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218章
第217章 「貴人」上門

  話說這正月裡,人們還沉浸在新年的喜悅中。

  趙家,因忽然來了貴人而更加「熱鬧」。

  你見我加了引號,便知這熱鬧是表面上的,表面上趙府一派和氣,一團喜氣,甚至已經有人在傳,趙家好事將近。

  你若要問是何好事?

  自是衆人喜聞樂見的才子佳人,公子小姐,互相看對了眼的男婚女嫁之事。

  至少,表面上是這樣的。

  至於幾位當事人是苦是樂,是看對了眼,還是驚恐异常,又是另一番陰差陽錯下,耐人尋味的故事。

  原來正月初一,持了趙家大公子趙行遠書信上門拜訪的,是遠自京城而來的嚴家大小姐,嚴寶兒。

  隨後第二天,趙姝玉和趙西凡回府時,恰好遇見快馬加鞭奉命來尋妹妹的嚴鋒,嚴校尉。

  幾人照面,場面一度詭异,最後那嚴鋒和嚴寶兒都在趙府住了下來。

  有了趙行遠的書信,自然是上上下下一派和氣。

  不知內情的人,還以爲是兩戶多有走動的人家,却不知,這拜訪,原來是嚴家大小姐的離家出走。

  傳說嚴家小姐曾在京城見到過一次趙家大公子趙行遠之後,便茶飯不思,芳心暗許。

  又不知何故,與家人鬧了通不痛快,便一路千里迢迢來了錦州。

  可沒想到趙家大公子已幾個月沒回府,正遠在賀州,嚴家小姐撲了個空,却還是上門住下了。

  至於那嚴寶兒的哥哥嚴鋒,完全是被這任性的妹妹拖累。

  過年回了趟京城,前脚落下沒兩天,後脚就不得不奉命追來錦州。

  他在錦州任校尉一職,也不是沒有落脚處,然嚴寶兒却偏偏要在趙家住下不走。

  於是嚴鋒也不得不陪同嚴寶兒住下,當然這「不得不」,原本也不是那麽回事。

  那嚴鋒都準備一巴掌將無理取鬧的嚴寶兒敲暈帶走,結果意外地和回府的趙姝玉撞了個正臉。

  趙姝玉先趙西凡一步走進院子,本還稀奇是什麽貴人來了府上。

  却一見回廊下嚴鋒在拽嚴寶兒,那嚴寶兒被拽得哇哇直叫,哪裡有什麽大家閨秀的模樣。

  她覺得這兩人好笑又奇怪,又覺得那男人有些面熟,心情太過放鬆,一時間也沒想起在哪裡見過那男人,於是想也沒想就問了句,「咦,你們是誰?我好像在哪裡見過你?」

  便是這一句話,那嚴家兄妹停止了拉扯。

  嚴寶兒一見趙姝玉,眼睛一亮,噠噠地跑了過來,主動又親熱地牽起趙姝玉的手,「你便是玉兒妹妹吧,我是嚴寶兒,你叫我寶兒就好。」

  而另外一位當事人嚴鋒,則面色冷肅地盯著趙姝玉,半晌後,緩緩道:「嚴鋒。」

  就這自報家門的兩個字,瞬間將趙姝玉從輕鬆愉悅裡,炸到了驚恐萬分間。

  嚴鋒?

  嚴鋒!

  這滿臉冷漠的男人,不正是一個月前,那場拈花宴上,她遇見的幾個男人之一?

  一瞬間趙姝玉的笑容僵在臉上,許久後,她緩緩眨了眨眼,貌似大家閨秀般點了點頭。

  接著小嘴一閉,像一隻河蚌,再也不吐一個字音。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