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當前位置 > 耽美工口 > 星座全肉宴
《星座全肉宴》
星座全肉宴第六章——白羊追摩羯

楊白:“哥~”

尹傑墨:“(▼_▼)”

當熱情衝動VS禁欲面癱

晚九點已經過去,鬧市區的寫字樓裡,小格子一樣的燈光逐個熄滅,加班的人也都紛紛歸家。只有高層的某個房間,燈光一直持續的亮著。

牆上的掛鐘沉穩走動,正如辦公桌後它的主人的步調。專注認真的神情一成不變,全副身心都沉浸在手上的工作裡,不知道夜以入深。

一雙手推開辦公室的門,略顯嚴厲的口吻顯示出了進門人的不滿:“趕快收拾東西走人!還想呆到幾點?”

辦公桌後的尹傑墨抬起頭,面無表情的盯著進門的高大人影:“哪有你這樣的老闆?居然禁止員工加班?”

上司用指節敲敲桌面,提醒道:“工作狂也該有個限度,沒日沒夜的,我可不想給病床上的你送什麼工傷撫恤金。”他做出轟趕的動作:“趕快滾回你家去!”

尹傑墨面無表情的:“那我把工作帶回家。”

上司一把抓住他往電梯裡拖:“求你了行不行?求你下班吧。”

尹傑墨看著電梯反光裡自己沒什麼表情的臉,心裡很忐忑。

下到一層,快要出門的時候,尹傑墨腳步一頓,猶豫了一下,還沒停住,就被老闆拉出了門。

果然,他一眼看到樓門口前的那個身影,心裡咯噔一聲。燈光下的他雙手插兜,斜倚著車門。俐落的短髮不羈的直立,高挺的鼻樑在臉上投下側影,嘴巴裡叼著一隻眼,顯得心不在焉。露肩的黑背心顯出強健的雙臂的漂亮肌肉,硬朗的鎖骨下吊著一枚金屬牌。兩隻長腿隨意的交叉,短靴在地板上小幅度地滑動著。

儘管對他已經太過熟悉,可每次見到,那股活力四射和野性難馴都讓人難以控制的心跳加速,快要窒息。

尹傑墨的老闆玩味地看著他微微變色的臉,調侃道:“全天下也就只有這個傢伙能治療你的面癱了。”他突然伸出手,解開尹傑墨端整的領帶,把他的襯衣扣子弄開了兩顆,露出了一小片胸膛。“這樣還好一些。”老闆滿意地看著稍微改變了的尹傑墨,“太禁欲會把人嚇跑的。”

尹傑墨仍舊面無表情:“少管閒事。我今晚坐你的車回家。”

老闆忙轉身要走,推脫道:“算了吧你。那小子會殺了我。”

正拉扯間,路燈下的男人已經快步走了過來。他微微翹著嘴角,眉間神采飛揚,熱誠地看著尹傑墨:“哥,我來接你下班。”

這個人就是楊白,尹傑墨繼母帶過來的孩子,他的弟弟。

尹傑墨僵著臉,不說話也不動。楊白不由分說,一把抓住他的手,拉著他往車裡走。尹傑墨打了個機靈,連忙甩手掙開他,僵著臉斥責道:“像什麼話!”

楊白不生氣,只是回頭認真地看著他:“我在追求你。這樣做不可以嗎?”

尹傑墨頭疼的皺皺眉,路燈下的他,突然顯得有些疲憊,他看著楊白:“楊白,不要再這樣開玩笑。”

楊白認真的搖了搖頭:“我沒有在開玩笑。我喜歡你,在追求你,和天底下所有陷入單戀的人沒有區別。”

尹傑墨搖搖頭:“我們是兄弟。”

楊白介面:“可我愛你。”

尹傑墨突然怒火中燒,臉色更加冷沉:“夠了!你向來衝動,我忍你,這次不行!你鬧太大了!”

