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106章
番外:剛來的那天

大學四年,她剩下的一年半,過的不是很愉快。

何澤城問過她,“還想上學嗎?”

她下意識的搖了頭,愣了一秒鐘後,又點頭。

她的話已經變得很少了,甚至不說,她除了畫畫,好像也只能在那裡畫畫。

面前的男人笑了,露出她又愛又恨的虎牙。

“那就等你畢業,我帶你去個地方,很漂亮的地方,那裡可以看到很多星星,你最喜歡的星星,不用工作不用上班,我每天陪著你。”

她雙手撐著椅子,只當他是在說笑,做那些凡人理解不了的白日夢,轉頭看向了外面樹葉落下。

焦黃色的樹葉,如同夕陽一樣,慢慢的飄落在地上,秋天已經過去了大半。

他賣掉了之前的那座公寓,不知道從哪裡搞來的辦法,找到了那個女人,將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威脅,給了他一筆額度不小的巨款。

那天他回到酒店的時候,對自己笑的很是燦爛,可他胸前的那片血跡,還是沒能逃過林蔭的眼睛。

微不可及的嘆了口氣後,繼續轉身畫畫,看著酒店落地窗外的景色,視野卻沒有那座公寓的好,外面全都是高樓大廈,密不透風的快要讓人呼吸不過來。

他上前,抽掉了她手中的畫筆,從身後將她抱起,溫柔的語言在她耳邊蕩漾。

“你可以不用畫畫,你不需要畫畫,這只漂亮的手,只能用來使用我。”

不知道是什麼變態奇怪的理由,見到他脖子下面還流淌的血跡,一看就是回來之前,匆匆忙忙的沒有擦乾。

她伸出手撫摸上去,將粘在手指上的血液,抹到了他的臉上,笑的淡漠。

“洗個澡,一身臭。”

深情的桃花眼微瞇起,在她的紅唇上啄了一口,“那等我,寶寶。”

他走去了浴室,接著轉頭看一下外面的景色,卻沒有再拿起那根畫筆。

空蕩的心,好像再被填滿,裝的是一片片棉花,被塞的,讓她窒息。

那個別墅很漂亮,沒有近海,在一個田園的郊區裡,從外面大體的米白色,和偌大的花園,她就知道,這是他專門為自己精心設計的。

他抱著自己下車,從口袋中拿出了兩個本子放在她的懷裡,笑的有多開心和興奮。

她拿著紅色的本子,像是兩個燙山芋,還有溫熱的觸感,那是剛剛從民政局拿出來的。

上面的紅底的照片,除了看得出男人笑得燦爛外,便再沒有了其他特點。

她像個木頭人坐在旁邊,過分白嫩的皮膚上沒有一絲紅潤的生機,長發被他隨手扎在腦後,杏眼也沒了光澤,只是淺淺的勾著嘴角,甚至看不出有一絲的笑。

他似乎是一點都不介意,好像只要跟她領了這本證就好了,只要她在他身邊就夠了,不論她同意還是拒絕,最後的結果都是一樣的。

沒有帶來家具,這裡所有都準備好了,他帶來的是一幅畫,那副躺在貴妃椅背影上的女人,被他掛在了客廳的正中央,一邊詢問著她好看不好看?

林蔭往後一躺,沒有任何心情去觀察,何澤城摟著她的肩膀,也順勢倒在了他的懷中,溫熱的體溫裡,一動也不想動。

“我困了。”

他的笑容從去民政局開始就沒有停過,“那就睡覺,寶寶,這一刻我期待好久了。”

期待的到底是什麼,她知道。

曾經他喜歡的黑色床單被換成了純潔的白色,似乎是故意打算抹去她以前的記憶,這裡所有的設施擺放,通通與之前的公寓全部形成對比。

手法溫柔的脫掉她一件一件的衣服,解開她牛仔褲的鈕扣往下拉去,那雙大手撫摸在她平攤的腹部上,輕輕的摁下去,還在疑惑。

“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懷上?”

