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被迫嫁人後我被寵上天》第73章
第72章

  「你給我滾,帶著你的這些東西滾的越遠越好,我到死都不想再看到你,滾啊!」

  樊星正要走進去勸樊美熙離開,奶奶却已經怒不可遏的把床頭那些營養品全砸在了地上。

  樊星擔心太激動影響奶奶的身體狀况,連忙衝進去,但是樊美熙比他速度快得多,撲通一下跪在地上,瞬間哭成了泪人,聲音都透著股凄慘的味道,「媽,媽,您就幫我這次,勸勸樊星,那孩子聽您的話,您只要開口,他一定會幫我的。媽,我錯了,當年是我鬼迷心竅,是我……」

  「你住口!」奶奶忽然激動從床上翻身下來,作勢竟是要動手打人的樣子。

  樊星已經來不及的驚訝了,連忙上前扶住奶奶,輕輕摟著奶奶的肩膀安撫她,「奶奶,奶奶你別激動,身體要緊。」

  奶奶却只是看了他一眼,隨即轉向樊美熙,眼神竟狠戾的宛如刀尖,「我讓你滾你沒聽見嗎?你再廢話,看我不撕爛你的嘴!滾啊!」

  「媽,我……」

  樊美熙跪在地上,痛哭流涕,試圖還要說些什麽,但是保安進來了,對於這種會影響病人健康的不速之客,醫院有權利趕出去。

  而叫保安來的人是賀清墨。

  賀清墨陪著樊星過來,沒想到看到這一幕,跟樊星的頭疼不同,他乾淨利落的叫了保安。

  樊美熙不願走,掙扎著哭喊著,毫無形象。

  「媽,我錯了,我知道錯了,當年是我……」

  「滾,快滾,死的越遠越好,別再來了!」奶奶根本不願聽她多說一句話,怒吼著的聲音竟生生蓋住了樊美熙的話。

  直到樊美熙被拉走了,看不見了,聲音也聽不見了,奶奶才終於像鬆了口氣一樣,在床邊坐下,臉上有些蒼白。

  樊星不放心,「奶奶你怎麽樣?讓醫生來檢查一下吧。」

  奶奶抬頭看了看他,搖頭,「沒事,就是生氣,她怎麽有臉來的?她盡過一天當媽的責任嗎?她還記不記得當初對你……」

  奶奶越說越生氣,却忽然又嘆息了一聲,把後面的話都咽了回去,「算了,不說了,你啊,就當沒她這個媽,她不配。」

  奶奶怎麽駡樊美熙都沒什麽,畢竟奶奶是長輩,但是樊星却不好背地裡說自己媽媽。

  所以一直以來,不管樊美熙對他怎麽樣,樊星其實都不曾說過她的不是。

  在樊星看來,他們沒有母子的緣分,互不干涉最好,他一直以來也是這麽做的。

  可今天樊星也很生氣,他怎麽也想不到樊美熙竟然來煩奶奶。

  當初奶奶快死的時候,她都能見死不救,現在居然又能回來跪著求奶奶。

  樊星有時候覺得他跟自己這個媽媽可能是兩個世界的人,他完全不能理解樊美熙的行為。

  「奶奶,你別生氣了,今天是我們疏忽了,下次不會讓她上來打擾你的。說來說去也是因為我,要不她也不能來煩你。」樊星心疼奶奶,抱著人乖乖道歉。然後忽然又想起了什麽,連忙回頭看向賀清墨:「哥哥,要不你就別拖著他們了,反正合同都簽了,該怎樣按合同走唄。我知道你是想幫我出氣,可是總這麽拖著,他們肯定還會來找奶奶的。」

  樊星本來完全不想管著說,賀清墨想怎麽著都想,顧家破産與否跟他也沒關係。

  可是今天樊美熙能來醫院下跪,之後呢?

