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被迫嫁人後我被寵上天》第66章
第65章

  賀清墨把楊涵的話轉述了一遍,樊星更沒心思去想樊美熙了,眉眼間具是擔憂,「哎,我今天還以為陸馳師兄的情況不錯,原來是我盲目樂觀了。」

  賀清墨騰出手來揉了揉他的頭髮,笑道:「也不用盲目悲觀,情況也沒有想像糟糕,至少他目前還是願意按時去就診的,那就還有轉圜餘地。再說了,難得跟老公出來吃頓飯,總是說別人,老公可是會不高興的。」

  賀清墨不想他不開心,所以乾脆岔開話題。

  何況,他可還記得剛才楊涵的話。雖然他知道那個陸馳不可能成爲自己的威脅,可是樊星這段時間放在陸馳身上的精力真的太多了,連周末都要陪著陸馳去看心理醫生,他心裡多少還是有些不爽的。

  樊星聰明的很,聽出了他的弦外之音,立刻乖巧的凑過來在男人臉上親了親,軟軟的接口道:「那我們不說他了。對了,我剛才是第一次看到你的公司呢,網上說那是那棟樓是自己設計的,是不是真的?我對建築不太懂,但我覺得很好看。哥哥你不是學計算機的嗎?為什麼還會建築設計? 」

  「是不是很厲害?」男人顯然對樊星「知錯就改」的態度非常受用,挑眉頗有些得瑟。

  樊星點頭,神情及其認真鄭重:「嗯,哥哥真的好厲害!」

  男人倒是怔了怔,扭頭對上小朋友熠熠閃亮的眸子,才確信樊星幷非是爲了哄他開心,而是真心覺得他很厲害,他設計的那棟樓很棒,甚至帶著些許的自豪與驕傲。

  笑意不由自主的從男人的嘴角化開傳至眼底,洋溢著他自己都沒發覺得甜膩膩的味道。

  然後他一脚踩下剎車,毫無徵兆的把車停在了路邊。

  樊星以爲到了地方,正要回頭看向車外,下巴却被人捏住,然後在他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男人的嘴巴已經凑上來堵住了他的。

  他清亮的大眼睛困惑的眨了眨,男人已經傾身壓了過來,把他抵在座位上,親吻的動作越來越深入。

  樊星不由閉上眼睛,摟住男人的脖子回應他。

  男人却因此開始變本加厲,幾乎抽乾了他身體裡的所有的空氣。

  難耐的聲音從他的喉嚨裡發出來,男人才終於鬆開他,抵著他的額頭與他四目相對,聲音低啞,「樊星小朋友怎麽這麽會撩啊?」

  小朋友的眼底盈盈似水,呼吸有些不順暢,聽了他的話更困惑不已,眼睛不解的眨著,還沒理解男人的意思,只覺得一隻大手似有若無的在他身上乾壞事。

  他整個人都僵住了,眼底的困惑化成不可置信。

  男人的動作卻更加肆無忌憚。

  樊星連忙按住男人作祟的手,可憐巴巴的看著他,聲音透著水汽,「哥哥……」

  這般軟糯的小白兔模樣,簡直勾的男人心裡更癢了,真真想給人就地正法了。

  不過小朋友臉皮薄,這青天白日的在路邊真做起那種事情來,事後只怕小朋友真要跟他生氣的。

  所以男人只能抱著人揉捏了幾把,過了過嘴癮,把人給放了。

  其實賀清墨也不算是那種隨時隨地不顧場合發情的人,誰叫樊星忽然那麽認真的誇他,還星星眼的看著他,他一周沒看到人,哪裡經得起這麽撩啊?

