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79章
不准給老子說疼(H)

巨物穿透著她的喉嚨,排斥的想要吐出來,喉嚨卻越收越緊,這種刺激無疑在鼓舞著他的身體,爽的只想不顧一切的刺穿她。

僅存的理智,揉著她的頭髮,那上面是不屬於她的洗髮水味道,她身體上該有的香味,都是不屬於她的,她只能是自己的。

“知道我怎麼過的這一周嗎?嗯?”

不算溫柔的語氣,她嗚咽著回應不了他,那他就來告訴她。

“我每天想的都是抓到你,該怎麼操你,怎麼折磨你,怎麼讓你不敢離開我!”

那雙手猛地用力,乾嘔的聲音越來越大,他及時抽出沾滿唾液的雞巴,再重新塞進去,不給她喘氣的餘地。

“我知道是誰拿刀捅我的,你以為我傻嗎?除了你身邊的人,還有誰能捅我,不是你說出去的嗎?”

她搖頭抗議,努力含著他的東西,希望他的怒火快點平靜下去。

誰知他抓住了自己的頭髮,猛地往後一拉,錯不急防的鬆開,口水順著嘴角流了下來,一時間還無法閉合上。

“不是你說的嗎?回答我。”他冷聲命令,盯著她的眼睛。

林蔭哭泣著搖頭,“不是我,我沒有說,你不要生氣了,我真的沒有說。”

“嚯?”他氣笑似的挑起眉頭,拍了拍她的臉,“學會撒謊了啊,那你要是沒有說,她為什麼會來殺我呢?”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真的沒有說!”捅進太深的喉嚨,導致她說話的聲音都沙啞起來,配合那張淚如雨下的臉,真讓人覺得楚楚可憐。

何澤城凝望著她,“那你告訴我,她為什麼會殺我,因為誰。”

她哭泣著不作答,沉默無疑在助長他的怒火和心中的猜疑,摁著她的肩膀推到在床,直接用力扒下她的褲子,拽著腿,拉到了自己的身下。

林蔭知道他要該做什麼了,只可惜那句求饒的話還沒說出,他的雞巴直接就捅了進來,緊緊靠著她唾液的潤滑,撕裂的讓她好疼。

“啊真爽!”他舒服的發出一聲嘆息,往裡面伸出的更緊了,“騷貨,才一個星期沒操你,看把我夾的,就這麼喜歡我操你嗎?”

她疼痛的張大嘴巴,卡在喉嚨裡要窒息起來,疼痛佈滿的臉上,發不出一絲的聲音。

“說話啊!喜歡嗎?”

他揚起手用力的拍在她的柔軟的奶子上。

“啊疼!喜歡,我喜歡……”她的身體都在往後縮,被他毫不留情的拽住。

何澤城才發現她沒穿內衣,將她的上衣往上一拉,才發現奶頭上竟然貼了東西。

“真賤,不穿內衣就是等著我幹你的嗎!”他眼神逐漸發狂,拉下乳貼扔到了地上,迫不及待的揉捏上去,拽住她粉嫩的奶頭旋轉,拉扯。

“好疼嗚……”林蔭抓住他的手,隨著身下的撞擊她的呼吸都快嗆住了,“我好疼,輕點。”

“疼?”他反怒為笑,“我給你的,你不准拒絕,會讓你爽起來的,不准再給我說疼!叫出來,快點!”

不滿的拍上她的奶子,看著那東西不斷地抖動,讓他的慾望在內心中膨脹的快要炸出。

“嗚……”她緊緊抓著身下的被子,痛苦被她憋回去,好想去求饒,可他根本不會聽自己的。

他抽了出來,拉住她的手臂,直接將她翻轉過去,把她的雙腿蜷起跪在床上,狠狠地插入。

“啊!”好深……快戳底了!

“爽。”他臉上浮現出啊猙獰的笑意,鉗住她的腰狠狠地撞擊,巴掌重重的落在她屁股上,打出一個一個鮮紅的印子。

“嗚嗚嗚……我疼……”

'啪! '

“不給老子說疼,給我叫出來,有多淫蕩就給我叫的多淫蕩!”他悶怒的吼聲,讓她不敢反抗。

憋住所有眼淚,隨著他的撞擊吐出破碎的呻吟字符。

“啊…插到子宮了哈,好……爽嗯!好爽,要操死了,好爽嗚……”身下的床單快被她給抓爛,從腳底蔓延上來的舒適感甚至讓她變得恐懼起來。

“賤貨,一周沒讓我操,你的身體早該想死我了,離不開我的性奴,沒了我誰能操你這麼爽。”

他的一巴掌落下,讓她痛苦尖叫達到了高潮,腳指頭拼命的蜷縮著,腦子中虛薄縹緲,好像深林在白霧中一樣,失去力氣的癱倒在床上,臉頰緋紅,與黑色的床單形成鮮明的對比。

那股暖流澆在他的龜頭上,已經快要讓他射出來了,鉗住她的腰開始發了瘋的往裡面撞擊,不顧所有。

啪啪啪的迴盪在她的耳中,每一次的抽插都帶出來了淫水,滴落在身下的床單,疼痛已經趕不上舒服的速度了,她深陷泥潭,被一陣激流的精液衝擊完全失去理智,呻吟聲不斷,只有下身還在緊緊地夾著他的東西。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