  樊星已經開始懷疑,如果再這麽拖下去,對方能當著他跟奶奶的面跳樓以死相逼。

  真那樣,樊星可不敢說自己能視而不見,無動於衷。

  而且,他也不覺得賀清墨當初跟顧家下簽合同,真的只是爲了隨便找個人結婚,肯定是他們公司是有這些項目要做,而且凑巧顧家也能做。

  如今賀清墨就這麽拖著,顧家有損失,古未科技未必沒有,只是古未科技拖的起,可顧家拖不起。

  所以樊星倒覺得這事兒沒必要鬧成那樣,按合同來奶奶也能清淨些。

  結果賀清墨卻說這事兒跟他沒關係。

  「什麼意思?」樊星不解。

  「我們跟顧氏的合作已經按照合同在走了,但是,顧氏自己出問題了,資金煉斷裂,抵押給銀行的資産即將被拍賣,顧氏面臨破産。」

  賀清墨說的簡單,其實這事兒最近在商界鬧的風風雨雨,顧氏不僅面臨破産問題,顧永昌還是事發之前,把顧氏法人變更到了樊美熙的頭上,然後自己把顧家所有的財産還有公司的很多不動産都悄悄變賣跑了。

  如今爛攤子全部壓在了樊美熙的身上。

  樊美熙試圖找過樊星,但是都被賀清墨阻止了,沒辦法才來求樊星的奶奶。

  樊星向來不會關注這種事情,前陣子又忙考試跟陸馳的事情,自然更加不清楚。

  賀清墨也不想告訴他煩他,如今更不想說了。

  樊星聽完微微楞了楞,「所以她現在是想讓哥哥注資?」

  賀清墨還沒說話,奶奶就不耐煩了,沒好氣的在樊星的手背上打了一下,冷著一張臉,「好了,跟你有什麽關係?當年你在國外過不下去的時候,她管過你嗎?我告訴你,她這種人以後就是死在你家門口,都別管!」

  樊星知道奶奶向來都是這樣,對樊美熙的態度連討厭都不是,是恨,所以他也是向來不太會在奶奶跟前提起樊美熙。

  今天只是鬧出這事兒,要不他也不會提的。

  不過現在算了,他本來想讓賀清墨網開一面,可現在看來是他們家自己的問題,那就不關別人的事情了。

  於是立刻賠上笑容哄奶奶,「好,我一定乖乖聽奶奶的話,好不好?奶奶,我們不說這個了,今天都二十九了,你之前不是說要去家裡親自準備年夜飯的嗎?那我們現在就去準備好不好?走啦。」說著便拉著奶奶出門。

  賀清墨跟在後面,看著祖孫二人的背影,幽深的眸底竟閃過了一抹奇怪的情緒。

  其實,他最近讓宋陽仔細的調查了樊星爸爸的案子,所以他知道了一些樊星都不知道的真相。

  當年樊美熙跟樊星的爸爸結婚後沒多久就跟顧永昌勾搭在一起了,說起來顧永昌跟樊星的爸爸還是好朋友,那種掏心掏肺的好朋友,結果好朋友跟自己的媳婦背著自己在一起了。

  樊星的爸爸失手殺人的那天晚上,正是他約著樊美熙出來談離婚的晚上,然後他們遇到了一群小混混對樊美熙動手動脚,他爸爸是爲了保護樊美熙跟那些人打起來,其中一個人被他推到後頭撞在石頭上,死了。