  樊星是不知道他的心思,只覺得自己逃過一劫,暗自鬆了一口氣,心想以後在車上還是不要跟賀清墨說話了,要不太危險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麽,會讓賀清墨覺得自己是在撩他,索性以後就閉嘴少說點話。

  然而沒什麽用,男人晚上回家後還是把路上沒做完的事情連本帶利的都討回去了。

  第二天樊星腰酸的不想起床,却接到了顧明宇的電話約他見面。

  「有什麼事情電話裡說吧。」樊星幷不想跟他們一家有牽連,何况他跟顧明宇本來就沒什麽聯繫,現在更沒必要。

  「你很忙嗎?我可以去找你,你只需要抽幾分鐘跟我見面就行。」顧明宇的語氣倒是比之前每次見樊星的時候好了不少。

  樊星卻依然不想跟他多話,「是……媽媽讓你找我的吧?麻煩轉達一下,該說的話我上次都說清楚了,希望她別再做這種事情了。沒別的事情的話,我挂了。再見!」

  「餵!」顧明宇却連忙攔住了他,「你等等。確實是媽媽讓我來找你的,不過我自己……一直也想跟你道歉,也道謝。上次的事情,是我誤會你了,對不起。你還救了我,我跟你道謝。」

  他大概是不習慣跟人說這種話,所以語氣很彆扭。

  樊星倒是不在意,隻淡淡的接道:「沒什麼,不用放在心上。」

  反正樊星自己也沒放在心上,至於顧明宇道歉還是道謝,他更是不會放在心上。

  顧明宇沉默了一會兒,也不知道在想什麽,過了一會兒才開口道:「我知道你心裡肯定生媽媽的氣,上次在醫院我也看到了,換了是我,我也很生氣。可是你怎麼就不能站在她的角度想一下呢?這麼多年她那麼想你盼著你回來,你給過她機會嗎?你們那麽多年沒在一起,感情淡了些,她下意識會偏向我,不也是人之常情嗎?何況她真的很後悔自責。她現在就是想你了,想跟你當面道歉而已,你都不能給個機會嗎?再怎麽說她生了你,沒她就沒有你!你怎麼能這麼冷血呢?」

  樊星失笑的搖了搖頭,問顧明宇:「你知道媽媽他找我的真正目的嗎?你並不知道。顧明宇,你如果真的那麽關心她,先去瞭解一下你家裡現在的情况,會比在這裡跟我廢話有意義的多。至於我跟媽媽之間的事情,你不知道,也並不需要知道,本來跟你也沒什麼關係。行了,我還有事,挂了。」

  樊星挂了電話後,才發現賀清墨不知道什麽時候過來了,見了他挂了電話才走過來在床邊坐下,輕聲問:「顧明宇?」

  樊星點頭,「嗯。」說完忽然有些無奈的長嘆一口氣,掀了被子起床。

  他有些頭疼,不都跟樊美熙說清楚了,以後不聯繫了嗎?

  這才平靜了多長時間,昨天偶然撞上後,結果,怎麽感覺對方又開始死纏爛打了?

  賀清墨跟著他進了洗手間,靠在門邊看到他刷牙洗漱,幷沒有說話。

  他知道樊美熙爲什麽把樊星當成救命稻草,因爲顧家現在的情况,已經快拖不下去了,他這邊要是再吊著他們,估計很快就真的要破産了。

  這事兒樊星沒問過,但樊星聰明,一定猜得到,却依然從來不提,更從沒想過幫顧家說個情,可見是根本不想管顧家的事情。

  賀清墨一直覺得樊星很善良,可是這種善良又不是那種沒有原則的善良,這善良恰到好處,以最大的善意對待別人,但是卻不會毫無底線毫無原則。

  當他的善意被消磨殆盡的時候,他就會果斷的轉身離開,然後不會回頭。

  這樣很好。

  男人的嘴角不由彎起了溫柔的笑意。

  樊星洗漱完回頭就撞進了滿目柔情的眸子裡,不由一怔,心頭撲通撲通的跳了跳,然後忽然想起什麽,往後縮了縮,警惕的看著男人,「哥哥你……你……想幹嘛?」

  不怪他有這種反應,自從他們之間捅破那層窗戶紙後,賀清墨總是會毫無徵兆的忽然撲上來。

  本來也沒什麽,他們結婚了,還彼此相愛,情到深處有些事情自然而然就會水到渠成。

  就算樊星臉皮薄,也不得不承認,他其實很喜歡跟男人膩歪在一起。

  不過現在不行,他腰還酸的很呢。

  賀清墨故意嚇唬他,撲上去給人一把抱住,在他臉上脖子上一通親,鬧的樊星跟隻猫兒一樣可憐兮兮跟他求饒,他才心滿意足的把人抱著下樓吃飯去了。

  吃了午飯後,樊星又休息了一會兒,便回了學校。

  已經臨近期末考試月,他需要多花點時間在學習上,何况學醫本來就比別的專業要辛苦的多,他自然更努力些的。

  所以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他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學習上。賀清墨知道他向來對待學業都很認真,也很配合,幷不會多打擾他。

