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網遊之笑鬧江湖[全息]》第246章
番外(一)

  有些年輕人會在結婚前一晚,呼朋喚友聚在一塊,慶祝自己單身的最後一天。

  謝孟筠當然知道這件事,但:「我們都領過證了,還有必要特地再過一次單身夜?」

  來自許總的教誨語重心長,充滿了人生哲理:「單身只是一個名義,蹭飯才是重點。」

  謝孟筠:「那行吧。」

  一般來說男女方親友應該分開,奈何謝孟筠跟蘇青琅的人際關係從大學到職場都有相當程度的重合,幾個人一合計,決定暫時打破性別的局限共聚一堂——畢竟有些問題,單獨一個人容易糊弄過去,兩個人的話,雙方供詞起碼可以對照參考。

  許揚跟蘇青琅把提前醃好的肉跟相關設備給搬上露臺,開始燒烤擼串前的準備工作,姑娘們把買來的零食飲料按需分配,然後你看我一眼,我瞅你一下,斟酌著怎麼開口探聽八卦才合適

  謝孟筠想了想:「應該就是大二或者大三那會子吧。」

  安瑟瑟,葉倩:「==」

  她們是很想知道這兩位是什麼時候看對眼的沒錯,但才剛打了考試鈴還沒開始發卷子就塗好答題卡上交也太破壞氛圍了,好歹先把題幹給流覽一遍嘛,情感八卦除了答案之外,女主人公欲言又止的羞澀與閨蜜們「說嘛說嘛」的撒嬌撕鬧也是很重要的一環tat!

  心累的接受了當前進程被基友強行讀條跳章的安瑟瑟思考片刻,發現了答案中的華,咳,盲點:

  「大二或者大三?」

  葉倩也醒悟過來:「你們那會子不還針鋒相對著嗎?」

  蘇青琅輕咳了一聲,糾正:「應該也不算針鋒相對罷。」

  在遇見回憶的分歧點時,謝孟筠自然站在合法配偶那邊:「頂多是有點互相較勁。」

  而且還是很客氣的,面上一絲火氣不漏的互相較勁。

  安瑟瑟跟葉倩有點懵逼,不知是自己缺少一雙發現細節的眼睛,還是單身狗跟情侶用來看世界的不是同一個濾鏡,而比他們還懵逼的許總,手上的串已經很久沒翻面了:「你們倆什麼時候偷偷較勁過?」

  謝,蘇,安,葉:「」

  暗搓搓打探基友戀愛史,順便想以此來豐富下自己兩性社交方便理論知識的許揚,順帶著被重新梳理了一下有關校園的青蔥回憶。

  許揚覺得不能怪自己沒把基友們的人際關係往深裡解讀——如果謝孟筠跟蘇青琅表現的劍拔弩張還能幫忙勸和勸和,問題是兩人的發力點都集中在專業技能與綜合素質上,不管在同學還是老師眼裡,都完全屬於良性競爭,值得學習,值得提倡。

  安瑟瑟恍然:「沒發現這就是許總你後來拉他們一塊做大課題的原因?」

  許揚委屈:「小青跟孟筠成績好,代碼也寫的好,脾氣也都不錯,如果強強聯手的話,就算小組裡除了我再多個幾條鹹魚,也完全能贏在起跑線上。」

  安瑟瑟:「」

  葉倩頓了下,仿佛想到了什麼,問:「一起做大課題的時候是大二,你們那時是已經開始,還是正在緩衝讀條?」

  謝孟筠眨了眨眼:「你猜?」

  基友的表情怎麼看怎麼引人懷疑,葉倩果斷將焦點聚集到另一個當事人身上:「小青你怎麼說?」

  蘇青琅思考了下,誠實道:「我其實不太確定。」

  大二下開學的第一堂課上,老師將需要在期末上交大作業的課題廣而告之,並且貼心提示——同學們在組隊時與其把目光局限於宿舍內部,不如放眼全專業,畢竟誰知道進入社會以後,哪位校友手上會有你需要的生髮秘方呢?

  謝孟筠下課時被許揚攔住。

  許揚:「孟筠你組上人了沒,還沒進組的話,來我這邊唄?」

  謝孟筠目光微動,她記得許揚是蘇青琅的捨友,語氣裡難免帶了點探究的興味:「你找我組隊?」

  許揚:「你專業最強嘛,而且我也可以幫上忙」

  謝孟筠乾脆:「行。」

  許揚懵:「啊,你這就答應啦?」

  謝孟筠點頭:「我覺得你很有眼光。」

  ——她,毫無疑問的,專業最強。

  學校4號機房沒課的時候,可以提供給學生使用,謝孟筠帶著葉倩和安瑟瑟,在約定時間到來前五分鐘,推開了機房的門。

  聞聲回頭的蘇青琅:「」

  站在門口一動不動的謝孟筠:「」

  安靜而尷尬的半分鐘後,兩人一齊把溫度陡降到零點的目光投向許揚。

  許揚尚且沉浸在對期末成績的美好展望當中,完全沒注意到機房內的溫差變化:「現在專業最好的都在這裡,我們這次大作業肯定穩了!」

  都在

  都在?!