  事後,樊美熙上庭的時候也不知道是因爲太緊張還是怎麽回事,竟把證詞說成是他爸爸用石頭砸死了對方。

  就因為她的這句證詞,樊星的爸爸原本可以輕判,却最終被重判成了二十年。

  然而樊星的爸爸居然在坐牢前還是主動跟她辦理了離婚手續,讓她毫無牽挂的回國了。

  賀清墨一直很奇怪,樊星為什麼會要跟樊美熙姓,而且他記得之前樊星說過,樊星的名字是爸爸取的。

  現在他明白了,不管樊美熙是什麽樣的人,樊星的爸爸却是真心愛她的。即便為她失手殺人,因為她的證詞多坐十年的牢,卻終究還是沒有怪她。

  賀清墨看到這些的時候,心裡不知道什麼感覺,覺得樊美熙根本不配做人,更覺得樊星的爸爸太傻。

  所以他在知道顧家的現狀,樊美熙的境況的時候,他並不打算告訴樊星。

  因為,樊星其實是不知道當年的真相的。

  從今天樊星奶奶的反應來看,奶奶也根本不願意讓樊星知道真相。

  這一點上,賀清墨道是跟奶奶達成了共識。

  因為他們都知道樊星是怎麼的人。樊星可以做到跟樊美熙老死不相往來,就當自己沒有這個媽,但是真正知道樊美熙被顧永昌家暴到多次進醫院,知道她現在被顧永昌坑的可能要坐牢,他一定還是會心軟。

  這才是樊星,撇開他身上所有的特性,剩下的那個最重要的,深深烙印在他身上的,是善良。

  所以他對自己媽媽的不聞不問是有底綫的,超過了,他就做不到了。

  可是如果讓他知道當年的真相呢?

  樊星會很痛苦,因為那將證明,他媽媽不止是自私,還是間接害死他爸爸的兇手。

  他該怎麽面對呢?

  奶奶應該就是不想讓他有這樣左右爲難,所以這麽多年都把真相瞞的嚴嚴實實。

  賀清墨也是,他在知道真相後的第一反應也是瞞住樊星,而且他希望永遠都瞞住。

  --

  樊星跟奶奶這些年在國外也保持著國內過年的習慣,奶奶會精心準備年夜飯,雖然,菜品不見得多豐富,但是老家過年該吃的多少都會準備,最讓樊星念念不忘的就是玉蘭餅。

  奶奶如今身體不好,加上今年過來家裡人太多,準備的食材也很多,奶奶也忙不過來,樊星自然也是被勒令不准進厨房的,所以年夜飯除了玉蘭餅之外,都讓別人準備了。

  說起來為什麼人多呢?因爲賀家一家子都要來。

  本來每年三十他們都是在賀家大宅子吃團圓飯,可今年因爲樊星懷孕,他們不讓樊星來回跑,怕他累著了,所以就全部跑來家裡吃年夜飯。

  樊星覺得他們太誇張了,開車一個多小時的車程,他也就是在車上睡覺,有什麽好累的?

  不過現在這樣也好,畢竟奶奶可能去到賀家大宅子也會不習慣。

  哦對了,還有陸馳。

  樊星軟磨硬泡的把陸馳給叫過來了,畢竟他無論如何也想像不到陸馳一個人在學校宿舍能把年過成什麽樣子。

  不過陸馳來是來了,可顯然好像跟賀家人有些格格不入,就一個人坐在三樓的露臺上玩手機。

  後來樊星帶著馨馨上去,鬧的他根本安靜不下來,他才終於放下手機,一臉不爽瞪著樊星,樊星却一臉無辜的攤手,表示自己沒出聲。

  而真正的罪魁禍首馨馨小公主凑上去在陸馳臉上親了親,甜甜的喊了聲,「姐姐,姐姐長的真漂亮,跟馨馨玩好不好?」

  小姑娘水水嫩嫩人見人愛的模樣,嘴巴還這麽甜,一說話人心都化了,哪裡還會怪她?

