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網遊之笑鬧江湖[全息]》第247章
番外(二)

  樓頂露臺,許揚面無表情看著自己手上已經徹底碳化的烤串,心中一痛——現在這世道,單身狗連口肉都不能安穩吃上了嗎?

  葉倩喃喃自語,目光放空,仿佛遭遇了八卦路上的重大打擊:「客廳居然沒發現眼瘸嗎我們那時到底在做什麼?」

  安瑟瑟想了想,道:「應該是在二樓連線打文明*。」

  所以說遊戲誤人啊!

  許揚乾脆暫時性放棄了燒烤陣地,將全部精神都集中在情感諮詢方面:「所以你們,從,從那以後就在一起了?」

  謝孟筠乾笑了兩聲:「其實沒有。」

  蘇青琅慢悠悠的補充了一句:「第二天就是暑假,她直接回家了。」

  許揚,葉倩,安瑟瑟:「」

  許揚舉手,努力為基友尋找合理的解釋:「有沒有可能是她前晚上喝斷片了所以忘了給交代」

  蘇青琅似笑非笑:「不會,我後來特地確認過,那天是看錯了,她選的葡萄飲料其實是沒有加酒精的那一款。」

  「」

  所以你為啥會特地去確認酒精濃度啊?

  *

  對於剛結束大二課業的蘇青琅來說,與異性交往還是一個十分陌生的課題,雖然有過親密的接觸,但當時自己分明是同意的,如果以此要求謝同學交往的話,是不是太狡猾了?

  蘇青琅坐在電腦前,凝神沉思,蘇伯母體貼的沒有打擾兒子攻堅難關——從對方的凝重的表情與半天都沒滾動的螢幕來看,這肯定是個特別不容易的課題。

  同一時間不同地點,謝孟筠也選擇了這樣與專業技能緊密相關的方式來整理思緒——行動上打開程式設計頁面,思想上放飛自我——但比起蘇青琅的安靜思考來說,還額外匹配了長籲短歎的同步音效。

  放假來親戚家玩的聞霽晨憂心忡忡,她還沒上大學,雖然按老師的說法,大學肯定比高中輕鬆,但看表姐的樣子,怎麼就不太像呢。

  謝孟筠看著鍵盤,若有所思——雖然對方當時的確是點頭答應了沒錯,但自己再提出別的要求,會不會被認為是得寸進尺?

  半個月的假期轉瞬即過,謝孟筠旁敲側擊的向許揚打聽情況,雖然她聊天技能有限,但對方非常配合——

  [許揚:昨天小青已經回學校了,說要趁放假把之前沒做好模組給重新優化一下。]

  謝孟筠放下手機,麻溜的開始打包行李,給全家人留下了一個好好學習的偉岸背影。

  暑假期間,留校的學生不多,蘇青琅基本是一個人獨佔了機房,有時敲鍵盤的幅度稍大,還能隱約聽見回音。

  「哢——」

  機房的門毫無徵兆的從外面被打開。

  蘇青琅回頭,手一抖,敲下一長串回車。

  ——是她。

  四目相對,片刻後,謝孟筠揚起一個笑臉,步伐輕快的走了過來,向他伸出手:「精誠合作。」

  蘇青琅頓了下才回握,不過這回稍微調整了下打招呼的措辭:「共同進步。」

  語言能力一直不斷進步的謝孟筠,直覺認為「共同」兩個字才是這句話的重點。

  4號機房裡,本來孤零零的亮屏邊上,又被打開了一台,謝孟筠嫺熟的按兩下程式設計工具,打開頁面,然後重複著回車和刪除回車的機械性運動。

  不僅謝孟筠的g進程始終在原地踏步踏,蘇青琅這邊也沒能往前進上多少——自從屋子裡多了一個人後,他的心思就很難集中在面前那一畝三分地上,程式設計效率前所未有的呈現出斷崖式的下滑。