  謝孟筠很想提醒他,最這個詞不要用來同時形容兩個人,以免還沒打出正常結局,就因為內部人員混亂而喜迎一波團滅cg。

  許揚:「既然人都到齊了,那我們就直接開始?」

  「」

  謝孟筠伸面無表情的伸出手:「精誠合作。」

  蘇青琅輕輕握了兩下:「勇於創新。」

  大二下,學期末,信院二樓。

  老師看著面前的優秀學生們,目光欣慰:「你們組的大作業完成度非常高,學校決定把這次的創業孵化資金批給你們,老師想問一下,你們當初是因為什麼決定製作這款app的呢?」

  老師點開手機螢幕,露出最新安裝的遊戲——

  戀與人工智慧。

  名字上的槽點無法掩蓋其設計上的精良。

  蘇青琅的聲音溫和體貼:「大部分人類都有正常的情感需求。」

  謝孟筠的聲音大方開朗:「但不是所有人都能成功找到情感寄託的對象。」

  蘇青琅:「就算找到了,對方也未必會給予回應。」

  謝孟筠:「哪怕回應了,也有可能中途翻船。」

  蘇青琅:「所以我們設計了這款完全杜絕了真人社交的app,你可以根據自己的需要,設計NPC的性格。」

  謝孟筠:「畢竟在現實生活中,哪怕結婚了也可能分開,但遊戲的資料可以雲端同步,只要肯花錢,就能陪你到地老天荒。」

  老師看了看自己的手機,突然有點無法直視自己app裡熬夜打出來的那些存檔==。

  「我昨晚玩,咳,幫忙測試的時候,基本沒看見bug,看來你們自測的非常全面。」

  蘇青琅:「不僅是組內同學設計了足夠詳盡的測試方案,我們還請求了軟體,土木,數學,藝術專業的同學幫忙進行黑盒測試。」

  老師:「結果呢?」

  謝孟筠:「軟體,土木,數學專業的同學都給了好評。」

  老師:「那藝術是什麼情況?」

  蘇青琅:「他們拒絕了參加內測。」

  老師微微皺眉,藝術學院的同學通常挺友好的,為什麼

  謝孟筠:「據說是覺得用不上這款app。」

  「」

  同樣出身於軟體專業的老師平復了一下悲傷激蕩的心情,繼續道:「程式寫的都很不錯,但是關於遊戲的背景音效,老師這邊有點意見。」

  蘇青琅不解:「月光奏鳴曲略帶憂鬱的曲風應該很適合app的主題。」

  謝孟筠納悶:「而歡樂頌充分烘托了關係取得進展時的喜悅。」

  「老師說的不是這兩首,而是——」

  許揚舉手,嘿嘿笑:「我覺得戀愛遊戲也不妨帶點喜劇氛圍,所以加了一首我自編自寫自唱的新歌進去。」

  蘇青琅若有所思:「喜劇風格」

  謝孟筠摸著下巴:「其實也有道理。」

  老師看著設計理念快被帶跑偏的兩名愛徒,手一抖,不慎點開了音效外放——

  「不用擔心啦,一定會禿噠,哪怕不熬夜,該禿還得禿,親友地中海,全家地中海,一過二十八,立刻就掉發,不管吃海藻,還是做頭操」

  蘇青琅,謝孟筠:「」

  蘇青琅,謝孟筠:「我們回去就把這首歌徹底刪除。」

  大二下,暑假開始前。

  許揚向組內的小夥伴眨眼:「經費都批下來了,我們辦個慶功會唄,反正試都考完了,大家又都是同甘共苦過的好基友,當放鬆了嘛。」

  好基友?