  更讓樊星意外的是,除了那天顧明宇的電話之外,樊美熙居然再沒有來找他。

  他本來還以爲又要花精力應付了,結果是他多心。

  這樣自然更好了。

  當然,他再忙都不會忘了按時陪陸馳去看心理醫生,陸馳每次都不推拒,甚至不止一次表示跟楊涵說話特別輕鬆,每次過去的時候,似乎還表現的很期待的樣子。

  但是就楊涵那邊的反饋來看,他依然幷不配合治療,根本不願把自己真正的問題展現出來。

  可是陸馳這邊除了這一點异常之外,其他又一切正常。

  樊星他們先前擔心他會不擇手段的找蕭禦報仇的事情也根本沒有發生,陸馳似乎在忙著自己畢業的事情,根本沒多餘的精力。

  導致樊星覺得他們是不是都多心了,陸馳會不會在面對楊涵的時候出現的抵觸情緒,根本就是他自身的本能反應,而不是什麼主觀意願。陸馳本身是願意陪著治療,只是潜意識在抗拒,他自己也沒辦法。

  如果真是這樣,事情倒是簡單多了。

  然而,事實顯然並非如此。

  臨近寒假前夕,樊星只剩最後一門課還沒考的時候,陸馳忽然約他一起吃晚餐,地點竟是本市最高檔的餐廳之一。

  樊星聽到陸馳笑吟吟的報出地址的時候,心底猛的一沉,不安在心底漸漸擴大,「師兄你……」

  「一定要來哦,晚上見。」

  不等樊星說話,對方已經挂斷了電話。

  樊星盯著手機發楞,覺得這件事情肯定有問題,可是……問題在哪兒呢?只因爲吃飯的地方太貴了,陸馳應該消費不起就去懷疑嗎?

  陸馳自尊心那麽强,萬一樊星真問了,陸馳說不定當場跟他翻臉。

  可除此之外,似乎也沒別的不對勁的地方。

  但樊星,就是覺得有問題。

  所以下午在圖書館坐了半天也沒看進去書,放學後打車直奔餐廳。

  到了地方,看到陸馳的一瞬間,他驚呆了,楞在原地半晌沒能回過神來。

  陸馳幷沒有扮女裝,而是本身清秀帥氣的模樣,這幷不够讓樊星驚訝。

  真正讓樊星震驚的是坐在陸馳對面的男人,竟是蕭禦!

  怎麽回事?

  這兩個人怎麽會凑在一起,而且那氣氛……怎麽看怎麽詭异,仿佛是情人在約會一樣。

  樊星覺得頭疼,一時間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然後陸馳已經走過來拉著他入座,還熱情的介紹蕭禦給他認識。

  蕭禦也很奇怪,見到樊星分明很尷尬,但還是客客氣氣的跟他打招呼。

  樊星不知道陸馳到底在打什麽主意,所以幷沒有當著蕭禦的面問出自己的疑問,只是安安靜靜坐著觀察他們。

  然後他詭異的發現,陸馳的行為根本不像平時的陸馳,他會跟蕭禦聊紅酒,聊古典音樂,聊旅行,仿佛自己根本不是個在校的窮大學生。

  而且連口味都變了。樊星跟陸馳經常一次吃飯,他太知道陸馳的口味了,陸馳非常不喜歡西餐,可現在他小口小口的吃著鵝肝,還能露出一副享受的樣子,然後說一堆樊星聽起來覺得矯情的點評,仿佛他是個美食家一樣。

  至於蕭禦,更詭異!

  他全程眼睛就粘在陸馳的臉上,神情說不出溫柔神情,仿佛陸馳根本就是他深愛的戀人一樣。

  樊星不由看向陸馳,對方感受到他的視綫,抬頭與他四目相對,緩緩勾起了嘴角。

  樊星却不由打了個寒戰,這個笑,跟那天陸馳在醫院醒過來的時候,慶幸自己沒死的時候一模一樣!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