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一滴都不許漏! (高H 調教)》第107章
番外:甜甜(才怪)的一家三口生活

綠藤環繞的花園中站著一個六歲的男孩,穿著藍色的背帶褲,水靈靈的大眼左右亂撇,在他面前飛繞著一個白色的蝴蝶,一個不知死活的蝴蝶。

身後樹上的蟬叫聲越來越大,噪耳撓人,不開心的鼓起了兩腮,還帶著稚嫩的娃娃臉,看起來軟萌極了。

下一秒他直接伸出手,迅速的將蝴蝶抓在了手心中,用力的握緊。

手心上傳來的粘液,那隻不知死活的蝴蝶死掉了。

蟬叫聲還在繼續,他扔下了手中的東西,蹲下來,在草地上蹭了蹭手心,把噁心的粘液都給蹭掉。

似乎在等著什麼,可是他不能走開。

無聊的撐著頭,蹲在樹蔭下看著,蝴蝶越來越多,在這片花園中歡樂的飛飄著,男孩不愉快的皺起眉,嘟起了嘴巴,新生出念頭,想把這些蝴蝶都弄死。

忽然,樓上傳來了窗簾拉開的聲音,他表情猛變,驚喜的抬頭看去。

“麻麻!”

軟軟的聲音朝著她大叫,樓上的人也發現了他,靠在欄杆上沖他揮了揮手。

女人穿著一身素白色的長裙,順直的黑髮隨風被飄起在身後,隨手將兩側的碎發繞到耳後,笑的溫柔,“這麼熱的天,在那裡做什麼?”

他起身,手背在了身後,不滿的嘟著嘴朝她抱怨,“爸爸讓我在這裡罰站,麻麻,我好熱哦。”

委屈的樣子,跟男人向她討好的時候的模樣,可真像。

她輕笑,“上來吧。”

似乎就是等著她這句話,男孩開心的往房子裡跑去。

原本在廚房做飯的男人,早就到了樓梯口,不悅的瞪他一眼。

“滾出去。”

寒澈冷漠的聲音,可他現在一點都不怕。

“是麻麻讓我上去的!我不上去,麻麻會生氣。”他撅著小小的嘴巴,驕傲的仰起頭來,彷彿在給他炫耀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何澤城冷笑的扯著嘴角,還沒說話,樓上傳來的聲音打斷他。

“兇他做什麼?”

“麻麻!”

男孩開心的繞過他,飛快的往樓上跑,一頭栽進她的懷裡,委屈的抬頭,“麻麻你看,我身上熱出痱子了,我手心都流血了!”

說起,攤開手心讓她看,那不過是那蝴蝶的鮮血,強硬的鑽進她懷裡,得到她的可憐。

林蔭蹲下來,嘆了口氣,“說過多少次了,不准抓蝴蝶,怎麼就不聽呢?”

他開心的抬起一隻小腳,向前摟住她的脖子,小小的身體抱住她,“因為蝴蝶沒有麻麻好看,死了也是罪有應得。”

一個小孩子,為什麼能說出這種毫無不覺得可怕的話。

何澤城大步上來,揪著他的背帶褲,直接將他提起,見他哇哇大叫,再次狠皺眉。

“手給我去洗了!不然別想吃飯。”

林蔭慢慢的撐著雙腿起身,“你行了,孩子而已,這麼兇他幹嘛,好好說話。”

男孩得意的朝他吐了吐舌頭,他忍住沒把他從樓梯上扔下去的衝動。

不止一次的懷疑過自己腦子有坑,才會讓這傢伙生出來,就是出來跟他作對的!

他咬牙,把他扔到了一邊,力氣太大,哇的一下就哭了出來。

林蔭還沒去扶他,被他抓住了手臂,強硬的扳過來,摟住她的腰往臥室走去。

'砰! '

巨大的關門聲,就是像他在挑戰。

地上的人直接挺直了哭泣,翻了個身,小手撐著地面,躺在地上,不屑的切了聲,全然沒了剛才可憐要死的樣子。

“你做什麼!”林蔭扯開他的手,直接踹了他一腳,“你的孩子你不心疼是不是?我生出來的我心疼!”

他才不管,被踹了一腳的人依然不聽教訓,上前強硬的將她摟住,低頭親吻在她的唇上,含情脈脈的看著她。

“怕什麼,摔死了就不要了,你要是想再要,那我們就再生一個。”

她難以置信的瞪大眼睛,伸出手往他臉上揮去。

“你他媽給我冷靜點!”

感覺不到疼的人,也只是舔了舔右臉的口腔,鉗住她的手腕,把她摁在牆上,瘋狂的吸著她的口水和舌頭,猛烈的攻擊,讓她也有些受不住。

很久,他停了下來,看她紅著臉喘氣的模樣,痴迷的蹭在她的臉上,沙啞的壓低了聲音。

“老婆,冷靜不了啊,你真是個毒藥。”

太過深情的桃花眼,讓她知道待會他想做什麼了,快速的推開了他。

“我剛起床,很餓。”

他笑起,“放心,已經做好飯了,下去吃,待會再飯後運動。”

她蔑視的瞪著他,“把你下半身的東西管好,孩子還在這!”

“又不是沒當著他的面做過。”

“那也是他睡著的時候!你閉嘴行不行?”

