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16章
好好夾著(H)

林蔭驚恐的吞嚥著口水,違背自己的本能反應,努力的將小穴慢慢放鬆。

“主……主人,好涼!”她抓著身下的床單。

“自己數著塞進去了幾個。”

“嗯……一個。”

“兩……個啊!”

“三個嗯啊……”

塞到第十個時,那小穴擠不進去了。

何澤城嘖了一聲,將剩餘的葡萄扔到了一旁。

“給我好好夾著,這都是我回來要吃的,知道嗎?”他拍著她的肚子。

“嗯……奴隸知道了!”她咬牙,不想讓自己去夾真的很難,稍有刺激她就會控制不住。

看著她的表現,何澤城冷嘲一聲,轉身走去了浴室。

林蔭試圖想讓自己的大腦放空,但是根本做不到。

體內的葡萄太涼了,涼的她快要受不住了。

不能夾……

絕對不能夾啊!

她堅持的好辛苦,沒過一會兒她看到他從浴室中出來了,徑直走去了衣帽間。

當他再出來時,便是一身乾淨的白T和工裝褲,整齊乾淨的衣服讓她有些恍惚。

她現在在他的面前,是個一絲不掛的騷貨,而他是個凝望著一個騷貨的正人君子。

何澤城拿起桌子上的手錶扣在自己的手腕上,走去她身旁,拉了拉她脖子上的鍊子,彎下腰拍了拍她的小臉,露出讓人怦然心動的笑容。

“乖乖等我回來,知道嗎?”他的兩顆虎牙,像是三月的微風,溫暖的即將把人給融化。

可是只有她知道他這笑容到底有多可怕。

林蔭攥著身下的床單點頭,“奴……奴隸等主人回來。”

“乖。”

他在她的奶子上掐了一把,低頭在她紅唇上落下一吻,便轉身走了。

林蔭詫異的看著他的背影。

難以置信剛才那個吻……

那才是他,或者又說那才不可能是他!

她的心裡竟然會有一些空虛,像是要求他回來卻開不了口。

她忽然覺得自己真的是一個賤貨!

——

何澤城拿著那副金絲雀的畫,熟門熟路的到了辦公室,抬手叩響。

辦公室坐著一個中年男人,瞧見他後,臉上多了幾分笑容。

“楊導師。”他抬腳走去,嘴角往上揚起,將那幅畫遞給他,“這是林蔭同學的畫,她最近一直到暑假都沒辦法過來了,所以由我來轉遞。”

“是請假了嗎?”他接過那幅畫打量著,露出滿意的微笑,“這孩子請假怎麼也不跟我說一下,我還有事想告訴她呢,她的考試成績不錯,可以去學校的網站上查詢一下。”

何澤城雙手插兜,“導師您有什麼話給我說吧,我轉告給她,她最近換了新的手機號,目前的話,應該是只告訴我了我。”

楊導師想了想,“那也行,你幫我問一下她,明年有交換生,看她有沒有這個意願,如果可以的話,我是比較推薦她去的。”

他對他嘆了口氣,“你上次也拒絕了這個名額,現在班級裡只有這一個名額了,深思熟慮還是想問問看林蔭。”

何澤城瞇了瞇眼,露出了兩顆虎牙,“您放心,我會轉告給她的。”

才怪。

她一定不會去的。

她只能呆在他的身邊。

“那就行,這副畫畫的很好,在我這裡也通過了,會加學分的。”

“好,那我就先出去了,導師您忙。”

楊導師微笑的點點頭,他的笑容總是很有感染力。

何澤城走出辦公室,嘴角的笑容開始僵硬了。

走廊的另一頭迎面走來了幾個男男女女,恰巧是同班,他又扯了扯笑容。

“呦巧啊!”那男生伸出手給他打著招呼。

他也回之伸出手擊了個掌。

“剛來交畫的?”曹寧峰問道。

“嗯。”他看著他們手上的畫,“過去吧,導師那邊挺閒的。”

一旁的袁清湊上前道,“澤城,我們待會叫完畫要去游泳,一起去嗎?”

她仰著頭望著他,眼神中帶著男人最喜歡的崇拜感。

“沒空,你們玩。”何澤城嘴角往外拉了拉。

他還有更好玩的。

“那你什麼時候有空啊?整個暑假不要這麼無聊嘛,跟我們一起好不好啊?”

身後的幾個女生湊著熱鬧,他抬腳

往前走去,“最近很忙,找其他人吧。”

他衝破了人群,快速的邁著腳步下了樓。

袁清眨了眨眼,看向一旁的曹寧峰,“他好像從來就沒跟我們玩過。”

曹寧峰聳聳肩,“只有跟我們打過幾次籃球,其餘的時間就不得而知了,他不住宿舍,也就是在課上多說幾句話了。”

袁清恍然大悟,“這樣啊。”

————————科普分界線。

水果等異物不可以直接放進去,會引起很多疾病,正常做愛不會頂到宮頸,還有評論那位小可愛說噠,空乳催孕劑對身體傷害很大,不可逆,等等等…… H小說很多都是不正常的,所以要懂得分辨,各位如果還看出那一點對身體有害可以在評論下科普,一定要愛惜身體啊!

SM本就是個不正常的性愛,一定要經過雙方同意的前提下才可以,保證不能對身體造成太大的傷害,不然真的是不可逆的! !

再bb一句,性虐,強迫都是犯法的!小說沒三觀,可作者有三觀!看個過癮就行!各位不要學! (大吼!)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