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41章
口口聲聲說愛她

滴滴答答的鮮血,順著她的髮絲流到地上,鮮紅的有些刺眼,奪目渲染。

預想中的疼痛并沒有來。

取而代之的,是放在她太陽穴上的那雙大手。

林蔭睜大了雙眼,不是恐懼,而是詫異,震驚以及……絕望。

何澤城看著那尖銳的針管,捅進了他的手背之中,只露出了剩下半截。

他顫抖著那隻手,僵硬的抖動著手指,臉上的表情逐漸恢復了平靜,像是感覺不到疼痛。

在慶幸。

無比的慶幸。

她還活著,還沒有死。

力道之大,林蔭驚慌失措的鬆開了手,只見那雙薄冷的眸子看向她,“好玩嗎?”

他一字一句的問道。

林蔭的唇張張合合,卻說不出一個字。

何澤城握住針管,將它拔了出來,遠遠地扔在地上,手背的鮮血血流不止,甚至,比她的還要多。

盯著那血口,眼神遲遲沒有離去,似乎是在思考著什麼。

林蔭只覺得這段時間過得好漫長。

他會弄死自己的吧……一定會的!她反抗了他的命令,一定,一定會。

她會死的很慘,甚至操死都是死不足惜。

鮮血滴落的聲音離她的耳邊最近,還能一滴一滴的聽到往下落著,比起心臟的抖動和身體的燥熱,這種聲音,在無形的折磨著她。

良久,何澤城移開了眼,面無表情的看著她,起身。

林蔭想要緊緊抱住自己,卻被他提起了胳膊,用那隻受傷的手,狠狠地提起來,把她往樓上拖拽去。

她不知道他要做什麼,但是她的下場一定不會好。

為什麼他要幫自己擋住,為什麼死的不是她!

死了就能解脫了啊,為什麼不讓她死!

口口說聲愛著她,就是這麼折磨她,這就是他口中所謂的愛嗎?

他將她扔到了床上,拿起床頭的鎖鏈將她脖子上的一起扣了起來,沒有理會她,拿起一旁的浴袍穿上,轉身下樓。

他的鮮血從調教室一路滴到了臥室,樓梯,地板,白色的浴袍上,也染滿了鮮紅色的血液。

沒有任何的表情,似乎根本不在意,血流不止,讓他的手缺血變得開始麻木起來。

微微顫抖著手指,用腳勾出藏在電視櫃最後面的雜物箱,從裡面翻找出了繃帶。

將手背翻了過來,上面有著綠豆大的穴口,還在不停的往外冒血。

拿著繃帶的手垂在了身側,似乎沒有打算做處理。

為什麼會流血,這是他想不通的一個問題。

他更想不通的,是她為什麼會要自殺,感覺不到對她的愛嗎?為什麼要自殺。

為什麼!

啊,忽然想起來一個問題了,流血過多的話,也會死的吧。

她流了那麼多血,會死嗎?

所以反抗他,流血,不想被他操,也是在潛意識的自殺嗎?

為什麼要自殺!

“砰!”他狠狠地將腳下的雜物箱踹翻在地,地面的東西全部零零碎碎的滾落了出來。

創可貼,針線,酒精,照片,藥盒全部滾翻,還有滾落很遠的動物兔子標本。

那張臉重新恢復了暴怒的狀態,眼中帶著血紅,看著自己腳下的藥盒,狠狠地踩了上去,想要碾碎所有,所有!

當他重新回到樓上,發現了正在床上焦躁翻滾著的她。

藥物的作用,她沒辦法控制住自己,那兩天皙白的雙腿狠狠地摩擦著,大腿根處已經紅了,痛苦難言的揉著自己的奶子,嘴中不停的呻吟著。

“好難受,救救奴隸,奴隸好難受!”她眼中迷情的望著他,朝著他伸出絕望隱忍的手,脖子上的鎖鍊長度有限,近在咫尺卻無法觸碰。

“求求主人救我,我好難受,奴隸好難受啊!”

“求求你操我,快點來操我!奴隸下面好癢好難受,好熱啊!”她絕望的發出嘶吼,焦躁的揉著自己的奶子,沒有理智可言。

何澤城冷漠的看著一切,一雙手纏著著另一隻手,繃帶被他纏的很厚,盯著她的表情,無言無語。

看著她的表演,無望的對著他求救。

繃帶纏完,他用牙齒咬上打了個結,走近她,林蔭迫不及待的湊上前,摟住他的脖子求救,“主人求求你救救我,操我啊……操我,奴隸好難受,真的好難受!”

她痛苦的哭了出來,那雙纖手不停在他身上撫摸上,從脖子,胸膛,到身下,解開了他的浴袍,俯身含住了他的身下。

對於她的舉動,他全都看在眼裡,卻沒有做出任何舉動。

林蔭真的受不了的,去求他,求他操她。

快點操她啊!她真的要被體內的慾望折磨到崩潰。

“腿張開!”清冷的聲音,命令著她。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