楊白不再說話,只是強硬的拉住尹傑墨的手,大步向車子走去,頭也不回。力氣大的嚇人,尹傑墨幾乎是被挾持到了副駕駛。

楊白坐回駕駛座,深呼吸了一口,仿佛在平息衝動。他看著前方冷靜了一會兒,然後扭轉身,探過手去。尹傑墨看著他的手臂越靠越近,心跳都快停止。他全身僵硬,自己都不知道在害怕什麼又在期待什麼。結果楊白只是把尹傑墨的安全帶扣好而已。

楊白看著尹傑墨,皺起了眉:“你怎麼了?不舒服?”

尹傑墨吐了一口氣:“沒什麼,我很好。”

楊白挺直的眉毛皺的更緊:“胡說。你加班加的太嚴重了!看看你這些天,憔悴成什麼樣子!一天有幾個小時睡眠?5個還是4個?”

楊白啟動車子,掉轉頭開過去。尹傑墨驚訝地提醒道:“喂,這不是回家的方向。”

楊白隱含著怒氣說:“我是去追你們老闆的車,必須給他點教訓了!”

尹傑墨一腳替他踩了刹車,慣性使兩個人往前狠狠一摜。

“哥!”楊白大聲抗議起來。

尹傑墨氣憤的一巴掌打上他的後腦勺:“臭小子!叫你再衝動,叫你再衝動!”

楊白一邊護著頭,一邊抓住他的手:“好啦好啦!哥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麼!”

尹傑墨氣呼呼地坐回副駕駛,閉著眼平復喘息。

楊白看著他的表情,不敢再去找他的老闆,只好倒轉車往另一個方向開。

車子平穩的行駛,夜晚的道路寧謐而安靜,車裡只剩下兩個人的呼吸聲。

突然,尹傑墨沙啞的開了口:“我會睡不著覺,還不都是因為你。”

楊白驚訝地扭頭看他,結果尹傑墨仍是萬年不變的面無表情,靜靜地看著前方道路,不再說話。

楊白遲疑著說:“剛才……你的老闆對你……”

尹傑墨立刻回道:“他鬧著玩的。”

楊白急道:“可大家都知道他喜歡男人!”

尹傑墨喝止住他:“他已經有愛人了!”說完連他自己都震住了,為什麼要和楊白解釋的這麼清楚?莫名其妙!雖然他還是不動聲色,但是無法自控的舉止已經令他分外懊惱。

楊白老實地沉默了一會兒,開始轉移話題,努力恢復輕鬆的氣氛:“哥,這次區際賽車,你猜我拿了第幾?”

尹傑墨木著臉,那場比賽他專門買票,特意請了假去了現場,當然知道結果。可就是不願告訴楊白。

“是第一呀!”楊白喜笑顏開,伸出右手食指,在尹傑墨面前晃悠,快樂的像個孩子。

尹傑墨掃他一眼,“區際比賽在我預料之內。你該去國際賽事上歷練歷練,孫教練會在7天后聯繫你。”

楊白回視他:“你搞定了孫教練?”

尹傑墨閉閉眼,只簡單地說:“是啊。”他自己在這其中所付出的巨大努力,一個字也沒提。

楊白垂下眼簾沉默了一下,接著直視了前方:“我的事,自己可以處理。你這樣費力不討好,圖的什麼?”

尹傑墨看著車窗外一排排的路燈倏忽而過,像是看癡了。他無意識的喃喃地說:“從小到大,操心習慣了。以後我儘量改吧……”

楊白方向盤一個不穩,車猛地打了個S型。他快速穩定住車輛,呵,虧自己還是個職業車手,居然因為心情一震動,車子都打了晃。他心情複雜地說:“我既不想讓你為我操心,又想求著你為我著急。”似乎是突然打開了話匣子,他絮絮地開始談起過往:“記不記得我第一次打滑受傷,車都飛出去?那是因為我聽說你交了第一個女朋友,哈哈,開著賽車呢就開始生氣,居然就走了神,好險啊。”楊白越說越有興致:“第一次拿冠軍那次,記不記得?咱媽騙我說你要從國外回來,我就真信了,全心全意的拼了一次,要拿冠軍給你看看,結果就真拿到了!”他神采飛揚,眼睛裡閃著黑亮的光芒:“可惜是假消息。我埋怨了咱媽好久,氣的一個人坐在樓頂一整夜,真是傻死了。”