  陸馳也是瞬間破功,抱著親親照著臉頰親了親,笑容燦爛,「好,陪我們小公主玩游戲好不好?」

  「姐姐真好!」馨馨歡快的拉著人在露臺上東跑西跑,玩一些成年人覺得很幼稚的游戲,但是陸馳却很有耐性的陪著。

  窩在一旁的吊椅上看他們的樊星,嘴角不由上揚,他甚至覺得陸馳可能是真的覺得遊戲好玩,因為此刻的陸馳笑的很開心很真實。

  「怎麽跑這兒來了?還穿這麼點。」賀清墨的聲音忽然從身後傳來,隨後一件厚重的大衣披在了樊星的身上。

  樊星回頭衝他笑,眉眼彎彎,「謝謝哥哥。不過這裡也還好,不算冷。而且你看師兄跟馨馨玩的可開心了。」

  露臺上雖然沒有暖氣,可是樊星穿的不算少,而且吊椅上還有毯子,所以他真的不冷。

  賀清墨也知道他其實跟家裡這些人在一起沒那麽多話,估計是拉著馨馨上來躲清淨的,所以輕輕捏了捏他的臉頰,「記得下去吃飯。」說完自己轉身走了。

  樊星回頭看著他離開,在轉頭回來看陸馳他們的時候,却發現陸馳正看著自己,神情……

  怎麼說呢?好似透著羨慕。

  樊星的心沉了沉,張嘴正要說話,陸馳却搶白道:「你別會錯意啊,我只是覺得你很幸福,我爲你感到高興。說真的,之前我總是懷疑你跟我說的那些事情,我總覺得賀清墨不是你說的那樣。但現在,我信了。」

  樊星幷沒有對陸馳隱瞞自己的跟賀清墨之間的事情,但即便是看過賀清墨爲樊星吃醋的樣子,知道賀清墨因爲樊星而願意幫助他,他心中始終覺得賀清墨就是花花公子,對樊星說不定也只是一時的心血來潮。

  可就今天,就現在,他看到賀家一家子對樊星的態度,看到剛才賀清墨拿著衣服過來細心的幫樊星披上的那一幕的時候,他信了,他信樊星遇對了人,他信樊星會幸福。

  他是有些羨慕的,畢竟這世上又有幾個人能嫁給愛情呢?

  但是他更多的是覺得開心,高興,為樊星。

  他雖然沒有遇到愛情,可是他遇到了樊星,一個很好很好的朋友,看到好朋友過的幸福,他怎麽會不高興呢?

  年夜飯在晚上七點的時候終於準備好上桌了,一家人滿滿的坐了一桌子,邊吃邊聊,邊吐槽春晚邊等待春晚。

  北方過年還有吃餃子的習俗,所以下午的時候一家子老老少少圍在一起包了很多餃子。

  季謹說往年他們家都是一邊吃一邊守歲,等過了淩晨才散場。

  今年自然是不行了,樊星現在可是要嚴格遵守早睡早起的好習慣,而且奶奶也不能熬夜。

  所以十點之後,老人家給了壓歲錢便都走了,其他人也散了,奶奶也送回了醫院。

  一番折騰下來,家裡又只剩下他們兩個,忽然竟覺得有些冷清。

  「其實他們也不用那麼早走,難得過年,我熬一次夜也不要緊的,再說我也想守歲。」樊星委屈巴巴道。

  賀清墨捏了捏他的小臉,笑道:「老公陪你可好?」

  樊星一楞,隨即開心的抱著人親了一口,「謝謝哥哥!」

  本來他還以爲賀清墨才是最反對他熬夜的人呢,沒想到居然這麽爽快就答應了。

  「走走走,我們去樓上的露臺,我看了新聞,今晚旁邊的天鵝湖畔會放烟花,露臺上可是觀景最佳地點。」樊星忙著拉人上樓,又想到缺了點什麽,連忙又找了一堆零食一起提上去,一邊解釋:「守歲一定邊吃邊守,要不會困的。」

  賀清墨啥也不說,隨他拉著自己一會上一會兒下,折騰了好幾次才把東西備齊窩上了吊椅,時間也已經接近淩晨了。

  「哥哥,就是那邊,網上說是超大的煙花盛會,會有很多新品種,肯定很好看。你都不知道我們在國外過年的時候,一點年味兒都沒有,每次就只有自家挂了大紅燈籠才能顯示出一點年味兒呢。那時候我倒是在電視上看到說國內過年回放烟花,就想以後有機會回國,一定要在國內過個年,感受一下這種氣氛,一定特別好玩。」

  樊星的心情特別激動,跟個話癆一樣,嘴巴說個不停。

  身邊的男人却只是看著他不說話,腦子裡驀然冒出初見時小朋友拘謹緊張的模樣,那時候的樊星,中文都說的不順暢,偶爾還會結巴,很多時候因爲語言障礙讓他不得不放弃爲自己解釋,輕輕軟軟的說對不起。

