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17章
她怎麼敢! (H!)

燥熱的太陽下打在樹上,影子打落在地,投過樹葉的縫隙投射在烏黑頭髮上,折射出金色的線條。

路過的不少人跟他打著招呼,那兩顆虎牙太過明顯,一眼便能記住。

何澤城扯著疏遠的笑容點頭,腳下的速度越來越快,那些人影匆匆而過,甚至連個正眼也沒看清。

他現在只想做一件事。

回家操她!

沒有比這更重要的了。

沒人知道他在想什麼。

在這麼陽光的一張臉下面,隱藏著一顆多陰暗的心臟。

公寓離這裡並不遠,他一路走過來的,路過一家蛋糕店時,他腳步頓住了。

轉頭看著櫥窗裡那粉白色少女心的生日蛋糕,他嘴角揚起溫柔的弧度。

女孩子,應該都會喜歡這種。

——

回到公寓,他插入鑰匙擰開門鎖,抬腳大步走進去,二話不說的朝著樓上走去。

打開臥室門,他嘴角的笑容直接僵住了。

綁在床頭的鍊子早已不見,床上是褶皺的被單和被子,空蕩蕩的沒有一個人。

“啪。”

他手中的蛋糕盒掉落在地,轉過身的那瞬間,臉上的表情驟然變的猙獰起來。

“林蔭!”他暴吼一聲,踹開衛生間的門。

剎那間,他看到了縮在浴池角落瑟瑟發抖的女人,正慢慢睜開恐懼的雙眼望著他。

何澤城快速的走過去,揪住她的頭髮往上狠狠地拉起,逼近自己那張憤怒的臉。

“誰讓你跑到這裡來的!誰允許你跑來這裡的!沒有的命令你怎麼敢跑下床!”

知道沒看到她的那瞬間心有多痛嗎!

差點就以為她長著翅膀逃跑了!

她明白自己有多愛她嗎!

震聾欲耳的吼聲刺激著她的耳膜和心臟,林蔭緊緊的抱住自己,雙眼滿是求饒。

“對……對不起主人……奴隸把葡萄夾爛了,想過來清洗……主人就,就回來了……”

何澤城低頭看去,那葡萄的液體正從她的穴中慢慢的流進浴缸裡。

他冷笑一聲,“你違背了我兩條命令,今天就是把你操死!你也別想著能上床睡覺!”

他狠狠地拽著她脖子上的鐵鍊,直接將她脫了出來,重重的踹著她屁股,“給我跪倒地上!”

林蔭咬著下唇流著淚,認命的撅起屁股朝著他,痛苦的低頭趴在地板上,看著自己飽滿奶水的奶子垂在冰涼的地面。

何澤城冷眼瞧著,心中的憤怒此刻已經化為了施虐。

不操死她,她就沒有得到教訓!

她怎麼敢違背他的命令!

怎麼敢!

他走到她的面前,扶著身後的洗漱台,用腳挑起她的下巴,冷聲命令道,“給我舔,舔舒服了操你!”

她寧願不想被操!

但是她沒資格拒絕。

“是……主人。”

林蔭跪在地上,想用手扒下他的褲子,奶子卻被挨了一巴掌,“狗應該是怎麼做的!”

啊,原來在他面前她成畜牲了嗎。

也對,她自己都覺得自己是一條下賤的狗。

她仰長了脖子,張口咬住他的褲子便往下拉。

露出裡面的黑色內褲,即使現在沒硬起來,中間那團也快被撐破了。

她又小心翼翼的咬住內褲的邊緣,將內褲拉了下來,那團還沒甦醒的巨物讓她下身一緊,直接把還未弄出來的葡萄給夾破了。

她伸出舌頭舔弄著那龜頭,在她的眼下,那東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直了起來,變的挺立無比。

何澤城忍受不了她這麼磨磨唧唧的狀態,“嘴巴長大!”

他的吼聲立即給她下達著命令,林蔭下意識的長大了嘴巴,他摁著她的頭,喉嚨狠狠地朝著他的雞巴捅了過去。

“嘔……”林蔭想要乾嘔,淚水撲朔下來,被他死死地控制住,就像是個只會口交的性機器一樣,不斷的進出進出,只是為了幫他解決性慾。

腫脹巨大的雞巴塞進她的喉嚨裡,林蔭長大了嘴巴不敢縮小,嘴邊的口水順流而下,她本能反應的伸出手,卻不知道要做什麼。

推著他去求饒嗎?

那不行,那會更慘。

她只能被迫去給他深喉,只要他能爽了,就會放過自己一馬。

何澤城快速的拉動著她的頭髮,雞巴被她夾在深喉之中,發出一陣陣蘇爽的嘆息聲。

他低頭看去,將她口水流個不停,眼睛也快要翻了白眼,索性直接把雞巴擱在她的口中。

“用力的舌頭服侍我!”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