楊白的眼睛溫和的眯起來,他一邊手上握著方向盤開著車,一邊笑話自己:“好像從小到大這麼多年,每一件重要的事都和你有關。”

尹傑墨側過頭,看楊白笑眯眯的側臉。也許,今晚可以把事情徹底說清楚,這幾個月來不清不楚無法自控的局面使他非常疲累,他不擅長應付這種超乎規劃的局面,井井有條的生活過起來比較容易。“楊白,你乖乖聽話,好好找個女朋友,按我的計畫走。不久之後,你絕對會是全國最受矚目的賽車手。”尹傑墨看著楊白,無比認真地說道。

楊白聽了這話,愣了一下。接著他眨眨眼,操縱手柄,把車子緩緩地停到了停車坪上。接著側過身,好整以暇地看著副駕駛上的尹傑墨,看他一臉嚴肅,坐姿端正,嘴唇習慣性的緊抿。多麼規整禁欲的人,永遠走著安靜沉穩的步調,運籌帷幄,成熟可靠。

楊白定定看著他,探究性的直視很久,這才張口問道:“哥,你有沒有看清過自己的內心?”他向著尹傑墨的方向,突然靠過去,探出手,危險的眯起眼,非常具有侵略性地拉開了尹傑墨的襯衫領口,垂著眼簾掃視著那一小片胸膛,輕輕舔了舔嘴唇,低沉沙啞的開了口:“我真想看看,你失控的時候是什麼樣子。”

尹傑墨看著楊白靠近的臉,眸子閃爍著懾人的光芒,仿佛隨時會撲上來的野獸。他再次覺得呼吸困難,控制不住的吞咽了一下。

楊白卻忽然退回駕駛座,右手猛然加檔,腳下一個油門。車子像挨咬的遊魚,筆直的嗖然竄了出去。

尹傑墨倒抽一口冷氣,雙手貼住座椅,感受著車子驚人的速度,叫了出來:“你想吃罰單?!”

楊白翹著嘴角,邪邪笑了一下:“何止!”他手下不停,全神貫注的駕駛著急速行駛的座駕,朝著城外無人的寬闊道路,飆飛而去。

車子駛上郊外寬闊無人的道路,暗如黑幕的四周,只有兩盞車燈發出光芒。楊白獵豹一般緊盯著前方,全神貫注,氣勢凜然。手下換擋速度之快如移形幻影,車子與他仿佛融為一體,靈活的漂移。

一個又一個令人心驚肉跳的急轉彎被拋在腦後,尹傑墨整個脊背都緊貼在座椅上,瞪大眼睛,道路的變動讓他頭暈目眩。冷汗一點點滲出來,額頭都變得晶亮。他全身前所未有的繃緊,心跳如驚雷,只覺得車隨時會翻滾出去,像電影裡那樣,好幾個飛旋之後轟然砸落在地,讓人覺得隨時都要死去。尹傑墨緊咬著嘴唇,連“停下”的命令都發不出來。

