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219章
第218章 在邀月樓的是不是你?

  於是這嚴家兄妹,在登門拜訪的名義下,在趙府住了下來。

  當晚趙家置了席面,款待從京城千里迢迢來到錦州的兩位貴人。

  家宴上,趙姝玉一反常態的端莊得體,目不斜視,笑不露齒,說話小小聲,只比蚊子大不了多少,與上一次一拍桌子讓趙慕青喝酒不能養魚的模樣,是天差地別。

  便是推脫不得,喝了幾杯冬雪釀下肚,趙姝玉也還是那萬分得體的樣子,反倒年長她兩歲的嚴寶兒,是個嘰嘰喳喳,麻雀一樣的性子。

  而更加有趣的,嚴寶兒自從見到了趙慕青,眼神便不對了。

  當她又看到趙西凡時,眼中立刻忽閃出更加奇异的光輝。

  羞澀有之,神往有之,還有許多不能向外人道也的複雜情緒,都在那張嬌俏的粉面上袒露無疑。

  這讓趙慕青和趙西凡兩人坐如針氈。

  趙慕青冷著臉不說話,趙西凡眼波流轉,似笑非笑,然實際上,兩人心中都慌得一逼,皆怕被這京城來的貴女相中。

  而當霍翊坤從莊子裡趕回趙府,在這場家宴姗姗來遲時,那嚴寶兒的眼中更是立刻開出了一朵花。

  她撫著砰砰亂跳的小心臟,不著痕迹地靠近趙姝玉,悄聲說:「玉兒妹妹,你說……他們誰攻誰受?」

  可嘆趙姝玉自認不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閨閣小姐,自覺也是見過些世面的,却全然聽不懂這嚴家大小姐在說些什麽。

  隻眨了眨眼,露出一抹頗爲端莊的笑容,但笑不語。

  接下來,幾壺冬雪釀下肚,那嚴寶兒便越發沒有顧忌,一會兒盯著趙慕青冒出一句,「仙人啊……原來這古代真有仙人。」

  一會兒又看向趙西凡,神情怯怯道:「終於知道什麽是邪魅狂狷了……」

  當然也不放過霍翊坤,「氣場兩米八,總攻啊總攻。」

  趙家幾個男人都被嚴寶兒眼神露骨地打量了個遍,口中不時不知所雲。

  坐在一旁的嚴鋒臉色越發不好看,他難得面露不自然道:「前些日子舍妹不甚落水,撞到了頭。」

  衆人釋然。

  嚴寶兒當然也聽懂了,當即白了嚴鋒一眼,「面癱活該母胎單身。」

  於是一頓家宴,就在嚴寶兒的不拘小節下,冬雪釀一壺壺地喝,酒過三巡又三巡,嚴寶兒終於把自己灌醉了。

  這一醉不打緊,還纏著趙姝玉不放。

  左一個「玉兒妹妹」右一個「玉兒妹妹」,不過是一個下午的交情,嚴寶兒儼然將趙姝玉當成了知(shu)己(dong)。

  趙姝玉也覺得嚴寶兒這人頗有意思,說話雖然古怪了些,但性情直爽。

  當喝醉的嚴寶兒拉著她要一同歇息時,閨秀版趙姝玉在嚴鋒目不轉睛的注視下,不得不抿著小嘴,挂著溫柔婉約的苦笑,先將嚴寶兒送回房間再說。

  趙家的三個男人見嚴寶兒醉酒,立刻作鳥獸散。

  趙姝玉送嚴寶兒回房歇息,前脚才和小杏兒一起將醉得一塌糊塗的嚴家大小姐送上床榻,後脚一轉身,小杏兒就被人敲暈了。

  趙姝玉還未回過神來,就忽然被人擄到了屋子外間。

  那人將她向門扉上重重一壓——

  「那天在邀月樓的是不是你?」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