拿月餅去。”()

歐陽平水(對葉子雙):“不要教壞小孩子”=_=

程田(對歐陽):“歐陽兄,你看這道海參糯米丸,有沒有烏龍一吐戲海珠的味道?”

謝添(面色陰沉,一言不發盯著肖子師)o

肖子師(給謝添夾了很多降火去燥的苦瓜)ヾノ

牛金與姜守涉(有仇似的緊張對視,火花閃電劈啪作響)

窗外一輪圓月高懸,海暮日落,月兔戲冰輪,天下有情,千里共嬋娟。

(全文完)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