突然,前方出現一個巨大的急轉彎,纖細的欄杆清晰可見,後面就是索命的高坡,如果車輛沖出去,車毀人亡,必死無疑。

但是楊白手下竟然毫無減速的徵兆,仿佛在等著撞出欄杆的那一刻,一飛沖天。

眼前的情景仿佛慢鏡頭一般展現在尹傑墨眼前,欄杆越來越近,生死一線間,他的身體不由自主的往駕駛座撲去,條件反射一般的,腦子裡只有一個想法——不能讓楊白死。

尹傑墨猛地抱住駕駛座上的那具身體,用盡全力護在他身前。腦子裡一片空白,心跳都停止,全世界在一瞬間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等到聲音漸漸恢復,擂鼓般的心跳聲充斥著耳膜,整個車裡都只剩下尹傑墨的急喘。他愣愣地抬起頭,看見自己懷裡楊白笑微微的臉。車子已經安全的停在了馬路上,周圍寧謐安靜,彎月高掛,星子靜垂,輕風吹過耳畔,溫柔的像楊白的笑容。他輕聲開了口:“哥,你自己都沒發現,其實這麼這麼的愛我。”

尹傑墨的肩膀突然劇烈地顫抖起來,他哆嗦著鬆開安全帶,深呼吸了一大口空氣,突然彈坐起來,一把按住楊白的肩膀。座椅被他巨大的力道狠狠壓平,他居高臨下的騎在楊白身上,惡狠狠地盯著他,像是要一口吞了他才解恨。

“混帳!”尹傑墨氣的破口大駡,滿臉都寫著怒火沖天,“你想死嗎?!”

楊白輕聲解釋道:“我只是想讓你認清楚自己的感……”

“去你媽的!”尹傑墨毫無形象的打斷他,突然猛地俯下身,狠狠地碾壓住了楊白的嘴唇。

他憤怒地撕咬楊白,恨不得咬下一塊肉來。楊白被他不同尋常的反應震驚,呆了一下之後,毫不示弱的張口回咬。急促的喘息相互交聞,性感的煙草味道彌漫在口齒間,兩個人有仇似的互相啃噬,舌尖靈活的逃竄,牙齒憤恨地撕扯,血珠從兩人相連的唇齒間冒出來,混雜著溢出的銀絲,血腥卻華美。

尹傑墨急喘著支起上身,怒火沖天的看著被壓在身下的楊白,嘴角帶著血液,兩片緊抿的淡色薄唇此刻被噬咬的腫脹通紅,微微半張著喘息,舌尖在嘴唇間隱約可見,嘴角還帶著猩紅的血液。

楊白喘息著躺在被壓平的座椅上,雙手扶住尹傑墨的大腿,看著身上人失去理智的樣子,眼睛裡的欲火越來越旺盛。他動了動下身,故意去蹭動尹傑墨的胯下。

尹傑墨臉色一僵,明顯感受到了身下堅硬的火燙。他仿佛突然意識到自己剛剛作出怎樣出格的事,嚴肅了神情,不自然的支了一下身下座椅,想要邁步逃開。

楊白急忙抓住尹傑墨的腰胯,一把把他按了下來,不容反抗的伸出雙手,快速的解開了尹傑墨的腰帶。

尹傑墨大驚,急忙抓住自己要被撕下來的西裝褲,無聲的反抗搏鬥著,狹小的空間裡,兩個長手長腳的高個男人你來我往,拳腳相加。急促的喘息彌漫在整個車廂裡,情色的意味越來越濃重。

終於,尹傑墨被制住雙手,他僵著臉,壓低聲音呵斥道:“混蛋!放開我!”

楊白按住他,支起自己的上身,與騎在胯部的尹傑墨肌膚相貼。他急切的湊近尹傑墨的臉,追逐著尹傑墨的嘴唇,手下絲毫不停,將他的西裝褲退到膝蓋處,又不老實的沿著他優雅的腰側滑上來,雙手伸進他的襯衫裡,用力地摩挲按揉,留戀地撫摸著手底下光滑緊實的肌肉,愛不釋手。火燙的呼吸噴在尹傑墨的臉上,他陶醉的述說著自己的心情:“哥,我要你!現在就要你!”