  現在卻可以靠在他的身上,嘰嘰喳喳說個不停,而且還是毫無防備的在說過去的經歷。

  男人的心裡柔軟溫暖,連眼神都藏不住。

  樊星感受到他的目光,微微一怔,心臟撲通撲通的跳了跳,臉頰有些發熱,聲音軟糯清甜,「哥哥幹嘛一直看著我?」

  男人挑眉,調笑道:「媳婦好看啊,還不讓看?」

  樊星瞪他,張嘴正要說話,却忽然聽到嘭的一聲,一朵絢爛的烟花在夜空中綻放開來,緊隨其後兩朵三朵,千朵萬朵,幾乎照亮了整個黑夜。

  樊星激動的無法開口,清澈的眸子熠熠生輝,看在賀清墨的眼睛裡,比那烟花還要絢麗千萬倍。

  新年的鐘聲也在這個時候敲響了,幾乎是同一時間,一朵極其閃亮的烟花在夜空中綻放開來,竟在瞬間化成了五個字--我們結婚吧。

  只一瞬間字便散去,快到樊星懷疑自己出現了幻覺,而下一秒身邊的男人抱住了他,在他耳邊輕聲道:「新年快樂。還有,我們結婚吧,樊星。」

  樊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因爲懷孕變得多愁善感了,霎那間竟覺得鼻子酸澀的要命。

  所以,什麼網上看到的煙火盛會的新聞,根本就是故意讓他看的,什麼今天晚上這麼大方的讓他熬夜守歲,根本就是蓄謀!

  可是,樊星還是感動到無以復加,心裡仿佛被賀清墨填滿了。

  他埋頭在男人的肩膀上,聲音悶悶的,「不是已經結婚了嗎?哥哥是覺得之前都不算嗎?」

  男人低沉動人的笑聲在他耳畔響起,「算,但還缺個婚禮啊。」男人說話間鬆開了樊星,竟又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了一個盒子,打開,裡面是一枚戒指,款式很簡單,確很好看很特別,一看就是出自大牌設計師之手。

  他取出戒指,輕輕牽起樊星的手,把戒指戴在無名指上,尺寸完美的貼合,然後低頭在樊星的手背上親了親,感覺到樊星的手指也不自知的在輕顫著。

  男人輕撫著他的臉龐,指尖從他的眼角滑過,把那將落未落的淚花抹去,輕聲開口:「樊星,我們結婚吧,這次來真的,把上次錯過的都補上,好不好?」

  樊星抬頭看著他,忽然想起下午也是在這裡,陸馳說信他會幸福。

  是啊,會的,一定會!

  他伸手抱住賀清墨,重重的點頭,「嗯,好!」

  ---

  完

  作者有話要說:正文完結啦,撒花撒花撒花!

  感謝更漠月客-墨羽千銜小可愛的地雷,麽麽噠

  接檔文《穿成賤受後我掰彎了反派總裁》即將開始連載,喜歡的小可愛可以收藏一下。

  十八綫寫手沈言穿成了一本古早狗血文中的賤受。

  爲了擺脫渣攻,他扮成女裝出逃,情急之下上了一個陌生男人的車。

  事後才知道對方是原著中大反派蘇雲哲,性格冷酷偏執,手段冷血殘酷,是個不折不扣的危險人物。

  蘇總幫了他之後表示:你長得很符合我的審美,我要包養你,開個價。

  身無分文又無一技之長沈言衡量再三之後表示:包養是不可能被包養的。蘇總既然喜歡我的臉,不如給份工作,我保證天天讓蘇總看到我這張臉。

  於是蘇總多了一個特別助理--沈顔。

  特別助理就是特別閒的助理,上班時間看看書碼碼字一天就過去了,工資待遇還特別好。

  沈言對這份工作特別滿意,並打算長期混下去。

  結果有一天蘇總表示:你整個人都特別符合我的審美,跟我結婚,以後我的財産都是你的。

  沈言嚇的二話不說捲鋪蓋就跑。

  開玩笑,誰不知道他蘇雲哲是個鋼鐵直男,而且最討厭同性戀。

  要是讓他知道自己被個女裝大佬欺騙了感情還得了?