他舉起了雙手,緊繃上嘴巴,乖巧的點了頭。

要氣死她。

見到他們下來,男孩抱著盤子興奮的從廚房跑過來。

“麻麻!你最喜歡的桂花糕——啊!”

腳下沒看路,直接往前仰去。

何澤城瞪大眼睛,快速的板著欄杆,一個翻身跳了下去。

'砰! '

巨大的碰撞聲,他悶哼一聲,單膝跪在地上,手中穩穩的接住盤子,看著裡面一個不少的桂花糕,鬆了口氣。

站起來的時候,見到跪爬在自己面前的男孩,嘲笑的哼了聲。

“小樣,盤子都拿不好,還跟我鬥……”

“何林!”

林蔭急匆匆的從樓梯上下來,跑到他的面前,把他抱住。

他摀住自己的腦袋,咬著唇隱忍,清澈的大雙眼中瞬間蓄滿了淚水,哇的一聲哭了出來,趴在她的懷裡撕心裂肺的哭著,揪住她的衣服,哽咽的上氣不接下氣。

“好了不哭不哭,摔疼哪裡了我看看,是不是摔流血了?”

站在後面拿著盤子的人眼角一抽,上前抓住那小子的衣領揪起來。

“你給我滾蛋!”

“你兇他做什麼!沒看他都摔倒了嗎還兇,你有病是不是何澤城!”林蔭拍開他的胳膊,將他抱起,狠狠地瞪著他,轉身往廚房走去。

男人難以置信的愣在原地,手上的盤子差點沒托穩。

他急忙追上去,“老婆,我這是為了你的桂花……”

“孩子有桂花糕重要嗎!”她轉過頭來吼道。

“可是這是我親手……”

“滾!”她用力的拉上了廚房的拉門。

“……”

從櫥櫃的最角落找到了活血化瘀的藥膏,看著他額頭上出現的紅腫大包塊,心疼的皺起了眉。

“別動,媽媽給你塗點藥,很快就好了。”

他還在抽噎著,眼淚算是止住了,揪住她的衣服不肯放手,坐在櫥櫃上面,可憐汪汪的看著她。

“麻麻……嗚疼,爸爸欺負我……嗚。”他抽泣的吸著鼻子,林蔭急忙給他擦眼淚。

“不哭了啊,待會我收拾你爸爸,這次他做錯了,竟然不接你接桂花糕,讓他下輩子跟桂花糕過去吧!”

男孩瞬間破涕為笑,看得出心情大好。

她塗完後,把他抱下了櫥櫃,“還有沒有哪裡疼?”

他搖搖頭,看著一旁剛才打開過的櫥櫃,伸出小手抓住拉開了。

“麻麻,你從哪裡拿的藥呀?”

說著,櫥櫃打開,裡面全都是木塞子。

“為什麼這麼多木塞子?”

林蔭急忙抓住他的手,合上了櫃門,“這是你爸爸的收藏癖,不用管。”

“喔。”

小孩子什麼都不懂,最聽她的話。

林蔭看了一眼鍋裡的百合粥,還有一旁盛出來的炒菜,擺盤擺的精緻,色香味俱全,看得出來,花了不少的功夫。

孩子抓住她的衣角跟她抱怨,“你都不知道爸爸有多過分!我就只是想嚐嚐他做的飯而已,就把我趕出去罰站!太過分了!明明到最後我還是要吃的。”

她看著那擺盤,估計是不想讓他破壞,他做好了飯菜,給她看到一個完美的炒菜。

想起剛才兇他,還挺可憐的。

她揉了揉何林的腦袋,彎下身子說道,“乖乖的在這裡等我一會兒,咱們待會一起吃飯,聽話,我讓你爸爸過來給你道歉。”

他果斷的就想搖頭,是自己跟他道歉還差不多,以後免得受些皮肉之苦。

可是麻麻卻拍了拍他的腦袋後,就轉身往外走了,沒能拉住。

林蔭找了一圈沒找到人,繞著花園走了一圈,最後發現他蹲到了樹蔭下面,抱著自己的雙腿,另一隻手拿著棍子在上畫圈圈,那塊草地的草被他全拔了。

已經可憐到這種地步,開始詛咒他兒子了嗎?

幼稚鬼。

她走過去,用膝蓋踢了踢他的背,“生氣了?”

“生氣。”他悶著聲音,扔下了棍子。

倒是誠實。

何澤城起身,同樣委屈的把她抱住,“你不要理那小子,別看他現在有多乖,你不知道的時候,他可壞著呢。”

她當然知道,有其父必有其子,都是一個德行。

“好了,跟兒子吃什麼醋?”

“當然吃醋。”他彎下腰啃咬著她的唇,一點都沒嘴下留情,臉上沒了笑容。

“老婆,你要是再對他那麼好,我真的會忍不住殺了他。”

林蔭皺起了眉,卻看到他嚴肅的眼神,服了他。

摟住他的脖子,湊上前回應的親了一口,“乖,那是你的孩子,你對他好點,進去跟他道個歉。”

“憑……”

“今晚想怎麼玩,聽你的。”

他閉上了嘴,笑了起來,濃郁的笑意不懷好意,舌頭舔上她的唇。

“這可是你說的。”

小孩子,真好哄。

<全書完>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