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43章
她不怕了

她被震動棒堵住了下面,他的尿液全部憋在裡面,脹痛又刺激。

他揪著自己的頭髮問道,“還敢自殺嗎?”

冰冷刺痛,滲透著她的神經。

可是她已經不怕了,她知道他害怕什麼了!知道他暴露的缺點了。

蒼白的唇扯出譏笑,頭皮上傳來威脅的疼痛她也絲毫不在乎。

“只要你把我留在這裡一天,我就會想辦法去死!”

“你再給老子說一遍!”扯破嗓子的吼聲,幾乎要將她的耳膜震碎,他有多生氣,揪著自己的頭髮就有多用力。

她什麼都不怕了,甚至不怕死了,憑什麼還要受他的威脅。

“我再說幾遍都是同樣的答案。”她的頭仰的幾乎快要背過去,陰冷嗖嗖的目光瞪著她,她不怕。

何澤城生氣,是真的很生氣,從未有過打心底的怒火。

從來沒有想過她會脫離自己的掌控,從來沒有!

盯著那雙毫無求生欲的眼,他笑了。

想死?

門都沒有!

“別忘了,你在我手裡呢。”他聲音很輕,像是幽風,“你以為你死的掉嗎?就算你想自殺又怎樣,我讓你每天都發情,你以為你還有力氣去自殺嗎?”

“嗯?”

林蔭睜大了眼睛,驚恐的瞪大像個核桃。

那個藥……​​她受不了那個藥的!

看出來她在想什麼,何澤城鬆開了她的頭髮,改為捏住了她的後脖頸,撫摸上她鼓起的肚子。

“你放心,那藥用多了也不好,試試別的,照樣能讓你發情。”

他說的對,她在他的手裡,想死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撞牆如何!

對,撞牆!

她放大著瞳孔打量著面前的浴室和鏡子,何澤城嘴角有了不一樣的笑意。

“想撞牆?還是想用你身邊的所有東西自殺呢?”

直接被猜透的感覺,心掉落了谷底。

他舔了舔後槽牙,“放棄吧!你做不到的,我也不會讓你做得到。”

掐住她的脖頸,將她再次帶去了臥室,那個逃脫不了的巢籠,雙腿雙手被綁在了鐵鍊,脖子也固定了起來。

結結實實的拉動著鎖扣,能看得出他有多謹慎,多害怕她的死亡發生。

難道他就不知道,人的死亡預知,是沒有極限和天數的嗎?

就算綁著她又怎樣,不又不是不會死了,可笑。

沉沉的閉上眼睛,情慾的消退,只是讓她很疲倦,很困。

何澤城可沒想給她睡覺的機會,打開了震動棒的開關,刺激的震動起她肚子裡的尿液,林蔭頓時睜開了雙眼。

難受的想加緊雙腿,兩邊卻被綁牢的死死,完全沒有可活動的餘地。

那個魔鬼拍了拍她的奶子,肆意對她笑道,“好好享受,晚上還有。”

林蔭握緊了鐵鍊,體內的刺激,不得不然她呻吟出聲。

何澤城只是看了一眼,漠不關心的拿起一件乾淨的浴袍,下了樓。

她得吃飯,已經很瘦了。

不能死,得吃飯才行!

站在廚房前,看著已經被鮮血浸濕的紗布猶豫了。

他,不會做飯。

毫無經驗。

何澤城自嘲一笑。

不會的東西可以學,學著怎麼偽裝,學著怎麼操她,學著怎麼愛她。

要是死了,那可就學不好了。

他打開了灶台下的櫥櫃,拉住一袋子還未開封的紅豆。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這東西已經放了兩年了。

那隻手再次猶豫了。

只要吃不死人就行了,高溫不都是殺菌的,死不了的。

他拆開包裝,拿出從來沒有用過的電飯煲,幾乎倒滿了一大半,加滿了水,摁下開關開始煮。

不知道煮多久,根本沒試過,只知道熬粥的時間很長,很長。

盯著上面閃爍著黃色的光,站了很久。

不知道過了多久,裡面忽然滿出了水,那些根本蓋不住,裡面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拼命往外冒出,滴落在檯面,地板上。

他後退了一步,沒有打算理會的意思,繼續計算著時間。

慢慢的,那些水不流了。

一個小時。

兩個小時。

他站了兩個多小時,只是盯著那東西,什麼也不干。

超時的原因觸動了保險,電飯煲的燈光滅掉了,他才打開了蓋子,裡面是棕紅色的液體,很粘稠。

拿起了一旁的勺子,他隨手挖了一下,濃眉緊鎖。

“豆呢?”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