  半個月後,沈言在自己的新書籤售會後台被蘇總抓了個正著。

  接下來就是扛回家關小黑屋……

  第二天渾身跟被車壓過的沈言躺在床上咬牙切齒:不是說好了是鋼鐵直男的嗎?原著他喵的坑我!

  其他預收文靈異爽文《鬼君每天都想吸我陽氣》:顧染一時心軟(主要是看臉)救了一隻鬼,具體方法就是嘴對著嘴吹了一口仙氣。

  結果就被那隻鬼給惦記上了。

  說顧染是千年來唯一一個能緩解他病痛的人,所以真誠的邀請顧染加入地府,以供他隨時能吸取陽氣。

  顧染:「門在那邊,慢走不送!」

  鬼君:「我們分房,只要你加入,三百平江景大平層就是你的,人間界的。」

  在人間活了二十年,兩室一廳的首付都沒存够的顧染:「……合同哪兒簽?」

  於是就這樣,顧染成了地府的一員,主要工作就是常伴鬼君左右,以備不時之需,順便打打怪捉捉妖,維護世界和平,日子過的倒也自在。

  可久而久之問題來了,鬼君的毛病不但沒有好轉,反倒越來越嚴重。

  「不行了,快,再讓我吸一口。」某鬼君恬不知恥貼上來對著他的嘴巴一陣猛啃。

  「嗚……」顧染差點沒給憋死。

  「不行了,這法子不行,我覺得要進一步了。」說完,前一秒要死不活的鬼君大人下一秒生龍活虎的爬上了他的床。

  「啊……」顧染腰差點斷了,躺在床上悔不當初,失算了呀,虧本呀!一套房子不夠!

  【武力值爆表但每個月總有那麽幾天病嬌的沙雕攻×智商在綫腹黑摳門資深顔控的美人受】

  ---

  校園小甜餅《抑製劑無效》: 【表面學渣豪門大少爺的顔控校園男神攻X表面冷淡實際毒舌腹黑的學神美人受】

  顧揚沒想到自己的爺爺那麽騷氣,一把年紀給他娶了個年輕貌美的奶奶進門,讓他莫名其妙多了個小叔叔。

  最可氣的是這位小叔叔是他最討厭的林蕭然!

  林蕭然是誰?十七中沒人不認識這位從進校開始沒考過第二的學神,關鍵是這位學神長得賊啦好看。

  就算成天冷著一張臉,擺出一副閒人勿擾生人勿進的模樣,身邊也總是圍著一群男男女女。

  可是在顧揚眼中,他就是個只會死讀書的書呆子,白瞎了那張臉了。

  想讓顧揚喊那個書呆子「小叔叔」?門都沒有!

  於是他把林蕭然約上了天臺,打算以武力威脅書呆子忘掉他們的輩分差。

  結果書呆子的情况很不對勁,蜷縮著身體窩在角落裡,梨香味的信息素在他身邊瀰漫。

  他抬頭看著顧揚,眼神無助又克制,聲音輕軟無力,「不好意思,我有點不舒服,改天吧。」

  顧揚腦子一熱,啥也沒聽進去,撲上去就在人脖子後面咬了一口……

  --

  林蕭然是個隱性omega。

  所謂隱性,就是不明顯,所有的omega的特徵都不明顯,最不明顯的就是他的信息素,從他分化之後除了他自己跟醫院的專業設備,沒人能聞的到。

  這讓他省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但帶來更大的麻煩--抑製劑對他無效!

  所以每次熱潮期,都跟要了他命一樣,直到顧揚在他脖子後面咬了一口之後,他終於找到瞭解决辦法。

  林蕭然:「大侄子,來,咬一口!」

  顧揚:「切,你讓我咬我就咬?我們Alpha不要面子的?」

  林蕭然:「乖,幫小叔叔一次,下次考試小叔叔借你抄。」

  顧揚:「……靠!」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