林蔭拍開他的手,翻了身,“要做就做,快點。”

何澤城露出了兩顆虎牙,“我知道寶寶等急了,放心,今天肯定滿足你!”

他快速的將她的衣服全部褪下,過夏的天氣還有些熱,已經不知道被看過多少次了,自然也沒了之前的彆扭,隨便讓他用放肆的眼神打量著。

他一手握住她的胸前的柔軟,在手中揉捏,舔上那漂亮的天鵝頸,往下緩緩的移動著。

林蔭抓緊身下的床單,他的手指移動到了中間,捅進去,在裡面不停的摳挖著,最後,將兩根手指抽出,放在了她的眼前。

“寶寶你看,你下面濕了好多啊。”

他兩根手指微張,中間連接著銀絲,笑的一副得意。

林蔭伸出腳踹著他,明知道沒用,還是在變相的威脅。

“你到底做不做?不做我睡覺了。”

“當然做!”他立馬抱住她瘦弱的身體,緊緊摟在懷裡,“寶寶下面這麼濕還睡得著嗎?”

“閉嘴……”

“不行,你看奶頭都硬了,只是用手指捅一下就這麼舒服嗎?那待會全塞進去,會不會把你爽上天?”

林蔭摟住他的脖子起身,用力抓緊他身下的那團巨物,褲子已經被拉開,拉下他的內褲,挺直在自己的手心中,瞪著他。

“進來!”

他陶醉的瞇起眼睛,蹭向她的額頭,“等不及了嗎?還是下面想被我操?說出來,我給你。”

她舔了舔下唇,猛然湊近他的耳朵,在輪廓上舔了一圈,沙啞的聲音,“想被你操,快點,等不及了。”

果然,只會用下身對她思考的男人,下一秒將她壓在床上,急不可耐的握住自己的東西,捅了進去。

下面的淫水足夠潤滑,暢通無阻,直接到底。

“額……”她緊緊的蜷起了腳趾,脖子用力的向後揚起,推著他的胸膛。

“別……哈,太漲了,你先出去點。”

“那怎麼行。”

何澤城抓住她的手腕,將她抱在了懷中,跪在她的身下,把她的兩條腿架在自己腰上,看著她出現紅潤的臉,更加勾引人了,來回挺弄著身下,聽到了淫水攪拌混合的聲音。

“寶寶,舒服嗎?要不要讓我快點?”

“不要!”她脖子上的筋都露出來,拼命往前想要坐直,卻被他摁著肩膀躺在了床上,趴在了自己的上方,一副欲求不滿的樣子,她就知道是控制不住了。

“我受不了了,你裡面好暖和啊,它在吸我,夾的好緊嗯,讓我爽完!真想操死你啊!”

越來越快的速度戳入到她身體的最裡面,臥室的啪啪聲迴響不絕,氾濫的淫水隨著他的抽插滴落在床單上,順著她的中間流在身後。

“啊……哈……不行不行,慢點,啊…嗯何澤城!”

用力的叫著他的名字,好像隨時都能被穿透身體,這種害怕感沒辦法消失。

男人俯下身,貪戀的親吻著她的嘴巴,用力吸著她的舌頭,將口水都渡到自己的嘴中,用力的往前捅,感受到了她夾的越來越緊,快讓他瘋掉!

“嗯啊……慢點,求你了……不行了,唔。”她用力的推著他的肩膀,男人的臀部猛地用力,她被撞擊到了高潮,無力的垂下了手。

“何……嗯澤城,慢點哈,慢點嗚……”

粗穿的呼吸著在她耳邊源源不竭,“寶寶,你就是我的藥啊,太美了,等我射出來,好緊啊,怎麼操都操不膩!”

他摁住她的後腦勺,堵住她的話,瘋狂的進攻著她的口腔。

他的藥,毒藥。

令他戒不掉的罌粟,瘋狂。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