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趙氏嫡女[NP]》第283章
第282章 及笄宴前日,三哥哥又來「打」她

  話說南霧巷上一次如此熱鬧,還是前年高家辦喜宴,迎新婦進門。

  一晃時間兩年過去,這次是一向低調的趙家辦嫡女的及笄宴。

  儘管趙行遠想要速戰速决,將及笄宴一辦,就給趙姝玉指婚。

  可隨著近日外面傳出許多流言,一時間,趙姝玉被拋上了風口浪尖。

  這讓趙行遠很是不愉。

  但却知應對流言蜚語,特別是女兒家的清白之事,說的越多就錯的越多。

  只有將趙姝玉的婚事速速辦了,男婚女嫁,木已成舟,那些心思各异的揣測才會消停。

  在這期間,因著坊間傳言之事,他也叫來過趙西凡問話。

  却沒想到,一向精明的三弟竟會無辜道:「我若不說他二人關係親厚,那便正中他人下懷,是玉兒故意上門招惹高熙珩?」

  對此回答,趙行遠氣得腦殼痛,罰趙西凡及笄宴前都不得再踏出趙府半步。

  趙西凡無辜應下,此後除了偶爾去趙姝玉院子裡溜達一圈,還真的乖乖不出府半步。

  而當他溜達進趙姝玉的房間裡時,趙姝玉面對趙西凡却忸怩得緊。

  她怕自己去了柳眠閣的事,已從高熙珩那裡透露給了三哥哥。

  但看趙西凡沒有怒容,也未如同二哥一樣拿她詰問,只是和她無事閒聊,四下無人時,就摸摸她的奶兒和穴兒逗弄她。

  這人真真是壞得緊,隻摸她,不給她。

  連續三次,直到及笄宴前日,她忍不住了求他,他才慢條斯理地掏出陽具滿足她。

  就坐在裡屋的床榻上,那日二哥哥作弄她的地方。

  讓她自己背坐在他的兩腿之間撅著屁股套弄肉棍,累得她不行。

  她哼哼兩聲,他還取笑她這般嬌氣,若不多練練,日後怎麽受得了。

  她勾著腦袋嗔他一眼,只覺得這些哥哥們一個個都欺負她。

  然而當她漸入佳境,蜜穴套著肉棍越坐越爽,快要臨潮泄身時,忽然下人敲門,說玉釵坊送頭面的來了。

  慌亂間,她只能讓三哥哥躲在床裡,再放下床帳。

  然後勉强走出去應付玉釵坊的人。

  顧不上那玉釵坊女管事的殷勤,胡亂選了選,連試戴都省了,就將人打發走。

  接著,她回到裡屋,想讓三哥哥別在她房裡繼續折騰。

  可却被他壓在床邊,拿來頭面,一邊給她試戴,一邊入她。

  可憐趙姝玉曠了數日,又被刻意引誘了幾次,最後被趙西凡入得找不到北,也不知那些頭面戴在自己身上是何種顔色。

  不過小杏兒却看見了,再次哭哭啼啼地跑去趙行遠的院子求救。

  將她家小姐一邊挨三少爺的打,一邊戴頭面的事情說了。

  還爲她家小姐憤憤鳴不平,爲何總是挨少爺們的打。

  杏兒這話聽得趙行遠面黑人鬱,悶了半晌,只說這不是打她,以後再遇這種事情,記得替她家小姐遮掩,莫被其他人看到。

  杏兒聽得似懂非懂,難得大公子耐心同她交代,心中默默記下後,便抹了眼泪退下了。

  小杏兒走後,趙行遠獨自一人待在書房裡,晚膳都沒有用。

  直到夜深人靜,衆人睡下後,才去了趙姝玉的房裡。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