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220章
第219章 一顆紅痣

  那天在邀月樓的是不是你?

  聞得嚴鋒直言一問,趙姝玉狠狠怔楞,當下連背脊的疼痛都忘了。

  借著月色,她看著近在咫尺的男人,冷峻的面容喜怒不辨,散發著一股武將的剛硬和凜冽。

  趙姝玉從小到大,算得上嬌生慣養,哪裡見識過這等帶著殺伐之氣的男人。

  驚惶之下也忘了繼續裝啞巴,矢口否認道:「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麽。」

  嚴鋒眯起眼,看著面前驚惶失措的女人。

  那雙眼睛與他記憶中的一模一樣,就連聲音,也十分地像。

  可他依然不能確定,那在拈花宴上供人隨意淫樂的妓子,會是眼前趙家的小女兒。

  一個任人糟踐妓子和一個大富人家的嫡女,似乎怎樣也不可能聯繫在一起。

  嚴鋒就這樣盯著趙姝玉看了許久。

  她嬌小的身子被鎖在門扉和他的兩臂之間。

  趙姝玉被他身上熟悉的水沉香味熏得頭暈眼花,腦海裡不由自主地浮現出那日拈花宴上的情景。

  這個名叫嚴鋒的男人曾與她有過肌膚之親。

  他强硬的索取和不容拒絕的侵犯。

  她還記得,他胯下那物很大。

  頂進她身體裡時又重又狠,讓她酸脹不已,又快意連連。

  此時男人濃烈的氣息和水沉香混合成一股异常好聞的味道,趙姝玉呼吸急促,臉兒泛紅,不由有些腿軟。

  她忍不住夾了夾腿根,那一幕幕淫靡的回憶像一波波涌動不歇的浪濤衝上眼前,她似乎覺得穴兒也有些癢了。

  兩人氣息交纏,相隔不過咫尺,氣氛著實曖昧。

  夜色中的厢房,裡屋躺了一個,不遠處地上睡了一個。

  嚴鋒將趙姝玉禁錮在門扉上,問出了自從見到她起便縈繞在心底的疑問。

  可惜,他幷沒有得到答案。

  趙姝玉矢口否認,低頭佯裝不知他在說什麽。

  嚴鋒面無表情地看她半晌,終於放下手,退後一步。

  身前的男人一步退進了黑暗中,趙姝玉緊綳的面色一鬆,埋著腦袋就向外走。

  然而她剛走出兩步,就被人從後面拽住了胳膊——

  她驚惶回頭,嚴鋒却忽然伸手撩開了她頸後的長髮。

  一隻滾燙的耳朵露了出來,明晃晃的月光下,那戴著珍珠耳鐺的耳垂後,有一顆小小的紅痣,若不拂開髮絲細看,是萬萬不會注意到的。

  甚至,連趙姝玉自己都不知道,原來她耳朵後面還有一顆紅痣。

  「果然是你。」

  男人的聲音忽然急促了幾分。

  下一瞬趙姝玉被人從後面用力抱住。

  男人用了極大的力氣將她揉進懷裡,一瞬間,趙姝玉待若木鶏。

  接著,一隻大掌覆到她的奶兒上,男人五指張開,攏成一團,隔著衣衫罩住她一邊奶兒肆意揉捏。

  「你、你做什麽——放開我……」

  趙姝玉驚駭不已,不知這男人是如何認出她的。

  此前她早就想好,在沒有確鑿的證供下,她是打死也不會承認那拈花宴上的女子就是自己。

  趙姝玉只是單純地認爲,只要她不承認,對方就拿她沒辦法。

  可她却不曾想,那嚴鋒是何許人也。

  她的承認與不承認絲毫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終於找到了她。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