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18章
給我好好受著! (H!)

林蔭不敢不聽,用舌頭攪動著他的雞巴,兩隻手去揉捏著他的卵蛋。

她想她已經快掌握了技巧,只要能讓她射出來。

何澤城看透了她的心思,像個高高在上的獵人,望著臣服在自己腳下的奴隸,心中的滿足感不言而喻。

她就得這麼乖,必須這麼乖!

一想到她剛才還敢偷跑到浴室,他就忍不住的怒氣想散發出來!

何澤城猛地拽著她的頭髮,狠狠地插進她喉嚨的最深處,林蔭差點就翻了白眼,那窒息感湧上來,不給她喘息的機會。

來回不知道抽送了多少下,有可能是幾十下,也有可能是幾百下,他最終在自己的食管裡射了出來,嘆息一聲,一隻大手握緊了她肥沃的奶子。

那奶水直接噴濺出來,腫脹的奶子得到釋放,林蔭下身一陣酥軟麻木。

精液一滴不露的被她吃了下去,何澤城鬆開她的頭髮,“給我跪過去!”

“是主人……”她的聲音一說話就疼,沙啞的讓她自己都感覺可怕。

她撅著屁股跪在了地上,何澤城掰開她的雙腿,跪在中間,拍著她已經被自己打腫的屁股,格外滿足。

那雞巴在她小穴蹭了蹭,很快再次挺立了起來,二話不說的捅了進去。

“啊!”林蔭睜大眼睛尖叫出來,“主人……主人!葡萄……葡萄還在奴隸的騷穴裡!”

那葡萄被他的雞巴硬生生的擠進了肚子裡,異物的侵入讓她相當難受。

“閉嘴!”他毫不憐惜的干了起來,“老子操你就給我好好受著!我管你葡萄在哪裡!只要我的雞巴挺起來你就得讓我操!記住沒!”

“啪!”的一聲,她眼淚往下亂掉。

疼……

“知…知道了,奴隸知道了……!”

身後傳來框框的撞擊聲,撞的她頭有些發懵。

那巨大的雞巴撐著她的子宮一個勁的往裡面挺著,本來是漲而疼痛的感覺,她卻有了不一樣的爽點。

“啊嗯……主人疼!奴隸的肚子好漲……主人輕點……嗯啊……哈好漲……”

她的一陣陣嬌喘聲無疑是在激發著他的性慾,就像是一個不知疲倦的馬達一樣,想要捅破她的肚子,捅破她的子宮。

他拽著她的頭髮,喘著粗氣問道,“騷奶子漲嗎?嗯?”

“漲……漲!騷奶子好漲!求求主人棒棒奴隸吧!求求主人……”

那兩團奶子就像是快被奶水撐破了一樣,被他撞擊著,奶頭都源源不斷的滴著水。

“你擠給我看!”何澤城興奮的盯著她來回晃動的奶子,飽滿的像是讓人狠狠地咬上去一口。

“嗯……是主人。”

林蔭伸出一隻手,她的手已經握不住那肥沃的奶子了,用力的一擠,奶水直接飆了出來。

“啊嗯!”那種無法言語的刺激感直接讓她爽到了。

何澤城咬牙,拍擊那兩團肥肉。

“騷貨!騷貨!賤貨!沒生孩子都流奶水!你自己騷不騷!嗯?你屁股撅起來就是給我幹的!奶子挺起來就是給我吸的!”

“啊主人……不要打奴隸了啊……”

她疼,疼中又帶著爽,這種痴迷感讓她無法自拔。

“奴隸是……是賤貨啊,嗯是騷貨!奴隸生……來就是給主人幹的,操死我吧主人!……哈啊操死我……”

何澤城露出猙獰的笑,“如你所願!操死你這個賤貨!操死你!”

他挺直了腰板,雙手捏著她的屁股發狠的去幹,啪啪聲迴盪在空寂的浴室裡,一邊抽打一邊嘴中咒罵。

林蔭夾緊了小穴,嘶啞的喉嚨呻吟著,膝蓋已經磨破了皮,她就快要跪不住了。

不知道頂撞了多久,他在自己的體內射了一發。

然而如願的放鬆並沒有來,他再次停住直了雞巴去幹她!

林蔭已經沒有力氣了,哭泣的求饒著,“主人放過奴隸吧……奴隸……好累啊,你饒了奴隸吧!”

快放過她啊,她真的沒有力氣了!

何澤城冷笑,“剛剛不是還嚷嚷著要我操死你嗎?你有本事做錯事,就要有膽識去承擔這個後果!今晚就是把你操死在這裡,也別想著能讓我放過你!”

林蔭前半身已經趴在了地上,奶子被壓在冰涼的地面,無力的呻吟求饒,“對不起……嗯啊!奴隸錯了!奴隸真的錯了!……哈奴隸下次不敢了… …不敢了嚶……”

誰來救救她,她真的快被操死了!

誰快來救救她!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