  謝孟筠覺得自己的人格魅力可能在不知不覺得時候就有了突飛猛進的發展,不然怎麼在一無所知的時候,就喜提了對方的基友名額。

  她看了蘇青琅一眼,機房內的燈光對無美圖不自拍的姑娘們並不友好,即使如此,蘇青琅的面容也呈現出一種近乎玉質的溫潤,他沒有提出反對意見,神情是一派習以為常的從容。

  謝孟筠無聲笑了一下:「去就去罷。」

  許揚在玩樂上的天賦遠超旁人,麻溜的在校外租好了一棟別墅作為小型party的舉辦地點,並且跟別墅老闆進行了方方面面的細節確認。

  老闆笑呵呵:「你放心,來我們這裡玩的大學生挺多的,都很滿意,這裡有檯球室,桌遊」

  許揚:「有裝寬頻吧?」

  老闆:「哈?」

  許揚:「網速怎麼樣?」

  老闆:「50m。」

  許揚的表情仿佛做出了極大的取捨:「算了,50m就50m罷,有電腦嗎?」

  老闆:「那個」

  許揚:「其實也無所謂了,我們會自帶筆記本的。」

  老闆覺得比起度假別墅,這些人可能更適合去網吧要個包廂==。

  別墅,傍晚。

  因為暑假即將開始,一起過來校外玩的並非只有許揚這一組的成員,聚餐之後,同學們按各自的意願,逐漸分成了一個個更加微縮的團體。

  客廳的大燈沒人開,落地燈散發的暖黃的微光,仿佛膠質一般,在空氣中緩緩流動。

  謝孟筠看見了蘇青琅,對方正站在廳角,側目眺望落地窗外的景色,明暗不定的光線下,更顯出一種與白天不同的,遺世獨立的靜謐之美。

  清雋閒雅,君子如玉。

  她一向知道蘇青琅外表出色,畢竟對方有過來校報導時,明明問的是資訊學院的路,卻被偶遇的保安宿管老師以及前來迎新的學長學姐萬眾一心的給指去藝術學院的光輝歷史。

  謝孟筠看的時間有些長,蘇青琅微微回過頭來,舉著蘇打水向她遙遙點了下頭。

  沒怎麼思考,謝孟筠就向對方邁步走了過去——他們這半年來接觸頻繁,按理說彼此的關係應當不錯了才是,可她總覺得有些不妥當。

  很不妥當。

  蘇青琅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妹子,今天同學們一起出來玩,謝孟筠的服飾風格比起平時略有改變,更加休閒且修身。

  他略微收攏了下自己的目光,提醒:「第七杯了,你平時不喝酒的。」

  謝孟筠:「這是葡萄汁。」

  蘇青琅:「但裡面加了酒精。」

  他當然知道謝孟筠的飲料是葡萄口味,畢竟此時此刻,他們彼此間的距離已經近的能清楚聞到玻璃杯中甜蜜的果香,蘇青琅有些後悔選擇站在了廳角,他一邊被木台擋住,而另一邊,謝孟筠就站在那裡。

  目光無措,手足無措。

  蘇青琅看見謝孟筠笑了,然後再次靠近了他一點。

  落地窗沒有完全關上,一縷髮絲拂過蘇青琅的臉,若有若無的癢。

  謝孟筠眉眼盈盈,聲音低而輕:「小青你挺好看的。」

  蘇青琅專注的望著自己的杯子,仿佛它的主要成分不是si02,而是phythonjavac++:

  「彼此彼此。」

  果香越來越濃。

  謝孟筠眨了眨眼:「我能不能親你一口?」

  她的聲音不大,卻一字一字,清晰分明。

  蘇青琅看著謝孟筠的眼睛,對方的目光直白的近乎於理所當然,仿佛這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要求,他要是拒絕,才是罪大惡極。

  ——知好色則慕少艾,謝孟筠先誇獎了自己的外表,再表示要進一步接觸,也是合情合理。

  不知為何,蘇青琅腦海中忽然閃過如上念頭,他甚至懷疑今天喝過酒的人其實是自己。

  謝孟筠再道:「小青?」

  她沒往前進,卻步步緊逼。

  蘇青琅將杯子放在桌上,目光錯開謝孟筠的臉,狀似鎮定的看向一旁:「倒也,沒什麼不可以——」

  「啪。」

  託盤中的玻璃杯晃了晃,失去了平衡,透明的液體濺出杯口,在桌面上綿密又肆意的流淌,漸漸越過木台的邊際,勢不可擋又順其自然的,一路悄無聲息的蜿蜒向下。

  地上積起的水窪倒映著破碎的燈火,搖曳的人影。

  帶著清涼水汽的風從半開的窗縫裡溜了進來,又捂住眼睛悄悄的吹走。

  樓上的笑聲。

  樓下的低語聲。

  葡萄的香氣來勢洶洶,濃烈的幾乎令蘇青琅無法呼吸,他頓了下,像沙漠裡缺水的旅人在渴求海市蜃樓一樣,伸手攬住了謝孟筠的腰。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