尹傑墨僵著臉孔,慌亂地躲避著楊白的追逐親吻,扭動著身體掙扎,一向冷靜的頭腦此時翻江倒海。他無法估計接下來發生的事情,突然不知道該怎麼辦。下身猛地一涼,低頭一看,自己的脆弱竟然被握在了楊白手裡。他驚得一愣,楊白抓住了這個機會,敏捷地吻住了尹傑墨的嘴唇。

他含住尹傑墨的舌尖,溫柔而堅決地引逗他探入自己的嘴唇裡。握住尹傑墨下身的手輕輕揉搓著,長久抓握方向盤的手上長滿了薄繭,此時在尹傑墨的下身堅決的按揉著,摩擦起陣陣電流。楊白用拇指堵住那東西的小口,用指尖溫柔地摳弄著。

尹傑墨的唇舌被楊白攫取,感受著他潮熱的口腔裡誘人的純男性味道。身下被楊白握住,刺激的摩擦和輕柔的摳弄帶來陣陣戰慄。上下兩方面的攻擊沖刷著僅存的理智,幾乎使尹傑墨無法呼吸。他微微低下頭,借著車內的燈光,看著緊貼著自己的楊白,那英俊的眉眼,漆黑的雙目正赤裸裸的直視著自己,眼中的欲火和亢奮一覽無餘。這樣認真專注的愛撫和挑逗,充滿攻擊性的佔有欲,都讓人無法抵抗。尹傑墨被楊白火燙的呼吸感染,下身越來越熱,像漸漸騰起的熾熱火焰。

楊白感受著手心裡的東西逐漸粗長,分量愈加沉甸甸。他一邊流連在手心裡的陽物上,另一隻只手的手指試探著伸進尹傑墨的身後。

尹傑墨一把抓住了他的手,銳利的目光直視著楊白。

楊白停頓了一下,專注的凝視著尹傑墨。他垂眼想了想,輕輕點吻了一下尹傑墨的嘴唇,小聲的說:“對不起……我又太衝動了。”他收回手,解開自己的褲鏈,早就紫漲起來的陽具直撅撅的彈了出來,幾乎冒著熱氣。他伸出舌尖,探尋的舔吻尹傑墨的胸口,在他的肌肉上輕輕印下一個牙印,然後輾轉到右邊乳頭處,把那粒翹挺連同乳暈一起含進了嘴裡,像孩童吃糖一般有滋有味的咂摸起來。尹傑墨受到酥癢的刺激,寒毛都豎了起來。楊白把雙手探到兩人的下身,把那兩根同樣可觀的粗長男根一把握進手心裡。

“嗯……”在被握住的一瞬間,兩個人一起發出了歎息。楊白不急不躁,極有技巧的由緩到急,賣力的擼動著兩個人的下身。透明的液體從馬眼處滲出,把兩根柱體染得晶亮。它們像兩條糾纏的長蛇,一邊碰撞一邊舞動。隨著楊白雙手的運動,無法滿足的兩人不自覺的開始前後移送胯部。兩根粗漲開始相對運動,急切的摩擦著。楊白擼動的速度越來越快,尹傑墨難耐不已,挺送的幅度越來越大,隨著一陣激顫,雙龍一起激射而出,白濃濺了兩人一身。

淫靡的麝香味道彌漫在了車廂裡,粗重的呼吸交纏糾葛,周圍出奇的寂靜,一股仍不滿足的饑渴彌漫在空氣裡。

楊白深深吸了一口氣,想要努力平復小腹的蠢蠢欲動。尹傑墨不願意,楊白就絕不會逼迫他。

就在這時,尹傑墨突然伸出指尖,在楊白的胸口沾染了一點白濃,慢慢地送進嘴裡,舌尖居然留戀的纏裹了一下指尖。一向冷靜的雙眼此刻朦朧的微眯起來,他沙啞的詢問道:“這是你的,還是我的?”

