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44章
不准睡不准睡!

在這兩個小時裡,林蔭早就被身下的東西折磨的昏睡了過去,她沒有任何的精力再去享受情慾了,所有的一切,都是折磨。

她的頭髮忽然被拽起,刺痛的痛感還是讓她睜開了眼睛,對上了一雙焦慮恐慌的眸子。

啊……

他以為自己死了嗎?

真可笑。

何澤城顫抖著手鬆開了她,腳邊是打翻的粥,恐懼剛才在心中,從腳底蔓延而生。

“你特麼裝什麼死!你給老子裝什麼死!”無言的憤怒從心頭湧上而出,在她奶子上狠狠一掐。

沒有用,她悶哼一聲,沒有呻吟,也沒有奶水流出來。

何澤城捶在身側的手都在抖動著,甚至連呼吸都在顫抖。

林蔭想要再次閉上眼睛,想要睡覺,耳邊突然的暴怒聲,“不准閉眼,你不准給老子閉上眼睛,不准!”

刺耳的吼聲,真的沒有任何的力氣去回應他。

他還不懂嗎?自己的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何澤城徹底急了,他抓住她的頭髮狠狠一揪,“不准閉眼,不准睡,老子的話你是聽不懂嗎!”

好疼啊!

神經病。

她要睡覺管他屁事,讓他去死吧。

心中的焦躁早就在大腦中重複不知道多少遍了。

已經完全不在乎了,沒有任何的求生欲。

何澤城抓住她身下不停震動的東西,狠狠地往裡面旋轉著。

“啊嗯……”她難受的皺起眉,痛苦不堪,肚子中的東西好漲,好疼。

“不准睡,你不准睡,不准給我睡!”

他在吼她,也在害怕,林蔭都聽出了他聲音的抖動。

何澤城鬆開她,極快的轉身走了出去,林蔭不知道他想做什麼,困倦的看向門口,也見到了地上被打翻的粥。

那是個什麼玩意兒,好噁心。

然而,那噁心的東西很快就被抵到了她的嘴邊。

“喝,給老子喝,全部喝完!”他狠狠地命令著她,撐著她的後腦勺,用那隻受傷的手。

不想喝,好噁心。

但是還能隱隱約約問道紅豆的味道。

這是紅豆粥嗎?還是說她眼睛瞎了,竟然連一顆豆子都看不到。

何澤城沒有給她猶豫的機會,強硬的將粥灌進她的口中,摁著她的喉嚨,讓她吞嚥下去。

啊……真的是紅豆粥。

咕咚咕咚的咽完,她一滴不剩,太餓了,實在是太餓了。

即便肚子中脹痛,她也違背不了自己求食的本能。

看著碗見底,何澤城笑了出來,像是受到了鼓勵,詢問到她,“好喝嗎?”

有資格說不好喝嗎?

“好……喝。”她有氣無力,對一個餓的人來說,怕是就算給她煮了一鍋屎,她都能吃下去,這碗粥,也只能跟屎相提並論了。

何澤城扔下了碗,死死地捏住她的後脖頸,猙獰的笑容浮現出。

“飯吃完了,你死不了了,咱們也該開始了。”

林蔭覺得他腦子不夠用,清奇的腦迴路,吃了飯她就不會死了?

面無表情的臉讓他再次覺得他的感情被踩在腳底,讓他怒火,忽然想到了什麼,竟笑出了聲。

“今晚我們不在家裡,不是想出去嗎?我帶你出去!讓你好好的看看外面的世界。”他說道。

林蔭完全沒有興奮的意思,除了恐懼,所剩無幾。

他在變著花樣的折磨她。

拿來了粗糙結實的麻繩,纏繞在她的身上,死死地勒住柔弱的骨頭,將她勒的很緊,以為這樣就逃不掉了。

肚子裡的尿仍然沒有排出來,那個震動棒也沒有停下。

做好了一切,解開了鐵鍊,給她套上了她逃走那天穿的衣服,屈辱和恐懼越陷越深。

她的脖子上依然被綁住了項圈,鍊子從後面被他抓在手裡,生怕她逃走,緊的讓她窒息。

被他拽到了大門前,門打開了,走廊爽涼的空氣撲面而來,卻讓她的神經也緊繃起來。

何澤城在她耳邊低吟道,“可得把你的騷穴給我加緊了,不然裡面的東西流出來,誰知道外面的人會怎麼看你呢?說你是個肉便器,還是男人的精壺?”

他羞辱著她,知道她一定會受不了,一定會聽他的話,乖乖夾緊。

他贏了,擊碎了她所有的自尊。

“走吧,奴隸!”

他握住鐵鍊的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往前強硬的推著她。

每走一步都是巨大的考驗,加緊穴中的震動棒,摩擦著的麻繩,緊繃起的大腦,跟著他操控的方向走,沒有自尊,她是他的。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