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37章
你是不是不想讓我操! (H)

爽。

他的大腦只有這一個字,深深地舒爽嘆息一聲。

想把操弄她!她的所有都是自己的了!

菊穴撕裂的讓她失去了任何思考的理智,那些情慾甚至被壓的死死的。

“啊……疼啊!”她破涕大哭,肝腸寸斷的哭喊聲,卻絲毫激起不了他的任何理智。

他像是瘋了,夾雜著那些鮮血,貫穿她,操弄她,來來回回進進出出,盯著那些血液,發了狂,失了智。

林蔭胸前趴在地上,已經完全沒有任何的慾望可言,她的滿身叫囂,換來的指頭疼痛和更加強烈的撞擊。

好疼,真的好疼。

疼的要說不出話了,她只能無助的張著嘴巴,留著眼淚。

他完全不顧她是不是真的爽,他只是在考慮自己,像是只會有下半身思考的動物,只要他去爽,他不會管自己的!

這種痛徹的感覺,持續的讓她麻木。

菊穴中流出越來越多撕裂的鮮血,他卻是硬生生的將這些當做成了潤滑劑,在她裡面進進出出。

那形狀過長而粗壯的東西,到底是難以想像怎麼塞進去的。

“疼……主人,疼……真的還好疼,求求你別再操了……”她沙啞著聲音求饒。

沒有用。

明知道沒有用卻還是要說,明知道激不起他任何同情心,她竟然還求饒著對他抱有幻想。

他明明不會放過自己的!

“疼啊!”她扯破喉嚨的嘶叫出來,淚水佈滿了整張臉。

何澤城發紅著眼眶,發狠的的撞擊,直到這一聲刺耳的聲音,讓他驟然停了下來。

目入眼簾的,是流滿鮮血的菊穴,已經被鮮血染上的雞巴,全部都成了褐紅色。

林蔭無力的趴在地上,顫抖著自己的身體。

腳腕的刺痛根本算不上什麼了,她所有神經,任何感官全部都集中在了菊穴上。

見他停了下來,林蔭泣不成聲的轉頭望著他,“疼……”

然而回應她的,是那張冷漠如冰的臉,沒有一絲的感情,像在看一個畜生的表情。

她攥緊了拳頭,知道自己要完蛋了。

她不該叫的……不該!

那些鮮血像是沒有盡頭一樣流出來,他用力的掰著她的臀部,想試圖從裡面看到什麼。

“為什麼會流血!”他咬牙,似乎是恨不得將誰吃入腹中。

他猛地拽起她的頭髮,林蔭揚長了脖子,發不出一絲聲音。

“你告訴我,它為什麼會流血!”他怒氣騰騰的看著她,像是在責怪他的東西被她弄壞了一樣。

為什麼……

林蔭的眼淚沒止住。

為什麼他自己心裡不清楚嗎?

“你是不是還是不想讓我操!”他猙獰的憤怒,“你是不是不想讓我操!你他媽不讓我操?你憑什麼不讓我操!你是老子的!”

她覺得好可笑啊,明明是他把她撕裂的,為什麼會問她這種問題。

他在一個極端,被他自己逼瘋的極端。

“我……沒有不讓你操。”她恐懼,顫抖著嗓音說出這段話,才發現不對,“奴隸…沒有,沒有不讓主人操。”

是的,按照他的來,所有都按照他的想法來。

雖然不會放過自己。

那她到底在奢求什麼?奢求……自己被他操死嗎!

何澤城發了狂,沒有人能阻擋住的狂。

他就像個瘋子,一旦違背心願,他會不顧一切的去撕碎,去搶,就像最原始的野狼。

而違背他的心願的,是她。

“呵。”他的笑容好可怕,好冷,“不想讓我操,那咱們就去好好操!把你操到再也不敢流血,再也不敢不讓我操為止!”

他站起來拽著她的一隻胳膊,直接往外拉著走。

她沒有任何的力氣,即使雙腳被接上了,她除了疼什麼都感覺不到,整個身子幾乎是被他一隻胳膊提起來的。

為什麼不讓她血流。

這不是他造成的嗎?

林蔭想不明白,為什麼是他造成的,最後偏偏都要施壓在她的身上。

好熱……

體內的那股燥熱重新上來了,在自己胸口裡,在腫脹的奶子裡,好疼,好熱。

要被他操死了嗎?

操死的話,他說不定還會姦屍呢,他還有什麼做不出來的。

她被一路提到了那佈滿刑拘的調教室中,身子在不聽話的顫抖。

何澤城將她猛地扔了進去,她摔在了地上,毫不憐惜。

只見他關上了門,最後一絲光線打在他的眼角處,猙獰,殘暴。

門,被關上了。

光,不見了。

————————

女主爆發邊緣(20/100)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