楊白被他異樣性感的臉龐震懾住,一句話也說不出。更出乎意料的事情發生了。尹傑墨挖起噴射到兩人胸口的精液,沾滿指腹後,把手指探進了自己的股縫。他輕輕地把指尖刺進去,笨拙的做著開拓。脖頸高昂起來,閉著眼睛,難受的哼出了聲。楊白看著他,自己脫力似的躺倒在座椅上,徹底目瞪口呆,連身下的男根漲到發疼都不自覺。

幾分鐘後,似乎是覺得擴展的差不多了,尹傑墨雙手撐了一下座椅,跪坐起來。他仔細的看著後庭與楊白下身那根硬挺的對介面,認真的對準後,一股腦坐了下去。

劇痛使尹傑墨難以忍受的大叫出來,手指用力地摳住了楊白的手臂。

楊白急的直吼:“笨蛋!想痛死嗎?”

尹傑墨俯下身,用力地封住楊白的口唇,大力親吻著他,努力掩飾下身的劇痛。

楊白扣住尹傑墨的後頸,心痛地回吻他,兩個人的嘴唇都顫抖起來。

適應了好一會兒,尹傑墨哆嗦著呼了一口氣:“可以了,你……動一動。”

他的配合與忍讓徹底點燃了楊白,一得到了允許,楊白就無法自控,不管不顧的挺動了起來。尹傑墨咬著牙木著臉,一邊被頂的一竄一竄的,一邊恨恨地罵:“叫你……動一動……不是……動……這麼快!”

楊白控制不住的快速挺動著下身,穴口裡溫暖的褶皺柔和的吞咽的他的陽具,舒服的一塌糊塗,他失去理智的叫嚷道:“哥……啊……哥哥!”

尹傑墨臉色潮紅,緊咬著牙關,雙唇血紅,鼻尖沁著細汗,兩道濃眉緊縮,專注的配合著楊白的抽插。一邊被頂的往上躥,一邊努力調整著下身,好讓楊白插入的更舒服,也是在自我救贖。下身的劇痛逐漸轉為麻木,之後便傳來一陣陣酥癢,他體會著身體裡神奇的轉變,臉色越來越紅,他不情不願地低聲說:“那裡……頂一下那裡……”

楊白一個挺送:“這裡?”尹傑墨一下子呻吟出聲,身體顫了兩顫,眉頭緩緩鬆開。楊白一下子來了興致,繼續頂著那一點,邊頂邊問:“是不是這裡?嗯?是不是?”尹傑墨全力克制著自己不要露出太過陶醉的表情,完全不理他,楊白卻越來越壞心的逼問:“是這裡嗎?說呀!不說我就不頂了!”尹傑墨氣的低聲大罵:“是!他媽的就是這裡!”楊白笑眯了眼,更加快速的抽插起來,不忘戲弄尹傑墨:“咱們……可是一個媽……你……罵誰……”尹傑墨咬住下唇,照著楊白的臀肉就是一巴掌。楊白被打的直樂,一邊樂一邊開了打樁機一般抽插起來。一直端整禁欲的哥哥此時在自己身上顛簸,最淫蕩的一面都被自己享用到,楊白心中的滿足感與愛欲瞬間爆棚,他看著身上被頂的亂顫的尹傑墨,邪笑著說:“哥,我要掛五襠了。”

話音剛落,尹傑墨只覺得一股巨大的力道從下身頂上來,肚子裡的內臟似乎都被推擠開,他的頭砰的一聲撞上了車頂,整個人被頂飛起來。

隨著身體跌落,他的大腦瞬間一片空白,體內一股被熱流猛衝進來,整個小腹都要被燙穿,尹傑墨大叫一聲,身前也隨著這股激熱猛然噴射出來,白濃都打到了車頂上,濃稠的液滴緩緩流下來,滴落到楊白因高潮而失神的英挺臉龐上。

尹傑墨呼了一口氣,脫力的倒在楊白的胸膛上。下身含著他的粗漲,一縮一縮地抽搐著。

愛情總是悄悄萌發,突然有一天已是參天大樹。心靈其實早已沉淪,沒說出來前已成了習慣,就在連自己都沒發覺的時候,悄悄地滲透進了生命裡。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