  「你這段代碼寫的不行。」

  謝孟筠程式設計沒進展,索性把精力轉移到了關心同學上頭。

  蘇青琅下意識:「哪裡?」

  謝孟筠覺得作為當代優秀大學生,面對同學的求助,必須全力以赴,相鄰的位置在距離上還是太遠,她索性站起來走到蘇青琅背後,隔著對方的右手握住了滑鼠。

  ——溫軟。

  蘇青琅呼吸一滯,然而令他心跳不穩的罪魁禍首並未就此安分,謝孟筠纖長的手指在他的手背上緩緩遊移,若有若無的觸碰,但這並不是沒有理由的——

  謝孟筠無辜的看著他,表情十分困惑:「滑輪和左鍵在哪呢,我怎麼找不到了?」

  機房的滑鼠是學校批發購買的經典懷舊款,體積與重量成正比,輪起來可比流星錘,別說隔著人手,就算隔著熊掌,也不存在任何找不到按鍵的情況

  蘇青琅給出理由:「可能是滑鼠壞了。」

  滑鼠對操作電腦而言,並非必不可少的工具,蘇青琅全盤接受謝孟筠同學提出的修改意見,很快就把內碼表面上零星的warning,給改成了山河一片鮮紅的error1。

  謝孟筠忽然將頭抵在蘇青琅的肩窩上,低低的笑了起來。

  蘇青琅並沒意識到自己的聲音前所未有的溫柔:「怎麼了?」

  謝孟筠笑道:「其實在來報導之前,我就在班級的群裡看到過你的照片。

  當時我就想,這位同學一定是個小壞蛋。」

  蘇青琅眉眼彎起,聲音柔和的仿佛是在哄幼兒入睡:「這又是為什麼?」

  謝孟筠調出手機裡存儲的圖片,振振有詞:「明明是一群人的合照,他卻只給自己美了圖。」

  有些黑鍋可以開放懷抱歡迎,哪怕這是對他專業技能的挑釁,但有些鍋不行,蘇青琅為自己辯護:「並無此事,圖片顯影的差異完全取決於個人的出廠設置。」

  謝孟筠拒絕接受對方單方面的證詞,表示必須要對物證重新進行鑒定。

  蘇青琅自然無所畏懼。

  謝孟筠仔細對比人物與照片的差異,目光順著眉眼,漸漸向下。

  蘇青琅感覺對方的目光似有溫度,不自在的偏過頭道:「現在有結果了麼?」

  謝孟筠蹙眉,有些為難的攤了攤手:「光看,可能還不行。」

  得寸進尺。

  蘇青琅玉白的耳垂變的通紅,但為了鑒定結果科學公正,仍然做了些小小的讓步。

  謝孟筠的食指滑過蘇青琅的眉骨,輕笑了一聲,壓低聲音:「小青,如果一個人答應了一件事,又沒限制時間,那應該就是一直有效沒錯罷?」

  蘇青琅的邏輯速來縝密:「那是當然——」

  他第二次沒能將話說完,就被強行打斷,而居高臨下身體力行給他按下消音鍵的這位,目測還要在不讓人好好說話這條道上,一條路走到黑。

  「預防脫髮」微信群:

  飛揚跋扈為誰雄:筠風散餘清,青山依舊在。

  飛揚跋扈為誰雄:現在進度怎麼樣了?

  青山依舊在:非常遲緩。

  筠風散餘清:基本沒有任何進展。

  飛揚跋扈為誰雄:咱們雖然是年輕人,也別太拼,身體才是革命的本錢,聽說你倆昨天通宵了?

  半江瑟瑟半江紅:通宵了都沒能解決,果然是很嚴重的問題啊。

  霜葉紅於二月花:我就說,沒大事孟筠也不會假期裡跑回去。

  半江瑟瑟半江紅:要不然我們也回學校一起幫忙?

  青山依舊在:不必。

  筠風散餘清:不用。

  霜葉紅於二月花:你倆又卯上了?

  筠風散餘清:呃,情況不太一樣,但也差不多。

  飛揚跋扈為誰雄:筠風散餘清,你個性簽名又改了?

  飛揚跋扈為誰雄:前兩天是「得寸進尺」,然後改成「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這會怎麼又變成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你跟古代度量詞磕上了?

  筠風散餘清:

  青山依舊在:^^

  樓頂露臺。

  安瑟瑟追問:「然後呢?」

  謝孟筠坦然:「然後就是你們看到的那樣。」

  安瑟瑟懷疑起了自己的眼睛:「我們看到的?」

  謝孟筠舉例:「上課天天坐一塊。」

  葉倩:「第一排除了你倆平常也沒人愛坐。」

  蘇青琅補充:「沒課的時候也一直待在一起。」

  安瑟瑟:「不是在機房攻堅難關,就是在自習室發憤圖強。」

  謝孟筠:「畢業後立刻交換了房門鑰匙。」

  安瑟瑟,葉倩:「呃」

  許揚舉手:「那個,我其實也把備用鑰匙放在你們那了,有備無患嘛。」

  所有蛛絲馬跡都有了合理且錯誤的解釋,蘇青琅也難免有些好奇起來,詢問好友們:「所以你們大學的時候,都是怎麼看我們的?」

  安瑟瑟望天:「我們覺得你倆吧——」

  葉倩瞅地:「就是單純的——」

  許揚苦逼:「熱愛學習。」

  *

  步虛天公司成員接到通知,週五下午將以集體為單位,組織大型相親會,有意者可以郵件報名。

  ——能不能找著物件暫且兩說,可以提前一個半小時下班也挺好的。

  領導層內部,已經領證的兩位自然是作為定海神針留守辦公樓,但這並不影響謝孟筠事後關心許總相親活動的舉辦情況。

  安瑟瑟,葉倩:「」

  謝孟筠:「出了什麼問題?」

  安瑟瑟:「其實也不能算問題,至少在流程上沒有出現重大bug。」

  謝孟筠:「難道大家的參與熱情不高?」

  葉倩:「參與熱情很高,應該說是有點太高了」

  安瑟瑟:「因為這次相親會是以公司名義舉辦的,所以許總就給幾個關係不錯的兄弟企業發了邀請。」

  謝孟筠:「」

  謝孟筠:「我懂了。」

  步虛天是遊戲公司,兄弟企業的員工自然也以男性比率鋼彈80%的程式師為主。

  葉倩:「其實當天也有姑娘們過來,但人數有限,並且表示不太想在同行裡尋找心靈伴侶。」

  這個也能理解,姑娘們要是有心找同行,也不至於落單到相親會上。

  謝孟筠:「這次沒成果的話,下次繼續努力唄。」

  安瑟瑟聳肩:「也不是沒成果,成了好幾對呢。」

  謝孟筠:「」

  步虛天是一個提倡自由戀愛的人性化公司,哪怕是辦公室戀情,也始終保持著開放包容的態度。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